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惜君刚才进去看望父王时就被霍齐光看见了,齐光就舍不得走了,一直在这里候着。

    虽然齐光早已妻妾成群,但后宫中找不出一个像惜君妹妹这么有气质有才华的。

    每次见到这个水灵灵的漂亮妹妹,眼珠子就粘在她身上动弹不得,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了。

    霍齐光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搭讪说:“惜君妹妹一向可好啊?”

    惜君没好气地说:“父王都这样了,怎么还好得起来?”

    霍齐光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只好没话找话说:“那,你家乐言还好不?”

    “好得很!”

    惜君瞪了他一眼想走开。

    霍齐光伸手拽住她的袖子:“别急着走啊惜君妹妹,其实哥哥知道,你说嫁那个马夫只是气父王的对不对?其实你真正想嫁的是兰台对不对?话说那个呆子到底哪儿吸引你了?”

    “放手!”

    “我不放!你告诉哥哥,到底我哪点儿比不上那个兰台?你若嫁我,从此以后我只宠你一个人好不好?我把她们统统打入冷......”

    “吭哧!”

    惜君懒得跟他废话,一口贝齿咬在他手腕上,把齐光痛得嗷嗷大叫,同时不得不松开了手。

    “今生我只爱兰台哥哥一个人。如果他不娶我,我宁可嫁给一头猪都不会嫁给你!希望你好好修身养性,不要再杀人如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霍齐光看看自己手腕上两排深深的、带血痕的小牙印,再看看惜君决绝离去的背影,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我呸!有朝一日我会遂了你的心愿,安排你嫁给一头猪!”

    惜君走后,山海王霍禄甫陷入了长久的昏迷,因此太子之事一直搁置。

    所有人都急坏了。

    别的国家都是早早立下太子,唯独山海国情况特殊,仅有三位皇子,而这几位候选人还都不理想,也难为山海王纠结了那么多年。

    宫里的太医会诊之后束手无策,这时有一名太医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城外有个赤脚大夫名叫捣衣,据说用药如神,药到病除,百姓交口称赞,不如让他试试。”

    “胡闹,简直是胡闹!大王千金之躯,怎可交到一个赤脚大夫手里?”

    这么多号称医术最高明的太医在此,却要去求助一个赤脚大夫,对太医们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样做。

    但是,如果医不好国君,大家都得死啊,还不如让他来试一试,几位太医都在旁边把关就好。

    他们派人携重金去城外请捣衣,可是居然没请来。

    为什么山海王重金请不到捣衣大夫呢?

    第一,捣衣很忙,每天都有百姓排着大长队等着见他;第二,捣衣有个规矩,就是不给有钱人看病!

    因为他觉得,身份尊贵的人四体不勤,不爱运动;平时恣意吃香喝辣,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听医嘱。

    另外,身份尊贵的人不容易相信别人,看病用药通常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尤其是高贵的女人,以窈窕为美,刻意节食,这样身体能好才怪呢。

    倒是可以把捣衣绑来,强迫他给国君问诊,但那样的话,他就可能紧张,至少心情不爽,那样就容易出错。

    “当今之计,只有让大王化装成穷苦百姓去看病了。”

    一位太医说。

    大家面面相觑。

    大王病体虚弱,能禁得起折腾吗?大王的安全怎么保证呢?

    次日,几名身上打满补丁的“百姓”,拉着一辆经过特殊加工的板儿车赶往城外。

    这辆车比别的板儿车平稳舒适得多,躺在上头跟躺在床榻上没什么区别。

    但是车子看起来却风尘仆仆,毫不惹眼。

    守城的门卫见板儿车上躺着一个人,双目紧闭,面色蜡黄,半死不活,身上盖着草席。

    门卫最近接到上级命令,正在搜捕一个通缉犯,所以查得很严。

    他举着那个通缉犯的画像跟车上躺着的人对照了一下:“他怎么长得那么像通缉犯?”

    拉车的一个壮汉差点儿扬手一个铁砂掌劈过去,幸亏忍住了,心想,他大爷的,敢说大王长得像通缉犯,你小子是活腻歪了!

    拉车的几个人全是山海王的武将所扮,旁边跟着车走的都是太医,他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衣衫褴褛成这样,还是第一次不乘高车而是受到拉车且被盘查的待遇。

    托大王的福,人生又完整了。

    门卫斜着眼睛问:“这人是病了还是死了?”

    一个武将咬着牙说:“生病。”

    门卫:“看这样儿快死了吧?你们这么多人护送一个,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日后知道自己询问的是当今圣上,估计后怕都能后怕死。

    “我们都是病人亲属,我们是一个大家族,亲戚多啊,我是他侄子,这位是他表弟,那位是他邻居,那位......我们一起护送他去城外捣衣大夫那儿瞧病。”

    “你们家亲戚个头都不小啊!”

