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转头发现这美女正看着自己呢,目光有些奇怪。

    “没,没事儿。”那美女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就继续查吧。”林萧淡淡地吩咐道,“查这件行李都经过了谁的手,现在在谁那。能查出来多少是多少。”

    “明白。”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林萧眼前的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画面框。

    一个个点开看进去,林萧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严肃。

    原本他以为,唐红凤的老公杨云和儿子杨树林是因为带了这个剑鞘才被捕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那美女轻轻地问道。

    “你先等等。”

    林萧摆了摆手,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在动身来燕平的半个月之前,缅越国曾经来华海举办过一次原石拍卖会。在那次超大型的原石拍卖会上,林萧为玲珑珠宝以低价拍得了许多高价货源,更是开出了上百斤的玻璃种帝王绿。

    与此同时,他还为唐婉怒斥巨资买了条项链,从而“唐婉的神秘未婚夫”的名声大噪,都知道这个神秘的未婚夫能力了得,更是眼光毒辣,偏偏还是个宠妻狂魔。总之是到最后谣言四起,也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众人不知道也没在意的是,在那场拍卖会上,林萧以秦风的名义买下了一把木剑。当时他骗唐婉收藏价值高,秦风是单纯地喜欢收藏。其实不然,如果那把剑是真的,那在镇天的眼里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而拍卖会之后随即发生的暴徒袭击,更是让林萧确定了这把剑应当是真品。这才当即下令让秦风赶紧带着剑和原石离场。

    后来他们三个为此特意聚了一次头,林萧还在打算着去把这把剑的剑鞘给搞回来。没成想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却是确认了这把剑只是把极度相似的高仿剑,最多只能有象征意义,再就是个收藏价值了,三人也就没再对这柄剑和那不知道去哪了的剑鞘上心。

    原本林萧以为杨云和杨树林父子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在回国之后这样被人针对。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确实是机场的官方,如果是被人针对的话,那对方下的成本就有些大了。

    堵他们两个人的话,完全可以在他们回唐家的路上动手,何必在机场大动干戈?

    要知道渗透机场系统和在寻常的系统里有人可是两个概念。机场系统自成一派,且关注度极高,几乎没有为私人办事的可能,如果有,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见到这个剑鞘以后,林萧以为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是吃了狗屎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个说值钱就值钱说有罪就有罪的东西,才会被上级如此针对,但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那上面绝对不会放任不管,随便地将它一道一道程序的转移、接受检查。

    所有行李里只有这个剑鞘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有问题的,林萧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理由能招来祸事。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转头发现这美女正看着自己呢,目光有些奇怪。

    “没,没事儿。”那美女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就继续查吧。”林萧淡淡地吩咐道,“查这件行李都经过了谁的手,现在在谁那。能查出来多少是多少。”

    “明白。”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林萧眼前的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画面框。

    一个个点开看进去,林萧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严肃。

    原本他以为,唐红凤的老公杨云和儿子杨树林是因为带了这个剑鞘才被捕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那美女轻轻地问道。

    “你先等等。”

    林萧摆了摆手,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在动身来燕平的半个月之前,缅越国曾经来华海举办过一次原石拍卖会。在那次超大型的原石拍卖会上,林萧为玲珑珠宝以低价拍得了许多高价货源,更是开出了上百斤的玻璃种帝王绿。

    与此同时,他还为唐婉怒斥巨资买了条项链,从而“唐婉的神秘未婚夫”的名声大噪,都知道这个神秘的未婚夫能力了得,更是眼光毒辣,偏偏还是个宠妻狂魔。总之是到最后谣言四起,也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众人不知道也没在意的是,在那场拍卖会上,林萧以秦风的名义买下了一把木剑。当时他骗唐婉收藏价值高,秦风是单纯地喜欢收藏。其实不然,如果那把剑是真的,那在镇天的眼里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而拍卖会之后随即发生的暴徒袭击,更是让林萧确定了这把剑应当是真品。这才当即下令让秦风赶紧带着剑和原石离场。

    后来他们三个为此特意聚了一次头,林萧还在打算着去把这把剑的剑鞘给搞回来。没成想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却是确认了这把剑只是把极度相似的高仿剑,最多只能有象征意义,再就是个收藏价值了,三人也就没再对这柄剑和那不知道去哪了的剑鞘上心。

    原本林萧以为杨云和杨树林父子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在回国之后这样被人针对。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确实是机场的官方,如果是被人针对的话,那对方下的成本就有些大了。

    堵他们两个人的话,完全可以在他们回唐家的路上动手,何必在机场大动干戈?

