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出事了?!

    许士真心头一惊,也没敢开口去问,急忙靠近手术台,瞪大了双眼往伤者脾脏部位瞧去。

    他知道,先前郑老医生已经做了很多处理,还能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讲述脾脏部位的处理方法,那就郑老医生当时已经控制好了伤者的病情,如今却突然如此失态,那一定是没在他预料之内的事情发生了,甚至有可能是出现了连郑老医生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

    撇开救人与否,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现实案例啊!

    得好好学习!

    可能有人会说,许士真这副态度,摆明了是更注重医术的钻研,而忽略了对人生命的敬畏和关注,这种人不能成为医生。

    一个重伤垂死的病人都已经在眼前躺着了,他不去关注病人的情况,反而关注郑老医生做手术的方法和手段,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医生?!

    其实恰恰相反,往往是这种对医术有痴迷热情的人,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医生。一来,病人的情况由郑老医生主控,他只是个跟在身边递工具做打杂的人,并不实际参与到手术施救中,所以不需要像郑老医生那样全神贯注地对病人施救。

    二来,他现在只是个实习医生,还有太多的事情不懂,有太多的知识和方法需要他去学习,如果现在不好好学习的话,等以后真的成了一个正式医生,一问三不知,反倒是对病人的不负责。

    只有好好学,只有对医术抱有虔诚的热忱,才能成为一个好医生!

    “组织剪!”

    “深部拉钩!小的!”

    “布帕钳!”

    “拆线剪!”

    “止血钳!”

    郑老医生原本就粗重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很显然他已经有些焦急了。

    跟在旁边的许士真一听他这个语气,看了看他的表现,心里登时咯噔一下,莫名回想起了贾政走之前跟他说的那句话:“我相信,这个伤者不会只有二十年的寿命的。”

    看来,这名伤者,很有可能救不回来了!

    “发什么呆呢!止血钳!”

    郑老医生的一声大吼叫的他一激灵,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把郑老医生需要的止血钳给递了过去,浑身一下子就被冷汗给浸透了。

    他们这个职业是在死神面前抢人的,哪怕有一瞬间的耽误都很有可能造成伤者生命的不可挽回,更别提是失神了。

    而他刚才,却在关键时刻发呆!

    如果这台手术里,他是主刀大夫的话,那很有可能就完了!

    因为主刀大夫发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解决完了,二是解决不了了!

    而少之又少的第三种情况,是主刀大夫在发呆想解决方法。

    可是无论哪种情况,身边的班子人员都不会试图开口叫醒主刀大夫的,因为一旦打断了主刀人思路,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也就是说,其实有可能会救活的伤者,很有可能因为他无意识的一个发呆而失去性命!

    细思极恐!

    许士真赶忙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术,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神。

    “蚊式止血钳!”

    “持针钳!”

    “牵开器!”

    “固定架!”

    ……

    不知不觉间,郑老医生的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半小时,包括郑老医生和许士真在内,整个班子的人已经精神到了即将临界的时候。

    “最后一针!最后一针了!”

    郑老医生眼睛瞪得溜圆,生怕自己一个眨眼,酿成不可挽回的大祸。

    先前就出现了一次莫名的情况反弹,不能再出现问题了!

    好在,或许是伤者命不该绝,郑老医生这一针下去后,伤者的脾脏好几分钟了,也再没出现问题。

    郑老医生轻轻吐气,转头看向监视仪。

    还好,持续了一段时间,一切还算平稳,基本维持住了良好状态。

    “呼……”

    郑老医生深深呼出一口气,这回彻底没问题了。

    “通知下一班,让老冯来,交班了!”郑老医生苦笑一声,摆摆手,转身出了门。

    他这一口气呼出去,原本浑身绷紧的那一身气场和力度全然松懈,整个脊背一弯,两腿也似乎无力了不少,就好像把支撑整个人的架子给呼出去了一般,脸上更是一片憔悴,连眼睛都不太想睁开了。

    如果郑老医生以此时的状态出现在哪个封闭的乡下农村里,肯定会有人说他这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吸食了阳气,还是快到尽头的那种!

    可见,这一台手术对郑老医生的消耗究竟多么巨大!

    医者大多仁心,不知道那些频频跟医生闹事、甚至砍伤砍死医生的无良病人家属们看到这一幕,他们脑海深处、心灵深处早已蒙尘甚至不知所踪的名为“良心”的东西,会不会突然一颤,散发出光明来?

    许士真作为第一个打下手的,精神也疲惫得不行,签下值班表后也回了家,倒头就睡。

    睡着前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伤者还要经历至少两起这么风险的手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有刚才的幸运,活得下来?

    ……

    “你到底是谁?!”

    唐婉的眉头死皱,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这个嘻嘻哈哈的年轻男子,声音很冷。

    “嘿嘿,我是谁我不是说了吗,不能说!”

    这男子比她还小,估计也就刚刚成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厚脸皮样子,嘻嘻哈哈的,好像不知道生气和愤怒是什么概念。

    这男的二十分钟前突然来访,说是有重要的消息跟她说,是关于林萧的。

    原本唐婉因为钟峰的事情,已经不太想见了,但听说事关林萧生死,还是让他上来了。

    可是,这副嘻嘻哈哈、手里拿着一大罐黑乎乎黏糊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的小男孩,真的能说出跟林萧生死有关的事情?

    他哪里像了?!

    “宋燕姐,送客!”

    唐婉跟他墨迹了很久,都要被他搞疯了,也不知道这男的脑子和嘴皮子是什么材料做的,不说怎么事关林萧生死也就罢了,还那么能说,还脸皮堪比城墙,怎么搞都打不透,索性喊宋燕,让她把这个神经病送走!

    “哎哎哎别啊阿姨!我真没骗你,我手里的这可是真真的金疮药!独门秘方!哪怕你屁股上长痔疮、一不小心抠破了,一涂都能给你治好!当然了,痔疮是治不好的,只能治好你皮肤的伤。”

    “不过,保准你皮肤绝对水灵光滑!看不出任何抓破的痕迹!”

    那十八岁男子满脸认真地说着,随即一脸疑惑:“哎,阿姨,你怎么脸上这么黑啊?!我说错话了吗!?”

    唐婉狠狠地咬牙,气自己为什么没和林萧学几手功夫,把这个男的按在地上狂扁!

    阿姨??痔疮?!?

    你才阿姨!你才痔疮!

    “嘭”的一声,唐婉把办公室门一关,气呼呼扭头朝着林萧屋里走去。

    自己就比他大了五岁也就,怎么就阿姨了?怎么就……

    孰不见多少富贵公子哥上门提亲的时候都说自己皮肤光滑相貌年轻吗!?

    “哎哎哎阿姨别关门啊!我这金疮药能治好他身上的伤!不留疤痕的那种!他全身虽然重伤,但不出三个月必然痊愈!”

    年轻男孩扯开嗓子朝着唐婉屋里一通喊,身子却被满脸厌烦的宋燕朝着外面一顿推。

    “快走吧!我们总裁烦你!”

    “等等!”

    唐婉的声音突然从门后传来,一双眸子泛冷地盯着那个男孩。

    “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如假包换!假一赔十!附赠包邮活动!”

    唐婉眯起双眼盯了他好一会儿,冷哼一声开口:“闭上你的嘴,跟我进来!”

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绝代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封四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四天并收藏绝代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