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如果说旧时代的鸳鸯蝴蝶派,

    那时候的作品,虽然免不了才子佳人之间的爱恨纠缠,但也夹杂着国家兴亡、时代变迁这种大背景,对那些只知道谈情说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才子佳人们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影响和改变。

    算是一个动荡年代中的爱恨情仇。

    就例如张恨水先生的《金粉世家》,背景是设定在民国某个北洋时期的北平,虽然大篇幅的都是描绘虚构的国务总理的两位风流“公子”,但也借助家庭这个舞台,着重暴露豪门荒淫的寄生生活,揭穿人生的不平等,和热与冷。

    可以说,

    是旧时代和新时代的交汇,

    处于新旧矛盾交替的边缘,

    有着传统家庭中必不可免的包办婚姻的陋俗,

    又有对这个特殊时代所提倡的自由恋爱的向往,

    最终发出身在这个时代最悲哀的呐喊。

    所以那个时代的鸳鸯蝴蝶派还算的上是文学作品。

    反观现在的“新”鸳鸯蝴蝶派,只是将旧时代的才子佳人变成了富家公子哥和小家碧玉,更富合现在的都市意味,更贴近年轻男女对爱、对异性、对性的幻想,几乎完全脱离社会现实,沉溺于爱情中的痴迷惘然,形成了一种跟现实相差甚远的爱恨情仇。

    可以说初期的“新鸳鸯蝴蝶派”比之现代的霸道总裁文、暖男文还要无脑一些。

    不过,这只是初期改革时所有的一些污点,在新鸳鸯蝴蝶派发展期间还是涌现出了不少好的文学作品,最具代表性的例如张爱玲女士的《红尘滚滚》,琼瑶女士的《梅花烙》等。

    这些都算是比较成熟的新鸳鸯蝴蝶派文学作品。

    细妹霍婷婷让霍耀文写这种爱恨离别、缠绵交错的言情文,说实话,他不是写不出来,而且写的可能比现在的言情小说还要好一点也说不定。

    毕竟谁让霍耀文好歹经历了后世互联网上,各种男欢女爱、爱恨情仇的小说、电视剧、电影的洗礼。

    一些真实的凄美的具有现代都市标签的缠绵悱恻的爱情、极度容易勾起那些懵懂无知、处于豆蔻年华的小姑娘们心中的点点涟漪。

    这种让小女生哗啦啦流着泪水,一边哭一边死要追下去的基于现实的爱情故事,绝对比现在那些脱离现实的爱恨情仇,来的更加吸引人!

    ...

    第二日,清晨,霍耀文打了哈欠便早早起床,将地上的竹席收起来,揉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腰部,不由感概年轻真好,睡了一宿这腰只是略微僵硬而已。

    霍耀文出门准备去洗漱的时候,就看到霍母和阿嫲正在外面的灶台上生火煮早饭。

    阿嫲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最疼的乖仔道:“乖仔起的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一会儿,等吃饭了阿嫲在叫你。”

    “不了阿嫲,现在想睡也睡不着,等会还要去一趟学校,安排在校住宿的事情。”霍耀文笑着说道。

    这现在晚上一点娱乐都没有的,早早的便上床睡觉,早上再不起早的话,那可就真的成了懒猪了。

    一听乖仔要去学校弄住宿的事情,阿嫲面露一喜道:“既然要去学校,那就早点去洗漱,等会你阿母做好早饭你先吃,吃完就去学校,别去晚了让人闲话。”

    “知道了阿嫲。”

    霍耀文嗯了一声,拎着脸盆毛巾牙膏牙刷等物去了公厕的水池边洗漱。

    屋邨的早上很是热闹,除了那些放假在家里休息的孩子们外,大部分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起的很早,出工的出工,外出找活的找活,就连家庭妇女也都会起的很早很早,来收拾家里的卫生和煮早饭。

    十几分钟过后,

    霍耀文狼狈的从公厕的水池边拿着还没拧干的毛巾便跑了出来。

    没办法,主要是里面洗漱的人太多了,几乎一整层楼的男人都在,可能也就只有开书舍的霍父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吧,毕竟谁让书舍的工作早上不是很忙呢。

    等回了家,霍耀文简单的吃了一点霍母和阿嫲做的早饭,换上一套洗的干干净净还特别熨过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金丝边眼镜,又对着镜子在头发上抹了一把发胶,待收拾好个人形象以后,霍耀文偷偷将准备出去洗衣服的霍母给拦住。

    霍母好奇的问道:“阿文怎么了?”

    霍耀文一脸窘迫道:“阿母,那个……”

    ...

