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酒玖离开时,又是逃也似的飞窜而走……

    几层阵法完全开启的灵娥草屋前,熊伶俐坐在那扮演门神,手中抱着一只烤熟的灵兽山兔,津津有味地品尝着。

    小琼峰门人弟子总共四人,此刻围坐在一张矮桌四周,桌上杯盘狼藉,小师祖已是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一阵长吁短叹。

    假·老父亲,就如齐源老道这般,保持着一幅苍老的面容,有些茫然,有些无措,却只是含笑看着自己的师父,无条件支持师父做的每一个决定。

    而真·老父亲,此刻已经为穷凶极恶小师祖安排好了后续的应急方案,并开始套师祖的话,想搞清楚江林儿与忘情上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稳妥起见,李长寿必须问清楚前因,才会让灵娥将那颗前世泪拿出来。

    万一出什么乌龙,一切只是他们误会了,忘情上人和自家师祖,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咳,亲兄妹!

    那就真搞出事了。

    套话,也讲究流程。

    洪荒套路哪家多,小琼峰上穷蹉跎。

    李长寿以接风洗尘的名义,与灵娥一起动手,做了一桌饭菜。

    席间,他对师父传声叮嘱了几句,齐源老道就开始为江林儿不断倒酒……

    若要调动情绪,有酒岂能无歌?

    小琼峰纸人乐团首席指挥蓝灵娥,早已不动声色的去了角落。

    她盘腿坐在蒲团上,罗裙的裙摆散落在蒲团周遭,在束腰的映衬下,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展露无疑,两缕青丝垂于身前,那张俏脸开始酝酿感情。

    最初是一把七弦琴,弹奏舒缓之音,后面还有玉箫、二胡,用来升华感情。

    若是情绪到了激烈处,灵娥还能拿出刚学不久的大鼓与唢呐……

    背景音乐就位,三两壶好酒入口;

    情绪,就这么上来了。

    李长寿选了个走心的切入点,先是问江林儿在外面这段时间过的如何,又以弟子的身份求教,该如何珍惜一段感情。

    灵娥听的一阵面色复杂。

    师兄真的不懂吗?

    你明明才是此道行家!

    若非师祖回来了,灵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师兄见面……

    那‘结界咚’,当真让她心慌慌、意乱乱,回味过来,又懊恼自己没用,当时怎么就只剩下了慌乱。

    也由此,灵娥更为担心,万一师兄哪天寿性大发,又有几个女子能抵挡的住师兄的魅力。

    还好,师兄的性子是这般麻烦,觉得道侣是累赘……

    大概这就是师兄经常说的,有失有得吧。

    灵娥心事重重地弹奏着心事重重地曲调,不多时,就听江林儿幽幽一叹,说起了当年往事……

    “我呢,跟忘情是一同入门。

    几次碰面,我觉得他挺帅气,他觉得我也还凑合,一来二去相见熟悉了,就动了情念……”

    这故事虽发生了较长的岁月,但讲述起来,却并不算多长。

    那年的彼此都还单纯,两小无猜不觉仙路寂寞,桃花树前、瓜田李下,懵懵懂懂间,已是度过了春秋冬夏……

    江林儿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当年为何跟忘情上人闹掰。

    一旁琴声换做了萧声,灵娥闭目吹奏,越发动情。

    只是听了几句,李长寿就完全明白了。

    小师祖江林儿的故事中没有什么‘第五者插足’、‘某如的衣柜’这些狗血元素,就是单纯性格原因。

    如果非要用两个字总结,那只能是【爱过】。

    如果要问江林儿此时的心情,也只能是【很后悔】。

    “我当时就不该耍脾气,那个闷葫芦懂什么是哄人?

