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哎,轻点……道友轻点。”

    大泽角落悬浮的仙山上,两道身影正蹑手蹑脚、鬼鬼祟祟地朝着山顶进发。

    前面那位魁梧壮汉已经脱下了蓑衣,短衫长裤颇为‘朴素’,但自身不经意间散发着的威严,让人绝不敢有小觑之心。

    这可是分了一丝儿鸿蒙紫气的大佬!

    壮汉身后,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缓步跟着,已经将献给大禹的礼物单独备好。

    东木公准备礼物时,自然是准备了八份,天庭此时再穷,面皮也是要的,不可能让海神提一份礼物来拜见八位人族先贤。

    就是,当前这般情形,远远超过了李长寿的预期所想……

    他当真想问大禹前辈一句:

    何必呢?

    非要拉着他来家中坐坐干啥?

    大家对这种事心照不宣、微微一笑,过去也就过去了,何必要强撑面皮……

    胆战心惊地路过几处阁楼之后,李长寿跟着大禹帝君进了几层大阵,到了一处山尖别苑中,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对视一眼,各自中气十足地大笑了两声,全当刚才无事发生。

    “请!”大禹举手投足当显帝君霸气,大手一挥便是一句:“寒舍简陋,莫要嫌弃,今日你我共患难,当为知己矣!”

    李长寿:……

    这是,想封自己口?

    李长寿顿时苦笑了声,自己哪怕跳出去到处对人喊,人族大禹帝君惧内、天天被自己夫人涂山氏骂哭,这也没人信吧?

    而且相比大禹帝君的八卦,人族练气士们更在意轩、咳,更在意如何长生问道才对!

    “前辈放心,”李长寿低声道,“晚辈此行无所见、无所闻,只知前辈神通广大,爱护妻侣,实乃我辈男儿之典范!”

    大禹顿时眯眼一笑,叹道:“怕就是怕,不用这般委婉。

    我欠了她,这都是应该的。”

    言罢,大禹放下鱼竿鱼篓,将蓑衣挂在一旁,便让李长寿去树下石桌处稍等。

    “不必拘束,在这小院没什么规矩。”

    “多谢前辈款待,”李长寿拱拱手,老老实实坐在一旁木椅上,等大禹帝君一同喝茶。

    能跟大禹帝君打好关系,对李长寿而言,自是百利而无一害。

    顺便,李长寿开始打量这个小院各处杂物堆。

    一旁角落中,斜放着一只石碑,石碑旁摆着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子,侧旁还有一把石斧。

    李长寿本来没怎么感兴趣,只是偶然看到了,但就是因为多看了这一眼,就有些挪不开视线……

    好浓郁的功德之力!

    甚至,随便哪一件,都是自己此时所积累香火功德的数倍!

    而且还是纯粹的天道功德。

    莫非这是大禹帝君的后天功德灵宝,当年治水时的开山套装?

    就这么扔角落蒙灰?

    “嗯?”

    换了一身长袍的大禹自屋内而来,顺着李长寿视线看去,顿时笑了笑。

    张手一摄,那根铁棍子到了大禹手中,被大禹端着向前走来。

    “给!”大禹哈哈笑了声,“封口之用。

    此物是我当年测量水位用的尺子,没什么大用,就是可大可小,坚固不易毁,有一份功德在其上。

    将此物放在家中,支一下房梁、撑一下帐篷,也是不错的。”

    李长寿:……

    定、定海神针?

    他拿这玩意作甚?

    自己堂堂天庭海神,总不能用这老神仙的模样,拿着根棍子与旁人厮杀吧?

    难不成,自己拿了这东西,将其上功德抽出来,再炼制一番,刻上如意金箍棒五个字,送到龙宫之中当个摆件,给某只说不准几万年后才能蹦出来的猴子用?

    而且西游劫难八成也是圣人算计、大教之争,定海神针这东西他是真的不敢乱动!

    他现在缺宝物不假,但也不是什么宝物都想拿;

    这种大因果之物,李长寿绝对是固辞不收。

    “使不得、使不得,晚辈怎么能收这般重礼!”

    “哈哈哈!”大禹笑道,“莫要挖苦于我,我来火云洞时,将能留给同族的都留下了,只带了这几样沾了功德的宝物过来。

    如今我也算修道有成,功德于我也没了太多用处。

    拿着吧!

    怎么,你还想要我开山斧不成?那可是我之兵刃,杀伐用的宝物也不能乱赠。

    更何况,这铁棒和开山斧,都是当年太上老君前辈所赠,今日送还给人教弟子,也是一场缘法。”

    这棍子怎么就不是杀伐宝物了?

    瞧不起猴呢在这?

