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南海与西海交汇的偏僻地界,数重大阵之中。

    赵公明低头看着这两名西方教的圣人弟子,随手一扫,抹平了海面上泛起的浩浩波涛,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缓缓旋转……

    他面前,那两名西方教高手嘴角带血、气息震颤,却被定海神珠稳稳地定住,无法动弹。

    此刻,这两个老道的面色十分复杂,有惊恐,有无奈,当然最多的,还是愤怒。

    第二次了!

    第二次了!

    虽说这次是他们两个,有意算计阐教黄龙道人在先,且借用了赵公明这般独到的算计之法……

    但他们,可一点都没伤到黄龙道人!只是按被碰的经历,情景再现了一次!

    这赵公明不由分说,直接冲上来把他们胖揍了一顿,损了他们数千年道行,这梁子可是真的结下了!

    赵公明此时也在扶须沉吟……

    刚才打的顺手,留力留少了,把这两个西方的圣人弟子打的损了道行、亏了道意。

    这次倒是不怎么占理……

    侧旁,那高高瘦瘦的道人向前行礼,目光之中满是感动,口称:

    “多谢公明师弟解围!

    若非公明师弟现身,贫道当真、当真不知该如何办了。”

    赵公明干笑了声,笑道:“区区小事,黄龙师兄不必介怀。”

    这高瘦道人向前走了两步,看着面前这两名衣着朴素、满脸悲愤的西方老道,低声问:

    “公明师弟,咱们现在该如何办?”

    赵公明传声问:“他们此前,可是对师兄你动手了?”

    “这个,并未……”

    高瘦道人苦笑道:“贫道刚从南海一处好友洞府回来,就遇到了他们二人,他们说有一件好宝贝请贫道观摩。

    怎料到了此地,他们两个互相起了争执,还打了起来,一人摔倒在地,口吐鲜血,像是受了重伤。

    另一人反倒看向贫道,说贫道为何伤了他师兄……

    贫道可是真的没动手,万万没动手,还出声劝他们不要这般斗狠啊!”

    赵公明顿时皱眉……

    这两个被他碰过的家伙,还玩出了新花样?

    不对!

    若是按这个套路,对方此时肯定暗藏了留影的宝物或者阵法……这可当真不好应对。

    赵公明脚下突然一软,动作流畅且自然,直接软倒在了三人面前,哇的一声,口中吐出大片血沫,面色惨白、气息颤颤、道韵震震……

    不管如何,先躺下再说!

    那两名被定海神珠封住的老道,目中悲愤更胜,却是丝毫无法动弹。

    其实此时只要赵公明收起定海神珠,这两个西方教高手半点狠话都不会撂,直接扭头走人……

    此刻,那高高瘦瘦的老道顿时懵了,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对赵公明传声道:

    “公明师弟,要不,贫道也躺下?”

    “别,”赵公明不动声色,连忙传声,“我在此地先稳住他们!

    师兄你快去南赡部洲,就在南海沿海,随便找一家海神庙进去,找南海海神。

    等海神的化身现身,黄龙师兄你就将此地之事说与他听,求个解决之道,稍后我定会去找海神道谢!”

    这高瘦老道越发糊涂。

    但听赵公明说的情急意切,这位阐教十二金仙之列的高手也并未多想,立刻施展神通,冲出此地大阵,朝北面激射而去。

    这洪、洪荒……

    时代变了?

    ……

    小琼峰上。

    【师祖和忘情上人这破镜重圆的故事,还真是难操作。】

    不过,这次的功夫也没白费,俩人虽然还没互相吐露心意,但已经能够正常交流了……

    最多两次,也就可以干柴烈火、其乐融融了。

    李长寿用仙识看了眼,已去小琼峰后山漫步的小师祖与忘情上人,心底起了诗性,禁不住沉吟两声,在心底吟诵道:

    ‘本是一对鸳鸯鸟,吵架两次分居了。

    都道天仙好眷侣,却是傲娇对闷骚。’

    不错不错,有长进,还押韵了!