    要知道渗透机场系统和在寻常的系统里有人可是两个概念。机场系统自成一派,且关注度极高,几乎没有为私人办事的可能,如果有,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见到这个剑鞘以后,林萧以为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是吃了狗屎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个说值钱就值钱说有罪就有罪的东西,才会被上级如此针对,但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那上面绝对不会放任不管,随便地将它一道一道程序的转移、接受检查。

    所有行李里只有这个剑鞘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有问题的,林萧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理由能招来祸事。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转头发现这美女正看着自己呢,目光有些奇怪。

    “没,没事儿。”那美女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就继续查吧。”林萧淡淡地吩咐道,“查这件行李都经过了谁的手,现在在谁那。能查出来多少是多少。”

    “明白。”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林萧眼前的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画面框。

    一个个点开看进去,林萧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严肃。

    原本他以为,唐红凤的老公杨云和儿子杨树林是因为带了这个剑鞘才被捕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那美女轻轻地问道。

    “你先等等。”

    林萧摆了摆手,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在动身来燕平的半个月之前,缅越国曾经来华海举办过一次原石拍卖会。在那次超大型的原石拍卖会上,林萧为玲珑珠宝以低价拍得了许多高价货源,更是开出了上百斤的玻璃种帝王绿。

    与此同时,他还为唐婉怒斥巨资买了条项链,从而“唐婉的神秘未婚夫”的名声大噪,都知道这个神秘的未婚夫能力了得,更是眼光毒辣,偏偏还是个宠妻狂魔。总之是到最后谣言四起,也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众人不知道也没在意的是,在那场拍卖会上,林萧以秦风的名义买下了一把木剑。当时他骗唐婉收藏价值高,秦风是单纯地喜欢收藏。其实不然,如果那把剑是真的,那在镇天的眼里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而拍卖会之后随即发生的暴徒袭击,更是让林萧确定了这把剑应当是真品。这才当即下令让秦风赶紧带着剑和原石离场。

    后来他们三个为此特意聚了一次头,林萧还在打算着去把这把剑的剑鞘给搞回来。没成想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却是确认了这把剑只是把极度相似的高仿剑,最多只能有象征意义,再就是个收藏价值了,三人也就没再对这柄剑和那不知道去哪了的剑鞘上心。

    原本林萧以为杨云和杨树林父子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在回国之后这样被人针对。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确实是机场的官方,如果是被人针对的话,那对方下的成本就有些大了。

    堵他们两个人的话,完全可以在他们回唐家的路上动手,何必在机场大动干戈?

    要知道渗透机场系统和在寻常的系统里有人可是两个概念。机场系统自成一派,且关注度极高,几乎没有为私人办事的可能,如果有,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见到这个剑鞘以后,林萧以为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是吃了狗屎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个说值钱就值钱说有罪就有罪的东西,才会被上级如此针对,但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那上面绝对不会放任不管,随便地将它一道一道程序的转移、接受检查。

    所有行李里只有这个剑鞘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有问题的,林萧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理由能招来祸事。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转头发现这美女正看着自己呢,目光有些奇怪。

    “没,没事儿。”那美女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就继续查吧。”林萧淡淡地吩咐道,“查这件行李都经过了谁的手,现在在谁那。能查出来多少是多少。”

    “明白。”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林萧眼前的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画面框。

    一个个点开看进去,林萧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严肃。

    原本他以为,唐红凤的老公杨云和儿子杨树林是因为带了这个剑鞘才被捕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那美女轻轻地问道。

    “你先等等。”

    林萧摆了摆手,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在动身来燕平的半个月之前,缅越国曾经来华海举办过一次原石拍卖会。在那次超大型的原石拍卖会上,林萧为玲珑珠宝以低价拍得了许多高价货源,更是开出了上百斤的玻璃种帝王绿。

    与此同时,他还为唐婉怒斥巨资买了条项链,从而“唐婉的神秘未婚夫”的名声大噪,都知道这个神秘的未婚夫能力了得,更是眼光毒辣,偏偏还是个宠妻狂魔。总之是到最后谣言四起,也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众人不知道也没在意的是,在那场拍卖会上,林萧以秦风的名义买下了一把木剑。当时他骗唐婉收藏价值高,秦风是单纯地喜欢收藏。其实不然,如果那把剑是真的,那在镇天的眼里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而拍卖会之后随即发生的暴徒袭击,更是让林萧确定了这把剑应当是真品。这才当即下令让秦风赶紧带着剑和原石离场。

    后来他们三个为此特意聚了一次头,林萧还在打算着去把这把剑的剑鞘给搞回来。没成想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却是确认了这把剑只是把极度相似的高仿剑,最多只能有象征意义,再就是个收藏价值了,三人也就没再对这柄剑和那不知道去哪了的剑鞘上心。

    原本林萧以为杨云和杨树林父子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在回国之后这样被人针对。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确实是机场的官方,如果是被人针对的话,那对方下的成本就有些大了。

    堵他们两个人的话,完全可以在他们回唐家的路上动手,何必在机场大动干戈?

