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次,应该能成了吧。

    李长寿看着落在湖边的忘情上人,以及草屋内迎出来的师祖江林儿,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心火烧……

    ‘罢了,这个就暂时不用了,做太多反而不美。’

    将药囊收起,李长寿在丹房前负手而立。

    湖边,那两人坐在了熟悉的柳树下。

    李长寿想了想,对灵娥传声,如此这般叮嘱了几句。

    不多时,灵娥驾云朝湖边而去,落在师父草屋前,将草屋中可能是在修行的齐源道长喊醒,与师父言说一二……

    齐源老道看了看树下,先是一愣:

    “进展这么快?”

    李长寿、灵娥:……

    随之,齐源就是温柔地一笑,目中带着几分感慨与怀念。

    他看自家师父江林儿,就如同看……自家独守空闺几千年、今天终于要嫁出去的老姑娘,一般。

    万分欣慰,略微不舍。

    “师父,咱们快走啦,”灵娥做了个鬼脸,齐源顿时扶须轻笑,点头答应。

    随后,这对师徒朝湖边柳树下而去,对师祖和忘情上人行礼之后,齐源老道就道:

    “师父、师伯,弟子近来想修行炼丹之道,就去丹房那边小住了。”

    江林儿顿时明白了点什么,故作镇定地应了声,实际上耳根都已经红透。

    灵娥拿出一枚玉符,恭敬地递给了江林儿,柔声道:

    “师祖,这是您屋子周围的隔绝阵法,是师兄与酒玖师叔一同做的。”

    “嗯,好,我知道了,”江林儿将玉符接过来时,小手都在轻轻颤抖。

    一旁忘情上人温声道:“小源,我这有一些炼丹的法门,你可有需要?”

    “不需要、不需要,”齐源连忙说着,“弟子就图个新鲜,这就去了。”

    言罢,齐源与灵娥再次行礼,驾云朝着丹房而去。

    湖边方圆十里之内,顿时就只剩江林儿与忘情上人……

    彼此对望,深情款款;

    话到嘴边,尚未圆满。

    忘情上人轻声道:“林儿,我最近,研究了一套功法。”

    “嗯,”江林儿低头道,“什么功法。”

    “咱们去屋内吧,外面不方便展露。”

    “好、好……”

    江林儿的嗓音已是细如蚊声一般,恍恍惚惚站起身来,主动在前方带路,去了自己草屋。

    当忘情上人前脚刚迈入草屋,江林儿瞬间开启了草屋各处阵法,又用自己的仙力布置了几层结界。

    略微有些手忙脚乱。

    李长寿淡定一笑;

    这点小结界,还能难倒他不成?

    怎么着,也是自斩了几次道境,差一线天仙境圆满的小炼气士了。

    仙识探去,却发现结界之内又出现了一道更强的结界,似是忘情上人所布。

    李长寿:……

    嘛,他本来也没想窥人隐私,只是想看看事情发展,嗯,会不会走岔了路。

    既然不让看,那不看就是了。

    看师父和灵娥驾云飞来,李长寿开始转身布置了起来。

    李长寿拿出了一张特制的桌子,桌子中间被掏空,放置了一口铁锅,这铁锅被两只铁片分成了四格。

    自研法器——全自动火锅桌!

    铁锅本身有恒温加热的法宝禁制,可通过注入法力的多寡,来控制火候大小。

    除此之外,还有防溅小结界,防串味小禁制,等等一系列小设计。

    布置好了桌椅,李长寿就传声,让熊伶俐宰杀了几只适合涮烤的灵兽;

    随之又拿出了此前准备的几样仙草灵菜,在锅中倒入了仙泉水,开始调制锅底汤料。

    那边喜事正生,这边也要热闹起来才行。

    虽然远远不及龙宫那么大的排场,也没有俗世那般人多贺喜,但总归也要有点喜宴的味道……

    待师父和灵娥过来,火锅已是准备好了大半。

    灵娥喜道:“师兄,你又搞了什么新玩意?”

    李长寿笑道:“这个叫做……热锅,我还要调配一些酱料。

    灵娥去破天峰那边请酒玖师叔过来吧,她这段时间闷坏了。

    今日咱们好好热闹热闹,当做是给师祖和师伯祖庆贺。”

    “哎,我这就去!”

    灵娥转身驾云离开,齐源老道振了振衣袖,笑道:“长寿,为师帮忙做些什么?”