    李长寿笑道:“前辈,晚辈这次是代玉帝前来,不便接前辈所赠之宝。”

    “哎,此地没有什么人皇与天庭大臣,”大禹将这锈迹斑斑的铁棒扔到了李长寿面前,“你看上就拿着,若是嫌弃就不拿。”

    说完,大禹笑眯眯地看着李长寿。

    俨然若是不收这封口费,今天这事就没完……

    可这根铁棍子,自己当真……

    “前辈,您能换一件吗?”

    李长寿心念一转,顿时有了应对之法。

    大禹听闻李长寿这一问,当真愣了一下,低头看着手中这根铁棒,纳闷道:“这东西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李长寿道:“前辈您要送晚辈礼物,晚辈不应推辞,可莫要是老君炼制的宝物。

    晚辈去兜率宫拜见老君时,老君赐下的是丹道,而非宝物。

    这若是让老君见到了,定会以为晚辈心有不满……”

    这理由虽牵强,但总归是勉强圆上了。

    大禹想了想,将这铁棍放在一旁,略微有些纠结。

    随之,大禹一拍大腿,“怎么把这件宝物忘了?你是海神,这东西对你也应大有裨益!且等,我去里面找找!”

    李长寿含笑答应一声,心底一阵抽搐。

    等大禹帝君匆匆跑去正屋,李长寿也打量了几眼脚边的这根铁棍。

    抬手握住这铁棍,却觉这铁棍颇为沉重。

    还好,这具纸道人体内的仙力,是纯正的金仙仙力,若是成金仙之前,李长寿的纸道人怕是要施全力,才能将这东西捡起。

    抬起铁棍,擦掉一些锈迹,便见其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度量,李长寿心底有些明悟。

    这根棍子之所以还没去东海,应是还没化作如意金箍棒。

    好浓郁的功德之力……

    李长寿说不馋,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也想到了,自己只要将此物拿走,抽走功德、重新炼制、放去东海,拜托东海龙宫照管,其实也是成全了此物的归宿。

    不过,本着能不牵因果就不牵因果的原则,李长寿还是打消了这般念头。

    稳一手,还是不拿为好。

    当下,李长寿站起身来,将这根铁棍放回了角落中。

    小院地面也是被大阵包裹,不然也承受不住这铁棍的重量。

    李长寿看着那生锈的开山斧、几乎快模糊不清的功德碑,心底轻声赞叹:

    昔日治水为人皇,立鼎九州定国纲。

    而今携妻同归隐,兵甲得锈功绩藏。

    这般人族先贤,确实值得称赞。

    先前和陆压道人对过诗后,诗力也是大涨啊!

    “来,看看此物!”

    大禹中气十足地喊了声,捧着一只卷轴缓缓打开,用力一吹,其上灰尘乱飞。

    “这是南洲俗世的水文河图,与那先天宝物河图、洛书可不同,这上面记载着,我当年治水时画下的大地之水脉。

    不少区域水文颇为复杂,天庭如今对南赡部洲了解还不多,今日便将此物送你,今后或许也可为苍生造福。

    此物只需稍加炼制,便可作护身之用。”

    言说中,大禹双手推送,这画卷缓缓展开,其上涌出道道水蓝色的光华,散发出淡淡水纹波痕。

    其上有一条条江河奔涌之象,耳旁能听闻轰鸣之水声!

    这是……

    后天极品功德灵宝!

    李长寿抬起双手,这宝图颇有灵性,在李长寿面前自行卷起,落在了他手中。

    远在东洲度仙门中的本体突有异样,元神感觉到了这宝图上传来的喜悦之情,而元神旁的海神神权宝器闰土叉、咳,三尖钢叉也发出轻轻的震颤。

    “多谢前辈赐宝!”

    李长寿对着大禹做了个道揖,大禹此时终于放心了下来。

    “来,喝茶喝茶,在我这歇息半日,我带你去拜见各位前辈!”

    于是,大禹与李长寿坐而饮茶,聊起人族现状。

    李长寿将天庭送给大禹帝君的礼物拿了出来,其内是一方锦盒,锦盒内有三只大蟠桃,一本书册,两支做工精细的凤钗,还有几样拿在手中把玩的物件。

    蟠桃乃是先天灵根所结,这份礼物的价值也就有了保证。

    而看大禹对那几件把玩物件也是颇为喜爱,这份礼物自然也算圆满了。

    当下,大禹就将两只玉丸握在掌心,轻轻的‘盘’了起来,其上一缕缕奇特的仙力钻入大禹帝君掌心,让大禹的面色颇为舒畅。

    “可给各位前辈备着礼物?”

