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灵台仙缘 天涯 灵台仙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次轮到那三岁的熊孩子哭了起来,还拿脚去踢孙文涛。孙文涛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那个熊孩子,向着那个熊孩子的爸爸沉声道:

    “管好你的孩子!”

    “凯凯不哭!”那个女子蹲下来哄着那个熊孩子。

    “我要娃娃!我要娃娃!”熊孩子继续哭。

    熊孩子的爸爸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百元华夏币,递给孙文涛道:

    “这个布娃娃我卖了。”

    “让开!”孙文涛喝道,要把布娃娃递给小倾城。

    “嫌少?”熊孩子爸爸又取出了四张,和之前的那张叠在一起,递给了孙文涛道:“五百,你们赚了。”

    “让开!”孙文涛的脸已经拉下来了。

    “给脸不要脸是吧?”

    熊孩子爸爸的脸也拉下来了,扬手将手中的华夏币向着孙文涛的脸扔了过去,同时伸出手,向着孙文涛手中的布娃娃抓了过去。

    “砰!”

    他的手腕被孙文涛抓住!

    “放手,痛,赶紧放手,断了!”熊孩子的爸爸哀嚎着。

    孙文涛将手一甩,那个熊孩子的爸爸便被孙文涛甩了出去,跌倒了地上。孙文涛蹲在小倾城的面前,将布娃娃放在了小倾城的怀里。

    “倾城,不哭!”

    小倾城抽噎着,抱着布娃娃。

    “呼……”

    脑后传来了一阵风声,孙文涛反手一把抓住了熊孩子爸爸扇过来的手腕,眼中爆射出杀气。熊孩子的爸爸脸色便是一阵苍白。

    “痛,放手,快放手!否则,到了京城,我弄死你。”

    “咔嚓……”

    孙文涛手上一用力,熊孩子爸爸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手腕断了。

    “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孙文涛松开了对方的手腕:“不信,你就再向我出手一次?”

    “先生们,请住手。”几个乘警快步走了过来。

    孙文涛看了乘警一眼,坐回了自己的座位,闭上了眼睛。那个熊孩子的爸爸,阴沉地看了孙文涛一眼,向着几个乘警道:

    “没事!”

    “先生,你的手?”

    “给我简单包扎一下。”

    “先生,您还是下机去医院……”

    “不用!我是武者,这点儿上没事。”

    “那……先生请!”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那个熊孩子一家三口率先走出了头等舱,熊孩子爸爸阴阴地看了孙文涛一眼,眼中现出了一丝冷笑。

    孙文涛皱了皱眉,保护着侯颖和小倾城下了飞机。便看到两辆警车停在了飞机坪上,四个巡捕站在警车旁,熊孩子一家三口也站在那里。见到孙文涛出来,立刻指着孙文涛道:

    “就是他!”

    一步捕头走了上来,直接亮出了手铐,向着孙文涛拷了过去。孙文涛手一翻,便抓住了捕头的手腕。

    “痛,痛,放手!”那个捕头痛呼道。

    “放手!”三个巡捕取出了枪,指向了孙文涛:“跪下,两只手放在脑后。”

    孙文涛目光锐利如剑,扫过了那三个巡捕。即便是京城的巡捕实力强一些,也没有超出武者的范畴,如果是武士,那最起码也是一个局长,怎么会是一个普通巡捕?

    孙文涛可是货真价实的武士,而且还是闯荡过地狱之门的武士,见过血。那目光一扫,冰冷如剑,三个巡捕手都不由一抖,目光避开了孙文涛的眼睛。

    孙文涛收回了目光,盯着对面的那个捕头,那个捕头心脏就是一哆嗦。

    “这里是京城……你袭警……”

    孙文涛想了想,他不想给杨晨惹麻烦,便松开了手,淡淡地说道:

    “去警务室吧。”

    那个捕头揉了揉手腕,垂下眼帘,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毒,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道:

    “好,我们去机场警务室,你放心,我们会秉公处理。”

    “不秉公处理,我也不怕!”

