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随后看了下附录,目前二十三分厂所需要的重要工业原材料都被大幅度削减,情况最好的也比计划少了一半儿,如果按照这份附录执行的话,二十三分厂明年连一个季度都撑不过去就得停产。

    这已经不是釜底抽薪了,简直就是要捏死二十三分厂。

    “永宏厂那面想要干什么?”

    林波有点儿急,要知道如今二十三分厂的工业原材料都是永宏厂划拨的,这也是没办法,谁让永宏厂是大厂,有着庞大的计划内工业原料指标,特别是铝镁合金、铜、高强度合金钢、塑料等稀缺工业原料,只有少数特殊行业才有配额。

    正因为如此,二十三分厂一直背靠永宏厂这颗大树,汲取其中的养分,可如今永宏厂突然削减二十三分厂的原料配额,这无疑是掐住二十三分厂的脖子,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还能干什么?改革呗!”

    庄建业瘫倒椅子上,用手揉着眉心,永宏厂的那些分厂要整二十三分厂他有心理准备,却不成想人家来的这么急,这么快而且还这么犀利,更重要的是让任何人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改革!

    抄送的会议纪要中反复提到这两个,于是二十三分厂便光荣的成为永宏厂新一轮改革的试点,目的是探索计划外工业原料配给的可行性。

    所以要找个盈利能力强,有一定活力且对总厂主营业务影响不大的分厂开展这项试点,左右看看,二十三分厂这个后娘养的大小胖瘦正合适,就这么一个水嫩水嫩的试点企业就此诞生。

    对这么一个勇于探索,敢于打破枷锁的改革举措,谁敢说一个不字?

    正因为如此如此,林波才会着急,浣城市指着二十三分厂增加财政收入,可永宏厂、省里乃至更高一级看中的却是改革的试验成果,浣城市就是想反对,能刚得过那么多婆婆嘛?

    “实在不行,我这就去市里,把今年的财政上缴削减一些,再联系联系其他单位,看能不能弄些替代的工业原材料。”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波突然开口,只不过这话说得连自己都没有底气,庄建业听了,摇了摇头:“有些原材料都是定点企业特批的,现如今距离年底不足两个月,根本跑不下批文,这还是有门路的,问题是咱们现在连门路都没有。”

    “那也不能干坐着呀?”林波又开始急。

    庄建业没回答,而是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旋即眯起眼睛把头重新抬起,看着林波问:“邱市长方不方便?”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方便的,他接到这份文件比咱们还急。”林波说。

    “那好,咱们这就找他,有个想法还想征求一下邱市长的意见。”

    “好,赶紧去,我是坐车过来的,这就走。”林波一听,立马拉着庄建业就出了办公室。

    ……

    沈建伟最近心情很好,特别是步入84年,他的高光时刻便一个接一个,先是从五分厂退下来的那条冰箱生产线在他手里获得创历史的最佳业绩,成为既陆振江之后,永宏厂又一位民品带头人。

    然后就是在新一届的厂党委扩大会议上当选厂党委委员,地位高于其他分厂厂长,成为厂里的实权派。

    这股风还没过去,厂里又做出个重大决定,那就是引进第二条阿里斯顿冰箱生产线,沈建伟所领导的六分厂成为这条生产线的安装地,项目预计明年年底完成。

    如此三股风潮犹如春田般的气息,让刚刚进入1984年的永宏厂绽放出非比寻常的活力,也让沈建伟改革先锋的称号愈发闪亮。

    但却没人知道,沈建伟成功的背后是对二十三分厂,以及岑师傅等一众“顽固”派的打压。

    以改革名义抽掉二十三分厂的工业原材料配给,将这个挖墙脚的捣乱者逼到墙角,跟他对着干的岑师傅等人立马慌了神儿,沈建伟果断出手整治,打着整肃车间的名义将岑师傅,大刘、铁牛等人处分的处分,开除的开除。

    六分厂登时纪律贤明,人人自律,政令通达之下,产品的质量,效益驴打滚的就上去了,改革先锋就此诞生。

    当然也有背后极端鄙视的,两年前还叫着军品是根本,民品养活不了厂子的沈建伟,转过脸就扑向民品,翻脸之快,反差之大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沈建伟却不在乎,厂里能做军品当然要坚持,可现在重点军保名单都没了,军品做不了了,总不能活活饿死吧,所以转变思想很重要,这也是他最近几个月特别强调的改革座右铭。

    当然还有个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二十三分厂了,作为改革试点的主要推动者,几个月下来,他从中获取的利益比他过去二十多年加起来还多,更重要的是二十三分厂并没倒下,削掉工业原材料,还没倒下,说明什么?

    自己的改革倡议成功了。

    于是在各类改革座谈会上,沈建伟每每会把二十三分厂拿出来,做他的改革样板跟大家分享,可当有人问他六分厂怎么不走二十三分厂的路子时,沈建伟便会凝视着提问者,大言不惭的说:“六分厂走的是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合作共赢的改革路线,两者是不同的试验样本。”

    然后便是热烈之急的掌声。

    今天沈建伟照样参加一场星洲某机关举办的改革研讨会,发言刚过,掌声还没消下去,他的秘书便猫着腰摸到他身边,沈建伟一听,满是笑容的脸便瞬间凝固。

    随后跟旁边的机关领导告罪一声,就跟着秘书出了会场,来到每人的地方就急不可耐的问道:“怎么回事儿?冰箱的部件儿怎么没了?库存呢?库存呢?”

    沈建伟连问好几个库存,秘书看了看自家这位在会场里装~~~逼,多过在厂里办公的领导,脸都抽成了包子:“没有……没有……库存……”

    “没有库存?”沈建伟一听,眼睛就瞪起来:“宋伟民是怎么搞的?叫他过来!”

    “宋科长年初就调去十六分厂任副厂长去了。”秘书小声的嗫喏着,让颐指气使的沈建伟如同捏住脖子的鸭子,精彩的要命。

    憋了半天才重新正色道:“那跟总厂说了嘛?”

    “说了。”

    “那总厂怎么说?”

    “他们让咱们自己解决。”

    沈建伟终于意识到不对了,眯着眼睛问:“什么情况?”

    秘书的脸色比沈建伟更精彩:“二十三分厂把咱们的铜铝管儿部件儿给断了,理由是……理由是……他们的工业原料……不足!”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