    “备着了,”李长寿笑着答应了声。

    大禹道:“你今日前来,此前伏羲前辈已占卜算到了,也知你来所为何事。

    在人族中倡导祭拜天地之事,其实并不用我们这些已不在人皇之位的同意。

    唉,如今南赡部洲无共主久矣,各方混乱,国度林立,我当年立下的秩序,早已荡然无存。

    人族虽昌盛,但也有不少人族饱受战乱之苦,若能因祭拜天地,而得天帝干涉,让南赡部洲早日再归一统,人族也可安矣。”

    李长寿心底一动。

    莫非,商国的崛起,源于今日、起于天地?

    呃,自己来寻落宝铜钱,顺带也参与了天地量劫、人族大事?

    自己难道成了天道老爷的工具人,在推动一些事,朝天道推演的方向前行?

    不成圣终无法超脱此间,洪荒的凶险,很大一部分也在于此吧。

    李长寿心底划过这些感慨,也没耽误自己跟大禹闲谈,两人也算相谈甚欢。

    大禹学识渊博、见多识广,于修道各事皆有涉猎,更有一种普通炼气士高手难有的气度,时不时简单一语,就让李长寿心底颇多明悟。

    他们谈的最多的,自然是人族之事。

    正当两人相谈甚欢,大禹突然话语一顿,有些紧张地站起身来,连连给李长寿打手势。

    “快,快躲起来!”

    李长寿眨眨眼,院门处已走来一位美貌妇人。

    她生的国色天香、肌肤欺霜傲雪,哪怕只是身着粗衣长裙,束着简单的云鬓,也是如此芳华秀雅。

    就是表情……有些冷漠。

    涂山氏?

    看大禹帝君浑身紧绷的状态,应该是了。

    她端着托盘而来,其内有几样热气腾腾的精美菜肴,还有一壶美酒、两只酒杯。

    涂山氏一言不发将这些布置好,李长寿在旁做了个道揖,言道:“多谢前辈。”

    “嗯,”总算,她应了声,却是看都不看大禹,端着托盘款款而去。

    大禹尴尬的一笑,待涂山氏离开,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李长寿低声道:“前辈,晚辈本不该过问前辈家事,但今日收了前辈所赐宝物,晚辈总归想帮前辈做些什么。

    尊夫人这是……”

    “吵架了,”大禹坐回椅子上,看着那几样小菜,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块灵鱼肉,放在嘴中细细咀嚼,“常年的吵,也不知到底怎么了。”

    李长寿道:“感情是这样的,不如前辈细细说来,哪怕晚辈出不上主意,也能帮前辈纾解一番。”

    “你懂这个?”

    李长寿含笑点头,“月老,晚辈的兄弟。”

    “哦?”大禹眼前一亮,想了想,将平日里的琐碎事详细道来。

    这时的大禹,非什么人皇,也不过是个搞不明白自己妻子心底到底在想什么的男人罢了。

    不多时,李长寿就听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辈还请附耳过来,”李长寿道,“我有一法、一策、一段口诀,或许对前辈有些帮助。”

    “当真?”大禹眼前一亮,凑向前去。

    李长寿斟酌言语,开始缓缓讲述,又是‘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很快就让大禹面露恍然,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两个时辰后,一处阁楼内。

    换了一身金色战甲的大禹缓步而来,到了那阁楼窗台前,看着在那对镜梳妆的倩影。

    “夫人……”

    《哄妻十三策》(天庭海神著,建议配合《哄妻情话宝典》使用)第二策:

    【你真美,我错了,小事能有啥原则。

    莫争理,情话多,察言观色先抱了。】

    大禹温声道:“纵观生平,还是我家夫人最漂亮,哪怕再有几百元会,我也是看不厌的。”

    “哼!”正梳发的女子动作一顿,在镜中看了眼身后的夫君。

    “夫人,我此前确实做的不妥,因小事就跟夫人起了争执……我当真是做错了。”

    梳发的女子眼圈一红,低声道:“你是昔日人皇,又何必对我一妇人认错?”

    “在家哪有什么人皇不人皇?只有我结发患难之妻。”

    大禹轻叹了声,向前迈出两步,试探性地抬手,扶着自家夫人的香肩,“夫人,此前是我放不下这般架子……”

    “你今日怎么……”

    “夫人,今生能遇到你,当真是我的幸事,能与你在此地厮守,也当真是我生平最得意之事。

    今后的漫漫岁月,只愿与你长相厮守,若我此前有什么亏欠,余生便是用来与你弥补。

    夫人,莫要生气了。”

    “夫君,也是我有些不对。”

    “夫人你真美……”

    阁楼中,两道身影缓缓相拥、低声暖语。

    在山下等候的李长寿甩了甩拂尘,默默收回仙识,看着这浩瀚烟波,静静等待着。

    洪荒中的生灵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单纯,哄好伴侣的难度远低于上辈子……

    不过……

    说好要一起去拜见大佬伏羲,大禹前辈似乎把这事忘了,一层层大阵都启了!

    算了,大禹前辈也不容易,等等吧。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