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涯 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王崇又复呼唤了两声,不得毒龙回应,颇有些尴尬,心思微微一转,想了另外一个主意,叫道:“前辈常年在此卧伏,必然寂寞孤冷,不若我给前辈唱个小曲儿如何?”

    王崇虽然说不上百艺皆通,但还真会唱曲儿,他也不管毒龙喜欢不喜欢,扯开嗓子,就唱了一段关西小调。

    一曲歌罢!

    毒龙仍旧没有理会他。

    王崇又换了一种唱曲,待得他换到了第六种的时候,毒龙宛如雷震的声音,悠然响起:“从未见过你这般呱噪的少年。快些滚了去,莫要再搅扰我了。”

    王崇微微一笑,躬身一礼,就那么洒脱的扬长而去,居然半分纠缠也无。

    望着王崇走远的背影,毒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喃喃自语道:“这小子倒也有趣!”

    王崇就这么在毒龙寺住了下来。

    他这边也还没什么大事儿,尚红云却已经在峨眉闹腾的翻天覆地。

    玄德带了尚红云和燕金铃回归峨眉,他自忖每日都要处理俗务,苦修道法,没得空闲,就要把两个女孩儿分别送在白云和玄霞门下。

    白云大师得知掌教师弟,带了一仙二云两个铃铛的一云和一个铃铛回来,径直就跟玄德讨要燕金铃。

    在白云大师想来,两个铃铛都出自她门下,也是颇为荣耀的一件事儿。

    只是峨眉上下,哪里料到,尚红云听说白云大师乃是莫银铃的师父,死活都不肯让燕金铃拜师,就那么吵闹起来。

    “莫虎儿驾驭妖蛇,生吞无辜,乃是我亲眼所见!我才不许金铃妹子,拜在教出这种小王八的老妖婆门下!”

    尚红云就是一口咬定,莫虎儿驾驭妖蛇伤人。

    她以为莫银铃是白云大师的徒弟,莫虎儿这个亲弟弟必然也是,这一笔糊涂账,算的乱七八糟。

    白云大师本来就性子暴躁,气的什么也似,若非念及尚红云也是阴定休指定之人,早就把这小女孩儿撵出峨眉去了。

    几位峨眉长老也没料到会出这般情况,个个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个泼辣的女孩儿。

    尚红云搂着燕金铃,一副谁也不能欺负我金铃妹子的模样,倒是让玄霞这位性子温和的长老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

    她见气氛尴尬,暗暗忖道:“尚红云脾气这般烈性,日后必然要得罪人。我修为不过金丹,可未必能护得住徒弟,不如让她和燕金铃一起拜在玄德师弟门下。”

    玄霞思忖片刻,轻笑一声,说道:“既然是老祖指定的弟子,回仙镜也确认过了,就还是玄德师弟收在门下吧!”

    白云冷哼一声,也知道自己收不了这个徒弟,难道她还能跟尚红云争执,强行收徒?

    这老尼姑一拂袖袍,就那么扬长而去,谁的面子也不睬。

    李虚中叹息一声,说道:“银铃脾气温和,怎么这个尚红云就暴躁如此?玄德师弟你就能者多劳,收了两个徒弟吧。”

    作为阴定休柬贴中留言,日后光大峨眉的一仙二云两个铃铛,这五个少年男女,峨眉有资格收为门徒的,也就是白云和玄机,再就是几个修为最高,随时都要突破至阳真的二代长老。

    诸如李虚中和王野灵都没这等资格,玄鹤道人之流就更不必说了。

    白云撒气而去,玄霞也表示不愿意收徒,如今玄机真人和其余几个修为最高的二袋长老还未归山,还真就只剩下了玄德真人可供选择。

    玄德真人叹息一声,无奈冲着两个女孩儿招手,说道:“我还是第一次收徒,没想到还是两个女徒。红云你年纪大些,就是师姐,金铃你年纪略幼,便是师妹了,日后你们师姐妹要好生互相扶持,回头去跟白云师伯道个歉。”

