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起来,霍耀文匆匆忙忙的洗漱完,就直奔九龙贵州街而去。

    昨天刚回到家,《东方报业》的人就再次打来电话,这回是霍耀文亲自下楼到电话屋接的,打电话来的人是李道光,说希望霍耀文第二天来一趟报社,有点重要的事情说一下。

    对此,霍耀文自然是点头答应,这不,第二天天刚亮,就起床出发前往贵州街。

    今个他一整天都挺忙的,除了要去报社外,还要去一趟张老师家里,明天就要正式开学了,他这个代课老师,都还没拿到开学的课程表呢!

    之前本想着去找黄主任要的,但黄主任被校长派遣到英国出差了,据说是为了明年1969年香港大学开设法学部做准备。

    不仅要从英国的著名法律大学借取一些法学部课程资料外,还要专门聘请几位英国法律学教授亲自来港教学。

    当下香港的律师有不少,但还从没有一个完善的教导法律学的学校,哪怕是香港唯二的两所大学,都没有开设法律学学院,所以这次香港大学法学部开设,是当下香港大学上到校长,下到普通老师最为关注的事情。

    根据学校里的教工一些小道消息,这次香港大学成立法学部,除了学校的意思外,还有港督戴麟趾的指令在内。

    去年香港暴动,港督戴麟趾不得已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改善民生,除了必要的基建工作,来维持普通民众的工作岗位外,更是加大力度着重投资在教育上,首次在全港提出了小学六年义务教育计划。

    但想要彻底实施小学六年免费教育,难道还是非常大的,首先现在全港的小学,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上百所,这里面不光要有教师的工资,还有学校的日常维护,电费水费,以及课本费等等杂七杂八的费用。

    如果全部免费的话,这笔钱必然是由港英政府来承担,但当下香港的财务状况并不是很良好,所以这个计划从今年初提及,一直到三年后的1971年,才算是真正的小规模实施。

    所以,这项教育政策暂时夭折,只能选择从最简单的大学入手了,引进英国的法律学来港,也算是对大学教育一个不错的提升。

    ...

    香港九龙贵州街362号,《东方报业》内。

    霍耀文在李道光的招呼下,坐在了一间新的办公室里。

    等文员泡了两杯浓茶进来又出去后,

    李道光坐在自己专属的主编宝座上,满脸笑意的看着霍耀文道:“霍生怎么样!我说下次你来,一定会看到一个完全变样的报社吧!”

    “是啊,我万万没想到贵报就这么几天的时间,能够有这么大的变化。”霍耀文扫了一眼这间不算小的主编办公室,称赞道。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也被《东方报业》的变化吓了一跳,只是才七八天的时间,总体面积不仅扩大了四五倍,连带着装修都基本上弄的差不多了。

    李道光故作可惜的说道:“还是太过于匆忙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完全装修好,只是随便的刷了个白漆,然后地上铺了一层地砖,等往后有时间了,我会跟马老板提及这件事情的。”

    霍耀文点点头笑笑不语。

    等二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后,霍耀文问道:“李主编,不知道这次你找我来是?”

    李道光说道:“哦,后天报社创刊的第一份报纸发行,这事你应该知道了吧,昨天我通知人打电话给你了。”

    “嗯,昨天报社已经打来电话了。”霍耀文点头。

    李道光想起之前那名文员打电话后汇报的事情,疑惑的问道:“我听下面的文员你说,霍生是香港大学的老师?”

    “嗯,是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李道光满脸欣喜的说道:“哦?没想到霍生这么年轻居然是香港大学的老师,只是不知道教的是那一门学科?说起来我们还算是师兄弟呢!我是1957年从香港大学文学院毕业的。”

    “原来是李师兄啊!”

    霍耀文也万万没想到李道光居然也是香港大学毕业的,更是早了自己11届,连忙笑呵呵的谦虚道:“我现在任职香港大学文学院哲学课讲师一职,不过也只是临时的讲师,学校方面还要看我后续的教课内容再做定夺。”

    “哲学课!”李道光一愣,没想到对方是哲学课,笑着说道:“不知道张承颐张老师是否还在学校教课?”

    “张老师就是我的老师。”霍耀文笑着道。

    “哈哈,没想到张老师他老人家还在香港大学教课呢!”

    李道光一脸感慨的说道:“记得当年哲学课经常有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女生去上课,我们那一届文学院的男同学,基本上每个哲学课都会去看她。当时张老师还时常敲打我们,让我们多学点知识不要光顾着泡妞,没曾想这一晃都十年过去了。”

    看着突然感慨起来的李道光,霍耀文笑而不语。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状态,李道光忽然笑呵呵的说:“抱歉霍生,人老了就很容易感叹过去的时光,算了不提这些事情了。这次主要找霍生来,就是想问一下,你这登报是用自己的笔名还是你霍耀文的本名?”

