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奏

    四海神长庚

    玉帝陛下鉴谨:

    小神奉陛下命,观海事、巡四海,近日有所得。

    而今龙族初归心,对天庭心生向往者与日俱增,然龙族内忧未解、外患尚存,后事宜缓不宜急,当稳中求利。

    小神如今有一策可用,以天庭练兵为由,邀龙族出兵,同镇四海妖魔。

    此事利天庭有三……】

    “嗯?”

    天庭,海神府邸,书房中。

    正斟酌奏本的李长寿突然停笔,感知到小琼峰外围大阵被人闯入,心神立刻回归小琼峰停留的纸道人身上。

    那是一名巡山弟子驾着白鹤而来,在空中停驻身形,朝着小琼峰各处观望,手中还拿着山门令牌。

    李长寿仙识扫过仙门处,先是眨了眨眼,又下意识歪了下头,额头缓缓冒出了一个小蘑菇般的问号。

    道理他都懂……

    不,这次,道理他也有些不懂!

    牛头和马面怎么跑度仙门来了?

    别以为摘下头套咱就不认识了,那圆滚滚的肚皮还没下去,脖子上有明显的色差,巫族特有的战韵,旁人也极难模仿。

    牛头马面莫非发现了什么?

    那踩着白鹤的弟子喊道:“长寿师兄在山中吗?有好友来寻你!”

    果然是来找自己的……

    此刻,‘度仙门元仙境弟子李长寿’,正坐在南赡部洲回返东胜神洲的那片白云上。

    忘情上人负责驾云,师祖江林儿拉着皖江雨师伯转世身少女,在那听灵娥抚琴奏乐,有琴玄雅和酒玖在旁作陪。

    师父齐源背对着她们,靠着李长寿一同打坐修行……

    李长寿心底思量,自己倒不能露出破绽。

    踩着白鹤的巡山弟子在湖边转了一圈,发现几处草屋都被阵法护着,外面挂着‘外出’的木牌。

    还好,山中灵兽的悲鸣声,让这巡山弟子及时发现了,正在灵兽圈中和灵兽们角力嬉戏的铁塔少女。

    这弟子哆嗦了下、喉结轻颤,驾着白鹤小心翼翼地飞了过去。

    灵兽圈中,熊伶俐将一头两丈高的黑熊放倒,看着黑熊那肉乎乎的熊掌,顿时眼泪往肚子里流。

    可以宰了!

    等表兄他们回来,就能一起蒸熊掌吃了!

    这头熊熊长得这么结实又可爱,只是清蒸有些太浪费了,还可以……

    “那个,请问……”

    巡山弟子温声细语、彬彬有礼地问着:“前辈,长寿师兄在山上吗?”

    “啊?咋就前辈了啊?我才多大呀!”

    熊伶俐这才发现有人,扭头看去,那小巧的脑袋上满是好奇。

    巡山弟子明显愣了下,心底想到了门内传闻,忙道:“原来是熊师叔,弟子来找长寿师兄,山门外有两位长寿师兄的好友来寻。”

    熊伶俐刚要开口,李长寿的嗓音已是落在熊伶俐心底。

    表兄不是出去了吗?

    果然,海神大人无所不在。

    熊伶俐咳了声,一字一句道:“我表兄说他不在家中。”

    巡山弟子和熊伶俐面对面,齐齐眨了眨眼。

    熊伶俐抬起比熊掌还要壮硕的大手,用力砸了下樱桃小口,着急的跺跺脚。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表兄不在家中,他有事外出了!

    按照我表兄所说的,最多再有几个时辰就能回来了。

    反正,你就这么转达给表兄的好友就行了。”

    “好,弟子这就照办。”

    这位巡山弟子不敢久留,驾着白鹤匆匆而去,熊伶俐尴尬地挠挠头。

    没想到机智如她,竟也有如此嘴笨之时!

    李长寿笑着传声道:“没事,就当无事发生,忙你的就好。”

    熊伶俐顿时乖巧地答应了一声。

    现如今修为高了,容错率也直线提升,李长寿也不会因为这些小细节苛责熊伶俐。

    仙识一路追踪,目送那巡山弟子回山门处禀告后,又听牛头和马面嘀咕商量几句……

    这哥俩不知道来做甚,只是说他们在度仙门山门附近溜达溜达,半天后再来找寻李长寿。

    守山门的几个老大爷,也察觉到了这两位巫族高手的不凡之处,十分客气地答应了下来,并将此事及时禀告给了百凡殿。

    自然没有认出这是地府阴司的勾魂使者。

    牛头马面不戴头套,也就普通巫族青年面貌。

    上古有诗赞曰:

    巫族主力体,人族点智力,人巫不出手,安能辨我是巫人。

    李长寿一时无法确定,这两个巫族高手为何会直接来度仙门寻找自己。

    莫非,对方深藏不露,实际心思深沉,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布置?

