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又是御史大夫风行纵。

    早有心理准备的山海王看了他一眼:“君无戏言,寡人已经说出的话,是不可以收回哒!”

    见父王力挺自己,公子齐光心里这个美,七个狼锵咚咚锵。

    可风行纵毫不气馁:“大皇子的暴虐人尽皆知,杀猴,杀人,毫无恻隐之心,沉湎酒色不知节制......”

    山海王的脸色先变了。

    他深知自己就是沉湎酒色之人当中的泰斗,严重怀疑御史大夫是在含沙射影自己,于是极其不悦。

    可是听见风行纵继续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时的掩饰是不会长久的,这样的人不适合当太子,更不适合做一国之君!若陛下一意孤行,臣今日当血溅朝堂,以死明志!”

    “嘶......”

    山海王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位御史大夫是个狠角色,说到就会做到,那样的话,自己不但失去了一位忠臣,而且也是大大的不吉利啊!

    在场的臣子们也都吃了一惊。知道御史大夫倔,没想到他会倔到这种不要命的程度。

    当然了,支持他的人替他担心,看不惯他的人盼着他快点撞死,少唧唧歪歪。

    看风行纵比较顺眼的人里面,有郎中令钟善。

    郎中令也是三公九卿里面比较重要的一个角色,主要职责是宫殿安保工作,也就是管理警卫班。

    钟善这个人虽然处在这么重要和严肃的职位,却长了一副圣诞老人般和蔼慈祥的脸,平时无论对谁都是笑呵呵,说话总留三分,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人缘相当不错。

    但越是这样的人,别人越琢磨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甚至想不到去猜忌他防备他。

    可就是这位轻易不显露自己心意、平时也并没有跟风行纵多么交好的郎中令,今日竟然在大王面前帮同事风行纵求情,求大王千万别因一时之气自断左膀右臂。

    对此,风行纵有些意外,向钟善投去感激的一瞥。

    钟善此举也算是头一次公开划清了地盘,把自己跟御史大夫化成了一伙的。

    公子齐光袖子下面的拳头攥紧了,他决定不管自己当不当得上太子,只要父王一驾崩,第一件事就是千刀万剐了茅坑里的石头风行纵解气!

    但他嘴上却恭恭敬敬地说:“多谢御史大夫和郎中令敲警钟。一个社稷,最需要的就是像御史大夫和郎中令这样敢于进谏的贤臣,这是父王的福气,更是我山海国千千万万百姓的福气啊啊啊!”

    山海王得意洋洋地望着风行纵,意思是,你瞅我家太子说得多好,你瞧我家太子多有胸襟,寡人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们计较了。

    “风爱卿提醒得对,但常言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爱卿说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吾儿齐光最近长进了许多,寡人相信,他会成为一位爱国爱民的好太子的。”

    国君话已至此,要是换了别人,就知难而退了,但风行纵不。

    上次没拦住砍云容山的百年古松也就罢了,这回立太子可是影响到山海国千秋万代的大事,豁出命去也得阻止那个生性残忍的霍齐光,自己的命还是在其次。

    风行纵也很清楚,只要霍禄甫不在了,自己也别想继续当御史大夫,霍齐光绝不会留自己活口。

    所以,风行纵打算要来点儿干货了:“立太子当立公子兰台,因为无论才学、智慧、武功还是德行,公子兰台都甩公子齐光八条街!”

    群臣轰地一下炸开了锅。

    君无戏言,御史大夫这么高的官儿自然也不可能有戏言,尤其是在随时可能掉脑袋的朝堂上。

    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证据的。可实在难以相信,平地都能起跟头的公子兰台是如此深藏不露之人啊!

    当事人霍兰台心里也是一惊。

    跟这位御史大夫平常并没有过密的交往,他怎么对自己如此了解呢?

    山海王惊得说都不会话了:“爱爱爱卿此话怎讲?”

    风行纵深施一礼说:“臣本来不想这么早讲出来的,但情况如此紧急,臣不说不行了!陛下一直找寻的那位隐身贤者,正是公子兰台!”

    “唰!”

    几十道目光全部集中在兰台身上。

    只见他神色严峻,腰板儿也比平日挺得直得多。他今日已经无需再装了。

    山海王又想起了惜君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惜君+风行纵,让他觉得兰台可能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他期待又质疑地望着三儿子。

    就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忽听一声十万火急的“报——”

    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一个风风火火跑进来的信使身上。

    只见那人跑到山海王耳边低语几句,山海王霍禄甫的脸色立刻变了。

    “什么?儒林国二皇子亲率一百万大军攻打我山海国!坏了坏了,一定是微雨那丫头......”

