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度仙门平日的天气,大多都是天高气爽,风和日丽。

    休息了一个日夜,李长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轻盈了许多,神思渺渺、清气漫漫,感悟重重、念头通达。

    确实是个顿悟的好天气……

    按照昨日约定,灵娥早早就到了大阵之外,等候了一个时辰。

    李长寿其实,也已经盯了师妹一个时辰。

    他部分心神轮换休息时,打开了些许丹房周遭的杀阵,小师妹好不容易拉扯这么大,可别因为她的一时不慎,出了什么意外……

    还好,灵娥很乖巧,就在大阵边缘之外静静立着。

    等李长寿解开阵法,她才驾着云、哼着歌,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飘向了丹房。

    灵娥今天也是着重打扮了一番,一身浅白染绿的薄薄长裙,长发束了流云带;本就清秀可人的脸蛋上,恰到好处地点缀了少许粉黛。

    青丝飘摇间,可见柳腰于裙隐隐绰绰;

    裙摆随风起,得观纤腿浑圆足不堪握。

    李长寿将师妹引入丹房,刚要开启周遭阵法,对小师妹进行一次系统的、全方面的授课,仙识捕捉到酒玖师叔飞出破天峰……

    想了想,李长寿倒是觉得,趁这个机会,让偶尔会外出的小师叔接受一下思想改造……

    咳,什么思想不思想的。

    他只是给师叔提供一些小小的、不成器的建议,让师叔今后如果遇到因果,尽快了断,避免波及到门内与小琼峰……

    很快,酒玖鬼鬼祟祟地摸到了附近,“呜啦”一声,跳进了丹房中;

    灵娥很配合的拍拍胸口,酒玖顿时乐不可支。

    李长寿微微一笑,拿了几壶美酒给了酒玖,缓声道:“师叔,今日我要对灵娥补习,您是要在此地旁听,还是去别处玩耍?”

    “补习?”

    酒玖眨眨眼,很快就挺胸抬头的道了句:“那今天本师叔就勉为其难,指点下你们的修行吧!”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道一句,你大你说了算。——这里,指的是辈分。

    手中控阵玉符光芒闪烁,丹房周围,由内而外开启了一层层阵法。

    李长寿道:“师叔你能留下,那自然再好不过,但还需立下一道誓言,将今日所听内容不可告诉除了咱们三人之外的任何人。

    这……毕竟是我们小琼峰的独有法门。”

    酒玖皱眉嘀咕:“什么东西还不能外传?小琼峰还有独有法门?”

    她突然眼前一亮,“莫非是你那个凶恶的师祖留下的?”

    李长寿和灵娥对视一眼,露出了同款微笑,酒玖顿时来了兴致,立誓之后,将门外摇椅扛了进来,直接跳到了摇椅上。

    “你们讲,你们讲,我旁听就是了!”

    当下,李长寿将自己此前准备的‘教案’稍微修改了些,省去了一些自己的亲身经历,开始对灵娥授课。

    讲的是:

    稳中求胜真妙法,了断因果三重事。

    机缘宝物莫多取,长生道果在自身。

    灵娥听的十分认真,不断点头、颔首,一旁的酒玖却是颇为惊叹。

    ‘江林儿师叔不愧是在外面混的,这些道理,好像都很有用的样子!’

    于是,酒玖也在旁听的津津有味了起来,并越发兴奋。

    李长寿讲了半个时辰,就开始课堂问答。

    “假若,师妹你遇到一名和你同等境界之人,对方意图不明,主动靠近,你该如何应对?”

    灵娥想了想,道:“用迷药将他放倒。”

    李长寿继续追问:“可他若是只是找你问个芳名……”

    灵娥不假思索地道了句:“加大剂量!”

    一旁的酒玖身形不由一晃,差点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李长寿道:“说一说你的想法。”

    灵娥正色道:“若他知我名,岂不是便可对我用咒法巫术?”

