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教主哥哥!教主哥哥!”

    安水城的主神庙中,两座神像神念搭桥,再次进入了迷蒙蒙的梦境之中。

    敖乙一见到站在神像脚下的李长寿,就情不自禁、不能自已;

    呼喊声中,也带着几分焦急、颓然、无奈,又掺杂了那么一点新奇、欣喜、羞愧的复杂情绪。

    李长寿含笑站在那,细细地分析着这些,已是大概明白了发生何事。

    此时,李长寿已跟酒乌师伯一同回了三教源流大会现场,宛若此前无事发生,保持着自己一个度仙门普通弟子副领队该有的普通气质。

    敖乙会用神念交流的方式找他,这是李长寿有预料的;

    但李长寿没想到的是,敖乙最先开口说的,并不是他在深海遭袭,而是……

    “教主教我,这可如何是好?”

    “怎了?”

    “我!哎,我!此事当真羞于出口……的说……”

    敖乙那张少年面容上满是窘迫,窘迫中又透着少许回味,回味中还带着几分羞涩……

    李长寿皱眉道:“你可是,行为没能跟得上自己的想法,犯了什么身体上的错误?”

    “嗯!”

    敖乙闭着嘴,鼻音都有些拐弯,脸上带着几分委屈。

    李长寿:……

    该不会,后来赶到的龙族高手没给敖乙化解阳气,而是让这事将错就错了吧?

    嘶!

    龙族那些高手,说不定还真能做出这种事!

    在龙族看来,或许鲛人一族只是他们的臣属,而鲛人小公主又勉强配得上自家二太子,二太子虽然人形身体定格在少年,但实际上已是够年纪了?

    算算时辰……

    可以嘛小龙,看着是少年身形,战力倒是不错。

    当时李长寿也看到了,敖乙一直护着的那个鲛人小公主。

    在玄都大法师和他一同离开时,都已经,咳,而且对方也是化了形的……

    这事,大概、可能、应该,他的心火烧毒丹,只承担五成的责任……吧?

    敖乙有些手忙脚乱地问了句:“教主,我现在该怎么办?”

    此时李长寿看敖乙,眼底顿时有些小无语;

    这一刻,李长寿也是有些哑然,他竟有了些,跟上辈子上学时,听到自己同寝男生脱单昨晚还彻夜不归时,差不多的微妙心态。

    但这个,也不能直接说,李长寿只能耐着性子问一句:

    “乙兄,你且详细说说,到底怎么了?”

    敖乙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但出于对眼前这位兄长的信任,以及少年那般烦恼心事,便扭扭捏捏地,将自己刚刚经历之事,很详细地说了出来。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李长寿心底已经有了计较,恍然大悟状,沉声道:

    “你去镇压叛乱,安抚鲛人族,却不料中了算计?

    危急时刻出现了一位名叫玄都小法师的高手,以及他的四位护法,及时为你解围?

    但等事情平息,你不知怎么,突然乱了意、迷了情,而你护着的那个鲛人族的小公主殿下,也与你一般,然后你二个就……

    嗯嗯?”

    “嗯!嗯!”

    “这,”李长寿眉头轻皱,“此事对你来说,应该不算太差。

    你身为龙宫太子,与那鲛人族公主相配绰绰有余。

    且如今海中危局,你若凭此稳固鲛人一族,自可为你父王解忧。”

    敖乙眨眨眼,惭愧道:“教主说的是,我刚醒来,心底正是急躁,此时还在假寐,就先来找哥哥你了。”

    李长寿:……

    所以说,现在殿下您是软玉在怀,衣服都不穿,就来找他这个两百年的老纯阳炫耀喽?

    自然,这个是不能说出口的玩笑话。

    李长寿温声道:“先不论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事已至此,乙兄你打算如何做?”

    敖乙沉吟两声,叹道:

    “我自不会辜负了她,此前教主劝我忘掉菡芷师侄,我对菡芷师侄也没了那般念想。

    既事已发生,我立刻便让父王禀明,将这位殿下风风光光迎娶回我东海龙宫!

    唉,谢哥哥解惑!”

    ‘哥明明什么都没说!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小龙!’

    “那为兄在这,就先恭喜你了,”李长寿笑着点点头,将话题轻飘飘引开,“此次你遭袭,应是背后之人在算计。”

    “那西面之人,当真欺我太甚!”

