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等把张莹莹送回女生宿舍楼后,霍耀文就径直朝着教师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对于方才张莹莹说她也是胡适的粉丝,霍耀文心里笑笑不语,真心喜欢胡适的人,一般是不会称呼他为胡适先生的,要不叫适之先生,要不就叫胡适之。

    霍耀文上一辈子曾经拜读过唐德刚所写的《胡适口述历史》,前言中就回忆胡适晚年时的一个说法,他说年轻人称他为“胡适先生”,说明了一种隔膜,更正式或更好的说法应该是“适之先生”或者“胡适之”。

    所以一直很喜欢胡适的《胡适文集》的霍耀文,才会比较关注这方面的一些资料,而且胡适最吸引霍耀文的一个重要点,那就是胡适不算是骨子里的读书人,更多的是个社会名流式的人物。

    简单点讲,就是一个“文人骚客”。

    最早接触胡适,是霍耀文偶然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有关《胡适日记》的节选,其中最让人可笑的地方在于,整篇日记没有阳光明媚,没有家国情怀,也没有各种学术思想,更多的是“日常”。

    例如:

    2月5日,“刘千里以电话邀打牌。”(朋友约我打牌,不可不去!)

    4月29日,“天时骤暖至八十度以上,不能读书,与沈、陈诸君打纸牌,又与刘、侯诸君打中国牌,以为消遣之计。”(天好热,华氏八十度,还是打牌吧。)

    5月14日,“夜与刘千里诸人打牌。刘君已毕业,云下星期二将归祖国矣。”(刘君要毕业了,打牌给他践行。)

    7月2日,“天热不能作事,打牌消遣。”(天又热了,打牌。)

    7月3日,“今日天气百一十度。打牌。

    7月8日,“无事。打牌。天气稍凉矣。”(天气凉了,没事做,打牌。)

    8月4日,“化学第四小考,极不称意;平生考试,此为最下。打牌。”(考得不好,心情好差,打牌。)

    8月5日,“打牌。”

    8月10日,“夜早睡;连日或以读书,或以打牌,恒子夜始寝,今日觉有不适,故以此矫之。”

    9月4日,“今日为劳动节(labor day),为休息之日。打牌。”(劳动节,所以要休息,打牌吧。)

    正是因为这些看似极为搞笑的日记,这才吸引了霍耀文追读了很多有关胡适的诸多文章文集,以及后人对他的追忆文本,或者个人自传。

    闲事不谈。

    等霍耀文找到自己在教师宿舍楼的单间宿舍后,进屋看了一下,里面除了一张没有被褥的木床外,只有一个小的可怜的过道,以及一张和床铺紧紧挨着的书桌。

    这跟学生宿舍楼的四人间的大床铺对比,简直是差到了极点!

    不过霍耀文倒是无所谓,地方虽然是小了点,但好歹还有个床铺可以睡,比在家里打地铺要好的太多了。

    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内一些废弃的报纸纸张等散碎的垃圾以后,霍耀文就出门到大学内的办馆买了一点香皂、洗发水、毛巾等生活用品,将它们一一放在桌上,又琢磨了一下回家后该带的东西,这才转身锁上门回去了。

    ...

    等再次坐轮渡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正午的十二点半了,霍母早已带着饭菜去成才书舍给霍父送饭,至于阿嫲也是闲来无事跑到楼下看过道边的邻居打牌。

    屋子内只有细妹霍婷婷一人。

    霍耀文开了门走进去,注意到细妹正在饭桌上写着什么,没有注意到自己回来,眉毛一挑,悄摸着的走到其身边,通过一点空隙偷看着细妹写的内容。

    “……在看到李书恒那张苍白的没有一点血丝的脸庞,张婉容心里一痛,眼角的泪珠如雨滴般哗啦啦的落下,一边低声抽泣一边难过的说,“书恒哥哥,你怎么这么的不小心,本就身子没好,还要这般的作贱自己,那李小花有什么好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之女,除了有几分姿色,连字都不认识,怎么值得你为她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舍身相救呢?!”……”

    “哈哈哈……”连看都没看完,霍耀文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细妹霍婷婷听到笑声,立马猛地一回头,在看到阿哥在那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先是好奇的很,随即想明白什么,娇小的脸蛋一红,连带着耳根子也都浮现起一抹粉色,恼羞成怒道:“阿哥,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的!笑,有什么好笑的。”

    “没…哈哈……没什么。”

