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表兄,那些前辈们都灰走了。”

    熊伶俐仰头看着空中,小声嘀咕了一句。

    在她身边阴影中打坐的李长寿缓缓点头,也不多抬头去看,只管低头思索。

    瞄了眼正在结界中感悟修行的有琴玄雅,李长寿心底微微抽搐。

    他在构思一种名为‘逆·雄心丹’的仙丹,准备以后用来克制有毒师妹的毒功……

    这次法爷鸟笼帮有毒度过了天劫,李长寿对此前利用她几次,也就没了亏欠。

    ‘稍后她再来小琼峰,就避而不见,也不要去告别了吧。’

    如此,也可渐渐减少牵连,避免今后再被她惹出更多因果。

    《稳字经》有言:朋若多,事无躲,友若寡,免横祸。

    ‘我…诚不欺我!’

    李长寿心底微微摇头,祈一句仙路长宁,道一声安心长生。

    至于法爷鸟笼……

    各位‘源流’大仙离开,代表着这次三教源流大会的正戏落幕;

    但对地上的这些三教仙宗而言,还会有各种繁琐的余韵。

    空虚掌门所担心的有人会来生事,应该不远了……

    果不其然,三教众仙刚刚散场,人教的逍遥仙宗与其他四家仙宗的掌门,一同来寻季无忧。

    季无忧寒暄应对几句,就将李长寿找了过去。

    “长寿啊,”季无忧笑了笑,给了李长寿一个眼神,“过来见过这几位前辈。”

    “尊掌门令。”

    李长寿向前,对着眼前这三男两女五位老神仙,做了个标准的道揖,额头微微见汗,略微有些紧张,道:

    “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拜见五位掌门。”

    有位老妪满脸笑容,先是温声道:“你倒是好福缘。”

    自然是在说有琴玄雅那句宣告之事。

    果然,这五人不接触他道躯,近距离也看不透第六版《龟诀》……李长寿心底稍微松了口气。

    随后,这老妪继续温声道:“长寿你可知,你那鸟笼,能让多少会毁在天劫中的人教弟子,可渡成仙天劫?

    我知你并无炼制之法,但可否将它拿出来,让我等参详参详。

    说不得,便可找出炼制之法,那你便是大功一件,贫道自有厚礼奉上。”

    厚礼……

    李长寿瞧了眼掌门,无忧道人对他轻轻眨了下眼……

    这是,几个意思?

    李长寿略微皱眉,额头冷汗更多了几颗,“还请……请各位前辈恕罪,弟子恐怕不能拿出此物。”

    那老妪皱眉道:“为何不能拿出?莫非你想独享?亦或是只愿给度仙门门内所用?”

    又有一老者低声道:“咱们人教六仙宗本就是一家亲,这般藏私……恐怕有些不妥吧。”

    李长寿又看向自家掌门,无忧道人却是面露为难……

    罢了,掌门有些不靠谱,眼色给的这也太慢。

    幸亏他此前已想好应对之法。

    李长寿连忙做了个道揖,越说越小声,声音也多了几分无奈:

    “弟子自然不敢藏私。

    但助人渡天劫,本就会沾染因果……

    此物虽十分难以炼制,但各位前辈门内定有不少炼器宗师,想仿制应当不难。

    各位前辈都是大宗之掌门,可能保证……此物不流传到人教之外?

    弟子觉得,一旦此物流传开来,若助善仙得道,自可沾他福源,若助恶仙得道,也必将食他恶果。

    弟子所修度仙门《无为经》之上卷,经文里告诫……

    奉无为而有为之法,行顺应自然之道……”

    这五家仙宗掌门各自皱眉,竟一时间哑口无言。

    度仙门众仙听闻此言,弟子们略带疑惑不解,但各位长老却是各自点头。

    尤其是忘情上人,注视李长寿的背影,眼底多了几分感慨……

    季无忧含笑向前踏出两步,刚好站在李长寿和五位人教仙宗掌门之间。

    李长寿心神略定,知道掌门是挺自己的,那就没了小半后顾之忧。

    稍后有机会,想办法将掌门引荐给大法师吧,毕竟掌门也是金仙,兜率宫跑腿的活,也是做得来的……

    嗯,这绝对不是想给大法师找个新法宝人!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笑道:

    “这洪荒三界,天地之间,谁又能真的不沾因果?

