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十二少太可恶了,居然苟且偷生,让如花一个人赴死,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苏旋看到书中十二少不仅没死,还窝在剧组里当杂工,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钻进书里面,把那负情的十二少狠狠的揍一顿。

    一旁的好友邱宜看到女孩生气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说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本书吗?何必这么生气呢!”

    苏旋看了眼友人,撇撇嘴道:“也不知道昨天是那个哭的死去活来,嘴里一直念叨着,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邱宜脸一红,不甘的反驳道:“我那是激动,我可没哭。”

    “是啦是啦。”苏旋不想跟邱宜多辩解,反正都是死鸭子嘴硬,拗不过她,转过身子看向身旁正在看书的张婉亭,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婉婷。”

    张婉亭侧目望去,“怎么了?”

    似乎是想要找到共鸣,苏旋问道:“你说这十二少是不是个大坏蛋,比之陈世美、李甲还要坏的男人!”(李甲,杜十娘中的负情人)

    “这要看你怎么想了。”张婉亭摇了摇头,她看的比较认真,不仅带入了如花的情感之中,也考虑到了十二少,她说道:“其实你不应该这么看十二少,他也有他的苦衷的。”

    “苦衷?呵呵,欺骗一个女人的感情,让她在黄泉苦等三十载,这就叫苦衷?”苏旋狠狠的咬着牙。要是再过几十年,她或许知道一个词“渣男”。

    张婉亭看苏旋心有偏见,放下手中的《胭脂扣》,拿起桌边另外一本《文学世界》,翻开做了记号的一页,摊开来给二人看。

    “你看,这是林燕妮写的,她说十二少跟如花不同,如花八岁被卖入青楼当弹琴的小琵琶,自幼孤苦伶仃一人,不知家庭的温暖。而十二少父母和蔼,虽然阻挠他跟如花的婚事,可其父母也从没有责备过如花。十二少梦醒偷生,醒来的瞬间,必然是要面对红着眼眶、身材清癯父母,你让他再去赴死,又怎舍得下年迈的双亲呢?”

    “那这也不是十二少负情的理由。”苏旋抿了抿嘴唇,有点不甘心的狡辩起来。

    邱宜看的认真,一字一字的读完后,倒是很认可林燕妮写的话,认为十二少不算是个彻彻底底的薄情郎。忽然她的目光瞥到书页上张婉君的《解忧》专栏,惊讶道:“婉婷你看,这个跟你相差一字的张婉君也写了。”

    “我知道。”张婉亭看了眼杂志上,那耀眼的三个字“张婉君”,心里不由感慨,就差一个字,又是同龄人,对方早已名满香港,自己却还在读书。

    苏旋好奇跟友人几乎同名的张婉君所写的内容,忍不住探头夺过杂志,一字一字的念了起来。

    “还是张婉君写的好!你看看她写的,道明了十二少是个薄情郎。”看完苏旋大赞,她感觉张婉君跟她的想法不谋而合,都是怨恨这十二少的负心薄情。

    听后,张婉亭不由摇了摇头,心想苏旋她还是没看明白人家张婉君写的是什么意思。

    ————

    九龙窝打老道3-75号。

    买这栋独院的时候,霍耀文没跟家里人说,所以这次乔迁新居,也只是唤来了一些相熟的友人。

    来的最早的是张梦还和童昌哲,也不知是不是都喜欢还珠楼主的《蜀山》,又在交流和文风上很合拍,他们俩这段时间走的比较近。

    童昌哲手上提着个卷起来的书画,双手抱拳道:“霍先生恭喜你乔迁新居!”

    张梦还同样恭贺:“恭喜你了耀文,乔迁新居。”

    霍耀文感谢道:“多谢多谢。”

    张梦还探出头看了眼屋内,里面没什么动静,似乎还未来人,不由笑问道:“我们该不会是第一个吧?”