    李长寿禁不住揉了揉眉心,言道:

    “不要按我授课的理论来,这般没来由的迷昏旁人,也非明智之举,按你本心。”

    灵娥嘴角一撇,小声嘀咕:“万一让师兄你误会我跟他有什么关系怎么办……”

    噗嗤一声,酒玖禁不住笑出声来。

    李长寿道:“你再想想。”

    灵娥皱眉思索,很快又小声道:“还是用迷药将他放倒……随后更换气息样貌,用仙酒洒满他全身,迅速从他身旁离开。”

    “勉强及格。”

    “嘻嘻,都是师兄教过的!”

    李长寿摇摇头,言道:“你少了观察周遭环境,以及推断此人,接下来被迷昏后生与死的概率。”

    灵娥反问道:“但如果是我单独外出的情况下,不应是更换容貌身形,尽量去融入环境,避免引起任何人注意吗?”

    李长寿笑道:“确实是这般,最近开窍了嘛,继续听题……”

    就这般,灵娥坐在那不断回答,李长寿在旁来回踱步,不断提问、传授、解答。

    一旁摇椅上,酒玖的表情,从惊讶、到木然,再到恍然大明白,也在汲取着一点点,小琼峰的独门秘术。

    两个时辰后……

    李长寿道:“好了,功课就温习到这里,接下来是今天的授课内容。”

    灵娥轻快地点点头,心底松了口气,表情带着几分期待。

    温、温习?

    酒玖师叔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什么。

    她仔细想想,这些道理……其实也没错。

    而接下来……

    “师妹,假若有人要杀你被你成功反杀,或是你除掉了自己的生死仇敌,这时你该如何做?”

    灵娥不假思索地道了句:“远遁万里。”

    李长寿摇摇头,道:

    “远遁是不错,但远遁之前,尸首如何处置?

    若尸首残余了残魂,带着对你的怨恨逃了,又该如何?

    这世上,多得是残魂重生的阴修之法。”

    灵娥柔荑捏着自己光洁的下巴,定声道:“还请师兄教我!”

    “这,就是今天要讲的核心。

    小琼杨灰法!”

    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大袖一挥,身后出现了一块木板;

    木板上画着十多幅简单的画面,每幅画侧旁都有详细的解释。

    就听李长寿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

    “处理尸身第一步,你要准备处理这些尸身的手段,毒丹、真炎都可。

    在处理尸身的同时,最需要的就是判断对方身上有无自行报信的法宝,所以尽量将对方的储物法宝毁掉,不要总想着杀了人还能捡宝这般美事。

    但最要紧的,就是处理对方魂魄。

    三界以元神道为主流修行法,不同道承的效果千奇百怪,仇敌的魂魄,便是处理尸身的重中之重。

    今日,我便将咱们小琼峰一脉最强的法器,传授于你!”

    “最强的法器?”灵娥来了兴致。

    李长寿拿出了两只碧绿色的珠子,郑重地交到了灵娥手中。

    这就是传承!

    这就是师兄对师妹的关爱!

    “此物名为摄魂珠,只有一个作用,便是收摄残魂。”

    侧旁顿时传来小师叔的呼喊声:“给我也整一个!”

    李长寿笑着又拿出了两颗摄魂珠,用模拟的法力推给了小师叔,笑道:“师叔也觉得,这般是必要之举吗?”

    酒玖重重地点头,身上的麻衣短衫顿时有些不堪重负。

    酒玖笑道:

    “别看你们师祖很不正经,还经常以大欺小……哼,以小欺大!

    但她的本领,我倒是佩服的,那日我也见了,若不是我师父来了,万长老若不下狠手,其他几人都拦不下她的。”

    李长寿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继续授课。

    “这,只是第一步,”李长寿道,“摄魂珠不一定能够将魂魄完全吸入,还可能留下一缕缕残缺的魂魄痕迹。

    这三界之中,有一至宝名为六道轮回盘,有蕴养残魂之功效。

    残魂也是可投胎转世的。

    这时,我们就需要这三样经文!

