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男声:“大家晚上好,我是李我!”

    女声:“大家晚上好,我是珍珍!”

    男声笑道:“珍珍是我们电台新的女主持,不仅长的够靓,说话又好听。”

    女声捂嘴笑道:“李哥就别笑话我了。”

    男声道:“好了,接下来将播出由我和珍珍以及电台同事制作的《鬼吹灯--盗墓笔记》,欢迎大家收听。”

    随着收音机里的主持人开场结束以后,很快,又传出了一阵十分诡异的音乐声,这时一个十分爽朗的中年人声音大笑道:“老先生,我看你坐在这已经一天了,怎么?没有一点生意上门?”

    一个沉重的老人声咳嗽道:“算命问卦全凭缘分,今日有缘,不如来算一卦?”

    中年人道:“哈哈,老先生我可不相信这些东西。”

    老人道:“算命谱卦,自古有之,怎么能不相信呢?”

    随着两人的交谈,渐渐的从算命聊到了风水,又从风水聊到了前阵子山里被天雷炸出来的一个宋代墓葬。

    中年人道:“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墓葬,里面好东西太多太多了,之前听人说,半夜的时候,有一伙人偷摸着上山,盗走了不少宝贝。”

    老人道:“那是倒斗的人。”

    中年人疑惑道:“倒斗是什么?”

    老人笑道:“倒斗又称盗墓!”

    中年人眉头皱起:“盗墓贼?盗他人之墓,是否有损阴德?”

    老人道:“伦理常纲,盗墓自是有损阴德,但看的是盗墓之人是何品性,现在不是流行考古吗?那些考古的人不也是挖人家祖坟?”

    中年人道:“考古跟盗墓是两回事,一个是为了研究古代历史,一个是为了一己私利!”

    老人道:“不不不,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盗墓贼多为人鄙夷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总有那么一些三教九流聚集在那些阴暗处的下九流谋生勾当的人,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中年人嗤笑道:“下九流的人能做些什么大事。”

    老人笑道:“民国时期就有这么一帮下九流勾当的人,不走寻常路,当起了英雄好汉来!”

    中年人不屑道:“英雄好汉?我怕是绿林大盗吧!”

    老人道:“这你就错了,民国时期,下九流的行当中有多少人投敌卖国,又有多少人当起了英雄好汉保家卫国?反观你看那些读书人,卖起国来,可谓是认爹认祖,让人啼笑皆非!正应了那句古语: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中年人争辩道:“我可不知有什么下九流行当的人做起了英雄好汉,却总是听闻有一些盗贼欺凌百姓,掠夺人家财。”

    老人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今日见你有缘,跟你说道说道。”

    中年人不信的咧嘴笑道:“愿闻其详!”

    老人的声音似乎在追忆着什么:“那是1911年,一名强人,立于江湖之中,召集十八省三十六行绿林好汉,响应国父孙先生的号召,汇聚一起纷纷揭竿而起,联合推翻了封建迂腐的大清王朝,吹响了中华崛起之号角……”

    随着广播的继续,霍耀文听的倒是津津有味,虽然这书是他写的,但广播剧也改编了不少内容,而且有些事情,文字是很难表达出感情的,语言才是人沟通的桥梁。

    《鬼吹灯》的广播剧是提前录制好的,所以无论是台词,还是配音,都是做到尽心尽力。

    所以在说道霍英雄的事迹时,就连霍耀文都听的是心潮澎湃,心里感叹这个广播人的功底实在是深厚啊,将书中所撰写的那个大时代中的人物讲述的是活灵活现。

    等听完广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在李我和珍珍的告别下,第一集的广播剧算是告一段落。

    别人听的如何不知道,但霍耀文自己却是觉得无论是配音还是背景音乐,和在说道一些鬼魅魍魉时的恐怖气氛,都拿捏的很到位。

    《鬼吹灯》的广播剧结束后,就是香港电台的晚间情感节目,原本霍耀文准备关了收音机去睡觉的,但忽然听到收音机里响起了一个女声。

    “大家好,我是珍珍,又见面了,萧萧姐因为怀孕所以暂时不能主持这档节目,将有我来代播,希望大家能够依旧支持我们这档午夜情感节目。”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少年时所钟爱的那个人……”

    ...