    “哈哈,没错,你们俩来的是最早的,走走,里面请。”

    霍耀文热情的招呼二人进屋。

    因为提前有准备,一楼的大客厅收拾的很干净,一张长桌上摆满了各种不同的酒,几个请来的女佣人,见到来客人了,也是开始忙活起来。

    张梦还和童昌哲二人简单的跟着霍耀文参观了一下屋子的布局,不由赞叹道:“这屋子风水极好,耀文你买的值啊。”

    “梦还兄还会开风水的?”童昌哲笑问道。

    张梦还谦虚道:“略懂略懂。”

    “张哥给我们说道说道?”霍耀文被勾的瘾上来了。

    张梦还说:“古话有云,房子坐北朝南,子孙衣食无寒。耀文你这房子,背靠青山(假山),面临绿水(小池),实乃风水宝地也。”

    童昌哲点点头,“是有这么个说法。”

    “那就承你吉言。”

    霍耀文咧嘴一笑,虽然对这类平日不敢兴趣,可听着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谁让重生这种事他都遇上了,中国传承几千年的风水之说,必然有其道理的。

    “霍耀文我们来恭贺你乔迁新居,你这当主人的还不快出来迎接。”

    突然,屋外面有人高喊霍耀文的名字。

    三人闻讯出门,只见古龙、卧龙生、诸葛青云、上官青云等人站在院子的池塘边。

    “熊哥、牛哥你们来了,快请进!”

    一下子来了六七个人,顿时热闹起来,众人围聚在客厅内,欢声畅聊。

    本来一帮子文人,又都是武侠作家,聊的都跟小说和新成立的协会有关,可被古龙和卧龙生这两个酒场浪子给生生带偏,三言两语就聊起了风花雪月。

    对于说荤段子,古龙常年浪迹风月场所,自是很有一手,他笑道:“一男一女同睡在一张床上,女人说你不准碰我,否则就是禽兽,男子点头答应。第二天起床,果然相安无事,在男子得意洋洋的时候,女子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连禽兽都不如。”

    空气安静了几秒。

    “哈哈……”

    反应过来,顿时一群斯文败类哈哈大笑起来,这其中,平时很少去夜总会的童昌哲笑的最为大声。

    这荤段子也太老了吧,还能笑的出来?!

    要是我把后世那些段子说出来,你们岂不是能笑死?霍耀文不由一时兴起,咳嗽一声,说道:“我来说一个。”

    “哦?耀文也会说这种笑话?”卧龙生有些诧异,在他印象中,霍耀文哪怕是去夜总会,都是一本正经,很少放荡。

    古龙猛地一拍手掌,兴奋道:“哈哈,说,我还没听耀文你说过呢!”

    其余人也都带着好奇看向他。

    霍耀文一口喝干酒杯里的香槟,缓缓说道:“话说,有一男每次遇上心意的女子,就喜欢抬头看天。长此以往,那女子好奇便问道:你为什么看天。男子说:因为我每次看到你,我都想到太阳。女子不解问:啊,为什么是太阳呢?”

    说到这,霍耀文卖了个关子,询问众人。

    诸葛青云摇摇头:“我不知道。”

    童昌哲皱眉想了想,说道:“难不成是因为太阳温暖?”

    古龙面色古怪,见大家都猜不出来,顿时放声大笑道:“因为太阳是日啊!哈哈哈……耀文没想到你说笑话是真的厉害,哈哈!”

    霍耀文笑道:“还是熊哥见多识广!”

    听到这个答案,几人反应慢了半拍,一直到同样听出含义的卧龙生重新说了一遍,才恍惚过来,原来这太阳=日啊!

    “有趣有趣!”

    “霍先生的笑话一般人还真听不懂。”

    古龙笑道:“别人常说我古龙是个浪荡不羁醉梦红尘的人,今日一看,你霍耀文也不遑多让啊!”

    霍耀文:“……”

    对于众人的打趣,和古龙不要脸的话,霍耀文是哭笑不得,他只是听古龙说的段子太老,忍不住说一个,却没想到大家看他的眼神,跟过去似乎都有点不同了。

    旁边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佣听到这般粗鄙之语,霎时脸红了起来,暗自埋汰这帮人。

    这时,有人喊道:“霍先生,外面又来人了。”

    “好!”