    长寿啊,你这般,其实是有些思虑过度了。”

    “弟子并非……”

    李长寿话语稍微一顿,心底略微有些惊讶。

    只因仙识捕捉到,原本已离开的阐教玉虚宫众仙,竟有一位清瘦老神仙,提着花篮折返……

    看他驾云飞来的方向,似乎就是要来此地。

    云中子!

    这位洪荒炼器大师,莫非……也对法爷鸟笼感兴趣?

    当下,李长寿心念转动,口中继续道:

    “弟子并非思虑过度,只是单纯觉得,此物乃一位长老临终所托,若我因此物,为这位长老转世之身惹来业障,那岂不是……”

    “不会有你说的这般严重,”又有一老妪笑叹了声,“你将此物拿出来,给我们看一眼总归无事吧。”

    李长寿沉吟几声,故意拖时间等云中子。

    待云中子离着此地还有百里,且做出少许倾听状,李长寿这才犹犹豫豫地道了句:

    “给各位看一眼也无妨,但,须得有一位炼器宗师在此地。

    若他看了,说此物无法炼制而出,还请各位掌门,稍后莫要再为难弟子。

    弟子踏修行路堪堪两百年岁,着实……担待不起。”

    季无忧笑道:“放心就是,各位掌门都是咱们人教的中流砥柱,如何会为难你这个小小弟子?”

    这两人一唱一和,倒是将那几人堵的哑口无言。

    那五位人教仙宗掌门顿时开始商议,他们还未商议出结果,就听空中传来一声笑语:

    “可否也让贫道瞧瞧?”

    说话间,云中子身影在百里外一闪而至,却是用了乾坤遁法,在空中留下了几道残影,修为展露无疑。

    云中子一现身,季无忧与其他五位掌门,连同度仙门以及左右两家仙宗的门人弟子,齐齐做道揖行礼,口称:

    “拜见前辈(福德金仙、师伯)。”

    李长寿心底,此刻是真的有些忐忑,担心这位大佬看透自己伪装,会徒增麻烦。

    然而,李长寿也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云中子直接对他传声道:

    “莫要担心,贫道帮你化解此局。

    此前玄都师兄离开时,对贫道有所交代,让贫道莫要点破你身份。

    贫道曾欠下玄都师兄诸多人情,今日你且安心就是。”

    李长寿心底一叹……

    果然,有了靠山,自己当真能少花费诸多心力。

    云中子提着花篮轻笑了声,道了句:“各位道友不必多礼,长寿小友,你那能硬抗天劫的鸟笼,可否让贫道开开眼界?”

    李长寿继续露出犹豫的面容,自然是要把戏份做足。

    季无忧咳嗽了两声,对李长寿一阵瞪眼。

    李长寿低声道:“还请前辈布下一份结界,此物我拿给前辈来看。

    前辈若说不能炼制,想必各位前辈都会信了。”

    有人教仙宗掌门骂道:“你这小弟子,怎得防我等跟防贼一般?”

    李长寿面露为难,云中子却站了出来,笑道:“怎么,各位莫非信不得贫道?”

    这几位金仙忙道不敢。

    当下,云中子取出一只宝瓶放在一旁,飘到了李长寿面前,拉住李长寿胳膊,一同化作流光钻入了这宝瓶中。

    一群炼气士顿时围了上来;

    可不管他们如何探查,都无法窥到这宝瓶中的半点情形。

    片刻后,一道流光飞出,在侧旁化作了李长寿与云中子的身影。

    云中子皱眉凝思,手中不断掐算,却是长叹一声:

    “这法宝,贫道炼制不出。”

    周遭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云中子喃喃道:“这不合炼器之理,也不符道法之意,此物本不应在世上留存。

    贫道自炼器至今,炼制宝物数万,却根本未曾见过这般玄妙之物。

    大道至简,简自有繁……不知该说妙,还是该说奇。”

    在此地的人教六仙宗掌门,度仙门长老门人弟子,以及用仙识注视此地的众三教仙宗之人,尽皆面露惊讶之色。

    玉虚宫福德金仙云中子都仿制不出?

