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汤姆出车祸的那个巷子是规划拆迁房,两侧的建筑里不是已经腾空的空屋就是一些等着更高拆迁款的高龄钉子户,再不就是像那个霸道撞穿的屋子一样,是一个已经搬空了的空旷大堂,之前是对外开放的饭店。

    剩下的这些钉子户都是一些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最年轻的也有五十多岁,白天基本不怎么在家,都去附近的公园散步遛弯儿遛狗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巷子里还算安静,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也没有谁注意到。

    这个时候唯一在屋子里的两家老人,一家是一个半身不遂只能躺在床上等老伴儿伺候的八十岁老头儿和他的老伴儿,另一家是个坐在轮椅上想儿女想得已经有些痴呆的空巢六十岁老太太。

    这个六十岁的空巢老太太整日坐在窗前,撑着轮椅看巷口,想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哪怕只有一个也行,但是已经几乎二十年了,她一个也没看到。

    虽然这些年,儿女请的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每天都过来照顾她衣食起居,但老太太依旧是苍老得跟那个八十岁老头儿一样,瘦得皮包骨,几乎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

    就这两家老人能看到巷子里的事情,一个只看着巷口啥也不管,视别的地方于无物,另一个躺在床上看不见,老伴儿又老眼昏花的,因为怕光把窗帘儿给拉上了。

    也就是说,巷子里的车祸现场没有目击证人,更没有视频证据。唯一一些好事儿的,能准确提供证词的,也就是隔着那家废弃饭店、在建筑另一端遥遥看过来的一些路人,能提供的也就是一些片面不确定的证词,还含含糊糊的,没什么用。

    “少主,都已经处理干净了。”

    巷子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缓步走来,朝着面前的人微微一鞠躬,语气很是恭敬。

    站在他面前的人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四,穿着一身黑,黑色的瘦身毛衣、黑色的体型裤、黑色的及膝长风衣、黑色的老人头皮鞋,一身的黑色行头把他削瘦的身材裹得有棱有角。

    就这一身打扮,不知道的人一眼看去绝对会以为是哪个职场禁欲系男神,怎么也得有个二十七八岁了,但是细细看去,却发现这个人脸上虽然淡漠冷酷,却有着不少的稚嫩之色,竟然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年!

    不过这个少年却留着一头和这身现代装扮并不搭的长发,一头的黑长直在脑后扎起一束发簪,剩下的如瀑一样放在风衣后面,和风衣的颜色混在一起。

    “嗯,你办事,我放心。”少年沉声开口,声音很有磁性,“走吧。”

    “是!”

    男人颔首应了一声,转头跟在少年身后,一起朝着巷口走去。

    “有什么话,就问吧。”走着走着,少年突然开口,原来跟在身后的男人神色犹犹豫豫,欲言又止,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每次也没说出来。

    “少主,有个问题,属下不知当问不当问。”

    “问。”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少主,属下不明白,以您的身份,这种小小的刺杀只要属下来安排就好了,您何必要亲自跑一趟呢?”

    少年的步伐一停顿,轻轻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并未开口。

    “是属下僭越了!请少主责罚!”

    男人看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会错了意,还以为自己惹怒了少年,慌忙单膝跪地,俯首抱拳行礼,全然是一个古代将军向皇帝请命的样子。

    沉默了一会儿,男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的时候,少年轻轻开口:“我不是信不过你,这件事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秘密,所以我必须亲自在场。”

    “是!少主!”男人仍旧保持那个姿势,“谢少主宽容!”

    “起来吧,你也不是第一天跟着我了。”少年的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地说道,“走吧,回去复命。”

    “谢少主!”男人恭敬地一颔首,起身跟在少年后面,朝着外面走去。

    他跟在少年身边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起初胆战心惊的,生怕这个少年像业内传言说的那样残忍无情、冷血成性,毕竟在圈子里,这样的人虽然少见,但是也不是没有。如果他真摊上了这儿一个主子,很难有可能他连三个月都活不上。

    但是处着处着他渐渐发现,其实少年面冷心热,跟那些传言所说的情况没有什么符合的,唯一一个能对应的上的就是性情确实有些古怪,做事也全凭自己的习惯。不过要说他视人命如草芥、一念兴起一念古怪就杀人,那也绝对不是这样的。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在无数人性考验下存活的男人反倒是觉得少年是个真性情的主子,所以现在男人反倒是爱跟在少年后面替他跑腿。

    至少跟在他身边,自己算是活出了点儿人样。

    哪怕只是一丁点儿而已,但那也是从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我来开,想散散心。”少年说着,不由分说地就钻进了一辆纯黑色的四个圈A8的驾驶室里,等男人上车后,一脚地板油绝尘而去。

    男人看着身边的景色渐渐变化,不是理应前往的方向,迟疑地问道:“少主,我们这是要去……”

    “散心。”

    少年仍旧面无表情,挂上S档,脚下油门增大。

    “轰!”

    ……

    “哎,不对啊,咋就这么走了?”

    汤姆七个人走了之后,秦风一脸懵逼地凑过来,“不是说有可能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吗?怎么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就走了?”

    尹鸿耸耸肩,摊了摊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既然说是有可能会有一场硬仗,那就证明其实还有可能不会发生硬仗呗。”

    “哎哎,你是不是说了啥话,结果把人给吓走了?或者是他们问到什么东西,觉得有用了,所以就走了?”

