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现在有双喜,有喜联,有被子,有帐子也有新娘子了,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她执着地认为成亲除了这些,肯定还要有点什么特别的,可到底是什么又想不出来。

    兰台那没能成功按捺下去心火终于熊熊燃烧起来,眸光一暗,低吼一声,一个猛子把山鬼扑倒在花团锦簇的喜床上,像只困兽一样在她身上疯狂汲取着温暖,几乎把她吓着了。

    以前认识的公子温润如玉,不是这样的呀!

    她的惊呼声让一时精 虫上脑红了眼的霍兰台瞬间清醒,立马改回温柔画风。

    她身上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尤其让他感慨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天庭的水和食物特别滋养,那个地方的尺寸和手感好得超乎想象......

    由于天庭不开设生理卫生课,也没人跟山鬼讲这些知识,她什么都不懂,也没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亲,更没想到这一天如此近在咫尺。

    而霍兰台读的书多,六艺、诗赋、术数、兵书、方技,以及一些炙手可热的小 黄 书,加上富家子弟之间多少有些交流,所以各方面知识储备都不少,真是技不压身啊!

    但是,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之后,他居然奇迹般地抱了予儿一夜,并没做什么实质的事,这比初见遇少女出浴,却硬生生逼自己掉过头去的难度系数可要大多了!

    因为,他不要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迎娶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只要他不讲,山鬼压根意识不到今晚的洞房少了重要的一环,还兀自沉醉在跟心爱的公子成亲的喜悦里,笑得烂漫,笑得无邪,却把别人的魂轻松勾走了。

    天光乍现,兰台还在酣睡。

    早已醒来的山鬼,扭头细细打量着身边这张棱角分明的脸,感到熟悉又陌生。

    她的目光向下移,又拂过他裸 露在薄被外精壮的上半身。

    昨晚,她的小手把六块腹肌贪婪地摸了不多,也就五百来遍吧,终于暂时摸够了。

    这是兰台身上她最感兴趣的地方,所以也没想起来往别的地方摸。或许,她认为公子身上除了腹肌,其余跟自己的构造没什么两样。

    就好像她的目光有声音似的,被她注视着,注视着,兰台睁开了双眼。

    山鬼在他的眸子里看到了笑得花样灿烂的自己:“公子是予儿的了,予儿也是公子的。”

    霍兰台没说话,把她的额头轻按到自己唇边,深情吻上她月光般的肌肤,凝脂般的滑。

    在大难过后,难得地享受着这短暂的幸福。

    一瞬间,熊熊天火闪现在山鬼的脑海。最近想起天火焚心的频率越来越高。

    辰良师兄一向爱护自己这个师妹,回去以后应该不会告自己的状,但是纸里包不住火,这段仙凡恋早晚会被天庭知晓的。

    忧虑了片刻,生性乐观的她,决定暂时不去想不高兴的事。

    “所以,咱们这就算成完亲了对么?”

    兰台轻柔抚摸她的秀发:“娘子。”

    山鬼开心了,眉飞色舞极是认真地问:“成亲太好玩了,能不能明天再成一次?能不能每天都成一次?”

    “呃,”兰台被予儿奇妙的脑洞雷得外焦里嫩,“仪式一次就够了。但是以后,我们每天都要像新婚一样彼此恩爱,好么?”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昨晚压根儿就没进行任何仪式好吗?

    山鬼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什么仪式啊?”

    兰台没办法蒙混过关,只好拉着山鬼将交杯酒、为新娘梳头等等一系列礼仪都走了一遍过场。

    山鬼玩得不亦乐乎,直呼成亲太有意思了,但是不习惯“相公”这称呼,觉得还是称“公子”更好。

    “好玩是好玩,就是这喜服太重太繁琐了,予儿还是喜欢平时的裙子。”

    “那就换回去。”

    “这满屋的大红大紫、游龙戏凤,看着虽然喜庆,可也太闹腾了些。”

    “那就都换回去,你怎么喜欢怎么来。”

    很快,他们的“洞房”基本变回了原先被海量绿叶植物环绕的小清新出厂配置,唯独将一些大红喜字留在了门窗上。

    这红配绿不但不俗,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撞色之美,山鬼越看越喜欢。

    但很快,山鬼感觉出了公子的闷闷不乐,发现他只有在望着自己的时候才会露出温柔的笑容,而其它时候都面无表情地发呆。

    “公子怎么了,是不是在山上住腻了?”

    山鬼的窗外有凡人毕生难以见到的皑皑雪山,屋里有生机盎然的鲜花绿植,反正她自己是百看不厌的。

    何况这房子里还飘着浓汤的香气,还有一个深爱他的小仙女,他应该每时每刻都快乐似神仙才对啊?