    他是听什么信什么,我当时只是说的气话,他还就真哭了,还把道号改成了忘情……”

    江林儿说到这里时,也是禁不住长长叹了口气,“后来他就渡劫了,还飞升了。

    我也拉不下脸来反过来去找他,觉得像是自己巴结他一般。

    算了算了,错过就错过了。”

    她眼底满是失落。

    李长寿做了个简单的总结,忘情上人与江林儿的故事很简单。

    当年,忘情上人与江林儿已有了情愫,也已坦露了心意,但忘情上人执着于修行,渐渐疏远了这段感情。

    江林儿本就是傲娇、咳,本就是要强的性子,忍不住去找忘情上人质问此事时,忘情上人只是说让她等,等自己成仙后会补偿江林儿。

    江林儿一气之下,就说了【不必再来】的重话。

    忘情上人将气话当做了真话,心灰意懒、改了道号,渡劫飞升,成为了如今度仙门的忘情上人……

    ‘怎么这么像是,上辈子的校园恋爱?’

    李长寿目中划过少许感慨,随之便温声道:“师祖,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了,但有些人却是可以再追来的。”

    “哼,凭什么我去追回来?”

    江林儿抬头挺胸,拍了拍身上的板甲,醉醺醺地喊了句:“就你师祖我,还怕没人要吗?

    我那些狐朋狗友,有好几个想跟我结成道侣!”

    一旁齐源略微有些尴尬,小声道了句:“大道方为本真,修道虽讲求法财侣地,但师父、徒儿,你们将道侣之事,看的太过于重要了。”

    灵娥禁不住乱了吹奏的节奏,捂嘴让自己别笑出声。

    江林儿嘴角一撇,“你是最没资格说这个的呀,傻老二。”

    “呃,”齐源老道禁不住以手覆面,想起了自己的故事,默默地给自己倒了杯酒。

    旁边的灵娥已经拿起了二胡,但被师兄瞪了一眼,赶紧换成了古筝。

    李长寿连忙为自己师父挽尊,笑道:

    “人有七情六欲,方才是人,道有万千真意,但终归是性情之外的天地本理。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师父,您不必太过放在心上,修道本身就是一件乐趣十足之事,这可是您教弟子的。”

    随之,李长寿就岔开了话题,正色道:“师祖,如此说来,忘情上人心底应该也是有你的才对。”

    “我不知道呀,管他有没有!”

    江林儿翻了翻白眼,“我决定了,那个前世泪不用也罢,这次就当回来看看你们了!”

    灵娥顿时有些疑惑不解,她能感觉到,师祖明明是很喜欢忘情上人才对。

    李长寿对灵娥传声道了句:“将前世泪放在蒲团那,假装不小心落下。”

    灵娥虽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乖巧地依言照做。

    随之,李长寿随手一扫,将桌子上的杯盘收起,起身道:“师祖,今日也差不多了,您先休息吧。”

    齐源老道也起身道:“弟子明日再来听师父教训,师父您喝的有些醉了。”

    “哼,这点算什么!”

    江林儿不以为意地道了句,心底幽幽的一叹,总不免有些失落。

    齐源、李长寿与灵娥一同告辞离开,江林儿也就留在了灵娥的草屋中歇息。

    出了屋门,齐源叮嘱两人不要在师祖面前闯祸,就走回了自己那多了两个人形大洞、但阵法已被李长寿修补好的草屋中。

    李长寿和灵娥对视一眼;

    灵娥眨眨眼,李长寿笑而不语,熊伶俐也已经端着吃了小半的烤肉站了起来,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师兄,怎么办?”

    灵娥小声问。

    李长寿传声道:“你这几日,与伶俐就在棋牌室那边呆着,不用多过来。

    三日之内,必见分晓。”

    灵娥有些似懂非懂,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

    熊伶俐却是乖巧地点点头,反正也不用多想什么,海神大表哥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几人各自离开此处草屋,前一刻还十分热闹的湖边,很快便冷清了下来。

    草屋中,江林儿幽幽的一叹,抬手拍拍额头,脸上带着几分懊恼。

    她禁不住有些垂头丧气,低声喃喃道:

    “啊,又搞砸了……

    江林儿你装什么装,直接答应不就完了吗……

    嗯?”

    江林儿翻了个身趴着,突然看到了角落中放着的小小锦盒,张手将锦盒摄来,打开一看……

    一只眼泪模样的宝珠、一只小巧的便签。

    《前世泪使用说明》

    “哼!以为这样我就会用吗?”

