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道长,哪个道长?

    山门前,身着青色长裙的妖族女子静静而立,三千青丝如瀑落下,由内而外散发着柔弱之感。

    但等她说出那句话儿,不仅度仙门众仙一头雾水,她身后的‘背景复杂之妖’,也是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咋回事?

    有问题!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李长寿,此刻心底念头急转,立刻泛起了‘这妖族女子会不会是被人控制了心神’的怀疑。

    这狐妖之事,李长寿自然不会记错。

    那次,蒯思道人算计自家师父,故意钓自己师父去俗世大城中;李长寿代师赴约时,在那座大城中抓到的此妖。

    事后也发现,这狐妖收留了被蒯思道人买通的杀手‘蜈蚣精’,也算歪打正着。

    因狐妖身上有功德,度仙门并未出手斩她,而是将她镇压在了山门之外的荒山地下。

    李长寿掐指推算,仔细回想。

    自己假扮师父,和酒乌师伯抓这妖族女子时,她是个花楼掌柜,拿着一只玉质烟杆,高挑的身段、妖娆的曲线,明明是霸气外露的花楼掌柜。

    随后,李长寿与这个妖族女子接触了几次,她也展露了奸诈、险恶的妖族本性;

    最初她被擒拿时,还趁机用魅术算计酒乌师伯,让李长寿不得不将老版《百美老了图》献给了门内。

    今天怎么就……就这样了?

    装的?

    想把事情搞大?

    李长寿躲在人群中,仔细盯着这个狐妖,很快就发现,对方要么是真的演技过人,要么就是真的因为某种原因……

    对酒乌师伯或者自己假扮的师父,一见倾心!

    ‘这怎么可能?’

    山门处安静了片刻,内外都陷入了某种尴尬中,只有那狐妖带着几分迫切,不觉得她自己所说有什么不对。

    “怎么回事?”

    山门另一侧,酒字九仙排位第四的酒施,此刻突然出声。

    顿时,一道道目光汇聚了过去,先是落在了端庄得体、美丽大方的酒施身上,随之又将目光下移,挪去了旁边身高五尺半的矮道人……

    一群度仙门仙人顿时面露恍然。

    原来是这么回事……

    有杀气!

    酒乌下意识哆嗦了下,急得猛拍大腿,忙道:

    “可不是这般!可不是这般!

    我跟这妖族女子毫无牵扯,当时确实是我跟齐源师弟将她抓回来,因她在南赡部洲大城中纵妖作恶。

    但抓回来之后,就把她镇压在了地下,我只去过一两次查看她状况,话都没说过几句!

    几位长老,几位赏罚殿长老都可以作证!”

    听闻酒乌呼喊,一旁有几位白发老者齐齐负手望天,保持着风轻云淡。

    酒施银牙轻咬,但这么多人在,她也顾念自家道侣的面子,忍着没发火。

    正此时,那狐妖再次开口,却是喃喃道:

    “齐源……

    可以让我,再见见这位齐源道长吗?我有些话想对他言说。”

    酒乌顿时松了口气,差点就给这位狐妖奶奶当场磕一个,谢过不杀之恩。

    原本还想看热闹的度仙门仙人们,此刻却都是面面相觑。

    若狐妖看上了门内执事酒乌,那也就罢了,多少还能解释过去。

    酒乌的师父是金仙,酒乌自身修成天仙也是十拿九稳之事,会办事、擅交际,而且稍微忽略下他的年龄,四舍五不入,那也是眉清目秀一少年。

    个头方面,也能称得上是别致二字。

    但齐源,度仙门门内唯一浊仙……

    这不人教,明显不人教!

    “齐源师弟这般有魅力吗?”

    “了不得啊,了不得。”

    “要不要喊齐源师侄过来一趟?”

    不少度仙门仙人纷纷开口,大多都是感觉新奇。

    而酒乌却赶忙看向了李长寿,这对师伯师侄一阵挤眉弄眼,眼神交流。

    滴滴——‘长寿啊,你搞了什么!’

    嗒嗒——‘是我师父搞了什么才对……’

    滴滴滴滴滴——‘真当你师伯我那么傻啊,当日不就是你假扮的你师父吗?你可注意着点,我十师妹入门就常住你们小琼峰了!’

    李长寿顿时一阵头大,只能给了酒乌一个无奈的眼神,让酒乌稍安勿躁。

    现在只能一个字,拖。

    无论这个妖族女子的目的是什么,都不能让事情肆意发展下去。

    “咳!”

    李长寿清了清嗓子,在人群中稍微飞高半尺,对着山门外尴尬的一笑,言道:

    “这位……前辈,我师父正在闭关,不如您随自己族人先行回返,待我师父出关之后,此事再谈?”

    那妖族女子轻轻眨眼,顿时露出了一种、一种,满是慈爱的微笑。

    “你是他的弟子吗?”