    “笔名?!”霍耀文眉头略皱。

    “是,无论霍生你是用笔名还是真名都行,不过我建议是用笔名。”

    李道光道。

    一提到笔名,霍耀文就想到后世自己所用的義海藏龍这个笔名,但思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笔名太霸道了,而且既然重活一世,自当有一个新的人生。

    深思良久,霍耀文觉得应该起一个文雅一点的名字,仔细琢磨了一下,方才缓缓的张口说道:“时光匆匆,人生然然,红尘滚滚,总归只是一场梦。李主编,不如叫浮生如何?”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道光下意识的接了一句李白的《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中的诗句,想了想,笑着点头道:“浮生终归一场梦,好名字啊,看样子霍生这位哲学讲师很懂得人生的道理啊。”

    “哪里哪里。”霍耀文谦虚几句,说道:“对了李主编,这次过来,我也带来了一些后续的稿子,你看……”

    “哦?霍生这速度很快嘛,快,快拿来给我看看。”李道光连忙说道。

    霍耀文看对方这么急迫,想索要稿费的话,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只能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内,掏出一叠稿纸递给了对方。

    “好个章节名!!”

    李道光急迫的拿着稿子,刚把目光放在第一页的稿子第一行内容时,就大声叫好。

    “第四回【说英雄谁是英雄】”

    第一眼看去,颇有气势。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个章节名,引的李道光连连叫好。

    看到这么精彩的章节名,李道光连忙继续朝下面的正文看去。

    也不知是不是经常审读稿子的原因,李道光看稿子的速度很快,不下于后世的起点读者,一目十行,一分钟内匆匆扫过,完全不考虑作者写这点内容花了多久的时间。

    这次霍耀文带来的稿子,总共有七万多字,六天的时间,写了七万字,平均每天要写一万多字,要是在电脑上写倒也没什么,但现在是用手写,那可就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平均一天一万字,这已经算是霍耀文的极限了。

    七万字,李道光看的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匆匆的把大致内容给扫了一遍,时间不充裕,所以没来得及细看。

    不过就算如此,在匆匆看完以后,李道光还是意犹未尽,想到里面最后出场的女鬼,忍不住问道:“霍生,这长发女鬼是不是海南一带的禁婆?”

    “李主编也知道禁婆?!”霍耀文一愣,要知道禁婆他是曾经看盗墓笔记才知道海南一带有这么一个传说中的女怪,只是没想到面前的李道光居然也知道。

    李道光笑道:“哈哈,霍生,我祖籍就是在海南,自幼听我父亲提及海南的种种,特别是一些鬼怪传说,我每次调皮,父亲都拿禁婆来吓唬我。”

    “不错,我的确是参考了海南的传说,二次创作了禁婆。”霍耀文点头应道。

    这个角色,他除了参考了海南的女鬼传说禁婆外,还参考了后世rb著名的恐怖电影《咒怨》和《午夜凶铃》里的绝对女主角伽椰子、贞子两个女鬼,恐怖程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李道光看着手中的稿子,连连称赞道:“嗯,霍生你这后面的内容可谓是徐徐道来,笔力老练啊,真是想不到霍生如此年轻不仅是香港大学的讲师,还能创作出这样一部优秀的小说,真是了不起!”

    “不敢当不敢当,只是平日闲暇里,脑子想的比较多而已。”

    “霍生这就谦虚了,要是人人都在闲暇时间,能够想的这么多的话,我看,大家伙都不用看报看书了,光靠脑子想就行了,啊?哈哈哈…”李道光哈哈笑道。

    二人就这样又聊了好一会儿,

    看时间已经到了正午,霍耀文刚准备提及稿费的事情,就听李道光说道:“哎呀,这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下子就到中午了,霍生有没有时间?我们中午一块出去吃点?”

    “李主编客气了,学校那边还有事情需要处理,这不明天就要开学了,我还要准备准备课程。”

    “也是。”李道光笑了笑,点头道:“那好吧,就不打扰霍生了,这次的稿子没问题,你直接拿到财务部去,会有人跟你结算的。”

    霍耀文心里一喜,面上却是淡然笑道:“嗯好的。”

    “对了霍生,你平日在香港大学讲课,来一趟九龙也比较麻烦,要不这样,我看你这次的七万稿子,加上之前的三万多字,应该是能够在报纸上连载十天半个月的了,下次我专门安排一个编辑去你那定时取稿子,每十天一次,你看如何?”

    “可以,没有问题。”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