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香港跟奥地利航空公司是没有合作的,想要坐飞机从香港到奥地利,就必须从英国转机,如此一来最少要耽误两到三天的行程,不是说飞机慢,而是未必能够买的到票。

    自从1969年5月13日起,第十四届国际哲学大会举办方,奥地利的维亚纳当地协办政府对全球哲学界公布了一份致歉信和邀请函后,来自全世界喜爱哲学的人踊跃报名,无论是享誉世界的哲学大师,还是普普通通的哲学爱好者,都按照大会举办方的要求,将各自的名单寄信给了维也纳举办方。

    本来维也纳的举办方只以为会比往届多一点人数,可全面放开更改了邀请制度后,有超过三万人申请参加这次哲学大会。

    一开始头半个月,举办方收信收到手软,但还是坚持给每一个人回信回邀请函,可到了六月中旬,世界各国各个大学渐渐放假,申请参加的人就更多了。

    最后折腾到实在没有办法,举办哲学大会的组织只能通过各个渠道,向那些喜爱哲学来参加大会的人,发布了无需邀请函皆可进入大会的条例。

    这下子倒是免了很多人的麻烦,不过也让维也纳方面有了很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来的人太多了,不光是航空交通出现了问题,连带着当地居住的酒店都拥挤的很。

    此时的维也纳还不是后世欧洲主要的文化中心,世界的音乐之都,距离奥地利独立成国,也只有短短的的十四年而已,维也纳的经济发展还不是特别的理想。

    所以一次性接纳几万来自全球各国爱好哲学的人,吃住方面都成了问题,更别提早先准备好的大会堂,此时都未必能够容纳的下如此多的人数,这些事一直困扰着举办方,毕竟话已经说出去了,想要收回就太难了。

    不过幸好这一届维也纳举办方采用的是私人自费制,不像之前几届邀请来的人举办方都会补贴路费食宿费用,否则的话几万人的路费食宿费,可不是一点小钱能够解决的。

    ......

    英国距离奥地利不是很远,三四个小时就的路程就到了,霍耀文在飞机只是打了个小盹,一睁眼就到了后世金色殿堂的维也纳。

    待飞机安全降落以后,张承颐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的机场跑道,心中倒是激动的很,距离哲学大会开幕只有两天的时间了,刚刚在飞机上他跟卢克教授聊天的时候,就有七八个人说自己也是来参加哲学大会的。

    虽然这些人张承颐和卢克教授一个都不认识,也不是什么知名的哲学大师,但说明了此次大会参加的人数是有多少,一个航班飞机上就能碰到七八个,那之前排的密密麻麻的班机想来恐怕有更多。

    这次来维也纳除了香港大学的霍耀文、安娜-伊莎贝尔、卢克教授、张承颐、校长乐品淳外,还有香港中文大学的牟宗三、唐君毅、劳思光、陈柏,张智等五人。

    作为比香港大学早几十年就成立哲学系的中文大学,哲学教师的人数和学生都远远比香港大学多的多,此次来的五人都是中文大学哲学课的高级讲师和教授。

    两帮人是偶然坐一班飞机来的,但下了飞机,两个学校的人相互交流了一番,便一同找了几辆的士车共同去酒店,这时候两个学校还是处于竞争的状态,每年都会为学生和教育署的拨款而一直互掐,但这会儿是一同出国参加大会,自然是要互帮互助一下。

    得利于卢克教授在欧洲哲学界小有名气,所以这次住宿上的事情,早已经就安排好在维也纳歌剧院的东南部,哪里距离开幕会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相对而言还是比较方便的。

    一辆的士车上,霍耀文坐在后座,旁边是安娜和张老师,前座是牟宗三,对于牟宗三霍耀文是认识的,他还买过牟宗三的新书《心体与性体》。

    《心体与性体》包含哲学和宋明时期的儒学,整体篇幅有一百多万字,可以说是一篇学术巨作了,但霍耀文买来半年多了,到现在都没有时间看完,主要还是内容晦涩,想要认真看,那所需要查的资料就太多太多,更别提其中有关宋明儒学的部分,这些霍耀文根本不懂,后世没学过多少,这辈子又是读的英文学校。

    张老师和牟宗三聊着这次哲学大会的事情,霍耀文则是同安娜把目光放在了对岸的一座巨大的欧式风格的宫殿之中。

    “那就是维也纳的歌剧院?”霍耀文看着这个古老的建筑,不由好奇的朝着身边的安娜问道。

    安娜探出身子,凑到霍耀文的跟前,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清对岸的那栋宫殿式的建筑,笑着点点头道:“嗯,那的确是维也纳的皇家歌剧院,距今已经有整整一百年的历史了,我前几年跟朋友来这里听过一场贝多芬的歌剧《费得里奥》,不得不说维也纳的歌剧表演的确很棒!”

    前面开车的司机乐呵的用英语笑道:“哈哈,这位女士说的很对,我们维也纳可是歌剧的发源地之一,维也纳皇家歌剧院更是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享誉世界的音乐家莫扎特、贝多芬等人都是我们维也纳人。”

    维也纳之所以被人称之为世界音乐之都,就是因为这里涌现了无数的音乐大师,不提别的,但就著名的维也纳三杰海顿、贝多芬、莫扎特,随便一个说出去都是如雷贯耳。

    安娜浅笑着跟司机问道:“司机先生,请问你知道最近歌剧院在表演什么歌剧吗?”

    司机笑着回答道:“今天的不知道,不过后天的我知道是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我答应我太太后天陪她去看的。”

    “暴风雨吗?”安娜抿了抿饱满的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七八分钟,当司机将车子停在了维也纳圣德保酒店门外时,卢克教授他们也刚好坐车赶到。

    一行人进了酒店,订了六个房间。

    因为来的人中只有安娜一人是女性,所以给她单独订了一间房,其余的人都是两人一间,凑合着住几天。

    霍耀文和张老师一间屋,进屋后把行李箱放下,就听张承颐道:“耀文,我先去洗个澡。”

    “嗯,老师你先去吧。”霍耀文随口回了一句,一边把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些换洗的衣物,准备等会张承颐洗完自己洗,可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走过去打开门,只见安娜站在门外,笑脸迎人道:“埃文,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

    “我刚刚打开行李箱发现忘记带洗漱用品了,酒店的那个我不是很喜欢,想自己出去重新买一套。”

    闻言,霍耀文没做多想,直接点头答应:“好啊。”

    .......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