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度仙门小琼峰江林儿,使用前世泪,欲与度仙门破天峰一脉王富贵,结地婚之好。”

    月老殿后殿,月老一本正经喃喃着,招来度仙门的大片泥人,伴着星光点点,端着相思宝树。

    小琼峰,就是长寿的峰头嘛……

    月老淡定的一笑,开始细细查探度仙门的一只只姻缘泥人。

    月老只是负责管姻缘,姻缘泥人生成时,也就伴着一个本名,一个生辰八字,而后便是此时常住何处何地,基本的‘人脉’为何……

    天道也只允许他月老知晓这些。

    但月老可以通过生辰年月,大概推演出此人年纪,从而推导出一些简单的关系。

    很快,小琼峰所属的四个泥人都被他找了出来,关系一目了然。

    “按岁数,这应该是长寿小友的师祖吧,江林儿。”

    月老扶须轻叹,注视着江林儿的姻缘泥人,看到了与之相近的六只泥人。

    其中,有五只泥人是探出红绳,且红绳已经到了江林儿泥人附近;

    但江林儿的泥人,只是在她右手上,探出了一只红绳,伸向了第六只泥人——

    破天峰一脉,王富贵。

    而王富贵的左脚脚踝上,也缠着一根红绳,与江林儿弹出去的红绳遥遥相对,但两者差了一截没能勾上。

    月老掐指推算,随之便知晓了这两根红绳原本曾勾连过,只是后来断了。

    “原来是这般。”

    月老抚须沉吟,此时这个王富贵,身上已是有一缕缕道韵缠绕,这是接近于金仙之境的预兆。

    月老修为有限,能调动的天道之力也有限,想要给金仙催发红绳,会遭受不小的反噬之力,而且容易被对方推算出此事因果。

    但现在,两人都有情意,只是红绳差了一截。

    这种情况下,哪怕其中有一名已经修成了金仙,他月老只要一出手,也能促成好事……

    虽然月老对外宣称,金仙的姻缘他动不得,但具体情况也要具体分析嘛。

    “可这个王富贵渡劫在即……

    若是成不得金仙,那岂不是会让长寿家的师祖守了寡?

    长生道果哪里有那么好得的?”

    这位月下老人一阵纠结,想托梦劝一劝长寿小友,让他师祖待这个王富贵修成金仙了,他再帮忙牵上,如此也算稳妥。

    但……

    ‘罢了,既然这个江林儿有意,又用了前世泪,出手助她一助就是了。’

    当下,月老开始操作了起来。

    他拿出了自己那把天道牌的金剪刀,先将‘王富贵’脚上缠的红绳齐根剪短,随后将这根红绳,缠绕在了‘王富贵’的手腕上,再引到江林儿的红绳附近。

    这里面大有讲究!

    普通神仙来求姻缘,就算是既成的姻缘,月老也根本不会告诉他们。

    一根红绳牵两人,自此姻缘不分心。

    若这根红绳缠在泥人的手腕上,说明这段姻缘,是对泥人对应之人,总体来说有好处。

    若是这根姻缘红绳缠在脚腕上,说明这段姻缘,会拖此人的后腿。

    刚才如果直接接上,江林儿就会拖累王富贵。

    但此时,度仙门小琼峰江林儿,与度仙门破天峰王富贵的姻缘,就属于‘携手共进’、‘和和美美’、‘互相增益’……

    这才是月老这一正神之位最大的作用!

    说到红绳缠绕位置的不同,其实还有其他几种特殊的情况……

    有红绳缠脖颈,代表这段姻缘会惹来杀身之祸;

    有红绳缠腰身,这说明这段姻缘中,此人会完全被动,被对方牵着走。

    当然,不只月老能够主动修改,这些红绳也能自行挪位……

    月老看了眼不远处,度仙门中唯一的三星拱月之像;

    此时在李长寿脚腕上的一根红绳,已是挪移到了手腕上……

    虽然李长寿本身的红绳只有线头,但月老也是老仙官了,自然能分辨的出。

    处理完王富贵的红绳位置,月老就拿出了相思宝树,对着江林儿的泥人轻轻一扎……

    度仙门,小琼峰,湖边草屋中。

    江林儿突然从屋内跑了出来,扶着门框、咬着嘴唇、双眼如丝,看向了破天峰的方向。

    她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袍,如同她秀发一般,一顺到底。

    丹房中,丹炉前;

    正日常关注小琼峰上风吹草动的李长寿,皱眉看了眼此地。

    自家师祖这是怎么了?

    随之,他就听到了小师祖的一声低吟……

    “你这狠心的王富贵……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心意……”

    王富!

