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周日,上午九点,北大礼堂。

    礼堂内外,人潮涌动,本来只能坐下一千人左右的座位,一下子就涌进了上千人,没能有位子坐的学生们就站在过道两侧,有的干脆直接蹲在地上,愣是把几条一米宽的过道给堵的水泄不通。

    学生们进来后,除了有小声的攀谈外,大部分人都在静静地等待演讲的开始。

    对于礼堂严重的“超载”行为,负责维持秩序的学生会和老师们,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之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超载”事件发生。只要没有人吵闹,秩序稳定,维持秩序的老师和学生会的学生们,大都不会在这方面来说道。

    “呼,今天来的人还真多啊!余自你看到晓博没有?”

    张鹏煊长呼了一口气,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差点没被挤成肉饼,幸好脑瓜子聪明,直接从座位上横插了过来,否则的话,还不一定被挤到哪儿去。

    “没,这么多人,我哪知道他被挤到那块去了。”余自摇了摇头,刚刚他也被人群夹在中间,要不是跟着张鹏煊有样学样,可能会跟程晓博一样,消失在这茫茫人海吧。

    “今天来的人可真多,我还以为没什么人来听这位香港过来的教授演讲呢!也不知道这位教授讲的是广东话,还是讲的普通话。要是广东话那就糟糕了,可要是普通话,我觉得还不如听听广东话。”

    余自一边说话,一边打量了一番礼堂内的环境,扫视了几眼,忽然在前面的座位上看到了一熟人,连忙拍了拍张鹏煊的肩膀道:“鹏煊,你看那边,是不是张燕楠!”

    “张燕楠!那岂不是说陆静也来了!”

    张鹏煊一听到张燕楠来了,立马就想到了她的好友陆静,左顾右盼,顺着余自指的方向,终于是在前几排中间的位置上,看到了爱慕已久的陆静。

    “没想到陆静也来了!”张鹏煊呆呆的望着陆静。

    “你不是废话吗?陆静是哲学系的,这次演讲的霍教授不就是哲学教授吗?而且我听说这位霍教授主要是来参加哲学交流会的,来给我们中文系做演讲好像只是顺带。”

    说完,余自对着张鹏煊翻了个白眼。

    “也是哦。”张鹏煊傻呵呵的笑了笑,目光一直聚焦在陆静身上。

    而此刻还不知道被人偷瞄的陆静,却是全神贯注在即将开场的演讲上,作为霍耀文在内地寥寥无几的北大书迷,在听到中文系有一场霍耀文的演讲会,陆静自然是拜托好友张燕楠帮她报名。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很快就到了9.30分,演讲会开始的时间。

    “霍教授,时间差不多了,学生们也都到了,该你上场了。”金凯诚急匆匆地从前面走到后台。

    “好的金教授。”

    霍耀文面露微笑,拿起桌上写好的演讲稿,在金凯诚的带领下,朝着前台走去。

    片刻的功夫。

    两人就一前一后的走到了幕后,金凯诚作为中文系教授,自然是要率先出场,为后面霍耀文登台进行一番预热。

    “各位北大的老师,学生们,大家上午好,我是中文系的金凯诚。今天我很高兴能有这么多的学生们前来听霍教授的演讲……”

    金凯诚面对上千名学生侃侃而谈,在一番预热结束后,准备介绍霍耀文时,他刻意的停顿了一下,说道:“我想很大一部分的同学都看过我之前在告示栏上贴的大字报,对霍教授的一些成就都很好奇和敬佩,实际上我写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我了解霍教授的详细资料后,很难想象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教授,能够拥有如此多的头衔与成就……”

    三十多岁!

    当金凯诚说出这句话时,礼堂内上千名学子,此时已经不在乎他后面的话了,目光和思绪全都是集中在霍耀成才三十多岁的事实上。

    因为之前的特殊时期,导致这几届的北大学生们,普遍的都处于大龄状态,二十四五岁,或者三十岁左右,通过高考来北大读书,这些都不算出奇。

    所以当听到这次演讲的教授居然才三十来岁,与现场不少人年龄几乎相等时,这种差距感一下子又拉高了几分。

    本以为霍耀文是个五六十岁的老教授,没想到居然是一位年轻的学者。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金凯诚说完,见现场乱哄哄的,不由眉头一皱,拍了拍手掌,通过话筒说道:“接下来让我们欢迎香港大学哲学系的霍教授。”

    “啪啪啪……”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掌声,霍耀文面露微笑的从幕后走到了舞台的前端,一身有别于这个时期大部分人所穿的西装革履,一下子就吸引了前几排的学生。