    有门内长老立刻介绍道:“这是我度仙门弟子李长寿,是齐源师侄的大弟子。”

    妖族女子向前半步,喜道:“那,我可以喊你一声寿儿吗?你师父收的弟子都是这般不凡呢。”

    李长寿额头瞬间挂满黑线,右手缩回袖子中,握住了一把刻刀!

    算!马上算!

    当场扬了这些妖族,自己要承担多少因果!

    到了此刻,这妖族女子身后的那几名天仙境妖族,终于有一女子站了出来,忙问:

    “小兰,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被这些人教中人施了什么咒法?”

    “大胆!”

    一位脾气暴躁的度仙门长老竖眉瞪眼,喝骂道:“我度仙门乃人教道承,传太清无为大道,如何会做这般伎俩?

    当日若非她有功德护身,应是祖上曾对我人族有恩,贫道岂能容她在俗世为祸!”

    “笑话,”一妖族男子冷然道,“你们明明是看我家小妹功德护体,斩之就增业障!

    竟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人族炼气士当真为了面皮,什么都敢做!”

    咚!

    万林筠长老拄着铜皮拐杖缓缓前行,他前方的两名度仙门长老立刻朝着左右让开。

    这老爷子拄着拐杖,凭空走出两步,出了山门,没什么神采的双眼扫过这几人,淡然道:

    “我来斩。”

    霎时间,那几名妖族如临大敌,将那个‘小兰’的女妖藏在身后,一个个满是警惕的看着万林筠;

    修为稍弱的那对妖族男女,身体都在不断轻颤!

    远处木船上,道道身影冲天而起,有金仙境大妖的威压横空而来,朝度仙门席卷而来。

    但这威压有些斑驳,显然道境不够纯粹;

    度仙门中三位金仙高手的威压随之爆发,反朝着这群妖族压去。

    一男妖高呼:“快去请咱家老祖!”

    局势顿时急转直下,度仙门内聚集在山门处的众仙人,齐齐就要暴起发难!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被扬!

    李长寿在旁眉头轻皱,这般打起来,对度仙门委实不利……

    他立刻就要对万林筠长老传声劝说,但话还没出口,刚被放出来的狐妖‘小兰’,突然有些凄厉地喊了声:

    “不,不要!”

    这一声呼喊,若杜鹃啼血,让已经拉开架势、摩拳擦掌地双方,顿时停下了动作!

    这狐女幽幽一叹,在族人的护持下,修长纤美的双腿弯曲,径直在空中跪伏,对着度仙门叩首。

    “此事因我而起。

    暗中离开族地,留恋红尘俗世,又纵容依附我的几只精怪为祸,我甘愿受度仙门再三百年囚禁。

    但,可否让我见一眼他……

    我已是对他起了魔、有了瘴,此生再无旁愿,只想与他恩爱厮守,白骨同茔。

    愿立大道誓,以证结缘心。”

    她这番话……

    若是被阐教道承听去,必是一群老道大呼‘妖孽受死’!

    若是被截教道承听去,大概就是被一群男女拉着入伙。

    但今日,却是被人教道承听去……

    人教道承,那是出了名的道侣成风!

    狐妖话语中的卑微与痴情,让在场半数度仙门仙人为之动容。

    酒乌沉吟几声,关键时刻站了出来,问道:

    “你与我齐源师弟不过见面数次,又如何会有这般魔障?

    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我自不会让你见到我齐源师弟。”

    这个问题也是问到了要害处,那些妖族来人也连忙问了几句。

    当下,狐女轻叹,跌坐在空中,双目无神地低喃着:

    “那日我为这位道长与齐源道长所擒,找准机会,以我族血脉神通魅惑之法算计,说话的这位道长丑态百出,但齐源道长却不为所动,还只是用一幅画作,就解了我的魅术……”

    狐女说起往事,周遭都是一片安静,只听她在那缓缓倾诉。

    酒乌身旁,一只纤手不动声色地探了过来,抓住他耳朵,狠狠一拽。

    “嘶——”

    这矮道人的眼泪都下来了。

    就听酒施传声骂道:“哼!丑态百出!回去给我好好解释!”

    酒乌一阵尴尬,连连拱手赔礼。

    又听狐女话语渐转……

    “后将我关在地底,我心底对齐源道长还有怨怼。

    不知多久,他突然现身来见我,让我立下誓言,不因此事报复针对度仙门内任何一人。

    我当时自是答应了下来,又气不过,便对他全力施展魅术,但得来的,只是略微有些讽刺的笑容。

    就是这个笑容,让我心底泛起了不服的念头,此后苦心修行神通。

    定要让这个男人拜倒在我面前!

