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一眨眼,数天过去,12月29日,距离元旦一号也只有两天的时间了。

    赶在元旦之前,霍耀文总算是把出版社基本上的事务全部完成,剩下的就是交给时间,让工程队和永新玩具厂的人慢慢完工了。

    同时霍耀文也跟黄主任联系了一下,托他跟学校的一些教授教师谈论一下合作课外辅导书编制的事情,除了几个比较有名望的教授可以拿到图书销售的分成以外,大部分普通的教师都只能拿到一笔稿费。

    虽然不多,但也算是一笔额外的收入,这倒是引起了不少教师的关注,不过目前霍耀文想要编制的课外辅导书以数学、中文、英文三样为主,其它的科目并不是很重要,所以暂时并未有找人编制。

    这日一早,霍耀文匆匆的奔往九龙的贵州街,等到了《东方日报》内,李道光也早已等候多时。

    听到敲门声,李道光喊了一句“进来”,顺势抬眼看去,见一名文员带着霍耀文走了进来,霎时目光灼灼,绕开办公桌,热情的走上前:“霍生许久不见啊。”

    算算的确是有差不多一个多月没见面了,霍耀文笑着与李道光握手道:“李主编别来无恙。”

    “霍生,我可是千等万等总算是等到你了!!”

    李道光唏嘘了一句,自从12月初《鬼吹灯》第一部在报纸上正式完结以后,东方日报的日销一日不如一日,这差不多一个月来,几乎跌到了八千多份,还能有这么多的日销,全都得利于社长那边赛马和赛狗的贴士(小道消息),否则的话,恐怕连五千份都不到。

    “要不要说的这么夸张。”霍耀文看李道光还长叹短嘘,不由开玩笑的说道:“难道现在报社的销量很低?”

    李道光“摇摇头”道:“那倒没有,只是每天都有读者写信过来,让我们尽快的刊登霍生您的《鬼吹灯》,你是不知道,这些书迷可是疯狂的很,报社里这一个月存了差不多有几百封信,霍生你走前,记得把它们带走。”

    “这么多?”霍耀文眉毛一挑,也没太在意,便说道:“行,我走前全部带走。”

    “今天霍生带来了多少稿子?”李道光热情的问道。

    “八万多字吧。”

    霍耀文打开随身的公文包,将里面的稿子取了出来,递给对方道。

    李道光吃惊道:“八万字?一个月就写了八万字?”

    之前霍耀文可是十天就写了二十万字的猛人,几乎可以比拟倪框了,怎么这一个月就写了八万字?

    霍耀文面不改色道:“李主编,最近学校的工作很忙,我没多少时间和精力在写作上。”

    “还是工作要紧。”

    听是工作上的事情,李道光倒也没在抱怨什么,毕竟霍耀文是香港大学的教师,肯定是要以教学为主。

    等李道光拿着稿子坐下来看的时候,只听霍耀文的问道:“对了李主编,我之前给的稿子呢?”

    “都在呢,怎么你要要回去?”李道光随口道。

    “嗯,留个纪念。”

    “那好,等会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嗯。”

    李道光看稿子很快,一下子就扫过了前面几万字的内容,等看到水准亦如上一部,不由高兴的笑道:“不错不错,霍生的文笔是越写越好,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恐怖的气氛。”

    “李主编满意就好。”

    霍耀文笑笑。

    “满意是满意,不过就字数还是少了点。”

    “李主编你可以每日在报纸只连载两千字。”

    “也只能这么做了。”

    李道光叹息了一声,随即说道:“我这就安排人过来给霍生结算稿费。”

    霍耀文笑笑:“好。”

    ......