    咳!

    李长寿一口仙力差些涌出来,险些就将万林筠长老给自己的丹炉搞炸了!

    王富贵什么鬼?

    忘、忘情上人的本名?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忘情上人给他自己取道号的水准,也是绝了!

    另一边,月老殿后殿。

    月老哼着得意的小调,将江林儿泥人已经长出的一大截红绳,与忘情上人的红绳紧紧缠绕上。

    又从自己喜袍上拔出了一根线头,打了个同心结,这才满意的一笑。

    锁死了。

    能促成这般一对神仙眷侣,他心底也是十分舒畅。

    随之,月老想起了自己此前打过不久的,另一只同心结。

    将度仙门的泥人们归位,月老又将敖乙和姜思儿的泥人调了出来。

    “哟……”

    这都已经靠上了?

    不错,不错,月老看着这已经靠在一起的两只泥人,含笑点头。

    嗯?怎么又有一根红绳,出现在了这个小龙太子身侧?

    月老略微皱眉,顺着这根红绳看去,顿时看到了‘远处’,那只不知何时出现的泥人。

    等会儿,对敖乙龙太子探出红绳的泥人,怎么是个……人族男人?!

    “这?”

    月老掐指推算,将那一只泥人也摄了过来,手中剪刀咔嚓一声,果断将这根红绳齐根剪短!

    “若有女子惦记长寿的好友也就算了,竟然还有男人!洪荒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定矣!”

    然而,月老这边刚剪了这根【不合天数】的红绳,那只泥人手腕上的线头,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成了新的红绳,再次探向了……

    小龙太子……

    “还敢再长?”

    月老眼一瞪,撩起衣袖,剪刀再次剪落。

    “还长!”

    咔嚓!

    “嗨,贫道还治不了你?!”

    于是,半日后……

    金乌东升,洪荒天地迎来了太阳星所散发出的第一股燥热。

    天庭的月老殿中,月老双眼满是血丝,瞪着两只泥人,地面已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绳。

    而此时,第六百一十二根红绳,再次从那个名为卞庄的泥人手腕上长了出来,固执地探向了……

    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

    多情之人,月老不是没见过;

    但能达到这种程度,内心受挫数百次,却还是如此锲而不舍!

    这般多情、固执、专一之人,月老还真没见到过几个!

    这泥人里面,到底是藏了多少情念?整个人都是情念拼凑成的吧?

    可问题是……

    “你用错道了啊卞庄!”

    月老气的一阵跺脚,骂道:“若你是女子,我姑且就去找长寿小友说一句,让那龙宫二太子多个侍妾也是无妨。

    可你!你!

    哇呀呀,当真气煞了贫道!”

    正此时,月老殿的大童子匆匆来报:

    “师父!东木公大人,已经驾云过来啦!”

    “哦?”

    月老精神一震,看了眼遍地红绳,一震衣袖,这些红绳尽皆化作了粉色光芒,悄然消散。

    “且等贫道回来再收拾你!”

    当下,月老气转身而去,整理了一下长袍,朝殿外迎接而去。

    ……

    半个月前。

    西牛贺州、灵山脚下,文净道人洞府中。

    一身浅蓝色纱衣,打内里套着一件绸面绣花抹胸短裙,文净道人站在随手凝出的落地镜之前,仔细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日后,见那个男人时,就这般打扮如何?

    ‘虽说本女王大人不屑于讨好于他,哪怕他是圣人弟子中最强者,本女王也只是欣赏欣赏;

    但终归,若是能让他拜倒在本女王的腿边,那也是一件妙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念及于此,文净道人便是一阵大笑。

    忽而,一抹金光自灵山之上飞来,落在了文净道人面前,凝成了一面木牌。

    文净道人笑声立刻收敛,嘴角抽搐了下,随手将面前镜子震碎,碎片化作了一滴滴清水,落在了宝池中。

    她抬手点了下木牌,就听其内传来一声苍老的嗓音:

    “东海龙宫敖乙大婚之日,尔需带六千傀儡,两万血蚊,配合海族叛军,佯攻南海龙宫,将龙族高手调离东海龙宫。”

    文净道人低声道了句:“是,属下遵命。”

    “嗯,做完这件事,贫道自会向老师为你请功。

    你只需尽心为我们做事,我们西方教定可保你安然无恙。

    但,若你敢生二心……哼!”

    “您玩笑了,”文净道人嘴角一撇,继续笑道:“若无此地托身,天下何处能容我?”