    兰台又爱怜地抚摸了几下她乌黑的秀发,欣赏着她的眉如黛、肤如雪:“不是腻了,只是觉得,我一个堂堂男子汉,每天好吃懒做无所事事,不免虚度光阴了。”

    这才几天就虚度光阴了?怎样才算不虚度呢?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也是虚度光阴吗?

    山鬼不知道,霍兰台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高,以前都是分秒必争地读书练功,一日都不肯松懈,为了约会就更抓紧碎片时间了。

    而且,胸怀大志的人在追求伟大理想受到阻挠的时候,是不可能真正开心起来的。

    “想要打发时间还不容易,予儿帮公子找点事干啊。”

    她将一堆他从没听说过的乐器摆在面前:“研究这些算不算正事?”

    兰台拿起一件看了看,手掌大,掏空的葫芦状,里面居然装着很细的六根琴弦,用指尖拨动可发出高高低低不同的声音,就像一个袖珍吉他。果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还有一个乐器像个小沙锤,每转一个方向都会发出意想不到的富有质感的声音。

    另一个乐器是一根长绳上拴着七颗小铃铛,不同大小,不同重量。不同数量的铃铛合奏,声音高高低低,可以奏出乐曲来。

    钟、罄、鼓、琴、瑟,这堆稀奇的乐器消磨了兰台半天的时间,然后终于被他扔在一边,他对着皑皑雪山吹起了紫檀笛。

    只不过,从前吹这笛子,笛音里充满了对佳人的期盼和即将再次见面的喜悦,而现在,里面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愁。

    即便笛音忧愁,还是吸引了一些山上的鸟儿,一时间石屋外彩羽纷飞。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要数一只翅膀金蓝相间的鸾鸟了,长长的尾羽炫目缤纷,极为美丽。

    山鬼是很少照镜子的,但昨夜为了看看穿上大红喜服的自己什么样,她用冰做了一块镜子悬在屋内。

    没想到鸾鸟飞入屋内,在镜子前停下,专注地审视着镜中的自己,然后竟然仰天发出了悲鸣,并掉下几串泪珠来。

    兰台对此闻所未闻。

    山鬼解释道:“鸾睹镜中影则自悲,这种鸟就是天生对镜顾影自怜。”

    兰台苦笑,我遭此劫难都还没顾影自怜呢,鸾鸟倒先自怜了。

    山鬼却善解人意地说:“山中万物皆有灵,予儿很尊重每一种生物的习惯和感情。”

    “你是个称职的山鬼。”

    “予儿不是。”

    祝华予垂下了眼眸,首先她就违背了天规。

    “为什么不是?”

    祝华予抬起头甜甜地笑:“予儿今天起得这么晚,到此刻还没例行巡山呢,还称职?”

    “那你快去吧。”

    “不,予儿今天请假一天,陪公子嘻嘻嘻。”

    “那敢情好。”

    虽然守着美人,可长期龟缩在云容山顶不理世事也不是办法。

    山鬼坐在一旁支着腮静静望着他,不觉想起那日,公子阵前银盔银甲的马上英姿。

    但渐渐的,她注意到了他微蹙的眉头,还有他深邃目光里难言的落寞,这些东西也令她感到不安起来:“公子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兰台很注意自己的措辞,生怕伤了她的心:“能跟予儿呆在一起很幸福,只是我心里还有些事放不下。”

    “比如,通知你的老师和朋友,你还没死对么?”

    “没错。”

    山鬼发现,只要尝试从他的角度思考问题,就没那么难猜透他的心思了。

    “或许,公子也还没完全放弃那个平定天下的理想吧?”

    她居然能想到这一点,让兰台有些吃惊。

    “现在太子之位已定,我怕是没机会了。”

    “不要轻易放弃啊。鬼谷先生曾说过,世间万事万物每时每刻都在变,唯一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所以,局势也许还会发生有利于公子的改变。”

    “这么说,予儿还是支持我实现理想和抱负的?”

    “那倒没有,”山鬼自有一番理论,“虽然予儿并不赞成公子想要平定天下的想法,但也没有权力阻止任何人追求梦想的脚步。”

    兰台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同时也想再确认一下,小丫头说的不是气话吧?

    山鬼这点特别好,高兴或不高兴,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一点不藏着掖着,也学不会言不由衷。

    他一眼便确认了不是气话,心里踏实了。

    “可是,如果公子出了云容山,那些坏人发现你没死,又来抓公子怎么办?”

    是啊,湛卢剑也不在了,自己赤手空拳没有任何武器,的确风险很大,一旦再被抓回去,就不是打入地牢那么简单了。

    “有了,”山鬼帅帅地打了个响指,“现在首要的是通知公子的朋友们,不如予儿派个信使去送信吧。”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