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梁国栋最近很焦虑,因为他盯上了五分厂厂长的位置。

    之所以如此,无他,只因为五分厂即将成为阿里斯顿冰箱生产线的安装场,随着原五分厂厂长高升总厂副厂长,这个原本平平无奇的分厂厂长一下子就成为永宏厂最炙手可热的位置。

    欧洲技术,国内一流,不愁销路!

    每个字代表着不单单是唾手可得权力,更是满满的政绩,不用多,只要干上两年,一个总厂副厂长的位置是跑不掉的。

    梁国栋在厂办干了那么久,这点眼光要是没有还不是把眼睛抠出来当泡儿踩,所以他迅速调整策略不急着回9号楼,而是想去五分厂攒够资历再说。

    问题是厂里有眼光的人不止梁国栋一个,于是竞争就不可避免,梁国栋各方面都是一把好手,偏偏经营上一窍不通。

    去年从宁晓东哪里置换来小人雪糕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做出的小人雪糕按理说应该有个不错的业绩,再怎么说在星洲的地面儿上,永宏厂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只要经营得好,光靠星洲一地也够九分厂吃得饱饱的。

    哪成想,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梁国栋硬是把一张好牌打得稀巴烂,九分厂的小人雪糕折腾了一年也没占领星洲市场不说,还被外地的小人雪糕打得溃不成军。

    最讽刺的是,远在浣城的两个集体食品厂在得到二十三分厂的设备和技术后,靠着低价倾销的策略,成功返销星洲,将当初二十三分厂因为转型而放弃的市场又重新给夺回来。

    梁国栋也不是没想过改善下现状,生产环节上废品多得过分,他处分了班组长;结果废品非但没少反而更多了,直接把成本推得老高。

    问下情况,被处分的班组长一脸无奈说,以前就没做过雪糕这东西,车间的工人们摆弄三角铁都是一把好手,凉飕飕的雪糕就有点儿抓瞎,想要熟练生产怎么也得等半年。

    言外之意就是你处分我们是不对的,你要找毛病直接找一线工人才对,他们干不出活儿,你凭什么拿我撒气?

    梁国栋能找嘛?要知道生产雪糕的都是江湖经验十分老道的女工,不但一个赛一个的泼辣,一个个的老公不是分厂的骨干,就是部门的小领导,梁国栋真要较真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于是生产上抓不了,就抓销售,总是完不成任务,不整顿不行。

    然而当他刚准备拿几个跑销售的小喽啰开刀,来个杀鸡儆猴,分厂的销售科长就跑过来,先是大骂生产质量不过关,然后又指责库管方面不作为,最后痛哭流涕的说他们销售在外面是多么不容易,拿着烂到家的雪糕跑人家国营店、供销社装孙子,才有现在的业绩。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我们销售是无辜的。

    梁国栋不敢动了,因为他看出来了,九分厂的销售已经抱成团了,他要是敢动,销售们分分钟就能走个干净。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估计还做不到,可是干销售的哪个不是跟厂领导沾亲带故?不然怎么可能混上这么个稳赚不赔,且油水十足的职位,所以他们想走真的是分分钟的事儿,反正这年头销售紧缺,去其他分厂人家来乐不得呢。

    可九分厂要是没了销售,雪糕谁去推销?他梁国栋赤膊上阵嘛?

    于是想想,还是算了吧,维持现状总可以吧,梁国栋彻底妥协了,却不成想妥协也出了罪过,雪糕弄得一塌糊涂,可毕竟还有些市场,九分厂的生产一直没停过,效益比不上别人,但在永宏厂内部还算过得去。

    如此引来不少人眼红,别人也就罢了,临近雪糕生产车间的九分厂的机加工车间也眼红,这就让梁国栋气愤了,别人眼红也就算了,九分厂内部眼红不是扯淡嘛。

    结果人家机加工车间的车间主任代表车间全体员工给梁国栋一份属着全体员工签名的请愿书,言辞恳切,感情真挚的表示,他们不想做无所事事的蛀虫,有手有脚的他们要用自己的劳动养活他们自己。

    说白了,就是不想干又脏又累的机械加工活计,简单轻松又有效益的雪糕多好,两个车间的工资待遇都一样,凭什么我们干得又累又脏,人家就得轻轻松松,所以,我们也要做雪糕。

    梁国栋无语了,无奈了,大把大把的头发一个劲儿的掉,他在九号楼做厂办主任时,把一个个领导哄得晕头转向,将个顶个野心勃勃的分厂厂长和部门负责人治得服服帖帖。

    怎么就下到分厂,就搞不定底下的工人队伍了呢?

    偏偏这个时候他又盯上五分厂厂长的位置,问题是乱麻一样的九分厂实在是让他心里不牢靠,厂里再不济也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分厂交给一个不懂经营,没法创造效益的人去管理。

    怎么办?梁国栋郁闷,焦虑,抓头发。

    就在梁国栋坐在办公室里愁着该怎么弥补短板,从而破局时,一名女文员叫门进来说道:“厂长,有个叫宁晓东的人找您。”

    一听是宁晓东,本就愁得慌的梁国栋立马就气不打一处来:“叫他滚蛋,我不见。”

    工作人员出去了,可没等两分钟,就听外面传来跨擦跨擦~~瓷器碎裂的声音,而后女文员又匆匆跑进来,慌张道:“厂长,他说你不见,他的砸了咱们的办公室,两个花瓶已经……已经……被他给砸了……”

    “还反了他了,他们来了多少人?叫厂保卫处,我就不信一个无业游民还敢在这儿撒野!”

    梁国栋气得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可这话刚说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便从门外传进来:“梁哥,这你就不地道了,咱兄弟怎么说也是老熟人了,怎么?见一面儿那么难?”

    “没让你上来,你怎么自己上来了……啪……额……”

    没等梁国栋开口,那名女文员却先声色俱厉,结果话还没说完,几张十元面值的大团结就拍在女文员的手上:“几个花瓶的钱,够不够?”

    女文员有些慌神,自己两个月的工资还没手上的钱多,这冲击……有点儿大。

    “把钱留下,你先出去!”

    梁国栋看到那几张钱,脸颊抽搐了下,就把女文员打发出去了,宁晓东等女文员关上门,拍了拍手里的钱呵呵一笑:“你还真是的,给人家小丫头点儿小费还被你给拒绝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废话了,怎么样,梁哥有没有兴趣再跟小弟我做笔生意?”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