    特别是当霍耀文那俊朗的面容出现,更是引起下方不少学生们的窃窃私语。

    霍耀文站在演讲台上,目视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的衣着朴素无华,基本上都是以深蓝色、白色为主,男生短发为主,女生几乎清一色的马尾辫,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对霍耀文这位香港来的教授的好奇。

    在这群学生们的身上,让霍耀文看到了属于这个时代的读书人的气质。

    “各位北大的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霍耀文。我很感谢北大给了我这次演讲的机会,因为北大是我一直以来就很仰慕的一所大学。今天能站在这里给北大学子们做一做演讲,我想这是我的荣幸。”

    霍耀文说到这,突然微笑道:“尽管这份荣幸来的太过突然,导致我这两天为了忙着准备演讲稿,导致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我依然觉得能有幸被金教授被北大邀请来做演讲,是我这辈子最值得的一次。”

    “哈哈……”

    “没想到这位霍教授这么风趣幽默的。”

    “是啊是啊,以前听演讲都是一本正经的,没想到这位香港来的教授居然也为演讲稿茶不思,夜不眠。”

    “你们难道没注意这位霍教授说的普通话好标准,比我们都标准的多!”

    普通话虽然建国前就开始慢慢普及,但真正大力推广,还是80-90年代,这也是为什么老一辈人说话都带有浓重的地方口音。

    礼堂内的学生们笑闹一番,很快就在维持秩序的老师、学生会等人的注视下,老老实实地安静了下来。

    霍耀文也不在意,继续道:“接到邀请是三天前,这三天我一直在为这次的演讲会所要讲的内容准备着。因为金教授是想让我给中文系的学生们讲讲,所以有考虑过讲文学,但我本人并非是学文学出生,就不好在众位北大才子们的面前班门弄斧了。”

    “至于让我讲一下哲学,倒也是可以的。可明天就是北大哲学系举办的哲学交流会的开幕,我想就没必要多此一举。所以思来想去,排除了很多的演讲稿,才定下了我手中这份。”

    说着霍耀文扬了扬手里厚厚的手稿。

    “方才在后台,金教授有问我这次演讲的标题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没有。实际上,我有给我的这份手稿写标题,还是两个标题,第一个标题写出来后,感觉有点太大,就给擦去重新。至于新写的第二个标题,个人感觉又有点词不对意,想了想还是给抹去了,只留下了这一叠手稿。”

    “所以这份手稿就没有了标题,虽然没有,但不代表我不想有,所以要是等演讲会结束了,有同学有好的标题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很想给这份手稿写上一个好的标题的。”

    霍耀文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标题虽然没有,但内容的核心是“青年”二字。何为青年?就是年轻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缺少年轻人,也不能缺少年轻人,因为年轻人代表希望,代表国家的未来。我很喜欢梁启超先生写的《少年中国说》中的一段话;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

    “在座的诸位同学都是年轻人,同时你们能考上北大,代表你们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你们承载的是祖国未来的希望,祖国未来的梦想……”

    “很多年前,我去日本出差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当地的一些年轻人,各个都充满了朝气,那时的我忧心忡忡。可当我今天来到北大,站在这里见到了诸位同学们,才知道我的忧心是多余的……”

    霍耀文的演讲稿之前有给金教授看过,经他之手删改了一下内容后,虽然与原文不太一样,但意思也相差不远。

    加上霍耀文铿锵有力的磁性嗓音,从开场到结束的一个半小时内,现场几乎是安静一片,这不代表学生们不喜欢,反而讲的是各个心潮澎湃,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对祖国未来的期许,为未来的展望。

    演讲结束,霍耀文并未直接离场,而是按照之前定下的流程,给了现场学生们一些提问的时间与机会。

    “好了,我该讲的讲完了,诸位同学们要是想好标题的话,可以稍微告诉我。”

    霍耀文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十点四十分,距离北大食堂开饭还有三十分钟,顿时笑道:“现在距离食堂开饭还有三十分钟,有同学想要提问的,现在就可以提问了。”

    “我!”

    “我我!”

    “霍教授选我!”

    现场瞬间沸腾起来,数百双手高高举起,想要提出自己内心的疑问,与刚刚霍耀文演讲内容的一些看法和想法。

    “第三排右边数第七个同学,对没错就是你。”霍耀文望了眼,随手选了一个戴着厚厚镜框的男同学。

    “霍教授您好。”

    那位男同学大声的喊道:“请问您方才提到的美国新研发的一款个人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计算机?

    霍耀文诧异的瞧了那位同学一眼,刚刚演讲时,说到计算机只是想与学生们讲一下,知识对于科技进步的重要,没想到他居然记在心里了。

    ...

    PS:本来写了很多,但想了想还是删了吧。大致意思大家都懂,可能会少了点代入感。抱歉。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