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涯海角,离洪荒小范围著名坊镇天涯城不远的一处海岛上;

    几位老者在云上等候,卞庄与长寿牌老妪化身,在海岛上一边散步,一边小小的……交流一下。

    此时,李长寿也不说话,只是含笑在旁走着。

    卞庄这边,却是有太多言语卡在嗓子尖;

    两人在沙滩上走了几十步,卞庄才开口道了句:“柯乐儿道友……近来可安好吗?”

    李长寿轻轻一叹:“道友觉得,能安好吗?”

    卞庄顿时紧张了起来,忙问:“可是出了什么事故?她在那?我现在立刻就……”

    “道友,老身托大称呼你一声卞庄!”

    李长寿皱眉道:“你可知自己对我家小主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若非你背后有天涯阁,你现在已是海中一具尸身!”

    空中几人眉头紧皱,却同时听到了下方老妪的传声,只是低头看着……

    卞庄一怔,喃喃道:“我、我为她……造成了麻烦?”

    “卞庄你应是明事理之人。”

    李长寿的纸道人幽幽一叹,开始讲述了一个关于爱慕者与变态的故事。

    当然,是用上辈子的道理,化用到了洪荒的背景下。

    李长寿今天来此地截下卞庄,其实就是……

    来扎心的。

    一心爱慕只是自身之事,如果这份爱慕得不到被爱慕者的回应,心底默默祝福就好了,不要去强行影响那位被爱慕者,把自己活成一个变态……

    这种事,李长寿上辈子也见到过几次,最后的结果都不是很好。

    其实,上辈子时,大部分人就算心底有了喜欢的对象,也会碍于自身面子、尊严等等一系列因素,而选择将此事藏在心底。

    有些人就如卞庄这般,奋不顾身、飞蛾扑火。

    感情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

    但变态这种存在,一眼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洪荒看的是神通本领、拳头大小,也经常发生以【神通真理】强收道侣之事……

    故事讲完,卞庄也是不由怔在那,低声道:“我,已经是乐乐的麻烦了吗?”

    “道友这般称呼,可曾得了我家小主人应允?”

    “我……”

    “不得应允而如此昵称,是否有些过分了?”

    这淡定的话语竟是如此刺耳,让卞庄一时间紧皱眉头,嘴唇都有些泛白。

    然而李长寿自觉,这般扎心的力度还不太够,必须点醒卞庄才行。

    “道友你在龙宫闹事,我家小主人的处境非常尴尬。

    你是一见钟情也好、心底念念不忘也罢,但我家小主人对你没有半分感情,此时只有厌烦。

    你们此前,也只说过一句话,我家小主人说的,是个滚字。

    卞庄你可曾考虑过这般事?

    你看上我家小主人的同时,我家小主人,并没有看上你。”

    卞庄捂着心口,禁不住后退两步,面色有些惨白。

    李长寿心底一叹,继续发功……

    “你是天涯阁少主,自小被人簇拥,周遭之人凡事都依着你、顺着你,但卞庄,你有成熟的心智,应该明白一个道理。”

    卞庄苦笑道:“还请前辈赐教。”

    “由己及人。”

    “由己及人?”

    “不错,”李长寿道,“你可以自己想想,若是有一陌生女子,疯狂痴恋于你,每日在天涯阁前守着你,你心底又如何?”

    卞庄喃喃道:“我自是觉得有些厌烦……乐、柯乐儿道友,也厌烦我了吗?”

    “可以说是深恶痛绝。”

    “我……”

    “我家小主人为了躲开你这个麻烦,这次她好友姜思儿殿下的大婚,她都避开并未参加。”

    “怎么会……”

    李长寿心底也有些不忍心,不过一想到自己二教主刚大婚,就被男人惦记……

    继续扎,今天怎么也要让这个卞庄悟个通透!

    善走心者,扎起心来自然也是不弱。

    “卞庄,你当真以为,自己能在龙宫大门前坐着,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苦苦痴心,是因你自身吗?”