    “嗯,知道就好。”

    木牌中传来了一声应答,紧接着便化作金光,飞离此地。

    ‘废物!’

    文净道人心底骂了句,心情明显变得糟糕了许多。

    ‘这么明显的佯攻,真当龙族看不出来?

    就算龙族看不出来,能瞒得过那个小男人的贼眼?’

    佯攻南海龙宫,调虎离山,随后袭击东海龙宫敖乙大婚处……

    这看似是不错的计策,但实际上漏洞百出。

    若海族叛军要重创龙族,为何不聚集实力,直接袭击东海龙宫?

    换做文净道人来安排此事,这次就会挑四海龙宫中实力最弱的北海龙宫,全力将北海龙宫攻破,给龙族一记狠的!

    再派几名圣人弟子级的高手,去东海海眼处,散播‘催魔’之法,将那些填补海眼的龙族高手的残魂化作魔障,去给东海龙宫搞搞事……

    这对龙族,绝对是一记重锤!

    很可能直接击垮,此时已是外强中干的龙族!

    到那时,西方教直接伸出橄榄枝,收服龙族之事,不就成了吗?

    ‘可惜,你们已经失去了,如此睿智多谋的本女王。’

    文净道人一扫衣袖,飘回了自己的床榻。

    她本想直接去给南海海神报信,继续给自己挣表现,但文净道人下意识……

    就先稳了一手。

    她故意等了半个月,通过分布在各处海族叛军中的血蚊傀儡,确定了自己得到的计划,确实属实。

    这才施展神通,在南赡部洲安水城附近,引动了一只,藏在一头鱼妖元神中的血蚊,无声无息飘向了安水城。

    飞到海神庙空中,文净道人还想着故技重施,找那个上次控制过的老庙祝,恶心一下这个海神。

    但她略微感应了一下,却发现……

    今日海神在家,正在海神庙后堂之中会客。

    文净道人冷笑了声,飘去了海神庙后堂,落在房梁上,看着下方这三个白发白须的老头。

    主位上,一身白袍的慈眉善目清瘦老者,自然就是南海海神、人教小法师的化身,也是自己现在的追随目标,掌握了她今后命运之人。

    另外两人,一位身穿蓝色长袍,一位身穿大红喜袍,前者金仙境、后者天仙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惊人的……

    天道功德!

    文净道人顿时意动,但她刚要有动作,就听得李长寿的传声入耳……

    “这两位是天庭重臣,你确定要扎他们一下?”

    那血蚊瞬间静止不动,远在西牛贺州洞府中的文净道人嘴角一撇,讪笑了几声。

    不过,此景倒是让文净道人,对此前李长寿所说的那些话,更信了三分。

    下方这两个天庭重臣,正在跟南海海神商量去东海龙宫贺喜的诸多细节,又给文净道人传递了诸多信息……

    海神,真的是天庭重要人物。

    这倒并非是李长寿有意算计,只是两拨客人凑巧赶上了……

    如此,能让文净道人看到更多希望,也算一件好事。

    算算日子,文净道人此次过来,应是告诉他西方教针对敖乙大婚的布置。

    李长寿并未多想,稍后自知;

    他继续与东木公、月老老铁,商量给敖乙的具体贺礼,到时月老的祝词,以及带多少天庭中的天将天兵过去……

    天庭对东海龙宫敖乙大婚祝贺小组,经玉帝陛下任命,已是在此刻正式成立。

    组长是东木公,副组长是尚未得到正神之位的南海海神,组内干事……自然就是月老了。

    东木公沉吟几声,委婉提出了一个建议……

    “月老道友修为不算太高,算是天庭文职,是否该派几位金仙境的武将护送前去?”

    李长寿看了眼月老,怕老铁尴尬,不过月老也只是含笑点头,并无异样。

    “天庭现在……有吗?”

    “有自然是有的,虽然不多。”

    “那就劳烦木公跟陛下奏请,请两位高手一同前去吧。”

    李长寿正色道:“木公切记,虽说陛下将此事安排给咱们三个处置,但咱们不能随意下任何决定,凡事不厌其烦,都奏请陛下决议才是。

    如今天庭并无太多事务,这事千万不要怕麻烦,待天庭如常运转了,那时才可将事情做完了、做好了,再禀告给陛下。”

    东木公和月老同时思索了一阵,各自点头。

    文净道人暗自哼了声,‘这家伙懂的倒是真的多。’

    她本是有些无聊,随之就看到了中堂挂着的一幅画卷,不自觉看了几眼;

    恍惚间,文净道人感受到了一股锐利的剑意,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冷汗打湿了三层衣裙……

    这、这是!?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