    霍耀文捂着嘴想要憋住笑意,但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下子,彻底的激恼了细妹霍婷婷,只见她站起身子,伸出如碧玉般白净的双手,狠狠的掐着霍耀文的胳膊道:“笑,阿哥有什么好笑的,不是你让我写写的吗,我现在写了你还偷笑,哼,再笑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霍耀文嘴上如此说,但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他万万没想到昨天自己跟细妹让她试着写写言情小说,今天她就开始动笔了。

    看情节应该是现代都市为背景,只是里面的对话,不文不白的,学什么不好,非得学红楼梦,文笔不够,写的让人徒增笑料。

    当然这些话只是霍耀文心里所想,嘴上却也不好太打击细妹的信心,想了想还是说道:“写的还是可以的,但我刚刚匆匆看了一点,你这女主人公应该是那个农夫之女吧?”

    “是啊。”霍婷婷瞥了一眼阿哥的嘴脸,见他在没笑,倒是心里松了口气。

    “怎么说呢,叙事还行,但对话不文不白的,而且最主要的就是你这个套路太俗套了吧。”霍耀文很是直白的说道。

    像这种贵公子和普通女子的故事太多太多了,古往今来,大多数能够有影响力的一些情爱小说,男女主角都是一些比较禁忌的关系才能吸引住人的目光,毕竟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禁忌欲望和情爱,最为普通的便是师生关系。

    琼瑶的第一本长篇小说《窗外》,就是讲述一名女学生跟一名教师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原版的书籍霍耀文没看过,但他看过林青霞拍的同名同故事的电影《窗外》,很喜欢里面林青霞扮演的江雁容,是那么的纯真可爱。

    嗯,或许……可能……只是单纯的对年轻时林青霞的感觉吧。

    “套路太俗套?”霍婷婷皱皱眉,没听懂霍耀文说的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嗯,就是太无趣了。”霍耀文想了想,还是说道:“这样吧,晚点我给你拟定一个大纲,到时候你来写写看。”

    “你给我拟定大纲?”霍婷婷眉毛一挑说:“阿哥你不是说不写这种情情爱爱的言情小说的吗?”

    “还不是为了你!”霍耀文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不想我妹妹写个文章投稿过去,还被人退稿回来。”

    闻言,霍婷婷面色一喜,连忙搂着霍耀文的胳膊道:“还是阿哥对我最好了,但我写太难了,阿哥你写吧,到时候我帮你投稿。”

    “我可没时间。”霍耀文现在那有那么多的时间写言情,拟定一个大纲很简单,几万字就好了,写个长篇言情没有个几十万字根本写不完,而且他还有《鬼吹灯--盗墓笔记》要写。

    如果是有电脑的话,霍耀文倒是可以试试,可现在全靠手写,根本写不过来。他倒是有考虑过打字机,但打字机太贵了,现在买不起,而且也没用过,不知道好不好用。

    霍婷婷抓住霍耀文的手死死不松开,撇着嘴,可怜巴巴的求道:“求求你了阿哥,我超想要琼瑶和亦舒签名的,同学们都有,而且我早上跟她们吹水,说我阿哥一定能得第一名,要是让她们知道你根本没投稿,那我就在她们面前抬不起头了。”

    霍耀文上辈子是独生子女,从没有感受过兄弟姐妹之间的情谊,所以陡然的看到细妹霍婷婷这副哀怨哭求的样子,心里也是下意识的一软,叹了口气,说道:“只此一次。”

    “好,就这一次。”霍婷婷高兴的笑了出来,原本哭着的脸也是喜笑颜开,就连鼻子都冒了个泡。

    霍耀文假装嫌弃的后撤几步,松开霍婷婷缠着自己的双手,说道:“好了,都多大的姑娘了,还不知道害羞,哭的什么样,赶紧去洗把脸,别让人看到还以为阿哥欺负你呢。”

    “嗯。”霍婷婷随手擦了一下鼻子,发现有鼻涕,面色一红,转身就小跑着出门,往公厕溜去清洗哭花了的脸了。

    “唉,这搞的是什么!怎么就心软答应了呢!!下次再也不上这丫头的当了。”

    屋子内,空留下郁闷不已的霍耀文。

    等霍婷婷洗完脸回来,就看到阿哥在那拿着自己的钢笔和文纸写着什么,刚想走过去看看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忙不迭道:“对了阿哥,上午的时候,楼下公屋电话有人找你,我下楼帮你接的,那人自称是什么《东方报业》的员工,说希望你今天下午的时候能够去一趟他们报社。”

    ps:弱弱的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投资,求打赏……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