    在座的峨眉众长老,没有一个相信,莫虎儿驾驭妖蛇伤人。

    也不是没人想过验证真相,但不管是飞剑传书给玄鹤,问清缘由,还是请动回仙镜,都没有得到结果。

    玄鹤并不知道莫虎儿收过冥蛇,回仙镜干脆就不作反应。

    没有半分证据,自是谁也不肯信尚红云,都觉得这个女孩是在撒谎。

    尚红云也是憋屈,觉得这些仙人也不讲道理,她知道燕金铃不会拜师白云,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

    虽然她被玄霞推脱出来,却也并不气馁,暗暗忖道:“等我修成道法,一定要揭穿了莫虎儿真面目。现在你们这些仙人的本事比我厉害,我争不过你们,迟早我要跟你们讲一个道理。”

    峨眉这边吵闹了一回,好容易把事情压了下去,几位长老对又复收了老祖柬贴所言的两个女孩儿也都高兴不起来,尚红云性子太野,他们都犯愁该如何教化。

    众位峨眉长老怏怏不乐的散去,玄德把两个女徒弟带回了自己的居所。

    他回到了自家居所,一个十分美貌的女道士含笑迎了出来,叫道:“怎么这般不开心?这两女娃娃好生标致,就是老祖说的一云和一个铃铛了?哪个是云,哪个是铃铛?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这个美貌的女道士,却是玄德道人的道侣——晋成仙子!

    若非有夫人坐镇家宅,玄德道人也不会轻易收两个女徒儿。

    玄德伸手一指,说道:“这个一身红衣,眉目英气的就是尚红云。那个瘦瘦弱弱,不会说话的就是燕金铃,这女孩儿天生具有阴阳两气,最合适修行本门的阴阳天遁剑诀。”

    王崇都看的出来,燕金铃身具异气,玄德作为峨眉掌教,如何又看不出来?

    尚红云修炼什么功法,玄德道人还没什么头绪,但燕金铃却跟峨眉一十七种剑术之中,最为接近无形剑诀的阴阳天遁剑诀有八九分契合。

    无形剑诀为天下最快速的剑法,阴阳天遁剑诀亦是快绝天下,并无稍逊风骚,无形剑诀能隐遁无形,阴阳天遁剑诀能游走阴阳,虚实变幻,亦有隐化无影的妙用。

    只是这一路剑法,非是修成阴阳二气,不能上手修炼。

    峨眉弟子若是有心修行,就需要先修炼一门纯阳剑诀,比如少阳剑诀,再修炼一门纯阴剑诀,比如玄阴剑诀,借助两门剑诀修成的阴阳二气为根基,才能修成阴阳天遁剑诀。

    燕金铃身怀阴阳二气,可以少去这一步功夫,直接修炼阴阳天遁剑诀这等上乘剑诀,至少节省二十年以上的苦功。

    玄德道人面对自家夫人,倒也没做什么隐瞒,叹息一声说道:“如今她们都拜师在我门下,红云是大弟子,金铃就做了小徒弟。红云非要说莫虎儿,养了妖蛇害人,但是玄鹤师兄并不曾发现端倪,回仙镜也照映不出来,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她为此不许金铃拜师白云师姐,因为白云师姐是莫银铃的师父,就说白云师姐也是个老妖婆……”

    晋成仙子噗嗤一笑,拉住了两个女孩儿,柔声说道:“从今日起,我就是你们的师娘了。有什么委屈处,师娘给你们撑腰。莫虎儿那孩子,我也瞧着不好,不过你们总是同门,也不要结下什么嫌隙。大不了,日后都不理他就是。”

    晋成仙子非是峨眉出身,她父祖都是海外散修,跟阴定休颇有交情。

    阴定休曾批语——她有随龙鸾凤之兆!

    这位峨眉老祖颇为看重晋成仙子,还亲自替徒儿玄德真人,去海外提亲。

    玄门第一人提亲,晋成仙子的父祖哪里有不肯之理?