    霍耀文起身出门迎接。

    不多时,到了十点多,金镛、沈宝新、邓麦基、李道光、姚文杰、顾鸿、梁羽生、陈凡、林孝堂等邀请的几十个好友纷纷赶了过来。

    一帮男人中,夹杂着两个女士,其中一个留着短发,身着旗袍,先人一步走上前笑道:“霍先生好久不见了!恭喜你乔迁新居。”

    身后一女士面露笑容:“霍先生恭喜!”

    “张女士欢迎欢迎,聂女士您也来了,里面请里面请……”霍耀文看到来人是张爱玲和聂花苓时,不由一愣,随即立马笑着上前相迎。

    今天刚从美国回香港的张爱玲,陪同聂花苓一道,准备去《文学世界》找邓麦基的时候,听他说今天是霍耀文乔迁新居的日子,便跟着一块过来凑凑热闹,顺便谈一谈“第三届国际写作计划”的事情。

    几十个文人共聚一堂,那些请来的女佣们,有好几个是年轻人,自是认出了其中一两个名人,暗自欣喜的同时,也想好了日后跟友人吹嘘吹嘘。

    因人数众多,关系较好的大都三三两两的在屋内外,端着酒杯开始相互闲聊起来,毕竟平日里也很少有机会聚会,今天趁着霍耀文的好日子,也算是偷个空闲。

    ————

    三楼。

    霍耀文陪着张爱玲、聂花苓二人一道,在楼上转悠参观这栋豪宅。

    张爱玲很喜欢这套宅子的布局,刚刚参观了留下的院子和小池塘,这会儿到了三楼,发现书房很宽敞很大,特别是有一面近乎是落地的窗户,不由赞叹道:“霍先生这个宅子很不错,我最近也有计划回香港定居,真希望能够买到跟霍先生这栋差不多的房子。”

    霍耀文道:“窝打老道这一带都是老宅子,张女士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家中介公司,我这套就是他们推荐的。”

    “那就多谢了!”张爱玲笑着点点头。

    看左右就自己三人,聂花苓说:“霍先生,这次我回港主要是为了第三届国际写作计划而来,这次我准备在香港举办。”

    “在香港?好事情啊,到时候等弄好了聂女士直接通知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言语一声,我必然到场!”

    “那就多谢霍先生了。”聂花苓笑了笑又说:“不过,我倒是有个小请求需要拜托霍先生。”

    “什么?”霍耀文不解。

    聂花苓认真道:“就是希望霍先生能够担任这届的讲课老师。”

    “我?还是算了吧,跑跑腿的话可以交给我,当讲师我是不行的!”听罢,霍耀文直接摇头拒绝。当讲师有多累,他可是一清二楚,前年去美国参加那个写作计划,那几个讲师可是一连说了几天,听都听烦了,更别说讲了。

    张爱玲在一旁说:“霍先生不妨回去考虑考虑,再决定是否担任。”

    聂花苓说:“是啊霍先生,回去考虑考虑。”

    霍耀文想了想,也不好再回绝,点点头道:“嗯,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耀文耀文……”

    这时候,古龙兴奋的跑上来,看到霍耀文后,也不顾旁边的两位女士,直接大声说道:“刚刚我跟老牛又想到一个有趣的笑话,你听听……”

    霍耀文连堵他嘴都来不及,就听古龙就脱口而出,讲了一段闷骚的段子。

    也幸好张爱玲和聂花苓都跟古龙认识,听他说出这个笑话,笑是笑了,却也是笑中带骂:“我说古龙你什么时候能够正经一回!”

    古龙这才发现旁边的两女,顿时尴尬不已。

    张爱玲带着玩笑的语气,笑骂道:“我时常跟人说,我生平有三大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梦未完。今日我倒要加一恨,那就是四恨古龙讲笑话!”

    这事,张爱玲后来也写到了自传当中,只不过这四大恨,多了一恨。

    “五恨霍耀文写尽了爱恨别离。”

    ...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