    李长寿突听身后传来几声柔美的吟唱,却是正抚琴的师妹灵娥轻启朱唇,随着她指尖与琴弦的点落,柔声唱道:

    “落花影迟迟,倦鸟沉霞羽。

    思君何念起,惜我彩裳衣。”

    嗯?

    李长寿瞥了她一眼,灵娥立刻停弦、抿嘴,对师兄露出了一丝丝傻笑……

    她才没有暗示什么!

    “稳字经五十遍。”

    “哦,”灵娥顿时委屈巴巴。

    熊伶俐已经跑去灵兽园喂灵兽了,此地的调调,她当真是欣赏不来也适应不了,怕自己睡过去鼾声如雷,打扰了他们。

    就跟没出门前,夜里经常会打扰自己爹娘……一样。

    李长寿又关注了忘情上人和自家师祖一阵;

    忘情上人在他们两人周遭布置了仙力,李长寿也无法在不惊动忘情上人的前提下,听到那边在说什么。

    正此时……

    几道身影鬼鬼祟祟,从小琼峰山脚,贴着树林上空驾云而来。

    为首的,正是身高绝对不过五尺的矮道人,酒乌。

    酒乌身后,酒施、酒鹿儿、酒齐,还有一位,将自己全身包裹在被子中,只漏一张小脸的……

    哦,酒玖。

    这般打扮,李长寿差点没认出来。

    小师祖一回来,酒玖完全像是遇到了天敌;

    若非几个师姐师兄非要拉她一起过来,她肯定不会出自己的那套豪华大阵!

    这五位师兄、弟、姐、妹,一同摸到了湖边草屋前;

    李长寿已是对酒乌和酒玖传声,让他们装作在此地欣赏书画的样子。

    来小琼峰修行八卦之法,自然可以,只要不吵到那边两位准备搞阴阳大道的就行。

    少顷,忘情上人的五位徒弟,偷偷摸摸地进了‘画展’迷阵;李长寿将迷阵直接关掉,让他们能够清晰地观察后山的情形……

    不多时,酒乌低矮着身子,悄悄到了李长寿面前,满是关切地问了句:

    “长寿,这边如何了?”

    “师伯问的何事?”

    “我家师父跟你师祖呀,莫要跟师伯我装糊涂!”

    酒乌面对面用传声之法,问:“他们已经重归于好了?”

    “这个,我也不知。

    我只是个小弟子,可不敢过问这些前辈高人的姻缘之事。”

    李长寿淡定地笑着,传声反问:“师伯,酒字其他师伯师叔,又是如何看待此事?”

    “还能如何看待?我们是做弟子的,还能干涉师父之事不成?”

    酒乌笑了笑,继续传声:

    “这自然是一件大喜事,我们很早之前,就听大师姐说过不少次,师父有深爱的女子。

    师父很多时候,都会一个人对着一幅画像发愣,那画像都已经没了彩墨、模糊不清了,师父还是不肯收掉。

    小玖入门之后,被师父带着来这边几次,我们几个才知道,师父心里所念的女子,就是这位江师叔了。”

    酒乌话语一顿,嘿嘿笑了两声,传声问道:

    “这要是真的成了,师侄你要送家师什么贺礼?”

    李长寿笑道:“弟子所擅之事,也无非就是丹药酒水。”

    酒乌顿时一阵挤眉弄眼,“家师修为高深,这么多年洁身自好,哪里用得着那些东西!”

    “哦?”李长寿眨眨眼,“听师伯这话,似乎师伯并未洁身自好?

    酒施师伯,您别拔剑!”

    “哎!”

    酒乌浑然一惊,一步窜了出去,以迅雷之势,径直跳入湖中。

    酒乌扭头一看,却见李长寿独自站在柳树之下,自家道侣正在十多丈外,表面陪师弟师妹‘鉴赏’画作,暗中悄悄观察后山的动静。

    酒乌瞪了眼李长寿,眼神中满是怨念。

    这矮道人灰溜溜地从湖水中钻了出来,震飞道袍上的水渍,跺跺脚,传声骂道:“就知道坑你师伯我!”

    李长寿淡定地看向天空,传声笑道:“师伯您心底莫非有鬼?