    敖乙定声道了句,随后又道,“教主,还有件事颇为奇怪。

    今日助我脱困的那几位高手,自称是受某位陛下之旨意,这当真让人有些迷糊,莫非是如今的人皇陛下?

    可南赡部洲如今哪里有人族共主?自大禹帝君之后,人族共主又过九位,人族便一直是部族与小国割据之势……

    乙思前想后,这位陛下,有没有可能,会是当今天庭中的那位玉帝陛下吧?”

    李长寿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了。

    龙族遭算计这件事,我此前已经通过上面的关系,跟这位天道认可的三界主宰提及,本是想让这位陛下下一道旨意,护持龙族。

    此时天庭虽轻,却有主持三界的大义在身;

    且,这位玉帝陛下的跟脚却无比深厚,背后更是站着能让西方畏惧的存在,他开一句金口,龙族定然能缓解不少压力。

    可惜的是,这位陛下此时念及天庭羽翼尚未丰满,不愿与圣人老爷过不去。

    为兄惭愧,并未能求下旨意……

    但今日既然有人去助你,乙兄,说不得,就是这位陛下在犹豫不定啊。”

    敖乙先是眼前一亮,随后又低头思索,听闻李长寿说道旨意没求下来,也是禁不住有些失望……

    李长寿观察着敖乙不断变化的细微表情,最后,敖乙脸上写满了感动,心底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但没办法,李长寿必须如此去谋算。

    既要考虑龙族的情绪,又要照顾玉帝的威仪;

    虽是玉帝与己方,想让龙族入天庭,但此事的最优解,是龙族主动开口相请。

    ——这个思路必须清晰。

    李长寿在地下密室那几年的殚精竭虑,并非是白费功夫,此事这般状况,也在他画的那复杂‘故事树’中。

    敖乙深深做了个道揖,定声道:

    “我知教主哥哥挂念我龙族,却不曾想,教主哥哥能为我龙族做到这般地步!

    哥哥!

    请受敖乙一拜!”

    每次听到敖乙激动时喊这声‘教主哥哥’,李长寿心底就不由自主冒出一曲经典的唢呐曲目,出自他上辈子某经典电视剧——《梁山教父和他的小伙伴们》。

    “乙兄为何多礼?快快请起!”

    李长寿连忙向前搀扶,又叮嘱道:“此事还请乙兄不要外传,最好也不要在龙宫之中提及,毕竟是我未能做成之事。”

    ——稳一手,此事不可急于求成,这次先种下种子,观其后事。

    “教主哥哥您言重了,敖乙遵命便是!”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又轻轻一叹,叮嘱道:

    “你先去安抚人鲛人族的公主殿下吧。

    此时定是她最尴尬最无助之时,你要主动安抚才是。

    若是无旁事,我便继续听仙人讲道,若龙族又任何变数,你切记,立刻联系我。

    龙族如此助力南海海神教,我人教虽高手不多,但我也能请动一位前来助阵。”

    敖乙精神一震,又躬身做了个道揖,一步三回头地朝着这梦境远处而去。

    待他离开梦境之前,又听到了自家教主哥哥那低喃声……

    “唉,炼制护山阵法的宝材,到底该去哪里搞呢。”

    敖乙心底一动,顿时眼前一亮,将此事记在了心底。

    三教源流大会现场,度仙门入座区的角落中。

    李长寿睁开眼,眼底划过少许无奈,对敖乙却也有几分歉疚。

    但没办法,敖乙确实是龙族上天之事中的关键人物;他的生死安危能惊动大法师,也侧面证明了这点。

    自己这个二教主……

    以后还是多提醒他一些吧,免得再遇到旁人,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此时,想必敖乙就在替他这个‘教主哥哥’数宝材……

    与此同时,东海深海的大城,那隐蔽的寝宫中。

    ‘阵法宝材,稍后请母亲,给教主哥哥送几十箱过去吧。’

    敖乙如此盘算着,从梦境中挣脱,心念便回转到了,这张床、这个宫殿……

    左手手臂还搭着着几缕一顺到底的海蓝色长发。

    想着李长寿的叮嘱,敖乙心底打定主意,睁开双眼,让自己声音尽量温柔,主动开口道了句:“别怕,我……”

    “嘤!”

