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一至尊 天涯 第一至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爸!爸……”

    刁海棠大声呼救,呼吸之间,喉咙犹如破旧的风箱,声音最终低微不可闻。

    刁天源看着女儿逐渐涣散的瞳孔。

    身躯一软,重重栽在了椅子上。

    失望!绝望!无助!

    悲愤欲绝!

    却又,无可奈何!

    “咕咚!”

    刁海棠中刀身亡,身躯轰然倒地,伤口溢出的大股血液,触目惊心。

    看着满地尸体,和凶戾宛若豺狼的厉家众人,刁天源面如土色,脑中一片空白。

    他的独生女,自己唯一的继承人。

    命丧当场。

    纵然自己千亿身家,又有何意义?

    然而,源普地产的一番血雨腥风,并没有因为刁海棠的死而宣告终止。

    姬昊天蓦然转身,面容惬意的看向了尤劲松。

    沉默。

    一片死寂的沉默。

    姬昊天眸光平静。

    可越是平静。

    越是让心惶恐不安。

    尤劲松眼角跳动,如临十殿阎罗,先前颐指气使,气盖山河的傲气荡然无存。

    姬昊天微微一笑:“你之前说,要给我姬家满门购置墓地?”

    笑容荡漾。

    摄人心神。

    “不、不是的,我、我……那只是因为商业纷争,我、我只不过是想给你增添压力而已!”

    已经年过七十的尤劲松,语无伦次,抖如筛糠,毕竟活得再久,面对死亡,天下苍生皆为新人。

    他,也不例外。

    姬昊天微微挑眉:“增添压力?”

    “没错!没错!”

    尤劲松连连点头:“当今乃昌盛之世,天下各处皆有王权法度,杀人是要偿命的!老夫只是威胁而已,怎么敢真的去杀人呢!我没有那个胆子”

    尤劲松在辩解,同时也在提醒姬昊天。

    杀人,是要偿命的。

    “你没有杀人的胆子?”

    姬昊天走到之前刁海棠的位子,落座后,一脸轻松地靠在了椅子上:“我有。”

    语气之平常,一如聊家常般平静。

    简短二字。

    凶似虎狼。

    姬昊天语罢,根本不能等温可人动手,厉出尘便猛地一挥手:“愣着干什么!杀了!”

    “哗啦!”

    一名厉家护卫掏出随身手枪,利落上膛。

    “不要!不要!”

    直至此刻,刁天源才从刁海棠身死的悲愤中缓过神来,起身后,一脸颓丧的看向了姬昊天:“今日之事,本是因我而起,你已经杀了我女儿,何故还要苦苦相逼,杀我公司老臣!”

    刁天源此举,并非重情重义,而是源普地产内派系众多,全凭尤劲松以长者身份压着,倘若尤劲松一死,公司的诸多矛盾,绝对会井喷式爆发。

    姬昊天眸光冰冷:“提及我家人的生死,与我而言,是为大忌!”

    刁天源拳头紧握:“只因寥寥数语,便要大开杀戒,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

    “放肆!我家少座的决定,凭你也敢指手画脚!”

    温可人面色一冷,犹如玉面罗刹:“莫非,你要给他陪葬不成?”

    “呼呼!”

    刁天源闻言,呼吸急促不堪,他已经看出来了,对于这满屋人的生死。

    姬昊天并不重视。

    甚至,满不在乎。

    “愣着干什么!”

    厉出尘见温可人已经说话,当即一声暴喝:“杀!”

    “踏踏踏!”

    话音未落,走廊内脚步声泛起。

    沉闷如雷。

    整齐划一。

    随即,至少二十名魁梧干练的男子,集体出现在了门口。

    为首一人,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锦衣华服,贵气逼人,且眉宇间充满上位者的气息,一双鹰眼更是精光闪烁,看起来就绝非等闲之辈。

    见到厉出尘的一脸愤怒,这名男子微微一笑:“厉家四爷,好大的威风,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云州,是你厉家一门的天下呢!”

    “怎么,我厉家做事,莫非还需要通传你栾家不成?”

    厉出尘看见来人,也针锋相对的呛了一句,但之前的嚣张气焰,也着实淡然些许。

    “栾二爷!今日厉家人擅闯我源普集团,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袭杀我女海棠!您万万要为我做主啊!”