    事情是这样的。

    儒林国二皇子陆修远,对山海国的惜君公主倾慕已久,听说她不但花容月貌,更有惊天的音乐才华,天下就没有她不会演奏的乐器。

    陆修远属于能文能武的全能型选手,对音乐尤其痴迷,他就跟父亲儒林王说,想向惜君公主求婚。

    没想到山海王正好派来使者,表示愿把惜君公主嫁到儒林国来,两国永结盟好。

    当然,言下之意是,日后同仇敌忾一起干掉被夹在两国中间的水浒国,瓜分它的领土和财富。

    大婚之日,陆修远兴高采烈地迎来了期待已久的佳人。

    洞房里掀开盖头一看,长得还行,不过也没有传说中那么沉鱼落雁啦,而且好像少了点想象中的灵气。

    “请娘子为为夫演奏一曲,为夫已迫不及待想洗耳恭听那天籁之音。”

    原来洞房里早就预备好了各种乐器,吹的,拉的,弹的,应有尽有。这也是取个夫妻琴瑟合鸣的好彩头。

    结果呢,让陆修远大跌眼镜(如果那个年头有眼镜的话)的是,这位娘子除了贵族之家人人都会的七弦古琴之外,其余乐器一律不会。

    陆修远郁闷的不行:“娘子可是惜君公主?”

    微雨公主咬了咬唇,悲悲戚戚地说:“正,正是。”

    是山海王教她这么说的,命她装一辈子的惜君公主,否则山海国就有欺骗之嫌,那可是两国之间的大事。

    微雨公主在山海国也早有情投意合的意中人,那人只是个偶然相识的普通书生。

    微雨公主没有惜君公主那么强的个性,不敢跟父王提出嫁给一个穷酸秀才。然后父王又指派了婚姻,她也就不得不嫁。

    但是跟意中人劳燕分飞,心中自然不快,从头到尾也没给过陆修远什么好脸色,就连床第之欢时也直挺挺的像块木头。

    陆修远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微雨的音乐细胞简直少得可怜,唱个歌都五音不全。包括大喜的日子她都在唱那些凄凄惨惨戚戚的歌,动不动眼泪还下来了。

    一次,酷爱音乐的陆修远逼着新娘子吹笛子,结果微雨吹得比放P还难听,陆修远气得打了她一巴掌。

    微雨捂着滚烫的脸颊大哭:“我不会吹就是不会吹,你去找那个惜君公主啊!”

    这句话 + 陆修远多方考证和打听来的消息,确认自己娶到的这位并不是山海国承诺的惜君公主!

    山海王身为一国之君,竟用个假的惜君公主来骗婚,简直是不把我们儒林国放在眼里!

    这种拙劣的行径,让儒林国觉得,还不如跟宿敌水浒国休战,联手一起攻打山海国得了!

    儒林国的朝廷分为两派,一派不支持出兵,担心宿敌水浒国会趁兵力分散发起进攻。

    另一派主战,觉得山海国忒可恶了,不把真的惜君公主抢回来,难以咽下这口恶气,难以振本国国威!今后谁都可以欺负我们儒林国了。

    陆修远的父亲,儒林王陆翰林,在震怒之下决定还是派儿子亲率一百万大军奔赴山海国,把惜君公主抢回来。

    本来订的是陆修远和惜君的亲,如今丈夫去接真正的妻子,也是名正言顺,不会引起别国非议。人家要说闲话,只会说山海国背信弃义。

    这次去,要是山海国放人也罢,如若不放就来场恶战,反正为了统一天下,跟山海国早晚也是要打起来的。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接到报信,立太子之事只好暂缓,山海国欲派武将迎敌。

    大公子齐光只能安慰自己好事多磨,然后自告奋勇说,对方来的是皇子,我国也该派一皇子迎敌才是,不如儿臣去吧!

    他憋着一肚子火,正好到战场上发泄,同时也想向诸位大臣特别是御史大夫,证明自己的能力。

    公子齐光已经不是第一次领兵打仗了,属于老司机。因为力气大,倒也真打过几场胜仗。

    山海王对他寄予厚望,也给他调了一百万兵马。

    齐光自负地说:“不用,我一人足够了。”

    他要让父王,让风行纵,让所有的人看到自己比三弟兰台厉害!

    不过山海王还是备下了一百万兵马助阵。

    公子齐光披挂上阵,银盔银甲大红缨,倒也威风。

    蓝盔蓝甲的陆修远在城门下站定,派人远远喊话,说只要山海国交出真正的惜君公主,儒林国自会撤兵,几日后也会把那个微雨公主平安送回。

    “想要惜君公主?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霍齐光也不多废话,跑马上前,举枪就刺,想要速战速决。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