    门卫还想再找点儿茬儿,一名百姓装扮的太医忙从怀里颤颤巍巍掏出几串铜钱说:“家里穷,拿不出多少,这是孝敬您的。”

    门卫见钱眼开,一把抢过来塞进了自己怀里,明明欢天喜地,嘴上却说:“穷鬼,就拿这俩小钱儿贿赂大爷我,行了,过去吧。”

    一行人刚要道谢,却听板儿车上的人忽然高声说:“水,给寡人拿水来!”

    原来是山海王醒了。

    要是他看到自己这千金之躯竟然屈尊在破车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让来来往往的百姓看到,也丢尽了大王的脸不是?

    武将和太医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门卫却一笑说:“看来得的是疯病哈,把自己当天子了,赶紧瞧病去吧。”

    “哎好,谢谢您嘞!”

    大家都后怕出一身冷汗。

    好不容易出了城门,来到一排低矮的民房,从中找到了赤脚大夫捣衣的家。

    连院子都进不去,因为门外排了老长的队,全是扶老携幼的穷苦百姓,几乎人人身上打满补丁。

    武将和太医们看到这副情景也是傻眼,他们自己平时锦衣玉食,绝对不会上这种贫民窟来溜达。

    他们也以为岁月静好,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穷苦的人。

    有的没钱交诊费,就拎了一篮子自家鸡下的蛋给大夫,还有抬一筐土豆或者洋葱的。

    捣衣也不在乎,给啥都行,给多少都行,今天不给以后再给也行,以后不给也没问题。

    他对谁都和颜悦色,一视同仁,十分有耐心。

    他开的药都是最便宜,甚至不用钱的药,但就是那么有效。很多药材就取材于自家院子。

    他不大的院子分为两半,一半种满了各种花草,其实都是草药。

    另一半摆着一张桌子、数张凳子,供自己问诊和等候的病人坐下休息。

    家里的房间都敞着门,一伸脖就能看到里面。里面也就比“家徒四壁”略强点儿。

    一位武将想拉着板儿车加塞儿,被维持秩序的捣衣结发妻子杜若制止,说大家都不容易,凡是有加塞儿行为的,就不给问诊。

    杜若说这话之前,特地看了一下躺在那儿又不动了的山海王,一眼便知道无性命之忧,那么就排队吧。

    只有生命垂危的病人,才会特别照顾一下让到队伍最前面。

    武将和太医们心里不服气地想,哼,一个赤脚大夫也敢对我们大王摆谱儿,待会儿倒要看看他是怎么出丑的!

    排了不到半个时辰,只听其中一个武将乔装成的百姓惊呼:“大......二舅好像不行了!”

    他本来想要习惯性地喊“大王不行了”,幸亏及时改口,不然国君驾崩的消息走漏出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出来之前,他们几个都设定好了人物关系,山海王暂时屈尊当这位武将的“二舅”。

    跟着板儿车同来的几个人,听了这句脸色同时绿了,慌忙弯腰查看,只见山海王面色发乌,印堂发黑,嘴唇发紫,眼睛闭着一动不动,看起来就跟死人毫无二致!

    别是一路在车上颠簸颠的没气儿了吧?

    捣衣的妻子杜若被这一声惨绝人寰的惊呼吸引了过来,她弯腰查看了一下,还是决定跟排在前面的百姓打个招呼,让丈夫先看这个病人。

    她看着倒是没有武将和太医们那么惊慌。

    传说中的赤脚大夫捣衣,今年三十有一,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几岁,脸庞被晒得又黑又红,跟成天在农田里劳作的百姓没什么两样。

    因为他看病完全是为人民服务,赚不到什么钱,所以他每周一三五跟别家男人一样下地劳作,二四六日才坐诊。

    他卧蚕眉下的一双眼睛格外有神,X光似的,仿佛一下子就能看透人的五脏六腑。

    他什么信息都没问,淡定自若地先摸了摸病人的鼻息。

    没有鼻息。

    心跳?

    没有心跳。

    他却淡定自若地又把了个脉。

    旁边一位太医装扮的百姓急疯了,恨不得自己上手:“病人都这样了,怎么不先掐人中试试?”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这是你家还是我家?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捣衣自信且不客气地问。

    平时他是和颜悦色,但若有人挑战他的医术权威,他立马甩脸子给你看。

    太医气得牙痒痒,心想,说出来吓死你,我可是堂堂山海王的御医!我一个月的俸禄顶你不吃不喝两辈子挣的!

    但一想到,自己身为御医不是照样来求人家赤脚大夫,就不敢说话了。

    捣衣把完脉对那个武将说:“淡定,你二大爷他......”

    武将纠正:“我二舅。”

    捣衣:“哦对,你二舅,是因积郁导致血气运行有误,身体里的正气没能压制住邪气,邪气积蓄多了呢就突然猛烈爆发,导致暴死。”

    死!了!??

百度搜索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 公子派我来巡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公子派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星拱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拱北并收藏公子派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