    “我们说了啥你不都在旁边听着呢吗?”尹鸿翻了个白眼,“咋的,你是觉得我说啥吓人的了?还是说啥有用的了?”

    “好像也没有啊。”秦风挠了挠头,“那就怪了,汤裴说这帮人是来萧哥的,问的还是萧哥在西部丛林的名儿,理应跟之前的那些人一样来者不善啊!怎么这么好说话?”

    “之前的人?”尹鸿的眼睛突然一亮,“哎,你说这帮人会不会是和之前那帮人一伙儿的?这次来是来试探的?”

    “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应该不会吧?”秦风撇了撇嘴,“上次那帮人来的时候那是啥时候,武术大会之前,都已经两个半月过去了,真要是确认信息的话犯得上拖这么老久远?时效性不要了?”

    “也是。”尹鸿挑了挑眉,“行吧,咱俩收拾一下,走吧。”

    “行吧。”秦风转头朝着一根承重柱走去,伸手就要解开缠在上面的绑绳。

    “你要干啥啊?”

    “把这些东西解开啊!”

    “解开干啥啊?留着吧。咱们这段时间也不一定总来,就让这些东西放着吧,真要是有个什么贼混进来,正好也够他喝一壶的,没准儿还能顺道宣扬一下萧哥的兴武堂呢。”尹鸿摆了摆手,“你去把衣服拿来,我收拾一下这边的东西,咱俩直接走。”

    “我擦,还是你阴险!”秦风由衷地比了个大拇指,“不过我喜欢!”

    等两个人彻底收拾好准备离场的时候,却是看见两名穿着警服大衣、戴着警察帽子的人朝着他们靠近。

    “你好,请问你们谁是这家武馆的负责人?”一名警察过来朝着两人敬了个礼,紧接着开口问道。

    “呃,我们两个都不是,我们是武馆负责人的朋友,过来帮忙看店的,不过有代为决策权。”尹鸿和秦风对视了一眼,给出了一个不偏不妥的答复。

    “二十分钟前,你们两个谁在店里面?”

    “都在。”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转头朝着两个人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警---察证,“这是我们的警---察证,我们怀疑你们与一起车祸命案有关,还请你们随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车祸命案?”尹鸿两人匪夷所思地对视了一眼,“什么车活命案啊警察先生?”

    “这个等你们两个跟我们过去就知道了。”

    “这……”尹鸿面露犹豫之色。

    他和秦风还要去华海中文大学踩点儿做准备呢,这么一去的话很有可能就撂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礼拜,耽误太多的事情了。

    “两位警官,”秦风适时地开口,“我们两个人一直在武馆里面待着,也没外出,肯定不会和什么车祸有关的,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

    “哼,有没有搞错跟我们去一趟就知……”

    “小王!”

    身后那个年轻的警察冷哼一声,刚要例行放狠话,就让前面年纪大的给拦住了,“两位先生,可有不在场证明?”

    “有,警察先生稍等,我去给你调场馆里的监控视频。”秦风说着,扭头朝着武馆里走去,没多一会儿就带了个平板出来,里面正是上午这段时间两个人在场馆里瞎溜达的视频。

    “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是我们唐突了,多有打扰,还请两位包涵。”为首的那个警察跟尹鸿两人握了握手以表歉意。

    “没事没事,配合人民警察工作嘛,应该的。”尹鸿摆了摆手,“对了警察先生,不知道是什么车祸,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这……”

    “还是什么车祸?有一辆五菱宏光,在三角巷被撞得面目全非,里面的七个人都死了!”年长的警察还在犹豫着该不该说呢,后面那个年轻的警察就心直口快一股脑说了出来。

    “五菱宏光?七个人?”

    尹鸿两人对视一眼,“是七个老外吗?”

    “还说和你们没关系!”年轻警察冷哼一声,“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自己就猜到了是七个老外,我看就是你们搞的鬼!”

    饶是尹鸿和秦风两人素质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这个年轻警察这么诋毁挑衅,也不由得心头有些火起,眉头顺势皱了起来。

    “小王!”年长的警察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们警察办案讲求的是证据!证据!不是在这儿主观臆断!你知道就凭你刚才的这种主观判断和简单逻辑刻板印象,会无缘无故坑害多少无辜的人吗?!”

    很显然,他的话还是相当有效果的,那个年轻的王姓警察轻“哦”了一声就不敢再出头了。

    “警察先生,不知道三角巷的车祸到底有多严重?”尹鸿两人看见他对那个年轻警察一顿训斥,心里舒坦了不少,“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不能跟着到现场去看看?”

    “现场?”年长的警察眉头一皱,“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去现场?”

    尹鸿沉吟了一声,开口说道:“如果这七个人是我想的那七个人,那他们之前来过我们武馆,想来学拳。想必两位警官也是因此来找到的我们,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看一看现场,不然总会被后续的问题纠缠的,倒不如这一次把一些问题交代清楚,还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抛开那些不说,至少,算是传达一下我们对那七位外国友人的敬意和缅怀吧。毕竟我们也算是他们生前见过的最后两个人了。”

    年长的警察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点点头,沉声说道:“好,那你们就跟我们去一趟现场吧!”

    “不过要注意,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能随意走动,更不能破坏现场!”

    “警官放心,我们不会的!”

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绝代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封四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四天并收藏绝代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