    我当时如此想着。”

    人群中,已经不着痕迹退到了角落的李长寿,此刻也是暗自点头。

    这事,是他做的没错。

    山门内的一女仙禁不住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

    狐女苦笑着,继续慢慢讲述。

    “就在我神通再有进展时,他很快又出现在了我面前,就在那地下阴暗的囚牢中,与我隔着几层禁制。

    他当时对我笑了下,我记得很清楚,这个笑容既轻松,又惬意。

    他问我,能否用我的魅术神通,试试他此时的道心是否坚固。

    我暗道荒唐,却是趁机出手,全力催动神通惑他心神,可他、他!”

    一妖族女子大惊,忙问:“他莫非兽性大发!?”

    狐女痴痴的一笑:“他竟在牢笼之外拿了一只书简,不断写写画画,还对我的魅术指点了几句。

    他低头写字时的样子,我至今都未能忘却半分……

    我当时就想,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男子,对我竟没有半点绮念。”

    角落中的李长寿:……

    有,当时真的有绮念,只是他的百美老了系列图劲更大罢了。

    狐女说的这些,都是炼制心火烧那段时期发生之事。

    李长寿当时考虑周全了所有情况,却是真的没想到,是这狐妖本身竟出了错漏……

    这咋办?

    扬了吧,只能扬了吧?

    当时为了研究心火烧仙识毒丹,在师父的允许下,用师父的形象去见的这头妖狐,那几个月去了几次,自己也没发现这狐妖有什么异样……

    “我真傻,真的。”

    狐女兰儿有些无神的目光中,此刻已经有了点点星光……

    “我如今只觉得,那几次与他相见,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

    但当时我心底总觉得有些不服气、不甘心,每次都是全力用魅术去对付他,却不曾对他袒露过自己的心意。

    而自那之后,他就再没来见过我。

    每次闭上双眼,却都是他最后离开时的背影。

    年复一年,不知不觉间,我心底已只有他的身影,再没了旁人、旁事……

    如今,我出来了。”

    狐女兰儿缓缓站起身来,从自己族人身旁走过,声音虽轻柔,但目光无比坚定:

    “我族中的规矩,若我心有所属,无人会阻拦我离开。

    今日我站在度仙门之前,只求能再见他一面。

    哪怕他一剑杀了我,我也不会有半分怨怼,只愿他留我一缕魂魄,我去投胎路上央求地府阴差,求他们让我转世投胎成齐源道长喜欢的女子。”

    “好!”

    一名不知何时赶来的妖族老妪,闻言一声轻喝,禁不住擦了擦眼泪,“我青丘狐族,按族规,全力支持小兰找寻自己的姻缘!

    姻缘本是无价宝,何必强拆有情人?!

    度仙门你们听好了,小兰祖母的三姨母便是娲皇宫中侍奉圣人老爷的上仙。

    我们家小兰的跟脚,与你们度仙门的门人弟子,比起来不差什么。

    他答应还是不答应,让他先现身,给个痛快话!”

    于是,李长寿默默收起了自己的刻刀。

    而山门之外,一群妖族男女汇聚而来,一个个站在狐女小兰身后,齐心协力,鼎力相助!

    度仙门众仙一时间也是有些懵了。

    活了这么多年,各位仙人还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形……

    打杀?

    好像也不敢动手,青丘一族在洪荒也是名声不错,而且此时这狐女如此痴情,唯一的要求也只是想见齐源一面。

    要不,让他们见了?

    但这般又觉得,像是他们度仙门对妖族低头一般,他们本就跟妖族敌对,青丘一族虽然背景复杂,有功德护身,但底子必然也不是那么干净。

    “怎么,你们青丘一族,还敢在我度仙门抢人?”

    又听一声冷笑,度仙门中飞来一抹倩影,径直落在山门之外。

    她穿着浅蓝罗裙,长发无论是在身前还是身后都能一顺到底,自然就是小琼峰的师祖江林儿。

    江林儿用仙识听了半天,忍不住主动跳了出来,背着手走到这狐女身前,当着众多妖族的面,围着狐女转了两圈……

    “啧啧,身段不错嘛……嚯,罪恶也挺大,不过不如我家小玖。

    你叫小兰?全名是什么?”

    这狐女轻轻皱眉,低声道:“您是……”

    “林江散人,江林儿!”

    江林儿把胸口拍的砰砰作响,“我夫君是本门金仙,我徒孙能耐不凡,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啧啧,我是你要找的齐源道长的师父,他小时候可是被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呸,拉扯大的,怎么样?”

    狐女眨眨眼,倒头便拜,“兰儿拜见师尊。”

    “别拜的这么急,”江林儿轻笑了声,目光扫过人群,只看到了李长寿的头顶道箍,“这件事呢,想必存在于一定的误会。

    这样,你跟我去小琼峰,我把事情给你搞清楚了,如何?”

    “兰儿但凭师尊做主!”

    这狐女顿时一阵激动,声音更温柔了些。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