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仿佛是为了印证庄建业这句话的悲壮,阴郁的天空开始下起了的小雨,春节前后的西南雨天又阴又冷,寒气就如同针刺一样往骨缝里钻,穿多少都不觉得暖和。

    不过宁志山就好像感觉不到一样,站在屋檐下迎着寒风,看着天上缠缠绵绵的雨水,怔怔的出神。

    儿子被拘留,小女儿宁晓雪也不省心,叫着大哥是被冤枉的就去找了那个大三女生,结果跟人打了一架,回来后又跟自己炒了一通,第二天就跑到二分厂辞职了。

    等得到消息,手续都快办完了,气得宁志山差点没背过气去。

    辛辛苦苦一辈子,总算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原以为在自己的羽翼下,三个孩子就算没啥出息,一个堂堂正正国营大厂职工身份还是很有含金量的,结果不到半个月,两个就把自己的铁饭碗给砸了。

    以至于宁志山这春节都过得闷闷不乐,嘴角因为上火起了一圈儿的水泡。

    他自己退下来不要紧,可两个没工作,没单位的孩子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去要饭吧。

    愁完不争气的宁晓东和长不大的宁晓雪,老头子又开始愁庄建业和宁晓惠,自己真要是退下去,刚刚起步的庄建业该怎么办?把自己拱下去的人绝对不会让庄建业有好日子过,雪藏几年是必然的,等过了三十岁,再想往上走就难了。

    总而言之,宁志山是越想越窝火,越想越觉得前途一片昏暗,就在老爷子觉得一切无可挽回,想拼着降职内退也要为庄建业往上再送一程时,宁晓惠带着庄建业来了。

    旋即爷俩开了瓶汾酒,边喝边聊,一个大胆而又坚决的想法便从庄建业嘴里徐徐道来。

    起初宁志山根本不同意,二十三分厂那是什么地方他比谁都清楚,自家女婿要去哪儿,简直就是往火坑里跳,不,是去跳火山,因为那里谁进去谁完蛋,就没见过一个又好下场好的。

    然而当庄建业里里外外分析一遍,并着重强调宁晓东和宁晓雪想重新转为正规国营厂职工,二十三分厂是个绝佳跳板后,老爷子犹豫了。

    直到今日,宁志山总算是下定了决心,只不过这个决心显得很无耻,很愧疚。

    庄建业却没有宁志山那么多的多愁善感,他是想做个混吃等死的咸鱼不假,有个石头墙一样的老丈人当靠山,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可令人意外的是,靠山靠山倒的是如此迅速,以至于连准备都没做好,宁志山就已经穷途末路了,没办法了,咸鱼是没法当了,就只能翻身逆流,鲤鱼跃龙门吧。

    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

    既然如此那就得给自己找一个相对宽松的舞台,永宏厂按理说不错,只可惜这里的枷锁太重,腐气太浓,却已经是死水一潭,再怎么翻浪也不过是打水漂儿。

    反观二十三分厂,哪怕有诸多不是,但三不管的地头同样说明哪里的环境更宽松,施展的冗余度很大,至少庄建业再卖个四千块,不会有那么多的波折。

    其道理就跟太祖当年把根据地放在几个省交界一样,资源不少的情况下,又有个宽松的环境,那还不想游击就游击,想运动就运动。

    庄建业当然没有人太祖的雄才伟略,但稍微借鉴下革命原理还是不在话下的。

    所以一听老丈人同意,庄建业打心底里高兴,最难过的一关总算是过去了,宁志山哪知道庄建业的心思,看庄建业灿烂的笑容,觉得这孩子把老宁家的事儿一肩挑起来半点儿埋怨没有不说,还懂得照顾他一个老头子的感受。

    心里越发的愧疚了,伸手拍了拍庄建业肩膀动情道:“好孩子,好孩子……这回委屈你了,既然下定了决心,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拼着被人戳脊梁骨也要给你争个副厂长。”

    ……

    “唉~~这个老宁,何必呢!”

    几天后当厂党委会结束后,梁国栋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放下手里的潦草的会议

    纪要,不禁叹了口气。

    就在刚才的会上,宁志山向组织正式提出了退休申请,党委会原则上同意了宁志山的请求,这是会议纪要上冠冕堂皇的记述。

    然而在苍白的文字之外,却是宁志山最后的爆发,做了这么多年的组织部长,要是没点儿压下箱底儿的东西,宁志山真就白活一辈子了。

    于是齐力逼迫的厂领导们退了一步,同意将庄建业的级别从正科提到副处,调往第二十三分厂任副厂长。

    等着一切程序走完,并得到大洋彼岸俞厂长的首肯后,庄建业便立摇身一变,由庒组长,成为庒厂长。

    只不过这一切在旁人看来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至少梁国栋这个把政治看得比效益多得多的官僚是这么认为的。

    若是换做他,握着那么好的底牌,再怎么也要赖上几年,就算赖不上也要把好处捞足再说,只给自家女婿捞了个没啥地位的分厂副厂长,这个宁志山还真看得起自己这个女婿。

    一想到庄建业,梁国栋的脸就沉了下来,这么多年就这个庄建业敢不给自己面子,也就是老宁宠着这个毛还没长齐的毛头小子,换做自己早就把他一脚踢出去了,自己女儿再不济也不能嫁给这样没眼力的蠢货。

    好在这小子也没好过到哪儿去,二十三分厂,一个跟地方的合营厂罢了,要油水没有水,要成绩没成绩,不出一个月这小子就得后悔,想想庄建业痛哭流涕的跑回来求助的模样,梁国栋就笑得很畅快。

    “叮铃铃~~”

    就在梁国栋心驰神往的遐想之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梁国栋心情很好,并没有因为被打扰白日梦而恼火,轻快的接起电话,一听连忙恭敬的温言道:“厂长,是我,您有什么指示?”

    “那啥,部里刚找到我,准备牵头让我们跟成功厂搞个合作,一起研发喷丸成型机,小庄,庄建业,那个批示没走完吧?赶紧扣下!

    成功点名让他做技术骨干,你说说,这小子也是的,整天就跟后山的松鼠似的,把东xc得严严实实的,唉,你们也是的,我跟老何不在,就要好好的了解情况再下结论……喂,小梁,你怎么了?听到没,怎么不说话了?”

    梁国栋还说个屁话,此时此刻他恨不得用电话线把自己给勒死。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