    孙文涛护着侯颖抱着倾城上了一辆警车,然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座,对那个捕头道:

    “你来开车,剩下的人坐另一辆车。”

    那个捕头给一个巡捕试了一个眼神,然后上了车,开着车向着机场警务室驶去。剩下的人挤进了一辆车,连熊孩子一家三口也挤了进去,熊孩子爸爸还对三个巡捕道:

    “给我弄死他!”

    “余少!”一个巡捕道:“对方似乎也不简单啊!”

    而此时另一个巡捕已经开始打电话寻求支援了!余向武不屑地哼了一声道:

    “再不简单,还能有我余家不简单?这里是京城,我余向武想要弄死他,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警务室。

    支援还没有来,那个捕头表现得很客气,也没有再提给孙文涛上手铐的事情,更是没有把孙文涛和侯颖分开,他坐在对面,和颜悦色地说道:

    “咱们先走一下程序!”

    孙文涛点点头,看都没有看坐在警务室沙发上的余向武一眼。

    “姓名?”

    “孙文涛。”

    “性别?”

    “男。”

    “职业?”

    “保镖。”

    捕头看了一眼孙文涛,能够让一个武士当保镖……

    他又看了一眼在侯颖怀里正在玩布娃娃的小倾城,心中暗道,应该就是给这个小女孩当保镖吧?

    不会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不像请得起保镖的模样,应该是一个保姆。

    “给谁当保镖?”

    “她!”孙文涛一指小倾城。

    “我问的是你的雇主。”

    “杨晨!”

    孙文涛回答得很干脆,他只是负责保护小倾城,他命在,小倾城命就在。至于其它的麻烦,自己不管,包袱甩得绝对干脆。

    “杨晨?”捕头心脏就是一哆嗦。

    要说几天前还有不知道的杨晨的人,那是肯定的,而且整个京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知道杨晨。也只有圈子里的人知道杨晨。

    但是,这几天不同了。

    现在是什么日子?

    现在是全国大赛的日子,别说京城了,全国都在关注全国大赛。杨晨在大赛上的火爆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名声都快要追上佛爷,欧阳备那些人了。所以,这两天杨晨的背景,以及过去曾经在时光会所发生的事情,都被扒了出来,报纸上,网上到处都是。

    如今百分之九十的京城人都知道杨晨!

    “哪个杨晨?”捕头追问道。

    沙发上的余向武也猛然坐直了身子,眼中闪过了震惊。

    “砰!”

    房门突然被撞开,一群武警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目光微棱的扫过屋子里面的人,最后将目光望向了那个捕头道:

    “曹捕头,暴徒在哪里?”

    坐在孙文涛对面的曹捕头猛然跳了起来,快步向着那个武警走了过去,满脸堆笑道:

    “王队,您先去隔壁休息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王队狐疑地望着曹捕头,曹捕头客气道:“麻烦各位兄弟,晚上兄弟我请。”

    王队又看了一眼孙文涛,点点头,带着人退了出去。曹捕头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急忙走了回来,目光有些忐忑地望着孙文涛道:

    “哪个杨晨?”

    “兵器协会总会长。”

    曹捕头还是不死心,或者是不放心。

    “杨晨和这个……小女孩什么关系?”

    “养女!”孙文涛看了对面的曹捕头一眼:“这次就是带着她来见总会长。要不……”

    孙文涛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道:“你跟着我去见见?”

    话落,他又将目光望向了坐在沙发上的余向武:“正好让总会长赔付你的医药费。”

    “不……不用了……”余向武脸色有些苍白。

    杨晨从浴室内出来,脸色有些阴沉。和那个三阶灵兽激斗,不到一分钟,杨晨就受伤了。不得不逃走,在药液池子内治愈了伤,这才回到了酒店房间。估计着小倾城快到了,洗了一个澡,便坐在房间内一边修炼混沌诀,凝练体内的灵力,一边等候。

    “当当当……”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杨晨缓缓收功,脸上荡漾的温柔的笑容,快走了几步,拉开了房门,神色就是一怔。

    外面确实有着孙文涛,侯颖和小倾城,但是还有着五个人,其中两个是巡捕,还有三个人,一男一女,一个三岁大的男孩。

    两个巡捕不认识,那个女人和孩子不认识,那个男子……

    有些面熟!