    刁天源看见这名男子出现,一声凄厉的哀求,充满了老年丧子的悲戚之感。

    同时,心中的恐惧也逐渐消融。

    因为到场的这名男子,乃是六阀之一的栾家人。

    而且还是栾阀现任门主栾秋寒的亲弟弟。

    栾秋雨。

    数月前,栾阀老家主栾华年意外身亡,嫡长子栾秋寒年仅三十一岁,便接管了栾阀大旗。

    刚刚步入中年。

    便手握滔天权力,凌驾于万人之上,更让栾秋寒平添无限嚣张。

    而这位栾家二爷栾秋雨,跟现任栾阀门主栾秋寒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自幼一起长大,兄弟二人情同手足。

    故此。

    栾秋雨在栾阀的地位,与家主别无二致,而栾秋雨的生母,跟刁天源还是远亲,说起来,刁天源还算是栾家二爷的舅舅。

    只是六阀身份尊贵,刁天源自然不敢妄自尊大,但还是凭借这层亲戚关系,向栾秋雨不断献金,并且藉此取得了栾家的庇护,也正因如此,刁天源才会在明知道姬昊天身后有厉阀的情况下,将他裹挟至此。

    却不成想,本来是谋取一场滔天富贵的鸿门宴。

    最终却演变成了家破人亡的危局。

    “云州六阀,凌驾苍生万物,区区几条人命而已,倒也不值一哂。”

    栾秋雨把话说了一半,目光倏然一凛,向厉出尘质问道:“但你厉阀草菅人命,是否也该看看地方?外界谁不知道,普源地产向来与我栾家交好!你此举,可是要与我栾家树敌吗!”

    “二爷!我女儿并非死在厉家人手中!而是这个狂徒!”

    刁天源伸出手掌,怒不可遏的指向了姬昊天,此刻他女儿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刁天源即便心如刀割,但总也得活下去。

    而此刻栾秋雨把矛头指向厉家,只能为他勾来更多的麻烦,所以,他只想除掉姬昊天,以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同时,要拿下丰碑地产作为赔偿。

    “是你干的?”

    栾秋雨闻言,侧目看向了姬昊天:“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栾阀的地界上杀人,此举,你可知后果?!”

    目空一切。

    趾高气扬。

    似乎已经将姬昊天定罪,甚至书写了结局。

    “我的事,你管不起。”

    姬昊天端坐如钟,对于栾秋雨的出现,连看都没看:“滚。”

    “你说什么?这位可是当今栾阀的二爷栾秋雨,高高在上的存在!”

    旁边的一名下人以为姬昊天阅历尚浅,不认识栾秋雨,当即色厉内荏道:“居然敢对二爷如此不敬,你立刻给我跪下!否则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他妈找死!”

    厉出尘听见栾家下人对姬昊天如此不敬,当即怒目:“把这个不知死活的狗奴才给我杀了!”

    刹那,厉出尘的几名贴身护卫纷纷掏枪。

    “你敢!”

    脾气火爆的栾秋雨见厉家人掏枪,愤然起身:“厉出尘,你厉家近来插手俗务,还同门相残,吞并方家,早已声名狼藉,此刻居然还敢对我栾家指手画脚,莫非你还真以为这云州,可以唯你独尊不成?!”

    霎时间,栾秋雨身后同样出现数眼枪口,与厉家相对。

    栾阀养精蓄锐多年,掌权的栾氏兄弟又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自然不惧厉阀。

    “今天我倒是要看看,我栾家要动的人,谁能保得住!”

    随着身边护卫与厉家族人针锋相对,栾秋雨也变得底气十足,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姬昊天:“在我栾家的地界上张狂妄行,今天你若不给我个交代,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嗖——”

    栾秋寒话音未落,姬昊天随手拿起桌上的茶杯盖,手腕一抖,激射而出。

    “嘭!”

    站在刁天源身边的尤劲松遭受重击,半边头颅当即塌陷,甚至都没意识到死亡来袭,便倒地气绝。

    当场身亡!

    姬昊天整理了一下袖口,看向栾秋雨的目光中,满是嘲弄:“人我杀了,可你,能奈我何?”

    周身气势暴涨而起。

    如黑云压城。

    城欲摧!

百度搜索 第一至尊 天涯 第一至尊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第一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岐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岐峰并收藏第一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