    根据去年明报调查,香港收听广播的人数,大概在两百三十万人左右,全港差不多四百万的人口,就有二分之一的人,经常收听广播,这一数字远远大过观看电影和电视的人。

    这其中无非有两点,一是大家的娱乐方式很少,另外一方面,就是电影和电视都需要花费很高的代价,而收音机不同,一台小的收音机,最便宜的只需要几十块钱,最贵的也不超过几百块。

    但电影和电视就不同了,电影属于消耗品,购买一张票就要3-5块钱,而且只能看一场。电视机的价格就更高了,最便宜的二手也需要几百块,这期间不仅要付出买电视机的钱,还有电费,还有线路的费用。

    哪里比的了收音机划算,再加上收音机同样可以听歌曲,听戏曲,听评书,听广播,听小说,听赛马,一笔钱享百样事,孰多孰少,自然不用多言语。

    所以随着《鬼吹灯》广播剧的热播,在第三天,霍英雄踏入一座古墓的那一刻,路途中碰到的鬼怪僵尸,虽然配合音效听起来有点吓人,但却是让不少收听的听众们,直呼过瘾。

    广播中所讲述的各种乡野传闻,民间故事,仿佛都带着大家重新回到曾经听过的一些坊间传闻。

    香港商业电台,一连播出七天,七天夜晚七点的收听率可谓是爆棚。

    虽然现在检测收听率的手段很简陋,不似后世可以采用科技的手段检测实况收听人数,但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同样有他们的检测方法。

    当下电台获取收听人数的方法,大致方法分位三种,即走访法、日记卡法和寄信法。

    走访法简单明了,派遣电台的外派人员,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

    日记卡法,是以那些电台提供一本64开的小册子,一本小册子可以记录一名听众一周七天的个人收听情况。

    当然不是每个听众都有小册子可以记录自己七天收听情况的,毕竟纸还要钱呢,收听广播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一人一份,还保证每七天一换?

    至于寄信法是看每日每周每月收到的访信有多少,来综合判断出收听人数。

    这些方法检测出的收听人数肯定是不准确的,但最少能有个最低收听率。

    从《鬼吹灯》开播的第一天起,何佐芝就让下面的员工开始动起来,尽可能的走访更多的听众,询问一下对这部剧的感官如何。

    七天下来,电台最终得出的结论,那就是《鬼吹灯》大幅度的提高了香港电台的收听率,每天七点到八点半,这一个小时三十分的时间里,根据台里的评估人员估算,最少有超过三十万人收听,这还是最低数的,毕竟收听率这东西没有后世科技的帮忙,很难实况检测到。

    这一好消息,自然令何佐芝高兴坏了,他投资这部广播剧,去掉给霍耀文的一万块外,光配乐、音效、和员工的加班费,这些都花了不少钱。

    这下提高了电台的收听率,能够获取到的电台广告费就更多了。

    广播剧大获成功,不光何佐芝高兴,就连《东方日报》的李道光也高兴的不行,电台收听率很难检测到实况人数,但报纸就不同了,卖一份算一算,第一天广播剧开始的时候倒是没怎么增加,但是到了第二天第三天,报纸销量蹭蹭的往上涨。

    从最初的日销八千多份,到这七天时间里,日销九千,一万,一万二,一万三的快速增长着。

    这种肉眼可见的增长速度,李道光简直是兴奋的不行,他万万没想到一家才开办了两个月的报纸,就能够日销万份。

    而且伴随着《鬼吹灯》广播剧在全港继续热播,带动的报纸销量将会再一次提高。

    这颇有点当年金镛开办明报,撰写武侠小说来提高报纸的销量一样。

    《东方日报》的报纸销量大增,对于像早已成名已久有自己忠实读者的《大公报》《文学世界》《明报》等报纸来说,其实受到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因为这几份报纸的定位不同,面对的读者群自然也是不同的,看《文学世界》的,大多数年轻人,有以喜爱言情的女性为多。

    《明报》则是一些知识分子,在报纸上观看最新的国际新闻,或者一些名人专栏。

    所以《东方日报》销量大增,影响不到这几家大报,但对于一些中小报纸来说,就是存在关系竞争了。

    现在的报纸,除了新闻以外,就是以小说散文或者小道马经,狗经为主。(赌马和赌狗,赛马和赛狗。)