    来贵州街一趟,这过两天又是元旦,霍耀文自是要去拜访一下张老师。

    出了东方报社的大门,霍耀文径直朝着张老师家的住宅楼走去,一路上也在找着一些能够买礼品的店铺。

    左顾右盼下,霍耀文的目光便被身旁一家电器行所吸引,驻足看去,只见放在玻璃窗内的黑白电视机里,翡翠台正在播放时况新闻。

    “观众朋友们,刚刚我们接到临时新闻,黄大仙区临近太子道东发生了一起持刀抢劫案。在上午十一点十三分左右,太子道东街宏盛金店内,有十三名大约在十五到十八岁左右的青年,手持长三十厘米左右的西瓜刀冲进了金店里,劫持了金店里的三名售货员和一名保安。

    在劫匪抢掠金店金银首饰准备离去的时候,被附近正在巡逻的两名便衣警察发现,双方在路口发生了摩擦,后太子道警署派出大量警察支援,因为劫匪有人质又龟缩在金店内,警方不敢冒然的冲进去,避免人质的伤亡,双方一度僵持在金店内外。截止到目前为止,警方和劫匪依旧是在僵持之中,本台将持续追踪这起持刀劫金案,稍后我们将会插播现场画面。”

    电视机的声音很大,附近一些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停留,看着电视机里的主持人播报着这起抢劫金店案。

    这时,旁边一个看新闻的老头叹了口气:“现在的后生仔,真是胆大包天哦!”

    “谁说不是呢!”又有一个中年男子抱怨道:“现在的飞仔各个都是狠的不行,一言不合就拦路抢劫,前两天夜里回家,被几个扑街拦住,要不是我机灵把身上的钱全给了,恐怕就被无缘无故的打一顿了。”

    “那些差佬各个不做事,只知道捞钱,我看迟早有完蛋的一天!”

    “我跟我儿子说了,好在不当差,他敢当警察,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听着附近几人的抱怨气愤,霍耀文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不过心里却也是多了一份警惕,现在这个年头乱的很,不管是晚上出门,还是白天出门,都必须要加倍小心。

    临走前,霍耀文看了一眼电器行玻璃窗内的电视机,心想着是不是该给家里面买一台,说起来重生到今天,他也有小半年没看过电视了,虽说现在都是黑白色的电视机,画质也几乎渣的不行,可最起码也能够娱乐娱乐。

    不过当看到电视机下面标注的价格后,霍耀文想都没想直接转身离去了,两千块一台,这价格虽然还可以承受,但现在正缺钱的时候,买来无用。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在路口看到一个卖生果的摊贩,品种还挺多的,除了苹果还有梨子、冬枣、香蕉和柚子。

    虽说是在冬日里,但香港大部分的水果都是从泰国、马来等地进口来的,所以哪怕是在冬季也能买到一些夏日才有的水果。

    霍耀文随便的挑了一些,就朝着张老师的家走去。

    走上楼,刚敲开门,张承颐在看到来人是霍耀文时,还挺高兴的,可一看他手里拎着一袋袋东西,便板着脸道:“来就来,怎么又带东西上来了。”

    “就一点水果,冬天干燥,想着买点水果给老师和师母补补水。”霍耀文咧嘴一笑。

    “谁来了老张?”屋内正在收拾的师母问道。

    “是耀文。”张承颐回了一句,转头看着霍耀文手上拎着的东西,也是没好气的说道:“下次不准了。”

    “知道了老师。”霍耀文笑笑。

    二人关了门进了屋。

    师母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拎着的物品,略微生气的说道:“耀文你怎么又带东西上来了,不是说以后不要带么!”

    “哈哈,师母一点水果而已。”

    “下次不准了知不知道,你这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就买这么多的水果,要花不少钱吧!”

    “也没多少。”

    霍耀文打了个哈哈,把水果交给师母处理后,便跟张老师一块在木沙发边坐了下来。

    张承颐拿起桌上的小茶壶给霍耀文倒了一杯茶,抬头问道:“最近出版社弄的怎么样了?”