    一个小时后,香港大学文学院内。

    来之前,霍耀文买了一点生果还有一条当前市面最贵的一条万宝路牌香烟,偷摸着送给了黄主任后,便在对方满意的表情中,接过了教师宿舍楼的单人间的钥匙。

    等走出主任办公室,霍耀文拿着手上的钥匙,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身上没钱的日子可真不爽。刚刚送给黄主任的一点生果和一条香烟都是从霍母手上拿的钱,这让心理年龄已经快四十岁的霍耀文怎么好意思。

    不过当下霍耀文实在是没钱,一方面稿子的事情《东方报业》的人还没通知,而且稿费的话,也不知道是提前给,还是刊登以后再给。

    没办法,只能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朝霍母开口要钱了。

    不过幸好霍耀文现在也才只是刚刚大学毕业,算是应届毕业生吧,向父母要点钱出去办事,只要不是拿着父母的辛苦钱出去大吃大喝,倒也不算是个丢脸的事情。

    霍耀文轻车熟路的来到香港大学的宿舍区,刚来到这,就看到不远处密密麻麻的人群,想来这些应该就是这一届的新生了,看着他们那稚嫩且又期待大学生活的脸庞,让霍耀文心里一阵感概。

    正想着,迎面走来一个打扮十分新潮的年轻靓女,她笑嘻嘻的说道:“嗨,靓仔,请问你知道文学院的女生宿舍楼怎么走吗?”

    霍耀文下意识的指着路道:“哦,穿过面前这栋,往右边走一点路,外墙上写着3号的就是文学院女生宿舍楼。”

    新潮靓女笑着感谢道:“谢谢你了靓仔,我叫张莹莹,还不知靓仔叫咩名,是那个系的?”

    听到对方自我介绍,还询问名字,霍耀文心里一笑,他算是明白面前这靓女是跑来搭讪而不是问路的了。

    头一次被一个陌生年轻长的还不错的女性搭讪,倒是让霍耀文心里美滋滋的,不过面上却是依旧保持淡淡的微笑道:“我叫霍耀文,应该是中文系的吧。”

    之前霍耀文读大学的时候,读的是中文系,选修的是哲学课。

    因为霍耀文本身喜欢哲学,所以除了正常的上课外,平日里就特别爱钻研哲学这门不是很重要的选修课。

    这才得到了张老师的教师资格推荐,再加上霍耀文以及自身较硬的条件下,才能从刚毕业的毕业生就顺利的应聘上哲学教师的这份工作。

    当然,如果能够去掉临时这两个字就最好了,不仅工资能够涨一涨,这待遇也会提高很多。

    没听出霍耀文话里的“应该”,只见张莹莹眼前一亮,带着笑意说道:“中文系啊,我也是读中文系的。”

    “是嘛?!”霍耀文故作欣喜道。

    看霍耀文满脸高兴的样子,张莹莹以为霍耀文对自己有意思,嘴角划过的一抹得意的笑容,忙不迭道:“嗯,对了不知道你是师兄还是同届的?”

    “师兄吧。”

    自己是中文系毕业的,就算当了老师,应该也算是师兄,霍耀文如此想着。

    张莹莹道:“是师兄啊,那太好了!我对学校不是很熟,不知道霍师兄能不能带我参观参观学校?我好多地方都不熟,刚刚都差点迷路了。”

    霍耀文先是看了一眼手上的宿舍钥匙,又瞥了一眼学妹那张靓丽的面容,默默的把钥匙揣回裤兜里,如沐春风的露出笑容道:“好啊。”

    ...

    九龙贵州街,东方报业内。

    马如龙花了一天的时间,砸钱从《大公报》挖来了挺有能力的一名副主编后,便把霍耀文之前留下来的《鬼吹灯--盗墓笔记》的稿子交给对方看了。

    副主编看完手上的稿子,默默的沉思了几秒,随即面色平静的说道:“马老板,不知道您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马如龙撇了撇嘴:“当然是真话了!”

    副主编道:“真话的话,这篇小说的文笔不错,但故事情节有些拖拉,开篇三万多字,全都在讲神神鬼鬼的事情,跟它的书名盗墓完全不相干。”

    马如龙眉头一皱,想了想讲道:“这稿子我也看过,好像没你说的不堪吧。”

    “不,开篇的话,男主人公陈大胆都是第一人称在跟一个路过的算命先生讨论一座皇室墓葬的事情,虽然提到了墓葬,但根本没有去盗墓,反而是一直在说一些山野鬼怪。”

    听完副主编的话,马如龙哈哈一笑说:“这陈大胆可不是男主角。”

    “陈大胆不是男主角?”副主编一愣,惊讶道:“难道是那个瞎眼的算命先生?”

    “也不是他。”马如龙笑着说:“之前这篇稿子的作者跟我交流了一下,说开文前面只是讲述一下背景故事,可能有些枯燥,但当他说起后面的内容时,实在是太有趣了。”

    说完,

    马如龙便把霍耀文讲过的盗墓四大流派,以及男主角霍英雄利用各种风水术、地勘术来寻找隐藏在茫茫大山之中的墓葬,又讲了进入墓中后,遇到粽子的事情。

    讲的虽然不是很流畅,但盗墓题材吸引人的大致流程算是说明白了。

    副主编听完以后,一脸的好奇,这种题材的书几乎从未有人写过,特别是那个叫洛阳铲的东西,听马如龙说的煞有其事,忍不住心里暗想,难不成旧时代真的有这种专门用来盗墓的特殊铲子?

    “马老板,这样吧,您看能不能把这篇稿子的作家请到报社来?让我当面跟对方交流一下。”

    “没问题。”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投资!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