    云中子叹了口气,在花篮中拿出了一只玉符,递给了李长寿,对李长寿道:“今日贫道欠小友一个人情,稍后若有事,可用此物寻我。”

    李长寿将玉符捧在手心,知道这是云中子看在大法师的面子上,给自己临时撑个场子……

    他记得,封神大劫中,云中子算是少数几个,真的会考虑凡人生死的三教高手;

    身为阐教金仙,知阐教天命应支持周国,却还是去朝歌城为纣王献木剑除妲己,为的就是避免生灵涂炭。

    这位福德金仙最后未入封神榜,全凭福源深厚……

    自己用【静电屏蔽】之道,让这位老神仙对自身炼器水准产生怀疑,是不是……有些不太地道……

    但这个,李长寿也没办法解释,他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罢了,并非什么法拉第大仙转世、薛定谔金仙重生。

    “罢了!”

    云中子轻笑了声,面容略带失意,提着花篮转身飞向云端,不断摇头叹息,径直离开。

    其实到此时,有云中子作保,言说此物捉摸不透原理、无法仿制,又直接说欠了李长寿一个人情,直接护住李长寿,各路仙人已不会继续为难……

    但对于李长寿来说,却是远远不够。

    云中子刚走,李长寿就轻轻一叹,随手将两只法爷鸟笼招了出来,一左一右握住了法爷鸟笼,口中长叹:

    “万般皆由你起,还让诸位前辈失望一场,弟子有过。”

    言说中,他手中法力涌动,两只鸟笼同时四散炸裂。

    周遭众仙都是不曾想到他会做这般事,但李长寿出手太快,他们修为再高也来不及阻止。

    季无忧喊道:“哎!这使不得!你自己用便是了!”

    “长寿你莫要毁了这般奇宝!”

    “这!”

    “长寿!”

    李长寿面露决然,又随手甩出数十道符箓,喷出漫天术火,转眼将这鸟笼各处散落的零件吞没……

    少顷,地面只有少许灰烬残留。

    这两只造价本来就不足百块灵石的法爷鸟笼,被李长寿随手一震,灰烬随风飘扬……

    再也没留下什么痕迹。

    李长寿对各位前辈做了个道揖,言说:“弟子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各位前辈勿怪,弟子心境不稳,暂且打坐稳心了。”

    言罢,他坐回了熊伶俐身旁,闭目凝神,全力收敛自身气息,应对周遭一道道仙识探查。

    另一面,那五位人教仙宗掌门面色颇为尴尬,一个个想向前又不得,还是去了季无忧身旁。

    “无忧师弟,这次多有得罪,”那老妪拿出两只储物法宝,用仙力递了过来,“这些权当是给这个小弟子的赔礼。”

    “我等只是想观摩观摩,不曾想毁了长寿小友渡劫之物,这几件宝物,算是给小友赔罪。”

    “无忧师弟,稍后还请带长寿师侄来我逍遥仙宗做客。”

    “这里有两件,可在天劫中护元神之宝,虽比不得那笼子,权当弥补了。”

    季无忧倒是并未推辞,皱着眉,带着几分嫌弃,替李长寿将这些都收了下来。

    那五位人教仙宗掌门并未多留,给了赔礼就匆匆告辞……

    李长寿感觉到,观察自己的仙识在迅速抽离,心底也略微松了口气。

    如此,法爷鸟笼也就没了太多隐患,只是还不能掉以轻心。

    等酒乌师伯将那五位掌门的赔礼送过来,李长寿也是皱眉收下,低头叹了口气……

    演技重在从一而终,此刻必须做出一幅亏大了的表情。

    实际上……

    他突然间家底就厚实了起来,刚刚在宝瓶中,云中子前辈已经给了他十多件灵宝级别的小玩意,以及后天灵宝级小东西。

    都是云中子炼制了随手送人的货色。

    与这位云中子前辈炼制的宝物相比,这些掌门的赔礼自然逊色不少;但那两件可在天劫中守护元神的法宝,倒是十分难得。

    灵娥的渡劫大礼包,顿时又增厚……

    嗯?

    心底突然来了潮涌,似是自南海海神庙而来。

    李长寿心神分出一部分,落在起了反应的海神庙诸主神像上,顿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魁梧身影从庙门处踏步而来。

    赵大爷怎么又来他这了?

    还不只是赵大爷,他还拉着一位少女,口中不断说着:

    “小妹你听我的,这海神老睿智了,要是他答应了,为兄就传你,打了人对方还不敢说什么的妙法!”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