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凡娜莎经过上次霍耀文讲解美容中心会员制和羊群效应后,整个人似乎升华了一般,在对美容中心的前景规划上大有长进。

    还在“悦己”美容中心正在修建的时候,凡娜莎就经常约一些政界贵妇一同出门逛街购物、喝下午茶,顺便时不时的和她们聊一聊女人如何保养和美容的话题。

    勾起这些人的兴趣后,等美容中心建成的第一时间,凡娜莎就挨个给她认为需要发钻石会员卡的人发了一张钻石会员卡。然后就领着这群贵妇们一起到这家新成立的“悦己”美容中心做各种护肤、美容、保养的项目。

    起初成效并不是特别的明显,那些贵妇们虽然获得了可以免费做美容项目的钻石会员卡,可都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只是偶尔与凡娜莎一块出来玩的时候,才会选择一同来美容中心做保养。

    但直到上个月港督麦理浩的夫人沈女士在家里办的一场文化沙龙会上,到场的上百名富商政要的贵妇千金们,在相互交流的过程中,知道了香港有这么一家新开的美容中心。

    收到钻石会员卡的贵妇们,在听很多人都没有这张卡时,立马就表现出了得意的姿态。其中最喜欢显摆的地政署署长的太太,与她们说了自己拥有一张美容中心全免费的钻石会员卡后,顿时就引起了这些喜爱攀比的贵妇们的注意。

    多番打听下,得知这家美容中心是凡娜莎办的后,这些没有会员卡的贵妇,立马就蜂拥而至的找上凡娜莎,虽没有明说,但话语间也透露出想要一张会员卡的意图。

    凡娜莎也是位聪明人,自然听出这些人话里的意思,虽然是有想扩大生意,给每个人送张卡的想法。但她还是遵从了霍耀文当初定下的会员制度,只给一些豪门显贵的贵妇送了一张钻石会员卡。

    同时第一时间凡娜莎又邀请港督的太太沈女士,一起去悦己美容中心做美容保养项目。

    就这样,随着港督太太沈女士前往,和免费钻石会员卡的流传,越来越多豪门望族、或者政要大亨的夫人千金们都知道了这家“悦己”美容中心。

    随后凡娜莎又参加各种慈善酒会、沙龙的宣传,“悦己”美容中心的名气,在这些贵妇千金们之间流传开来。

    一些自知没有能力获得钻石会员卡的人,也都是纷纷找到悦己美容中心,了解到想要办理会员,必须要钻石会员卡的人推荐。

    这种严苛的会员制度,一下子,就让那些获得了钻石会员卡的名媛贵妇们,各个都开始对这张钻石卡宝贵起来。渐渐地,又在凡娜莎的引导下,这些有钻石会员卡的名媛贵妇们,无论是平时出门逛街,还是出去喝下午茶,都十分默契的抱团在了一起。

    而那些没有卡的名媛千金们,后知后觉的明白了没有会员卡就不能进美容中心,不能进美容中心就没有办法跟那些名媛贵妇们交流,也没有机会再参加各类贵妇们举办的沙龙酒会,这就给人落人一筹的感觉。

    人性就是这样,攀比心都或多或少的有点,一看出现这种情况,她们各个也开始想尽办法希望能弄到一张美容中心的会员卡。无论是钻石,还是黄金。

    这也就造成了上个月,美容中心一下子就卖出了一百多张每年需要交十万港币的黄金会员卡,而每年五万块的青铜会员卡也卖出去五十多张。

    “看来凡娜莎做生意还是蛮有一套的嘛!”

    听后,霍耀文默默地点了点头,对凡娜莎这种饥饿营销的方法很是欣赏,如果让他来做这种高档会所性质的项目,恐怕也未必能有凡娜莎做的这么好。

    一方面是因为凡娜莎认识很多的名媛贵妇,另外一方面,也得利于凡娜莎是布政司署副署长布兰特夫人的身份。

    安娜因刚刚说的有点口干舌燥,起身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喝了一口白水润了润嗓子,坐回沙发边继续说:“是啊,我也觉得凡娜莎很有经营的头脑,而且我下午去的时候,凡娜莎还跟我说她准备办一份女性杂志,名字就叫“悦己”,专门报道女子美容、保养、服装搭配之类的小文章。”

    霍耀文赞同道:“不错的想法。她要是真想办的话,你就把出版公司总编姚文杰的电话给她。”

    后世互联网兴起后,实体出版行业大受打击,也就女性杂志一直卖的不错。这说明女人对这类美容美妆类的杂志的需求是很大的,所以现在出版一份《悦己》周刊,想来不愁没有销量。

    “好的。”安娜点头应了下来,她对这份周刊挺感兴趣的,准备接手做一做。

    ……

    时间悄然而逝,在又过了小半个月。

    包船王与怡和集团争夺“九龙仓”股票愈发的激烈,原本七十多元的股价,在这期间也缓慢地攀升到了八十元一股。尽管股价的价格高昂,但成交量反而却是比之前两个月下降了很多。

    这主要还是因为散户的股票,都被一些投机者握在手里面了,他们比普通股民更懂得如何赚取最大的利益,不会因为当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就冒然的把股票抛售。