    李长寿忙道:“师父您入座看着就是,哪能让您动手。”

    齐源老道笑着摇摇头,去了门外躺椅歇息。

    不多时,熊伶俐麻利地宰杀、切片、装盘了几只灵兽,端着几十斤新鲜的灵兽肉,兴冲冲地到了丹房。

    又片刻,灵娥与酒玖坐在大葫芦上一同过来;

    不过,跟着酒玖过来的,还有她的几位师兄师姐……

    酒字的几位仙人,又来小琼峰蹭吃蹭喝,顺便修行八卦之术了。

    李长寿变戏法一般,又取出了一只火锅桌,一番行礼之后,将酒乌、酒施、酒鹿儿等六人安排在了隔壁桌。

    丹房顿时变得有些拥挤,却真的热闹了起来。

    草屋中那两位老新人的双方亲友,聚集在此地,倒也算为这一历史性时刻做个见证……

    酒乌拉着李长寿的胳膊,挤眉弄眼地小声问:

    “这事,已经成了?还是正在成?”

    李长寿笑而不语。

    说实话,那两个人关起门来在干什么,他现在也不敢妄下定论……

    虽然按照常理而言,现如今两人应该是在进行一些不可描述之不可描述;

    但忘情上人能把一本启蒙手册当成仙法修行,现在的局势,说不定……会发展成什么样。

    第一次在小琼峰露面的酒伞——忘情上人三弟子,一位面容娇美、带着几分英气的女炼气士,真仙境巅峰修为,距离突破天仙已是不远。

    酒伞笑道:“老五你别乱问了,师父那边都开大阵了,必然是已经成了。”

    酒乌叹道:“咱们师父的性子……三师姐你也是知道的。”

    酒施却轻轻皱眉,低声道:“当真是担心,师父到底懂不懂此事。

    唉,若是能听到里面的动静就好了。”

    酒鹿儿眨眨眼,“可是咱们总不能……过去听墙角吧……”

    几人顿时眼前一亮。

    “咳,”李长寿提醒道,“各位师伯,忘情师伯祖修为高深莫测,咱们应该做不到,在不惊扰他们的前提下摸过去……

    这样反而会惊吓到他们。”

    “我有办法!”

    酒玖突然掐腰站了出来,“我在江林儿师叔的屋内留下了一只传声螺!

    本来是想找找这位师叔有没有什么弱点,让咱能反制,也不曾想到,嘻嘻……刚好派上用场!”

    言说中,酒玖在袖口掏出了另一只拳头大小、白玉质地的海螺。

    她也不等几人说话,已是抬手点在了手中的海螺上,开启了禁制。

    丹房内瞬间落针可闻,几人尽皆屏住呼吸,就听得海螺中传来几句微弱地、时断时续的对话声……

    “这真不是功法?”忘情上人问。

    “自然不是,”江林儿叹了口气,“行了,我实话说了吧。

    这是你徒弟在教你男女房中之事,若你我想要留下子嗣,就依此法进行!

    你别、别多想呀,我是在外面闯荡时,在那些凡人城镇中……见多了这些……”

    丹房中,一群聚在海螺旁的身影对视一眼,各自忍着笑意。

    又听忘情上人道:

    “竟、竟是此事,倒是让小五操心了……那,咱们……”

    啪!

    这应是江林儿拍桌而起的响动。

    “真是!叽叽歪歪!本大爷忍不住了!说!你想不想要子嗣!痛快点回答!”

    “我、我……林儿,我如今度金仙劫在即,心底无甚把握,自是想留下血脉……”

    “过来,躺下,脱衣服!”

    忘情上人忙问:“好,我该做什么?”

    “嘤……你当真是要羞死我不成,这般时候了,还问要做什么!”

    江林儿禁不住笑骂了声,又支支吾吾地道了句……

    “你就、就……我听人说,其实就是……随、随心而动。”

    “我大概明白……”

    突然间,在丹房中,一只纤手突然从侧旁探出,摁住了那只神奇海螺。

    听得正带劲的一群人抬头怒目而视,但看到那雪衣飘飘的纤手之主,又齐齐打了个寒颤。

    冷面俏颜,酒依依!

    “你们几个!”

    酒依依怒斥一声,径直将那海螺直接捏碎,“师父师娘也敢偷听,当真是皮痒了!

    真是!也不怕齐源师弟他们笑话!”

    酒乌几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一旁的齐源满是惭愧地低头。

    刚才,他也听的很起劲。

    酒依依还要再骂,李长寿已是向前解释了几句,发挥了一下语言的艺术性。

    酒依依面色稍缓,问道:“你们当真是担心师父误解?”

    “对的,对的,”丹房内一群仙人赶紧点头。

    “那,此事就作罢,”酒依依略微摇头,看了眼热气腾腾的火锅,便道,“少喝些酒,莫要耽误了修行。”

    言罢,她转身而去,并未多留。

    酒玖看着那一地的海螺碎屑,顿时委屈巴巴。

    她现在本来就穷,为了换到这对窃听法宝,也是下了血本……

    不过……

    酒乌嘀咕了句:“大师姐过来是干啥的?”

