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六十年前,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年仅二十岁的唐老爷子双手把着一柄锄头,倏地一扬,将其扛在还未长结实的肩膀上。

    那个时候,唐老爷子不叫唐老爷子,也不叫小唐,更不叫他的名字唐劲松,而是叫一个谁都不用费神去记的名字。

    那个谁。

    或者,

    那个谁谁谁。

    唐劲松的左肩一沉,明显感觉一重。粗重地喘了几口气,他使劲地摇了摇头,努力站稳了身子,眼前的昏黑终于渐渐散去。

    抬起头,眼前三百多米外,是他要去帮忙锄的土地。此时,那里已经有了稀稀散散几个人,身形都是和他一样的瘦弱。

    唐劲松迈步朝着前方走去,一步一软,眼前的昏黑又隐隐有出现的迹象。

    眉头一皱,唐劲松的呼吸粗重了几分,立定在原地,感觉有些过于虚弱了。

    昨天中午和晚上都没吃到饭,饿得一夜没睡。早上也被人把一碗根本叫不得粥的米水给倒了,他此时确实有些受不了。

    被送来这里已经一年半了,吃不上饭是经常的事,但是连着饿三顿,这还真是头一次。

    这帮家伙,不怕死人的吗?

    “喂!那个谁!”

    唐劲松艰难地转头,没让锄头掉在地上,发现是那个膀大腰圆孕妇肚的络腮胡。

    这种人在他的眼中,应该叫“满脸胡”,而不叫络腮胡。因为他这幅全身长满了人猿一样的毛的样子实在是不配让人用“络腮”两个字。

    “你他妈不去干活在那傻站着干什么呢?!等死啊?”震天的嗓门传来,越走越近,嚷得他耳膜生疼。

    “跟你说话呢!你他妈耳朵聋啊?!能听见不?”

    唐劲松被他揪着右边的耳朵,肩膀朝着右边一顶,左侧肩膀一栽,肩膀上越来越沉的锄头猛然脱手,滑落在地。

    “草尼玛的!”那人被锄头落地的“咣当”声吓了一大跳,撒开唐劲松的右耳朵,把他朝前一推推到地上,条件反射地朝后面一撤。

    见没什么事,他便换上一副恶虎下山的样子,拧着唐劲松的耳朵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一张香肠嘴几乎贴在他的耳朵上,大吼道:“你他妈是想反了是吗?!敢吓唬老子?!”

    松开唐劲松,他右手熊掌抡圆,“啪”的一声巨响扇在唐劲松瘦得外显的颧骨上,一巴掌将唐劲松给扇倒在地上。

    唐劲松只感觉脑袋嗡嗡响,右耳朵已然炸开一样,烧得他整个右半侧的脑袋火辣火辣的,脸上的左颧骨应该是凹进去了,脸上可能也有些反应什么的,随即眼皮一沉,紧跟着呼吸变得沉重艰难,顶着全身上下到处的报警和不适,睡倒在地上。

    “草拟吗的!起来!给老子装死是吧?”

    那人见状,右侧大象腿猛地一踢,砸在唐劲松的右腰上,踢得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还不起来?你他妈挺能装啊!老子今儿个还真就不信了,我看你要装到什么……”

    “老刘!”被他的大嗓门喊来的一个中年人皱着眉,喊住了他。

    那人一回头,眉头一挑,“王叔?你来得正好,走跟我去看看那小子!我说他偷懒旷工,你还偏偏不信,现在你看,他他妈连装死都用上了,这城里来的下流,都是个什么德行!”

    姓王的中年人没搭理他,走到唐劲松身边蹲下,把手指放在他鼻子下探了探鼻息,随即脸色一变,又搭了搭他的手腕,登时一起身,语气严肃地说道:“去把大家伙儿都叫来!出事儿了!”

    “我说王叔,你就别给我来那套儿了。这小子来的第一天我就看透了,他压根就不是那种……”

    “你他妈聋了吗?!去把人都叫来!死人了!”

    那姓刘的胖子头一次见中年人发这么大火气,不由得有些发愣,可随即回过神来,想起眼前这位虎背熊腰面相严肃的中年人传说当年也是十里八村一等一能打的主儿,登时心下一慌,赶忙朝着唐劲松走去,就要去摸他的鼻息。

    那中年人也没阻止他。他知道,对付这种人,最有效的就是让他亲自经历。

    “这……这这这……这不能吧?”那刘胖子一摸,见唐劲松果然没了气儿,登时那股“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派头儿就没了,慌得像一个小媳妇儿,语无伦次不说,还手脚乱比划。

    “去叫人!”中年人再度沉沉地开口,“把所有人都给过来!看看大家谁有什么办法。”

    “去啊!”见刘胖子还在那抖,中年人猛地吼了一嗓子,他这才屁滚尿流地去喊了人。

    不出意外地,村里的所有人都说死透了,没办法了。

    “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他!”刘胖子突然间开口,语气极其慌张。见众人朝着自己看来,猛然反应过来,一指地上躺着的唐进军,磕磕巴巴说道,“是他……他他他……是他自己忽然间倒地上的!我我我……我就是骂了他两句,是他自己倒在地上的!和我不相关!”

    “刘胖子,大家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着急表个什么态?”那中年人冷哼一声,“除了心中有鬼,还有什么解释?”

    “对!他就是心中有鬼!”

    “人就是他杀的!”

    “我看见了!今天早上我起得早,他在那大嚷大叫的,揪着那个谁的耳朵,还抽了他巴掌,踢了他腰来着!人就是他杀的!”

    “对对!这么着急表态,绝对就是他杀的!”

    “他杀的!”

    “他杀的!”

    “他杀的!”

    那刘胖子一向霸道横行惯了,如今这是唯一一次心虚,哪里见过众人一致指骂自己的样子?当时就吓得双膝一软,“嗙”的一下跪在了地上,紧接着,众人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儿。

    “我草!”

    “真尼玛不是男的!”

    “废物一个!”

    “垃圾!”

    “糙!”

    那刘胖子可不管这些,双膝一错一错地朝着姓王的中年人爬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求饶。

    虽然他平时欺负那些下流知识分子欺负惯了,把他们当免费劳力佣人、甚至压根就没把他们当人看,而是当做一条狗,但是这狗活着和狗死了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狗虽然没有地位,虽然随便他们欺负,那是因为上头没来人去问去查去关心,再者,上头也是不知道有这些情况。只要这狗活着,来人定时定点儿来检查的话,只要狗还能动弹,还能吃喝拉撒干活锄地,那哪怕是饿成了骨头连着皮,都就是条好狗,平日里喂什么都可以,糠咽菜都行。

    可要是这狗死了,那可就彻彻底底的不一样了。上头给你扔下来这些狗,是让你养着,是让你去训一训忠诚度,是让你帮着洗洗他们的狗眼,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主人,但是不是让你们弄死它。

    没弄死它之前,只要它还在,那你怎么说都可以是训它,上头也不会觉得不妥;但要是让你给训死了,你去和上头说着是训它呢,上头能信?

    不把你当狗给训死了就算不错!

    那下流的这些成员,虽然在他们眼里连狗都不如,可毕竟是人家下放下来的,深究着论起地位来,比他们都要高,只不过人家不得意罢了。

    再者,人家现在在他们眼里是狗,可他们在上头眼里,何尝又不是一条狗?

百度搜索 绝代狂婿 天涯 绝代狂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绝代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封四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四天并收藏绝代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