    “叔叔叔叔……”小倾城一看到杨晨,两只眼睛就是一亮,口中糯糯地唤着,向着杨晨伸出了两只小手。

    杨晨的心立刻化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人?

    伸手将小倾城抱在了怀里。

    “倾城,有没有想叔叔?”

    “叔叔,叔叔!”小倾城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杨晨的鼻子,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咯咯咯……”

    站在侯颖和沈文涛身后的那个曹捕头和余向武夫妇脸色就变了,余向武怎么可能不认识杨晨?

    他原本就是属于杨家阵营的,而且过年的时候,还见过杨晨。只是杨晨当天见过的人太多了,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曹捕头自然也认出来杨晨,心中偷偷松了一口气,还好在警务室没有对孙文涛做过分的事情。而此时的杨晨也将目光望向了他们,眼中带着一丝诧异,但还是客气地说道:

    “请进!”

    带着众人进入到房间落座,他抱着小倾城,让侯颖给众人倒水,侯颖很不情愿地给孙文涛夫妇倒了水,杨晨刚想要开口,便听到了敲门声。

    “颖姐,应该是云月,去开门。”

    侯颖应了一声,去将房门打开,果然是云月站在门外,见到屋子里这么多人,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不过还是清冷地走了进来道:

    “你这里有客人,我带倾城去我那边。”

    “也好!”杨晨想了想,将倾城交给了云月。

    “叔叔,叔叔……”

    小倾城被云月抱在怀里,还口中说着叔叔。杨晨得意地向着云月挑了挑眉毛,云月诧异地看了倾城一眼,抱着倾城转身就走,根本不看杨晨得意的样子。侯颖忍着笑,拎着包裹,跟在了云月的身后,离开了房间。

    “几位是?”待房门关上,杨晨先望向了曹捕头,然后又望向了余向武道:“我们应该见过。”

    “杨少,我是余向武,过年的时候,我曾经去拜会过你,今天这个事情怨我……”

    杨晨的脸已经拉了下来,当听到对方是余向武的时候,他便已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这个人不就是看上了花不忘的妻子金妍,最后没有成功,却将金妍伤害成植物人的那个纨绔吗?

    当听完余向武的解释之后,杨晨的脸拉得更长了。余向武此时可不敢隐藏分毫,实话实说,然后站起起来,向杨晨道歉。看着杨晨拉长着一张脸,心中忐忑不安。心中想着,还好自己没有伤害到那个叫倾城的小女孩,而且自己的手腕断了,杨少应该不会怪罪自己吧?

    杨晨将目光从余向武的脸上移开,落在了那个三岁熊孩子的脸上。看到杨晨冰冷的目光,那个熊孩子就是一哆嗦,缩进了他妈妈的怀里。

    “杨少……”余向武脸上现出担心之色。

    杨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情绪平静了下来。这件事发生的冲突不大,小倾城没有受到伤害,而且余向武的手腕被孙文涛捏断了,没有追究下去的理由。至于余向武和花不忘的事情,杨晨已经全权交给花不忘了,他不好再插手。他相信以花不忘对余向武的恨意,以兵器师协会发展的速度,最多十年,花不忘就会将余向武折腾得欲仙欲死。

    想明白了这些事儿,杨晨的气却并没有消散多少。对于这种纨绔,他的心中十分厌恶。目光看了一眼他的手腕,淡淡说道:

    “卡号!”

    “卡号?”余向武神色一愣:“什么卡号?”

    “银行卡号!”杨晨拉着脸道。

    余向武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就是一松,认为这是杨晨没有怪罪自己,说不定还能够借此机会和杨晨拉上关系。

    这手断的好啊!

    急忙摇头道:“怎么敢要杨少的钱……”

    “卡号!”杨晨冷厉地望向了余向武。

    余向武神色就是一变,他完全被杨晨的气势所压。

    “卡号,别再让我问一遍。”杨晨的声音能够冷的掉冰渣子。

    此时,余向武的心完全乱了,机械地说出了卡号,杨晨转了十万华夏币过去,冷然道:

    “这是你的医药费,你可以走了!”

    “杨少……”

    “滚!”杨晨猛然斥道。

    **

百度搜索 灵台仙缘 天涯 灵台仙缘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灵台仙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黄石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石翁并收藏灵台仙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