    结果是晋成仙子不愿意,她还想着修成仙人,飞升九霄天外,偷偷跑出家门,招惹了好些事情,却被无意路过的玄德撞上,出手救了她几次。

    晋成仙子和玄德真人几番波折,一起斗过海外巨魔,探过前辈真仙洞府,游历红尘,倒也郎情妾意,情暖交融。

    还是后来晋成仙子的父亲揭穿,两人才知道,爱如至宝的心上人,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夫婿和未婚妻子。

    在阴定休的主持下,玄德道人和晋成仙子,结成了道侣,如今果然随龙鸾凤,成了峨眉的掌教夫人。

    此又是另外一番故事!

    玄德真人见自家夫人,哄得两个小的开心,伸手扶额,轻轻松了一口气,也觉得去了一块心事儿。

    毕竟尚红云和燕金铃都是阴定休老祖指定,广大门户的三代弟子,若是对峨眉生了嫌隙,他也不敢传授上乘道法。

    他冲着尚红云说道:“金铃日后修行,已经有了定数,你却想要修行本门的哪一种入门剑术?”

    尚红云不由得砰然心跳,银牙咬着嘴唇,才能压住心头激动,期期艾艾的半晌,才问道:“本门有哪几种入门剑术?”

    玄德真人抖擞精神,说道:“本门一共有六种入门剑术。其一,就是少阳剑诀!其二,就是玄阴剑诀!其三,就是少清剑诀!其四,就是小清虚剑诀!其五,就是小五行剑诀!其六,就是飞雷剑诀!”

    尚红云听得茫然,她如何知道峨眉的入门剑诀,哪一门威力更强,哪一门更有前途?

    这女孩儿倒也有心计,转过头就抱住了新认的师娘大腿,叫道:“师娘,你替我选一门吧!红云是个粗野丫头,没学过道,又不懂得这个,自己胡乱选择,说不定就错了前途。您最偏爱红云,又是我师娘,不会给我挑错了入门剑术。”

    晋成仙子又是噗嗤一笑,说道:“你倒是机灵!就选飞雷剑诀吧!这门剑法修成,你就可以转修本门上乘剑诀——雷霆霹雳剑诀!这两路雷电剑法,多么合适你暴躁的小脾气。”

    玄德瞧了自己夫人一眼,忍不住微微摇头,他如何不知道,夫人这是真的偏心了。

    峨眉有一十七种剑术,更有阴定休老祖亲手所炼的一十九口飞剑。

    雷霆霹雳剑诀和阴定休炼造的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最为契合不过。

    尚红云是阴定休指定,光大峨眉的弟子,若是如莫银铃一样争气,修为进境不俗,待得学成飞雷剑术,道入大衍,能够御剑出入青冥,飞天遁地。

    这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不给尚红云,还能给谁去?

    都是日后光大峨眉的弟子,须也要分个高下,尚红云有雷、霆、霹、雳四口仙家飞剑,便是在一仙二云两个铃铛里头,也要排名更前。

    晋成仙子笑吟吟的,丝毫也不怕夫君的眼神。

    玄德真人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为师还有些俗务,没时间指点你们,红云和金铃就跟着师娘修行吧!”

    尚红云欢呼的跳跃起来,拉着燕金铃,转了好几个圈圈。

    待得两个女孩儿兴奋过了,玄德真人才忽然一伸手,拍在燕金铃的后颈上,一股精纯的太清仙气,灌入了燕金铃的经脉,瞬息间游走全身。

    燕金铃忽然觉得喉咙一痒,猛地喷出了一口黑痰!

    这女孩儿哑哑两声,忽然叫了一声——师父!

    尚红云可是知道,燕金铃不会说话,此时顿时呆了,欢喜的什么也似。

    她和小狐狸胡苏儿,还有燕金铃结拜成姐妹,那是真心实意。燕金铃这个小妹子,她实在是当亲的看。燕金铃能够开口说话,比她能够学仙,还要更多高兴,眼眶里泪水都流了下来。

    尚红云不知道,可惜过多少回,燕金铃不能说话,她也知道王崇没办法,所以也没敢去求。

    此时玄德道人出手,替燕金铃打通的经脉,逼出了体内淤积的恶气,顿时让这位师父在尚红云的眼里高大了起来。

    她替燕金铃欢喜过后,急忙跪在地上,给师父师娘都磕了好几个响头。

    玄德真人本来有些不喜尚红云“无事生非”,非要“污蔑”莫虎儿。

    此时却不由得微微心动,暗忖道:“红云虽然暴躁,心地却善良,她对金铃这般回护,宛如看待亲妹子一样,人品绝坏不了,值得传承峨眉道法。”