    用以消除自身业果的《消灾祈福咒》,用以将对方残魂直接引去六道轮回的道门《度人经》,以及西方传出来的《往生咒》。

    三咒之后,配合摄魂珠,再有煅燃对方元神之法,只需再细细观察,定不会有遗漏。

    当然,这些的前提,是你必须处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且迅速做完这些。”

    灵娥和酒玖动作整齐地缓缓点头,美目中都有少许赞叹。

    当然,李长寿今后会传灵娥原版的剪纸成人神通,对酒玖师叔倒是不能随意传授。

    渐渐的,自清晨时分,到日暮西斜。

    重重阵法遮掩下的丹房中,李长寿的身影来回走来走去,灵娥不断点头、提问,反复温习;

    已经不知不觉跟灵娥一同坐在蒲团上的酒玖,也很快就加入了请教的行列。

    只能说,小师叔不愧是李长寿看好的门内长辈,接纳起这些思想,当真十分迅速。

    自然,这也是托了师祖江林儿的福。

    李长寿此前也没想到,在外面瞎浪的师祖突然回了一次山,自己在山中的‘能动性’就突然强了起来。

    有些小事,都可直接归结为‘师祖传授’,如此遮掩过去。

    ……

    江林儿走后的第一封书信,是在她离开的第六年,让人捎回的度仙门。

    这封信是给李长寿,而不是给齐源老道的,李长寿也就名正言顺地瞒着了师父。

    信中有言,江林儿此时已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仙人团伙’,日子十分安逸;

    她已经去了地府三四次,不断疏通关系,总算查到了皖江雨投胎的轨迹。

    但江林儿只是查到,皖江雨最近一次轮回,是投胎成了一只树灵,这只树灵诞生于数百年前,此时寿元将近……

    江林儿决定等皖江雨下一世,看情况能否将皖江雨接回度仙门,重续仙缘。

    对此,李长寿和灵娥都是颇为欢喜,李长寿决定,以后定要钻研出一类丹药,让师祖摆脱板上钉钉之烦恼。

    既然已经有了雄心丹,那与之对应,也该做一味丹药出来,这才圆满。

    说起丹药,李长寿在地下密室推演大势时,也没忘去万林筠老爷子那里参观仙识丹。

    但万林筠老爷子似乎陷入了困惑,仙识毒丹久久无法炼成,李长寿却也不好直接拿反查丹、心火烧出来;

    只能等万林筠老爷子自己琢磨出来了。

    南海海神教倒是进入了漫长的平静期,但龙族却遇到了一些麻烦,四海之内不断有海族叛乱,让四海龙宫疲于应对。

    这明显,就是西方教在暗中使坏。

    李长寿并不急,这些变化,也都在他推演之中。

    圣人老爷交给的任务,他务必要在自保的前提下,稳妥地完成。

    天庭的旨意远没有消息,自‘海神庙碰瓷’事件第十五年,东木公又下来了一次,拿来了玉帝陛下的三个问题,李长寿自然是稳妥地给了回答。

    这些回答,在李长寿看来,称不上绝妙,却可算‘中上’,保证能够解决问题,就是会花费一些不必要的心力。

    而后……

    东木公也没给‘用户反馈’,李长寿暂时不知效果。

    西方对龙族的算计,应该是长达百年、数百年甚至更久;

    李长寿在山中安静修行、体悟,慢慢等着,与敖乙定期联络,不急不躁不去主动掺和。

    日升月落,周转不停;

    天明天暗,万物之理。

    渐渐的,关于龙族之事,李长寿此前所做的那些推演,已经有几条逻辑线得到了对应。

    但西方接下来会有什么大动作,他也拿不准……

    而最先等来的,其实是三教源流大会。

    近来,山内已经有各种消息乱传,似乎是这三教源流大会要提前开幕,三教仙宗将齐聚中神州金宫门……

    李长寿决定,等三教源流大会事情平息,他就亲自写一封书信,对玉帝阐明龙族之事,将【龙族上天庭】的当事人之一稳住。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开始了自己准备已久的躲避计划。

    这计划,自不可能是把灵娥偷袭成重伤,自己留下来照料……

    万一门内让师父照顾,自己出去,那岂不白费心思。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