    “是因、因我不过是天涯阁的少主罢了。”

    卞庄长长的一叹,眼底带着满满的无奈。

    “若你没了这层身份,你在洪荒不过普通一天仙,又有哪般本领,能让我家小主人一眼看上?

    若你没了这层身份,你又从哪,得来那份请柬?

    我钟情于你,所以你要钟情于我,这是哪门子道理?

    这已非霸道,而是有些扭曲了。”

    卞庄愣在原地,禁不住喃喃道:“我,我莫非一无是处……我此前想的,是去见到乐、乐姑娘,再用真心打动她……”

    “自信点,把莫非去掉吧。”

    李长寿淡然道:“我家小主人有自己爱慕之人,心底容不下旁人。

    你若是真的对我家小主人一见钟情,就该将自己这份心思收起来。

    卞庄,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如今还年轻,修为也不算高深,不去想办法扬名立万、摘得长生道果,在这里苦思一注定无缘无分的女子,又能如何?

    今日老身过来,只是为了对你说这些罢了。

    年轻人,长生都没得,何必多想这些于自身修行无益之事?”

    最后这句话,李长寿也是难得走心了一次。

    随后,李长寿看了眼在空中有些愤慨的那几人,淡然道:

    “洪荒很大,也不仅仅只是有五部洲之地,三千世界之中,有许多你们想不到的人与事。

    言尽于此,老身这便告辞了。”

    言罢,这老妪纸道人的身形先是变得虚淡,紧接着,额头出现了一抹水雾,苍老的身形被水雾所包裹迅速消融。

    这是纸道人自扬套餐的进阶版本;

    为了跟‘燃烧成灰’的方式区分开,避免被人联想,李长寿在纸道人身上刻画了不同的符箓禁制。

    少顷,这老妪身影化作雾气被风吹散,似乎从未出现过。

    卞庄双腿一软,跌坐在了沙滩上,气息无比虚弱,那几名老者连忙下来,拥簇在卞庄身旁。

    “少主,您……莫要太过伤心。”

    “最起码,您很英俊啊!”

    “就是,我们年轻时,哪里有少主您这般英俊神武,背后又有一方势力撑……腰……”

    说话的那名老者,被其他几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卞庄苦笑了声,坐在那轻轻一叹:“我的心死了,再也不会了,不会了。”

    “少主您……”

    “先回去吧,少主。”

    几位老者也没什么办法,将卞庄搀扶起来,驾云朝着天涯城而去。

    刚才那名老妪虽然话难听,但也在理。

    他们天涯阁虽然主营的是‘临时情劫感悟’业务,但也不是什么霸道的势力,大家都要讲讲道理。

    路上,卞庄坐在白云上,口中不断喃喃……

    “落花流水无情意,花开绽枝头,水向东流去。”

    “心寄何人知,藏于白云里,白云随风去,心已无踪迹。”

    “唉……”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几位老者面面相觑,他们虽说也有道侣,心态也年轻过,但都搞不明白,为何少主能对一人痴情到这般地步……

    但对方既然将此事挑明,少主受些打击,也该醒悟了才是。

    这其实对少主来说是好事。

    这朵白云缓缓飞到天涯城守护大阵之外,也按照此地规矩,在门外排起了长长的队,等待着进入城内。

    “不,我不回去。”

    卞庄突然低声说了句,在白云上跳了起来,看着前方那代表着安逸、舒适且枯燥的天涯城,又扭头看向了后方那万里烟波、无垠大海。

    “各位,我卞庄,今后就在五部洲之地闯荡!定要混出个名堂!”

    “少主,您这又是怎么了?”

    卞庄轻轻吸了口气,“那位前辈说的不错,没了天涯阁,我一无是处。

    我要靠自己出人头地,我要闯出自己的一份天地!我!”

    正此时,一抹倩影自天涯城中飞出,驾云朝着高空而去。

    这女仙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威压,身段纤瘦、长发垂腰,身着浅云裙,面上带着少许面纱。

    卞庄愣愣地看了几眼,这女子略微皱眉,扭头扫了他一眼。

    这一瞬,卞庄听到了‘咚咚’的声响,像是有人在自己心底,轻轻敲了那么几下。

    “我的心……好像又活了。”

    卞庄喃喃一声,浑身一阵,连忙催法驾云向前,高声喊道:“仙子,可否请您留步一叙!”