    燕金铃反而不知道高兴,叫了一声师父,就呆呆的,似乎傻了一般。

    还是晋升仙子拉住了两个徒儿,笑吟吟的说道:“他是你们的师父,宛如你们父亲一般,做这点事儿,还不应该吗?你们两个小闺女亦要尊敬师父,好生听他和师娘的话。”

    尚红云忙不丢的点头,燕金铃此时也回味过来,急忙乱点小脑袋,抓住了晋成仙子的衣襟,叫了好几声师娘。

    玄德道人虽然跟晋成仙子是道侣,但为了修行,仍旧是童身,两人在一处修行,却不同床共寝,他把两个徒儿交付给夫人,就回了自家道室。

    晋成仙子也带了两个徒儿,回了自己修行起居的地方。

    她拉着两个小徒儿,越看越是欢喜。

    晋成仙子身为掌教夫人,如何不知道一仙二云两个铃铛乃是三代弟子的翘楚,日后必然光大峨眉?

    谁人收了这五个小的其中之一,必然会水涨船高,甚至日后还能借徒弟的势头,在一众同门里秀出群伦。

    玄德曾跟她说,自己虽然执掌峨眉门户,但修为不足,要忙于修行,并不打算收这五人为徒,要分给其余师兄师姐,晋成仙子虽然不愿,却也不会阻挠夫君。

    晋升仙子少女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但出嫁之后,却清婉温柔,从不违拗丈夫玄德真人的意思。

    尚红云闹了一场,白云和玄霞不能收徒,机缘巧合下,把两个女孩子白送在她手里,晋成仙子自也不会推拒,心头暗自得意。

    “红云和金铃虽然说拜在夫君门下,他哪里会教徒弟,这两个女孩儿,岂不是成了我的徒弟?老祖指定的人,她们两个资质自是不必说,必然是顶尖有顶尖,前途远大。待得两个小徒弟修为一日千里,后来居上,剑扬万里,傲啸天下群仙,我这个做师娘的不知多有脸面!”

    “玄德如今还是金丹,虽然有老祖遗命,接掌峨眉门户,总是力有未逮。玄机师兄反出峨眉,也不必提了,玄叶师兄虽然说是支持夫君,却总借口不回来,白云师姐性子强硬,门中许多事情,都要说了算……”

    “若是三代弟子最强的几个,还是这些人的门下,玄德和我日子就要越发难过。”

    “现在可不用担心这许多……”

    晋成仙子是打定了主意,要把一身本事倾囊相授,非要让自己的两个徒儿超过了白云大师门下的莫银铃不可。

    “我明日就去五灵翠碧峰,取两葫芦乾元换骨丹给红云和金铃吃下。莫银铃虽然天资高,入门几个月就道入天罡,但却给自己弟弟坏了机缘,没了一葫芦乾元换骨丹,总要差我这两个徒儿一丢丢。”

    晋成仙子心头百般打算,她知道两个女孩子,被夫君带回来,长途飞行,到了峨眉也没休息,还跟白云大师争吵了一回,此时必然疲累,应该先养养精神。

    当下晋成仙子,就安排了两个女孩,在丹房睡下,自己却回房中,准备把未出嫁时的几件云裳羽衣趁夜改小,给她们两个换一身好衣服。

    白云大师回了自己的洞府,还是意气难平。

    她暗暗忖道:“如今峨眉四大弟子,只有一个齐冰云跟银铃相堪并论。若是我再收了燕金铃,日后两个徒弟都扬眉吐气,我这一支便为峨眉第一。”

    “难道因为一个小女孩儿的意气,就错放过这般机会?明日我还是去跟玄德师弟讨要金铃过来。只要我肯悉心传授她道法,又多方照顾,这个徒儿岂有不心向我这个师父的道理?”

