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怀好意?

    这什么意思?

    唐婉听到林萧的话之后一愣,有些不解:“你是指……什么?”

    “直觉。”林萧沉声回答。

    直觉?

    “噗。”唐婉哭笑不得,“不是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吗?怎么,原来男人也有第六感?”

    不过林萧却是并没接她的梗,依旧语气很认真很沉重,“信我的话,离他远点儿,其他的话,我不多说。”

    唐婉听她这副语气,不由得心头也跟着一沉,这才明白原来林萧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吃隐形醋。或许在他的眼里,秦明是真的有问题。

    可是,秦明是圈内有名的年轻医生,医术高明口碑良好,品行为人也是大家公认的正面,不吹不擂不捧不黑,对待社会上很多的事情和人也都是不正不负不冲动不拖拉,别说是在三十岁的年纪了,就是在五十岁以下的全部年龄区域里,那也都是数得过来的优秀三观。

    这样的人如果都对她不怀好意,那岂不是身边的人对她都不怀好意了?

    林萧的声音适时传来,那双眼睛虽然是闭着的,却好像猜到了她的想法一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所以我说,信我的话,你就防着点儿。”

    林萧的话到此戛然而止,闭口不再出声。

    现在的他,脑海中只有刚从西部丛林回来时候的记忆,甚至不记得自己刚回到华夏几天,性格说话和行事方式都还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那一套,虽然已经尽力改善了,但是依旧是寡言少语的样子。

    能说这么多,还是因为她唐婉在林萧心里无形的buff加成,如果换成其他照顾他的人,他最多就提醒那一句,不会再重复第二遍。

    唐婉静静地看着躺在那里闭着眼睛面色安宁的林萧,全身狰狞如蚯蚓密布的深深的刀伤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对他没有任何感官上的触动。

    这一身伤肯定是疼的,而且痛彻心扉的,钻到骨子里的,只不过他的忍耐力很强,强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

    这就是她中意的男人。

    那个刀削一样的五官、剑锋一样的颔骨,还有那沉着理智、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又了如指掌的性格和能力,还有他现在哪怕浑身是伤,也掩饰不住那一身的健壮肌肉痕迹……

    “傻子,我能不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可怎么能不相信你呢?”唐婉的面色复杂,微微一笑,心里不由得泛起苦痛。

    或许,是天意吧。

    现在这个样子,于他于自己,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哎!”她无声一叹。

    “我相信你,”她轻轻说道,“我去叫他进来给你上药。”

    “不用。”

    “啊?”

    “那小子拿来的那个药膏,帮我涂上。”

    “呃……”

    唐婉瞪大了眼睛看着林萧,他都知道?难道他之前跟刚才一样,都是在装睡么?

    “你想听的话,回头给你解释。让那个秦明滚蛋,以后不用来了,这个药膏不要给他,直接给我用,涂上就行。”林萧不受控制地开口,说完他自己都愣了。

    自己怎么,有一种急着解释的味道?

    是怕唐婉生气么?

    可是,为什么?唐婉到底是自己的什么人?

    自己的感受自己都没这么在乎过,怎么会这么在意一个人?

    这三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啊,好。”

    唐婉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林萧的话她肯定是要听的,虽然他失忆了,但是唐婉相信,哪怕是失忆的林萧,也不会害她。

    “秦医生,不好意思啊,那个,我表哥他……他说他有点迷信,听到那个药膏可以直接治好外伤之后,坚持着要我给他上那个药,你看……”

    唐婉不好意思地跟秦明开口,面色到底有些尴尬。

    本来秦明是她请来帮忙换药照顾林萧的,这回可倒好,秦明什么也没做呢,自己就让他回去了,这不是折腾人家呢么?

    说句不好听的,那是溜傻小子呢啊!

    秦明能凭借自身实力走到如今这一步,早就是个人精了,哪里不知道唐婉这是在送客呢?当下微微一笑,起身说道:“没事,当医生的,都是希望患者好的,患者的意见最重要嘛,毕竟患者的心情,直接影响痊愈效果。既然患者想要用你的药膏,那我自然不能强求。”

    “啊,秦医生,真是谢谢你的理解了。”唐婉内心一喜,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了,“主要是我表哥这个人吧,他有些传统,还是乡下来的,受村子里的那种熏陶长大,思想上难免有些封建,就总觉得那种,伤啊病啊的,挨一挨也就过去了,挨不了的上点土药也就过去了,呵呵……”

    “他对城里的这种医疗系统和治疗方式不太习惯,一时间可能还接受不了这种西医的体系。你看这样行不行,秦医生你也不能白跑一趟,虽然没用上你的药,但是你的出诊费我们照常出。如果这个药膏用起来没什么效果,或者有什么副作用的话,我及时找你,到时候希望秦医生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帮我表哥一把。”

    唐婉并不怎么擅长说谎,这些话还是林萧教她说的,所以难免说起来不是那么自然。

    “啊,没事儿。”秦明笑呵呵地摆摆手,“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我们做医生的,更应该尊重他人想法,我理解,理解。”

    理解个屁!