    呃?

    他身后几名老者额头齐齐挂满了黑线,感受到周遭那一道道目光,直想拍昏自家少主。

    与此同时;

    天庭,月老殿中。

    月老自东海回来,找木公交代清楚婚宴之事,就匆匆到了后殿,招来了敖乙的泥人;

    果然,这泥人身周已是缠满了红绳。

    他手起剪刀落,麻利地将这些红绳剪掉,目光复杂地瞪着红绳的源头——卞庄的泥人。

    “你这痴情种,贫道都有些不忍心了,唉……”

    然而,月老话语刚落,那卞庄的泥人轻轻震颤了下,手腕上的那一截缠绕的红绳线头自行脱落。

    月老眼前一亮,“这家伙,突然明白了?”

    然而,让月老措手不及地是,这姻缘泥人扭头快速飞走,穿过重重星海,靠近了另外一只泥人,卞庄泥人手腕上的红绳再次出现,依然疯长的势头!

    诶?这是哪般情形?

    月老头一歪,只感莫名其妙。

    不过月老仔细一看,稍微松了口气。

    还好,其他暂且不论,对方是个女子,这次不是重阳;

    就是……

    这女子,似乎是天庭中人?

    似乎还是瑶池中的某位仙子,身周带着淡淡的金光,显然是金仙境修为……

    月老禁不住沉吟几声,对此略感无力,只能苦笑一声,随卞庄自己去了。

    “我月老,愿称你为多情仙。”

    ……

    “搞定!”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

    李长寿的本体睁开双眼,露出了几分自信的微笑。

    不得不说,偶尔毒舌一把,也是相当爽利。

    “就是,对这个卞庄,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李长寿沉吟几声,虽说自己吐槽吐了个爽,但有些话,确实是为了打击卞庄而说出的。

    痴情本无罪,圈地自痴就是了。

    ‘以后应当跟这个卞庄没什么交集了,这个天涯阁,在三千世界中或许能算上个大势力,但在五部洲,也就相当于中神州的一家中上的仙门罢了。’

    李长寿静静思索,心底突然冒出了几个想法。

    他当初给玉帝陛下的十二条谏言中,也曾提过经略三千世界,但当时其实是李长寿为了完善自己的谏言,顺口一提。

    这道理很简单,天庭暗中经略三千世界,一则巩固自身权柄,二则可以壮大天庭势力,培养兵将为天庭之用。

    甚至,还可以走‘三千世界包围五部洲’的路子;

    就如西方教一般,将自身一部分实力隐藏在三千世界中,天庭也可效仿。

    待天地起动荡时,可用这部分实力稳固天地。

    ‘此事,倒是不能由我上表,’李长寿仔细思索。

    他单凭算计龙族上天之事,已是稳稳能占住天庭正神之位,且得玉帝陛下的信赖。

    玉帝能将一具化身,安插在天庭天将之中数万年,说明玉帝本身并不放心自己的手下,始终有一份猜忌在。

    功高震主这种事,李长寿当然不会去做。

    甚至,李长寿觉得,自己也不能事事算尽,有时装一装糊涂、故意出些错漏,那样才算稳妥。

    让玉帝觉得,自己是个可以控制、驾驭的臣子,这才方便后面继续捞功德。

    且……

    “对这位玉帝陛下,也不得不多防几手。”

    李长寿静静思索着,却也没闲下来。

    一部分纸道人已经回返了安水城中,归于纸道人‘库’,稍后等一波龙族的礼物,就可一同安排回度仙门。

    而忘情上人这边……

    李长寿让一直在炼丹的纸道人停下炉火,起身出了丹房,驾云朝着丹鼎峰而去。

    请万林筠老爷子出面,过去看看忘情上人是否真的在闭关吧。

    王富贵这般躲着,如何能让小师祖不多想?

    话说,咱家小师祖肤白貌美性格好,就算有些先天不足,又不是没人要。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