    白云大师思忖了一回,忽然叫道:“徒儿!”

    莫银铃急忙走了过来,问道:“师父,叫徒儿什么事儿?”

    白云大师含笑说道:“师父帮你收了个小师妹,明儿你跟我一起去接她回来。”

    莫银铃颇为欢喜,叫道:“师父,小师妹若是知道能拜在您老门下,必然也欢喜的傻了,就如徒儿一般。”

    白云大师微微一笑,也颇觉为然。

    她是峨眉如今功力最高的两个真人之一,能够入她门下,哪个峨眉弟子能不欢喜?

    如今阴定休老祖飞升,峨眉门下只有三位阳真,玄叶远走,玄机也不肯回山,实际上峨眉一脉,就以她的修为最高。

    尤其是,白云大师还是阴定休门下,二十九位弟子中,仅有的三位尽得老祖真传的徒弟,另外两位是玄机和玄德,就连出走的玄叶真人,所得道法都不全。

    峨眉一脉,谁不知道白云大师,隐然便是峨眉第一人!

    能够拜在她门下,日后前途无量,比拜师在其他长老们下,要尤胜不知几许。

    白云师徒,玄德真人夫妇,各有打算,都是一夜无话。

    白云大师早上起身,携了小徒儿,径直来寻玄德。玄德做了早课,正在洞中闲坐,听得师姐来访,急忙就迎了出来。

    就连晋成仙子都不敢怠慢,也带了两个小的,含笑出来奉茶。

    白云大师瞧了一眼燕金铃,昨天她也没有仔细看这个女孩儿,只是因为想要凑齐两个铃铛,才强行跟玄德讨要,此时看去,却见这个女孩儿神光内莹,浑金璞玉,竟然不下于自己的徒弟莫银铃。

    “老祖果然道法神通,天下第一!金铃这孩子,资质只怕不下于银铃,虽然她体内颇有异气,待得出手将之化去,跟银铃一般,修习少清剑诀,日后便可修习太清一脉的道法。”

    白云大师性子直爽,根本没做客套,也不饮茶,对自家师弟说道:“我今日来,是要领回金铃。”

    晋成仙子顿时就是眉头一皱,尚红云急忙一把抱住了燕金铃,喝道:“我们已经拜师在师娘门下,不会跟你这个老妖婆走。”

    白云大师哪里理会这个小女孩儿,冷哼一声,对玄德真人说道:“师弟!你也该管教徒儿,峨眉是这般没规矩吗?”

    玄德叹了口气,把眼来望夫人,却见晋成仙子眼神颇为坚决,他也只能转向燕金铃,问道:“你可愿意跟白云师姐修行?”

    白云大师忿然喝道:“这等事,哪里是这些小孩子可以决定。徒弟是我必然要带走,昨日不过是给师弟面子,不愿你在众多同门面前,丢了掌教威仪,难道还能真不要了这个徒弟。”

    玄德还未说话,燕金铃已经声音轻轻,却坚定无比的叫道:“我愿意跟师娘学道!”

    白云大师冷笑一声,双目凌厉,奇光绽射!

    晋成仙子拍了拍两个女孩儿的小脑袋,轻笑了一声,柔声说道:“师姐可莫要生气!难道你这般修为,还能跟两个小孩子见识?不若这般,我替师姐劝说几日,小孩子总是好哄,过得几日,也就乖顺了。”

    白云大师微微沉吟,她也不想弄的太僵,晋成仙子给了台阶,也就借势下坡了。

    毕竟玄德是掌教,她是想要收徒,不是来抢徒弟,也想燕金铃归心,而不是去强扭。

    当下这位峨眉长老,哼了一声,说道:“那就多劳烦师弟妹。”

    白云大师伸手一拍莫银铃,说道:“你也留在这里,跟两位师妹多亲近,我过两日来接你们。”

    白云大师身化长虹,直冲九霄,竟尔没回去居处,不知去哪里散心了。

    白云大师刚走,晋成仙子就对玄德说道:“我且回娘家几日,也带两个徒儿去拜见师公,如是白云师姐回来,你就说……跟我争吵了一场,我带了徒弟跑了!”