    不应该……

    唉,面对熊寨神使、阴司巫族,当真是有些有力使不出。

    既然不明白,李长寿自然要搞明白;

    这可是两位中等意思的大佬,战斗力超过普通金仙季无忧数倍,如此莫名其妙摸到了自己底层跟脚附近,必须重视起来!

    当下,李长寿仔细观察了一阵。

    牛头马面在度仙门方圆数千里内活动了两个时辰,遇到看起来能吃的灵兽,就直接敲晕塞入麻袋状的储物法宝中。

    似乎只是在单纯打猎……

    但如果是从他们的行动轨迹来看,却是将进攻度仙门的几个绝佳地势,都详细勘测了一遍!

    一时间,李长寿心底的疑惑更甚。

    好巧不巧,牛头马面打猎两个时辰,就回到了度仙门山门前的一座密林中,在一处树墩上坐了下来。

    而在两人身下十多丈的树根中,李长寿的一具【车夫】纸道人,无声无息地维持着木遁。

    换而言之,李长寿的本体就藏在此地。

    ——此前本体一直在山门外,尝试纸道人实力突破半步金仙的研究,山中顶替身份的纸道人,又临时被师祖江林儿喊了出去。

    后续研究他还没完全放弃,还有几个不算大胆的想法,要逐一尝试一下。

    故,本体一直在此地躲藏,准备无事了继续搞灵爆。

    牛头马面坐在树桩上,先是一二三四五数了一阵,清点这次所得的食材。

    没戴头套的牛头嘀咕道:“海神真大方!这么多肉,够咱们吃一阵了!”

    “海神大人自然是没的说,说话好听,对咱们也客气,完全没有天庭大臣的架子。”

    “嗯,比妖族妖庭那时候,喜欢用鼻子看人的废物大妖,可真是强太多了!”

    马面轻轻一叹,不带头套的他,竟然还有几分清秀之感。

    想当年,马面在巫族部落,那也是十里八乡的俊后生,多少巫女都想把他敲晕了扛回帐篷……

    马面叹道:“海神如果能去地府,把血海也纳入神权,那就好了。”

    “血海那是海吗?那是污泉!”

    牛头没好气地骂了句:“要统治血海,不能是海神,必须是污神才行!”

    “那就海污神,或者污海神喽。”

    李长寿:……

    聊天就聊天,怎么还带骂人的?

    他现在也算是资历不浅的纯阳道人了,怎么就跟污扯上关系了?

    随之,李长寿就听到了一则重要讯息。

    牛头叹道:“别瞎想了,谁也不知道冥河老祖到底死没死利索,说不定啥时候还出来诈尸一下,咱可别坑海神了。”

    马面也应和了两句,这俩兄弟又坐在那嘀咕了起来。

    很快,两人就扯到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马,咱们稍后怎么说?

    总不能直接说,我们想用地府便利,换你几罐子调料吧?”

    “牛,重点是调料的秘方。”

    “要秘方是不是太不地道了?那应该是李长寿的不传之秘吧。”

    “这个……”

    马面沉吟一二,也是犯了难,抬手习惯性地摸了摸鬃毛,却发现自己没带头套。

    牛头突然跳了起来,喊道:“南边那片云上!

    快看,那长寿小哥!是不是回来了!”

    “走走,记得带头套,学牛马叫,咱们今天厚着脸皮,也要把那调料搞一点出来!”

    “不行就给他整点,咱们地府的土特产!”

    当下,牛头马面带上头套,恢复自己勾魂使者的身份,一个‘哞’了两声,一个‘咴儿咴儿’轻唤,找了找身份感。

    他们脚下凝出一股血色云烟,托着他们缓缓升空而起,御空速度倒是有些……感人。

    地下,云上,天庭,安水城;

    李长寿的本体与纸道人,此时都在一手扶额。

    万不曾想到,牛头马面跑来度仙门,竟是为了、为了……

    烧烤调料。

    李长寿在小琼峰上的纸道人,顿时暗中忙碌了起来;

    他可不敢让牛头马面在度仙门久留,早点打发离开才能心安。

    ……

    两个时辰后,天庭海神府邸前;

    李长寿的海神纸道人驾云而出,悠哉悠哉,心情似乎十分舒畅。

    有两队天兵天将立刻要向前护送,李长寿笑道:“在天庭中行走何需护卫?各位暂且歇息,我去凌霄宝殿求见陛下。”

    那些天兵天将连忙低头称是,目送这位老神仙驾云,朝天庭中枢缓缓而去。

    李长寿心底回味着此前之事,依然有哭笑不得之感。

    牛头马面确实是来求调料的。

    两位勾魂使者,突然拦住‘接师伯回家’小分队,顿时把有琴玄雅、灵娥以及那接回来的少女吓得不轻,还以为遇到了妖族偷袭。

    还好,熟悉人情世故的江林儿迅速向前行礼,点出牛头马面是地府阴司勾魂将军,忙问两位将军为何事而来度仙门。

    牛头马面顿时有些支支吾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些难以启齿,只能深情款款看向李长寿。

    当时,灵娥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眼神,心底惊呼一声‘难道’!