    江林儿哼了声,将锦盒推开,抱着胳膊坐在那,目光带着几分倔强。

    片刻后……

    “我就看看说明,不用就是了。

    不错,纯粹是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丹房中,李长寿在那大黑丹炉前坐了下来;

    他这边还没开始启动丹炉的禁制,就感应到,在湖边有一抹熟悉的道韵一闪而过,消失在了护山大阵内。

    啧,虽然知道师祖是个傲娇妹子,但这么快就成功说服了她自己,也真是……

    “够腻害。”

    ……

    与此同时,东海之东,天涯海角的大城中,天涯阁内。

    此前被掀飞了楼顶的本地著名悟道场所——天涯阁,此刻已是完全复原。

    在顶层一处雅间中,那青年坐在矮桌后,自饮自酌。

    窗外星海璀璨,周遭琴声悠扬;

    他就这般,在这里不断喝着,时不时轻轻叹气。

    “乐乐……

    唉,乐乐。

    第一眼看到了你,我已经连你我今后的孩儿面容都想清楚了,可你的芳踪,到底何处去寻呢。”

    有一名老者闪身进来,单膝跪在了一旁。

    “少阁主,属下去东海龙宫打听过了,鲛人族姜思儿公主殿下,确实有柯乐儿这位好友。”

    “什么?”

    这青年炼气士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矮桌都被他膝盖掀飞,“真、真的有吗?太好了!”

    “少阁主您先不要太激动。

    属下打探到,姜思儿殿下的这位好友,因之前在这里惹了事,似乎是被她家中长辈喊回去了。

    属下无能,未能打探到更多消息。

    咱们天涯阁虽遍布数十大千世界,但……三千世界着实太多、太大,有太多地方,是咱们涉足不到之处。”

    这青年禁不住后退两步,一下像是丢了魂魄。

    “她、她就这般走了吗?”

    那老者苦笑道:“少阁主,您这般,但凡正常些的女子,都容易被吓到。”

    “老梁,你可见过我对哪般女子动过心?”

    这青年幽幽一叹,言道:“我卞庄,至今修行两千余岁,母亲为我安排了一批又一批美貌乖巧的随侍侍女。(注①)

    看她们,我如面对白纸一般,心底丝毫没有波澜。

    但乐乐是不同的,乐乐她……她是那般与众不同,一言一行,都是那般别致……”

    卞庄幽幽一叹,慢慢靠着屏风坐下,左腿蜷起,左手搭在膝盖上,手指轻轻打着节拍,双目满是迷离,口中不断哼唱着……

    “天~涯呀,海~角~”

    那老者禁不住抬头擦了擦热汗,知道自家少阁主,这是真的动了心。

    真是不动则已,一动惊人,寻死觅活了已经开始。

    总算,老夫人可以安心些了!

    少阁主身为天涯阁未来的主人,两千岁了,竟然还是个纯阳,这当真……让业内同行耻笑……

    “少阁主,那敖乙殿下大婚就在十二年后,咱们天涯阁也有一封请柬,您之前还说自己不想过去。

    不如,去试试运气,说不定到时,那位道友又现身了。”

    “嗯?”

    卞庄怔了下,瞬间精神抖擞,喜道:“快!让母亲大人派人,送我最好的衣袍过来!”

    “少阁主您别急,还有近十二年呐。”

    “不,我现在就去东海龙宫附近等着!”

    卞庄双眼之中闪烁着星光,“不只是衣袍,还有实力!

    不错,我身为男人,实力太低了如何保护的了乐乐?让母亲将我忘在家中的灵宝都送过来!

    对了,再给龙宫备一份厚礼!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准备啊!”

    “哎,是,属下这就去,这就去。”

    那老者擦了擦额头冷汗,连忙躬身退走。

    ……

    天庭,月老殿。

    ————

    (注①:卞庄,天蓬元帅,宋代神霄派的神仙,传闻为周生人。本文以搞笑角色为主,不必深究。)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