    晋成仙子素袖一卷,裹了两个徒儿,也是一道青虹,须臾刺破天宇,留下了玄德道人和莫银铃两个面面相觑。

    玄德道人长叹了一声,说道:“你回去跟白云师姐说……”

    这位峨眉掌教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只是要记得,把过错都在推在我身上,让你师父来找我撒气。”

    莫银铃委委屈屈的躬身一礼,她也是冰雪聪明的孩子,如何不明白,晋成仙子这是不愿意,把徒儿还给自己师父,所以找了个借口,稳住了白云大师。

    白云大师前脚走,她后脚就回了娘家,待得过上几年,尚红云和燕金铃师娘都叫不知几千遍,几万遍了,纵然白云大师强硬,却又如何能改的了?

    至于上晋成仙子娘家讨要,更是不用提了。

    晋成仙子的父祖两代,可以跟阴定休结交,也是海外散仙中有顶尖翘楚,名望的人物,道行法力,亦是深不可测,更有无数门人,护山大阵也是宇内有排名,她的娘家,还真不是白云大师有资格去吵闹的地方。

    莫银铃回去了白云大师的洞府,望着空荡荡的石壁,心头忽然生出几分悲切,只是也不敢哭,只是咬着牙,面对着石壁,轻轻地发抖。

    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忽然就被妖人掳掠,还要杀了炼法,好容易上了峨眉,似乎每个人都瞧她不惯。

    莫银铃也不是没有努力,讨好一众师兄师姐,只是她每一次努力,都只会让大家更疏远她。

    这位峨眉三代,白云门下的小铃铛,总有悲苦,也不敢跟人说起。

    王崇到了毒龙寺,连续数十日,都没有见到自家师父。

    他也不浮躁,每日除了修炼,就是偶尔去跟毒龙说话。这头毒龙开始还撵他滚蛋,但王崇去的次数多了,也渐渐也转了态度,偶尔也跟他闲扯几句。

    王崇初来咋到,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很多事情都找不到人,或不方便找人来问,倒是从这条毒龙嘴里打听了许多消息。

    比如他就打听出来,那日挑衅的华服公子,乃是红叶禅师首徒天音子的爱徒,叫做——刘斐。

    此人已经是胎元之境,为毒龙寺一脉四代弟子中,排名前十的“俊杰”,也是最为热衷名利,想要让师父天音子成为三代掌教。

    红叶禅师有八个徒弟,但留在毒龙寺的只有五个,分别是大徒弟天音子,三徒弟一龙上人,四徒弟五龙子,五徒弟张凤府,六徒弟黑山上人。

    排名第二徐伯牙和第七门徒清月大师,以及最小的一个关门弟子赵剑龙不在寺中。

    徐伯牙和赵剑龙究竟去了何处,毒龙也不知道,清月大师在扬州外的红叶寺修行,也是王崇唯一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同门师兄。

    这八人收了数百名弟子,虽然大多数四代弟子都未获允许收徒,就只是能收徒的十几位,就收徒百余名。

    红叶一脉,论门徒之众,还在峨眉这等大派之上。

    这也是为什么,红叶门下好多人都觉得,三代掌教应该传回他么这一脉。

    王崇身上的真气,急速运转,竟尔生出了一层白烟,却是汗液被七二炼形真气蒸发,生出了异兆。

    他在毒龙寺,日子安稳,苦修数十日,进境神速,已经炼开了最后一条经脉,只差半步,就能炼气大成。

    故而全神贯注,只要冲破这一层障碍。

    波!波!

    两声脆响……

    两处虚浮天地,冥兮忽兮的窍穴骤然打开!

    滚滚天地元气喷涌而出。

    王崇虽然惊讶,为何自己久不修五识魔卷,还能再度炼开天地之窍,但却毫不迟疑,把天地之窍喷涌的天地元气,化为七二炼形真气,借助这一股生力军,一举冲破了最后一处窍穴。

    这一处窍穴贯通,王崇周身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三百六十五处窍穴,形成了一个完美又周转无穷的循环。

    几乎在炼开最后一处窍穴的同时,王崇就感应到了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澎湃元气。

    天地元气潮汐形成的贯耳雷音,隆隆大震,宛如潮汐,涌动不绝,从王崇的周身窍穴一起灌注了进来,冲刷他每一寸身躯,淬炼骨骼,洗髓易筋!