    “基本上都弄得差不多了,印刷设备已经托人弄了两台八成新的,薄扶林那边工厂,我也安排了印刷部主编跟工程队的人过去整修,预计二月中旬左右就能够正式开工了。”

    “出版社员工方面呢?都招齐了吧。”

    霍耀文叹了口气:“出版社刚成立,所以我除了编辑、排版和审稿的人外,营销部的人还没有招聘,这些人都好招,就出版社的总编到现在都没有眉目,连个应聘的人都没有。”

    “缺个总编?”张承颐摸了摸下巴上渐渐泛白的胡须,思虑了一下,说道:“我这有个人倒是可以推荐给你,就是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意出山了。”

    “谁?”霍耀文眉毛一挑。

    “你知不知道《良友》杂志?”

    霍耀文皱皱眉,想了一下,不敢确定地问道:“老师你说的是上海的哪家《良友》?”

    “正是。”

    张承颐点点头:“良友图书公司的老板伍连德是我早年在上海的好友,47年来港以后,便一直在大观声片公司担任美术和编剧指导,后来大观声片公司倒闭,退休在家里一直闲的无事可做。”

    “伍老先生应该有六七十了吧?”

    “怎么?嫌他老了?”张承颐白了一眼霍耀文。

    霍耀文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只是伍老先生毕竟这么大的年纪了,出版工作有枯燥而且比较劳累,怕他身子挺不住。”

    “他虽然比我大四岁,但身子骨好的很,能蹦能跳,上次同他出来饮茶,走路都带风的。”

    张承颐笑笑说道:“我让你聘他当总编,肯定是为你着想,伍老在香港出版行业颇有名望,早年间除了创办良友图书公司外,更是在上海商务出版局工作了七八年,人脉很广。现在香港很多出版公司的老板都曾经是他的手下或者员工,你请他出山,对你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闻言,霍耀文倒是在心里默默点头,如果真如老师所说,那么请这位伍老先生出山担任出版社的总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伍老会同意吗?”霍耀文问道。

    “这我就不知了,只能同你问问,不过我想伍老应该会同意的,他现在每天除了遛鸟饮茶也没什么事可做,前不久还向我抱怨,说我每天在学校教书,可比他过的有滋有味的多。”

    “那就麻烦老师你了。”

    “没事,我也希望你办出版社能越做越好,伍老虽然年纪大了,不过从事出版行业有快三十多年,其中的门门道道清楚的很。”

    ...

    港岛,总督府内。

    总督戴麟趾正坐在办公室处理文件。

    忽然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

    戴麟趾瞥了一眼推门而入的布政司署长大卫-埃布尔,以及警务处处长伊达善一同走了进来。

    “怎么了?”

    戴麟趾看这二人一块进来,不由眉头一皱。

    “刚刚电视新闻。”

    大卫埃布尔径直走到办公室斜对面的一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机调整到翡翠新闻台。

    此时,电视机里的主持人一脸严肃的播报道:“观众朋友们大家中午好,就在刚刚本台接到前线记者传来的消息,据悉在上午十一点许位于香港九龙黄大仙区临近太子道东的劫匪持刀劫金案,目前十三名当事人已经相继在警方的劝告和各自家长的劝说下,纷纷走出金店投降。让我们看一下当时现场的画面!”

    瞬时,画面中的主持人消失不见,取代的是一个有些摇晃的影像,只见一条有些狭小的街道附近,围聚着大量的围观人员,一家金店门口更是超过上百名警察把守着,同时道路左右两侧有十几辆警车把附近堵得是水泄不通。

    “大家好,我们现在是位于太子道东的宏盛金店马路对面,我们可以看到金店内正有几名青年正手持砍刀抓着人质在跟警方沟通。

    据我刚刚采访附近知情人士得知,此次劫持金店的十三人全都来自附近的慈云山,经常以慈云山十三太保自称。

    十三人中以绰号为茅趸华的十八岁青年为首,同时他也是这十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个。

    这十三人的结为朋党,在慈云山黄大仙区一带以勒索、抢劫、收保护费为生,在此不由疑惑,这些正是处于青春年华的青少年,为什么会做出持刀抢劫金店的犯罪行为?他们本该是读书上学学习知识的年纪,却略略犯罪,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是英政府的不作为?还是另有隐情?”