    要知道渗透机场系统和在寻常的系统里有人可是两个概念。机场系统自成一派,且关注度极高,几乎没有为私人办事的可能,如果有,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见到这个剑鞘以后,林萧以为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是吃了狗屎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个说值钱就值钱说有罪就有罪的东西,才会被上级如此针对,但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那上面绝对不会放任不管,随便地将它一道一道程序的转移、接受检查。

    所有行李里只有这个剑鞘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有问题的,林萧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理由能招来祸事。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转头发现这美女正看着自己呢,目光有些奇怪。

    “没,没事儿。”那美女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儿那就继续查吧。”林萧淡淡地吩咐道,“查这件行李都经过了谁的手,现在在谁那。能查出来多少是多少。”

    “明白。”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林萧眼前的主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的画面框。

    一个个点开看进去,林萧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严肃。

    原本他以为,唐红凤的老公杨云和儿子杨树林是因为带了这个剑鞘才被捕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这个推断错了。

    “还有什么需要吗?”那美女轻轻地问道。

    “你先等等。”

    林萧摆了摆手,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在动身来燕平的半个月之前,缅越国曾经来华海举办过一次原石拍卖会。在那次超大型的原石拍卖会上,林萧为玲珑珠宝以低价拍得了许多高价货源,更是开出了上百斤的玻璃种帝王绿。

    与此同时,他还为唐婉怒斥巨资买了条项链,从而“唐婉的神秘未婚夫”的名声大噪,都知道这个神秘的未婚夫能力了得,更是眼光毒辣,偏偏还是个宠妻狂魔。总之是到最后谣言四起,也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出,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众人不知道也没在意的是,在那场拍卖会上,林萧以秦风的名义买下了一把木剑。当时他骗唐婉收藏价值高,秦风是单纯地喜欢收藏。其实不然,如果那把剑是真的,那在镇天的眼里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而拍卖会之后随即发生的暴徒袭击,更是让林萧确定了这把剑应当是真品。这才当即下令让秦风赶紧带着剑和原石离场。

    后来他们三个为此特意聚了一次头,林萧还在打算着去把这把剑的剑鞘给搞回来。没成想三人仔细勘察了一番,却是确认了这把剑只是把极度相似的高仿剑,最多只能有象征意义,再就是个收藏价值了,三人也就没再对这柄剑和那不知道去哪了的剑鞘上心。

    原本林萧以为杨云和杨树林父子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在回国之后这样被人针对。但是从各种迹象来看,带走他们两个人的确实是机场的官方,如果是被人针对的话,那对方下的成本就有些大了。

    堵他们两个人的话,完全可以在他们回唐家的路上动手,何必在机场大动干戈?

    要知道渗透机场系统和在寻常的系统里有人可是两个概念。机场系统自成一派,且关注度极高,几乎没有为私人办事的可能,如果有,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见到这个剑鞘以后,林萧以为是他们两个走了狗屎运同时也是吃了狗屎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这么个说值钱就值钱说有罪就有罪的东西,才会被上级如此针对,但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那上面绝对不会放任不管,随便地将它一道一道程序的转移、接受检查。

    所有行李里只有这个剑鞘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有问题的,林萧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理由能招来祸事。

    “一个破木剑鞘?你查这玩意儿干啥?”刘闯的面色古怪,“这就是个普通行李吧?有啥特殊的吗?”

    林萧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权限许可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使用了?”

    “单次任务或者单次查询当然可以一直用。不然这授权次数该怎么算?”刘闯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不过一旦单次任务结束,授权就结束了。”

    “我只要不出这个门就不算结束是吧。”

    “对。”

    林萧点点头,伸手把门给推开,往门外一摊手,“那你可以走了。”

    刘闯一愣,有点儿没反应过来林萧的路数。

    “咋,泄密了你要担责任啊?”

    刘闯看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怎么了?”林萧关上门

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绝代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封四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四天并收藏绝代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