    炼气层次根本无法感应到天地间的元气。

    人间武者纵然踏入胎元,武入先天,也不过内外真气交换,真气恢复愈倍常人,能够催动真气与体外,仍旧不脱凡俗之身,无法感应到天地元气潮汐。

    如坐拥宝山,却触摸不着,望山止梅,秋水断流。

    只有修行之辈,以道魔两家秘法“道入先天”!

    才会感应到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澎湃元气,并且汲纳入己身,生出无穷妙用。

    王崇任由天地元气冲刷自身,足足数个时辰之后,才悠然长啸,响彻整座洞府。

    也就是有封洞的禁法,让他的啸声不能传递出去,不然此必然会惊动毒龙寺上下。

    足足一刻钟,王崇才长啸停歇,他睁开双眼,虚空生电,似乎就连洞室都明亮了几分。

    燕北人,尚文礼,胡苏儿都已经凑到王崇的洞室前,只是不敢打扰,生怕干扰了他修炼。

    尚文礼见王崇清醒,急忙拱手一礼,喝道:“祝公子修为大进!”

    燕北人也急忙叫道:“公子修为进境,可喜可贺。”

    胡苏儿毕竟出身野家仙,没读过什么书,此时想要说两句不一样的恭喜话,却脑子里半点墨汁儿也无,急的额头香汗都滴淌了下来。

    王崇稍稍感应,一面有些欣喜,他炼开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所有窍穴,并未停滞在炼气巅峰,竟尔一口气破入了胎元之境,踏足先天。一面也有些诧异,为何……又复炼开了两处天地之窍。

    王崇以五识魔卷炼开的天地之窍,只有初开的时候有一丝天地元气涌出,尔后炼开的两处也是如此。

    此时他晋升胎元,道入先天,五处天地之窍却生出了奇妙变化,宛如五个小漩涡,不住地吞吐天地元气。

    只要王崇愿意,随时可以把五处天地之窍吞吐的天地元气化为自身功力。

    虽然每一处天地之窍,贮藏的天地元气,都比他自身经脉所纳少些许,但五处天地之窍合并,足足能让他的真气多出两倍有余。

    王崇暗暗忖道:“七二炼形术必然跟五识魔卷有些牵连,就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牵扯……”

    他知道自己无法纯靠猜想,得知真相,也不去烦恼这事儿,柔声说道:“不过小小突破,没甚值得恭贺。”

    燕北人苦笑道:“我二十八岁上,就炼开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打通周身穴道,然十年以后,才能突破先天,公子炼开经脉,瞬息踏足先天,岂是小小突破!”

    尚文礼也含笑道:“老夫也是二十余年打通周身穴道,只是不及北人老弟,又是足足二十年苦功,才能窥得先天之道。”

    王崇晒然一笑,他在天心观的时候,也炼开了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却没摸到胎元之境的门槛。

    若是没有去峨眉窃法这一档子事儿,只怕再有五六年,他方有信心突破先天。

    王崇也不再谦逊,陪燕北人和尚文礼闲聊了一会儿,两位老侠客不敢耽搁他太久,就都告辞而去。

    王崇也不去管,还在绞尽脑汁琢磨恭贺言辞的小狐狸,催动七二炼形术,稍稍温阳了一会儿真气,忽然想道:“如是我把七二炼形真气,转化为元阳真气,不知会是什么模样?”

    王崇毕竟知道,峨眉是天下正宗,阴定休是天下第一剑仙,所以还是对阴定休手创的元阳剑诀颇有惦念。

    王崇这个念头才起,演天珠就送了一道凉意:莫要作死!

    进入毒龙寺,演天珠就再无动静,这却是它月余来第一次萌动。

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涯 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一剑斩破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流浪的蛤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蛤蟆并收藏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