    戴麟趾在香港生活了快十年,对于粤语自是会说也懂的意思,在听到电视机里的记者播报这一新闻时,不由皱皱眉头,看向旁边的警务处长伊达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十三个持刀的年轻人,你们都拿不下来?现在搞的电视台都在播报!”

    伊达善撇撇嘴辩解道:“他们有劫持人质,而且那间金店内部十分狭小,我们的警员根本没有办法冲进去!”

    “这不是借口!”

    戴麟趾大喝了一句,今年好不容易才稳定下了局势,现在新闻上又报道了这么大个事情,令他十分的头疼,不由看了一眼旁边的布政司署长大卫埃布尔:“你们俩过来就是为了这事?”

    “这是这些劫匪的名单和资料。”大卫埃布尔的职责,就相当于总督的秘书,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减少舆论对于戴麟趾的压力。

    戴麟趾接过文件,随意的翻阅了一下,发现这十三个劫匪,年纪最大的只有十八岁,年纪最小的居然有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大卫埃布尔说道:“这十三个年轻人,除了个别几个读过几年书外,基本上都没有上过学,这样的人,在慈云山有很多,同样在整个香港也有很多。”

    “你的意思是?”戴麟趾皱皱眉。

    “我认为很有必要正式对外公布一下我们正在筹备的六年免费教育计划了,如此一来,不仅能够改变你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形象,对你后年的港督连任有很大的帮助。你应该知道因为去年的事情让国会那边对你不是很满意,同时女王陛下希望香港能够稳定繁荣,而不是骚乱和恐慌。”

    “但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资金,你要知道全港现在适龄的青少年有三十万人,去掉一些年纪大的,最少也有七八万人,现在的学校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多的人上学。”

    大卫埃布尔说道:“可以分批次来。我最近在教育署调查了一下,目前新界适龄人口是最少的,香港岛这边青少年上学率很高,唯独九龙不仅适龄青少年比较多,同时也是人口密度最大,三合会危害最多的一个地区;根据刚刚伊达善处长提供的有关三合会的档案显示,目前九龙岛有三合会成员超过八万人,这几乎是全港三合会成员的三分之二了。

    三合会档案资料中,显示有大量十二到十八岁的青少年在最近几年相继加入三合会,如此长期以往下去,我怕三合会会成为全港安危最大的危害。所以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优先在九龙实施强制性免费教育计划,责令家长强制性的将适龄青少年送入学校读书,我想这对改善三合会新成员会有很大的帮助。”

    听着大卫埃布尔说的有理有据,戴麟趾微微点点头,想了想问道:“你确定这样有效果?”

    “反正这项政策迟早都是要推广的,我认为这次对外公布正好是个最佳的时机。一来不仅对您个人对外的公众形象会提升很多,同时也能最大程度的减少和避免青少年犯罪率的上升。我想应该不会再出现向刚刚电视机报道的那样,一个十二岁本该在学校读书的孩子,竟然敢目无法纪持刀抢劫金店的犯罪事件发生!!”

    戴麟趾眉头紧锁,思虑了良久,点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去办,再过几天就是香港的元旦,我们就定在那天发布这个消息。你跟教育署的人沟通一下,勒令他们尽快跟九龙的各个学校沟通好,我会让财政部拨款一部分资金,优先在九龙人口密集地带新建几个大型的公共校区,我希望在明年新学期开始前,能够有一部分学生免费上学。”

    “是,我会办好这一切的。”大卫埃布尔重重的点点头。

    布政司署目前的作用,几乎等同于总督的秘书,两者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所以大卫埃布尔他一直是站队戴麟趾这边的。但因为去年的事情,国会那边对戴麟趾这个总督不是很满意,要不是事件解决的比较迅速,恐怕乌纱帽早在去年就被摘了。最近他收到英国那边一个老朋友的消息,说女王对香港目前的局势很关心,得知警队腐败、社会动乱,让她有了重新委任总督的想法。

    大卫埃布尔目前在香港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然是不想调回伦敦当个苦逼的小官,自是想尽一切办法让戴麟趾这个总督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