    各个都在等环球和怡和这两家庞然大物作出最后的决断,不管最后谁胜谁负,他们都会在紧要关头,以这些股票为筹码,来换取更多的利益。

    这也导致包船王的环球,以及九龙仓母公司怡和洋行,都陷入了十分被动的状态,他们两家目前持有的股份相差不多,想要拿到足以决断公司的股份,就必须要出巨资收购这些投机者手上的股票。

    如果只是几亿也就罢了,但这些投机者手里持有的股票差不多价值十来亿,而想要全拿到手,恐怕又是得多出一笔钱。

    两家公司一度陷入了僵局。

    这种情况,也让尹文曜只在这个月初收到了十几万的九龙仓股票,之后的大半个月,基本上就很难再在股市市场上拿到任何的散股了。

    当尹文曜把这事告知给老板后,霍耀文也没有再让尹文曜花大价钱继续收购,只是让他尽可能的再多收一点,实在收不到也就算了。

    反正霍耀文又没有入手九龙仓的想法。光现在他手头上持有的一千多万股,无论是卖给包船王,还是借此进入九龙仓成为董事会成员,都是绰绰有余的了。

    ……

    这天上午,霍耀文还在家里写《权力的游戏5》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尹文曜打来电话。

    尹文曜在电话里问道:“老板,你让我查的国际航运、国际原油,以及中东资料已经整理好了,你看我是现在送到您那,还是?”

    “晚点你送过来吧,现在你跟我简单说一下国际航运的情况。”霍耀文放下手上的钢笔,准备静听的尹文曜汇报。

    “是。”电话那头忽然安静了片刻,只听到些许翻阅纸张的声音。

    片刻后,尹文曜才说道:“根据搜集到的资料,自从73年中东战争打响后,国际航运市场一度受到打击,但在这几年来也逐步回暖。今年初香港四大船王之一的董船王斥巨资委托日本建造一艘高达56余万吨的超级油轮,一旦建成这艘油轮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油轮。同时许氏集团的许船王也耗巨资并购了五台十万吨的油轮和货船。”

    说到这,尹文曜顿了顿,继续说:“包船王的环球航运从前年开始就在大规模的出售油轮,从原本的二百多艘,到现在缩减到五十多艘,而且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货船。”

    霍耀文打断道:“说说国际原油市场。”

    “国际原油目前的价格已经下跌到15美元一桶。”

    不应该啊!

    听到尹文曜的话,霍耀文眉头皱起,如今那场中东战争结束好几年,国际原油价格也被调控到逐步稳定。按理说包船王的环球航运应该跟董船王他们一样,大大增加吨位继续赚钱才对,怎么会想着弃船登岸?!

    “那中东那边呢?”霍耀文想不通,又再次问起中东那边的情况。在如今传媒还不发达的情况下,香港这边很少有人能知晓中东那边的局势。

    尹文曜说道:“自从上次中东战争结束后,目前那边的局势还是比较稳定的,除了两伊还在小范围内有摩擦外,基本上处于平缓的状态。”

    两伊!

    一听到两伊,霍耀文的瞳孔猛然一缩,脑子里瞬间就浮现出了以前看过的一篇旧新闻,新闻上曾说1979年10月两伊战争正式爆发。

    差一点,就差一点。

    霍耀文一想到记忆中的两伊战争,额头微微出了点汗渍。幸好前段时间与包船王饮茶的时候,没有说想要用九龙仓股票换环球股票。否则再十来天,两伊战争爆发,国际航运市场再次崩盘,恐怕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他虽然对国际航运和国际原油了解不多,几乎从没涉及也没接触过,但也知道73年中东战争爆发后,不仅国际油轮航运业受到打击,连带着世界上许多需要石油的公司都损失惨重。

    现在眼瞅着马上有另外一场大战将其,他自然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入股环球航运。

    一想到这,霍耀文眉头皱起,心里沉思了良久,看来九龙仓的股票只能以高价卖给包船王来赚一笔快钱了。

    九龙仓股票的事情,霍耀文不着急,反正包船王这么有先见之明卖掉公司一百多艘油轮,想来定然是对九龙仓势在必得。自己这点股票也就几亿的样子,对方肯定不介意再多花点钱买下来。

    可即将打响的两伊战争……

    霍耀文闭目深思起来。如果单纯的以73中东战争来作为前例看的话,那边战争一打响,原油价格肯定会再次上涨,现在只要在国际股市上买入做多,赚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不过霍耀文除了上市了几家公司外,从没有玩过股市,不太懂这里面的道道,对于是否要买涨有点举棋不定。

    毕竟这是现实,不是里面男主角挥挥手,就凭借某个记忆点豪赚几十亿美元。

    “老板?老板你还在吗?”

    电话那头的尹文曜连说了好几声,才把陷入沉思的霍耀文给叫醒。

    “听着呢。”

    霍耀文一边回复,一边摸着下巴,开始思虑起做涨的事情,想了好一会儿,他才跟电话里的尹文曜说:“你通知一下戴维德,就说我下午去一趟公司,让他把公司顾问全都召集起来。”

    ...

    (本章完)

百度搜索 香港1968 天涯 香港1968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香港1968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汪公子在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公子在年并收藏香港1968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