    酒字六位仙人对视一眼,禁不住恍然大悟,一个个喜笑颜开。

    可能是因为忘情上人太闷,以至于有些故事要让江林儿主动才能发生,酒乌他们做徒弟的,心底也有些不好意思。

    接下来的火锅宴中,酒乌几人不断给齐源敬酒,一口一个‘师弟’的喊着,差点就将齐源当场改成‘酒石’。

    而他们称呼江林儿时,也从师叔改成了‘师娘’。

    李长寿和灵娥、熊伶俐坐在角落中,熊伶俐只管闷头吃吃喝喝,这对师兄妹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了几分笑意。

    趁屋内酒声噪杂,灵娥小声嘀咕了句:

    “师兄你想不想……要个子嗣……”

    “因果,麻烦,多谢美意,抄一千遍。”

    “略!”

    灵娥做了个鬼脸,脸红红地转头,闷头涮肉,“我就是随口一问,哼……”

    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

    推杯换盏酒香浓,白汽滚滚肉翻腾。

    小琼峰丹房中,两桌人影渐渐走串,酒乌找齐源品酒,酒玖跑来跟熊伶俐抢肉;

    灵娥则是忙着走来走去,不断补菜填酒,调制各类佐料。

    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一幕,也不知自己是不是临近大劫的缘故,竟然有些小小的感慨。

    就跟上辈子一样,有时候看见很多人聚在一起,就有些莫名的感动……

    ‘教主哥哥?教主哥哥?’

    心底传来轻微地呼喊声,正端着酒杯的李长寿略微皱眉,对一旁灵娥叮嘱了两句,就悄然离开了丹房。

    酒玖眨眨眼,纳闷道:“小长寿干什么去了?”

    灵娥忙道:“师兄去弄些新菜了。”

    “新菜?”酒玖嘻嘻一笑,拍了拍微微鼓起的小肚皮,惹得一阵山呼海啸,“跟着小长寿混最棒了,好吃好喝好玩的都不缺。

    我自己一个人修行无聊死了!”

    灵娥笑道:“说不定,今日之后,我家师祖会搬去破天峰上哩。”

    酒玖闻言眼前一亮,跑过去抱起灵娥一阵欢呼,搞的旁人不明所以。

    ……

    且说李长寿感受到敖乙神念传讯,立刻分了些许心神在安水城主神像上。

    这个二教主,按龙族风俗,不是该三个月不出屋吗?

    现在该不会又是软玉在怀,然后来找他这个老纯阳炫耀吧……

    这次,还真不是。

    敖乙面露急色,与李长寿梦中相见之后,也不含糊,直接道:

    “教主哥哥,我刚带思思回了金鳌岛,金鳌岛上如今人人都在传,说是你蛊惑赵公明师叔,意图挑起西方与截教的争端!”

    李长寿眉头一挑。

    西方教这次出手,倒是有些技术含量。

    李长寿笑道:“此不过谣言罢了,智者无虑。”

    “已经有几位师兄想来海神庙中找哥哥你问询,被我拦下了,”敖乙低声道,“教主哥哥你风评被害,这或许是西……他们暗中出手。

    这可如何是好?”

    “放心,”李长寿温声道,“此事且容我想想对策,你不必着急。

    若当真有不利之影响,顶多就是请赵公明前辈出面澄清下。”

    敖乙顿时一怔……

    “这位前辈可是说请就能请的?”

    “不然?”李长寿笑道,“你以为为何当日那些凶人为何退走?

    当时有几名那边的圣人弟子,想要去龙宫唱白脸,只不过是被我请公明前辈拦下了。

    大概也因此,才有对方如此算计这一遭。”

    敖乙双目闪动,面露惭色,低头道:“哥哥竟……教主大恩,请受敖乙一拜!”

    “莫要行礼,”李长寿抬手虚扶,心底已有了对策,便道,“此事你不必多管,若是截教仙人要来找,就让他们来安水城,我随时恭候。”

    敖乙立刻点头,答应了一声,又匆匆离开。

    断了神念交流,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

    其实他并没有如敖乙面前表现的那般淡定,在灵草院中选新草时,心底也在不断思索此事该如何应对。

    西方换操盘手了?

    这一击软绵掌,让他异常被动。

    半日之后,安水城当真来了六名截教仙人,径直朝海神庙而来,带头的还是一位金仙境的女仙人。

    此时小琼峰上火锅宴已散,灵娥、酒玖与熊伶俐已去了棋牌室中玩耍,自家师父在丹房中打坐修行。

    湖边草屋……

    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结界严防死守。

    李长寿摇摇头,闭目凝神,将心神落在了海神庙处,启动了一只纸道人。

    看了眼自己后堂正中挂着的山水图……如何应对,已是心有成竹。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