    那鲛人族的小公主此刻竟也是在装睡,顿时拉起被子不敢露头,让敖乙有些手足无措。

    ……

    菡芷?

    闻着一旁传来的烤肉香气,李长寿细细品着这个名号。

    ——他回来时也没食言,为熊伶俐带回来了几只野味,并处理好,此刻熊伶俐正偷偷摸摸、小口小口地啃着。

    李长寿此前就注意到了菡芷这个名号,最近却是越来越觉得,跟另一个比较出名的封神人物有些相近。

    【菡芝仙】。

    刚才与敖乙神念搭桥时,听敖乙提起‘菡芷’之名,李长寿心底便泛起了这般想法。

    菡芷该不会,真的就是那位‘菡芝仙’吧?

    李长寿皱眉思索了一阵,他此前曾想过这般可能,但此时的菡芷修为未免太低了些,才只是真仙境,如何能跟三霄交好?

    李长寿自然记得这位大名鼎鼎的菡芝仙,这也算是一位有毒的仙子……

    但换而言之,如果能确定菡芷就是菡芝仙,那暗中观察菡芷的成长轨迹,就能大概预测到,封神大劫前来的时间。

    当然,李长寿早就思考过这般问题,最准确的预测方法,就是看南洲俗世,什么时候出现‘大商王朝’。

    商到末期,才被周推翻,反正封神大劫,就对应在‘武王攻受’、咳,‘武王伐纣’上。

    纣王,其实是后世给的黑名,这位独宠妲己的末代商王名子受、号辛,在位时,自然是被称之为帝辛。

    且说正事。

    若菡芷真的是菡芝仙,这次敖乙因为鲛人小公主的阴差阳错,对菡芷彻底死心,这也是好事。

    不过这次心火烧仙识毒丹之事,李长寿倒也觉得,自己利用敖乙太多了些……

    稍后,再想其他办法,补偿下这位耿直的二教主吧。

    南海海神教此时香火功德已算旺盛,只可惜无法多分龙族一些。

    心底回转着这些想法,李长寿继续整理着有关此事后续发展的可能性,分析着西方教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动作。

    根据此时西方教表露出的‘驯龙思路’来看,应该就是挑拨海族跟龙族之间的关系。

    龙族虽是远古巨佬,但隐患当真不少。

    而最大的隐患,或许就能给龙族致命一击;

    可惜,自己现在无法提醒龙族,也不能去提醒龙族。

    【让龙族与西方相争,天庭渔翁得利,且暂时削弱西方教的实力,抑制西方之野心】

    这才是李长寿要做之事。

    更何况,总不能对敖乙说——小心你们龙族精心培养无数岁月的仙蛟兵。

    那只会起到反效果,让人以为他这个海神居心叵测。

    虽然,确实有点小居心……

    这些蛟龙算是半真龙,对龙族本就一些怨言,更是被龙族当做主战精锐使用了无数岁月。

    龙族对这一族‘法宝人’并不算优待,甚至还有些严苛,遭受反噬,却也应了龙族自负自满的苦果。

    欲善用法宝人,必先善待法宝人。

    当然,有毒师妹这种除外……

    李长寿这边正想着,一直在结界中感悟的有琴玄雅,此刻突然站起身来,转身看向了李长寿。

    李长寿顿时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飞升结束了?

    这么快?

    前方的空虚掌门无忧道人咳嗽了几声,轻轻摆手,有琴玄雅身周结界顿时消散。

    她转过身,第一时间看向了李长寿,那冰霜俏脸露出几分抑制不住的欣喜,“长……”

    “玄雅师侄,当真好福缘啊!”

    “玄雅师侄竟直接突破到了真仙境初期!”

    “飞升之机缘,令人羡慕矣!”

    周遭顿时有度仙门仙人、弟子围了上来,李长寿却是不动声色,开始假装有所感悟,借此让有琴玄雅无法靠近。

    顺便准备将自己的修为,突破到归道境六阶……

    然而,李长寿刚开始‘突破’不过两天,心底突然感觉到了一缕异样;

    仿佛有一抹玄妙道韵,要拉他进入梦境中。

    这种感觉,倒也算十分熟悉……

百度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