    秦明在心里恨不得把林萧翻出来扔进油锅里一顿炸!

    正面炸完翻过来炸!

    妈妈的,这小子乡下来的就是土,认准什么不好非要认准那个药膏!

    换作任何一个正常的都市的年轻人,谁敢去相信一个不知道药效的破黑药泥?!

    正常人都会选择正规医生正经敷药好吗!

    要是那个药膏是个没什么作用的也就算了,偏偏那个药膏还是有可能有用的,而且很有可能真的有奇效!

    那他秦明还有什么机会去搞定唐婉?

    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啊!凭空出现的美人啊!

    这死穷酸表哥不是坏人姻缘呢嘛!

    秦明跟唐婉告辞后,在外面那群小迷妹们的众星捧月下走出大楼,给林萧狠狠地骂了一顿。

    “哎!想别的办法吧!”秦明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啪!”

    “我草谁!?”

    走在半路上,突然有一个人在背后猛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吓得他浑身一机灵,赶忙转头看去。

    妈妈的,自己刚才可是在算计该怎么想个新计策把唐婉给弄到手呢,感觉灵光一现,马上就要有思路了,就这么被他一拍肩膀,给打断了。

    沉思被人给打断,特别还是灵光一现的沉思被人打断,换作是谁都容易暴跳如雷。

    “你干什么?”

    秦明上下打量了一眼拍他肩膀这人,一身黑,还戴着个黑帽子黑面具,就剩两个眼睛在外面了,还也是黑的。

    “我警告你,离她远点儿!”

    那个黑衣人冷声开口,语气森然,冷不丁确实吓了秦明一跳。

    “你说什么玩意儿呢?什么离他远点儿?离谁远点儿?”秦明匪夷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再说了,我做什么事情,跟谁交往,好像跟你没多大关系吧?你是谁啊?”

    “呵!”

    那人冷哼一声,眯起双眼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秦明被他这双眼睛一盯,下意识浑身一个哆嗦。

    我擦,这人挺邪乎啊!什么来路?

    “这次是警告,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终于,在秦明被盯得心里发毛的时候,那人突然把眼睛转向别处,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大步离去。

    “神经病啊?奇奇怪怪。”

    秦明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掏出车钥匙解锁,一开门,刚要上车,突然间,又是“啪”一声。

    “卧槽!谁!”

    秦明这次真是被吓到了,他刚才开车门之前周边还没人呢,怎么自己一开车门,突然背后就有个人拍自己的肩膀?!

    “哎哟卧槽,大爷啊,你以后走路带点儿声行不行啊!我的妈呀,差点儿没把我吓死!”

    秦明转头一看,是个戴着墨镜满脸嬉笑的老头儿,右手举着个小破竹竿,上面挂着一个漏了好几处洞的锦旗,大冬天的穿着个小破棉袄,看起来不抗风也不怎么保暖,但是他似乎并不感觉到冷。

    “嘿嘿,先生,赏口饭吃呗!”

    老头儿嘻嘻哈哈地,伸出枯瘦的左手递到秦明面前,完全是一副讨饭的模样。

    秦明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虽然打扮寒酸,但不像是真正贫穷的样子,右手拿着的那个破锦旗上面写着个大大的“定”字,但是已经褪色很多了,想来是经历过很多年的风雨了。

    再仔细看了一眼老头儿的精神面貌,秦明确定了,这老头儿应该不是真正的以乞讨为生的,而是一个举着算卦大旗坑蒙拐骗的。

    哪怕一次也就十块二十块,那人多了保不准也是笔大收入。

    “对不起,没带现金。”

    秦明本来心情就不好,那里有心情跟他在这胡扯?当下车门一关,地板油一轰,大粪叉子名牌旗下的总裁款发出一声痛快的嘶吼,突突突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玛德,神经病真多!”秦明一脚刹车停在交通岗下,暗道一声晦气。

    “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哟!”

    老头儿轻轻一叹,随即又恢复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吊儿郎当地随便选了个方向溜溜达达地就走了过去。

    “啷里个啷啊~啷个里个啷啊~”

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绝代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封四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四天并收藏绝代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