    《东方日报》现在还没有后世那样确定自己的报刊报章,所以主要还是以小说,马经,狗经为主。

    这样一来,《东方日报》的报纸销量大增,就牵动了同样以小说、马经、狗经为谋生的中小报纸的蛋糕。

    所以当《东方日报》报纸大涨,其它报纸销量下跌以后,就有人心生不满,开始琢磨起应对办法来。

    最为不满的,还是那些专门报道马经和狗经报纸了。

    其中马经和狗经销量下滑最严重的,当属《天皇马报》《马路》《虎眼》这三门报纸。

    《天皇马经》和《马路》顾名思义,是报道马经为主,而《虎眼》报纸则是以报道澳门赛狗为主。

    《马路》和《虎眼》是有苦难说,本来香港报道马经和狗经的报纸就很多了,这两家都是专门报道这些内容的,所以才能存活至今。

    但现在又多了一家《东方日报》来参与一脚,导致现在报纸销量下滑,这赚的钱自然就少了很多,自是让这几家报纸气愤和不满。

    正所谓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天皇马经》的同胞兄弟《天皇日报》,在《鬼吹灯》广播剧播出第八天,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痛批鬼吹灯的文章。

    天皇日报:

    《前有民国大盗孙殿英行盗墓苟且之事,后有作者浮生撰写挖人祖坟缺阴少德之举!》

    “人们常说要多积阴德,行善好施,这样才能功德圆满。但最近我有个朋友跟我说在看一本书,我问他是什么书,他说是叫《鬼吹灯--盗墓笔记》。

    我一听盗墓这两字,就顿时心生不满,自古就有伦理常纲这些做为人最基本的道德观念,居然还会有人写盗墓的小说。

    我看了一下这本书,书中的内容可谓是可笑至极,竟然将盗墓贼比喻为为国为民的大英雄,这简直是让人啼笑皆非。真正的大英雄,是如金镛先生所撰写的《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为非什么盗墓之王。

    我反驳此书,我那朋友还说,盗墓不就是那么回事,跟现在的考古没区别啊。

    这令我不敢苟同。

    虽然看上去,考古跟盗墓一样,都是将陵墓挖开,从里面取走东西。

    如果这样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盗墓是损阴德的事,而考古却是一件积德的事。

    世人皆知,中华文明五千年。

    但是在晚清时期,有很多外国学者不承认中国有商朝这样的朝代,甚至周朝也并没有史书记载的那么长。

    甚至还有人认为中华文明并不是古文明之一,而是中亚文明的分支。

    这样的言论不仅在国际社会蔓延,就连国内都有不少学者对自己的文明产生了怀疑。

    只因为中华文明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先有的东西都只是史书上记载的,当不得真,而且当时我们还没有证据反驳,这是最令人无奈的地方。

    当天不负苦心人,在1899年,商朝甲骨文首次被发掘,证明了我们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据胡厚宣先生这么多年来的统计,当时一共出土了超过十万片的甲骨文,尊定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基础。

    但是最令人痛心地方,就是在于甲骨文有不少流失到了他国。

    这其中,自是因有战乱的缘故,但更多的还是那些可恶的盗墓贼,他们盗走那些甲骨文贩卖给一些商人,从而获取暴利,浑然忘了这是证明中华五千年历史文明的国宝。

    古人常说诲淫诲盗,我想莫过如此,但不曾想今日居然有人提写出《盗墓》这种文章,撰写出来也就罢了,却是还有报纸刊登这类的书籍,真是有辱斯文,不成体统。

    民国时期有个军阀大盗叫孙殿英,他挖开了清墓,嘴上说着为国为民,却是满肚子的坏心思。

    今日同样有个作者浮生,撰写挖人祖坟的小说,同样提出为国为民的口号,不仅令人产生疑惑,为国为民就是挖人祖坟?!”

    这篇讨文,在经过《天皇日报》的报道以后,很快就在报纸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涛,同样受到利益牵扯的其它报章,也是纷纷落井下石。

    一时间,《东方日报》和那个不知名的作者浮生,受到了无数的谴责。

    霍耀文看到这张报纸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接到何佐芝打来的电话,才得知自己居然被人怼了!

    找来这家《天皇日报》报纸一看,头版内容就是批判自己《鬼吹灯》的文章,撰稿人是一个笔名叫孤舒子墨的人。

    看完全篇内容,霍耀文眉头皱起,他虽然有心反驳,但这人说的是有理有据,令他头疼不已。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一切……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