    随之就抬手捂眼,对自己的想象力深感佩服。

    经过上次壁咚**,灵娥反倒想明白了——

    师兄是喜欢女子的,只是喜欢的女子必须足够稳重,不能给师兄增添太大的因果。

    且说牛头马面含糊其辞,解释不清,还是李长寿主动站了出来,笑着道了句:“两位兄长别来无恙?”

    牛头马面顿时重重点头。

    李长寿对忘情上人道:“师伯祖,这是弟子的故交。

    还请师伯祖先带大家回山,弟子与他们言说一二就回来。”

    “善,”忘情上人并未多问,驾云带着一行人朝山门而去。

    云上这些仙子、准仙子、大仙子、凡人少女,看李长寿的目光,多多少少都带了些惊奇。

    也就齐源老道,此时正专心打坐修行,自始至终都不知发生了何事……

    当李长寿亲手,将两缸调料交给牛头马面,并说:

    “如果用完了,可以去海神大人那边言说一声,我稍后再做一些调料,放在海神大人那边。”

    当时,牛头马面那感动的眼神……

    差点就拉着李长寿‘牛马人’山门三结义!

    这两巫走时也是颇为有趣,一个喊着让李长寿有空就去地府溜达,一个喊着祝李长寿早日长生,生死簿无名。

    李长寿只能含笑摆手,送他们赶紧上路。

    回山之后,自是免不了,被小琼峰吃货团三堂会审,问他跟地府高手怎么称兄道弟了起来。

    还好李长寿两次去地府,一次是江林儿在场,一次酒玖相陪,解释起来并不麻烦,十分轻松就过了关。

    随之,小琼峰上,众人开始商议路上未曾决定好的大事——

    由谁收皖江雨师伯转世身为徒。

    江林儿本是想再收徒,但又自觉自己修为并不算太高;且忘情上人也主动表示,他可以收十弟子。

    道侣二人便是在商议此事,主要是江林儿有些犹豫……

    李长寿并未多掺和,在角落中安静打坐,做一些其他的小事。

    小事的主要内容包括:

    拟定奏表,联络龙族,确定龙族意向,让龙族先一步探寻深海妖族聚集处……

    等等。

    李长寿写好奏表,江林儿还在犹豫;

    他继续忙碌,让天庭常驻的纸道人,驾云朝凌霄宝殿而去。

    奏表的内容,大意就是请玉帝陛下出兵,与龙族联手,清缴五部洲范围内的深海大妖,替西方教修剪修剪枝丫。

    这一步,意义非凡。

    既可让天庭与龙族加深联系,又可让龙族对天庭更有亲近之意;

    而李长寿与龙族已事先谈好条件,由天庭选一将领为主将,龙族兵马配合天庭兵马而动,初步建立主从关系。

    顺便,削弱西方教外围势力,主动反击西方教,结束一直以来被动挨打的局面……

    实可谓意义非凡。

    入得凌霄宝殿,李长寿奉上奏表,与东木公前后而立。

    玉帝一袭白锦衣坐在高台宝座之上,读罢奏表,双目之中光芒闪烁,当下一拍书案,大笑一声:

    “长庚爱卿真妙计!此事立刻就做!爱卿要多少兵马?五十万可够!”

    “陛下,”李长寿忙道,“天庭如今底蕴未厚,动辄五十万兵马,耗损必然无法控制。

    不如就以十万天兵为准,起天庭之精锐,配撒豆成兵之法,以战阵、宝甲相辅之,足可抵数十万大军!”

    “哈哈哈哈!”

    玉帝顿时抚掌大笑,“长庚爱卿,吾最欣赏便是你万事考虑必周全。

    木公,取虎符为长庚调兵!”

    东木公立刻领命:“臣遵旨!”

    “陛下,”李长寿又道,“臣可献计,可为军师,却不可为主将,还请陛下着一信得过的能臣大将,领军出征。

    此次应是天庭初次出征扬威,须得打出天庭威名,主将宜细细思量。”

    “难得爱卿如此有心!”

    玉帝沉吟几声,一旁东木公身体晃了晃,挺胸又不敢抬头,努力表达着自己的存在。

    李长寿其实也是在暗示此事……

    他不想独占全功,只负责献策、居中调停,打打杀杀的事,就交给东木公带兵去做就是了。

    然而,让李长寿和东木公没想到的是……

    “说到领军大将,吾倒是有个合适人选,”玉帝对李长寿眨了眨眼,笑道,“东木公?”

    东木公压抑着心底激动,向前领命,喊道:“老臣在!”

    “你去将金钨混天将军华日天召来,此次就由他做主帅。”

    呃……

    李长寿心底一声轻笑,原来玉帝是要御驾亲征。

    心热,倒也不足为奇。

    就是苦了木公老哥,怕是又要患得患失一阵了。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