    难不成,是去找那只被压在山门外的狐妖了?”

    “去去,莫要平白污我清白!”

    酒乌双手揣在袖子中,没好气地骂道:

    “我对你酒施师伯,那是日月可鉴、天地可证,绝无二心!

    咳,说点正事。

    长寿,我大师姐听闻,江师叔在外有不少好友……

    你说,这些人里面,会不会有人……嗯,就是……这般说也不太好。

    我们做弟子的,就是有些担心,会不会突然蹦出几个,与师父争风吃醋之人。

    那样必会影响师父他修道的心境,师父渡劫在即,这般情形,最好还是能避就避。”

    李长寿正色道:“此事稍后我会问师祖,师伯不必担心。”

    酒乌忙道:“那就劳烦长寿师侄了。”

    “这也只是小事,”李长寿传声道,“师伯,我也有件事想拜托你。”

    “哦?但讲无妨。”

    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一卷书简,直接塞到了酒乌怀中,低声道:

    “这是给忘情师伯祖的一些小建议。

    我师祖终归是面薄,此事还是男方主动些较好。”

    酒乌眼前一亮,不着痕迹地,将书简收入袖子中缝着的储物宝囊。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会心一笑。

    “你们两个在那嘀咕什么呢?”

    酒施在后面招呼一声,“乌乌过来了,看看这幅画如何?

    我想用灵石换走,拿回去装点在咱们房中哩。”

    酒乌答应一声,立刻溜了回去。

    李长寿却是朗声道:

    “此地画作,都是弟子平日里无聊时练笔之作,师伯、师叔若看上,自取便是。”

    忘情上人的七弟子酒齐,在旁笑道:“这般水准还只是练笔之作,师侄你可有大成的画作?拿出来给咱们开开眼界。”

    李长寿顿时含笑摇头。

    一旁酒乌笑道:“七师弟,这个不要多问,长寿师侄的大成画作,你可千万看不得!”

    酒齐顿时来了兴致,追着酒乌一阵问询。

    李长寿在旁倒是并未多说什么。

    其实,酒乌师伯所知的大成画作,不过是《百美老后图》与《百美老了图》,那不过算是小成之作。

    他现在,还有劲儿更大的!

    毫无征兆的,李长寿心底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喊……

    ‘海神在吗……海神……道友……可能听到啊……’

    嗯?

    这喊声断断续续,‘信号’十分微弱。

    李长寿左手缩在袖子中,立刻掐指推算,一份神念循声而去,落在自己被呼喊的某座神像上。

    刚到这座神像,李长寿也是一怔。

    这并非是‘正版海神像’。

    此地是一处沿海的渔村,供奉了一座泥像,泥像上写了两个大字——海神……

    但这里,也算自己收敛香火功德之地,这泥像也与自己有了关联。

    这般简单的泥像,并不算入他此时两万三千六百多座神像之列。

    但转念一想,能在这种地方直接惊动他这个海神本尊,还将喊声传入了自己心底……

    呼喊之人,非同小可。

    李长寿用神念注视着泥像前,这位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的道者,仔细打量了对方一阵。

    此人身形高高瘦瘦,一身宽松的淡黄道袍,束着常见的道簪、两只手掌如蒲扇一般,总体气质,给人一种逍遥飘逸之感。

    他面容清奇,额头宽且长,双目修长,倒是与自家二教主敖乙的眼形有些相似……

    且,此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威压,又有少许返璞归真之玄妙道韵……

    从修为而言,绝对是个高手。

    这老道又拱手喊了句:“海神,海神您可能听到吗?是海神来了吗?”

    一旁有个挎着竹篮的凡人大婶凑巧路过,忍不住提醒道:

    “你这老头真奇怪,怎么对着海神像乱喊哩?

    我们这里只是请回来的小神像,你要是真想拜海神,去城里的大庙才中!”

    “哎,多谢提醒,多谢提醒。”

    这老道擦了擦额头汗水,转身就直接驾云,朝着最近的大城而去。

    这路过的大婶禁不住吓了一跳,手腕上的竹篮落在地上,摔出了一地……

    老咸鱼。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