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与宁志山高兴得又唱二人转,又扭秧歌舞相反,宿舍里的庄建业却听着彭川的话,难过的直皱眉头。

    自打林光华搬进来,陆茗时不时来个勇闯男宿舍的壮举,这货就很没义气的跟着宁晓东跑路了,等美国工程师考察结束后,林光华沉冤昭雪,也就不用赖在庄建业宿舍里假上班,风风光光的回家找老婆大展雄风后,彭川又抱着行李回来了。

    至于宁晓东那个人渣却没回来,听彭川说,他去了一个发小哪里,听说帮着翻译国外寄过来的插画图册,过两天再回来。

    庄建业听大舅哥没事儿,也就不再多问,至于这货是翻译成人图画,还是花花公子,那是老丈人主管的范畴。

    于是庄建业就很不客气的把渣男大舅哥抛到脑后,买了两瓶啤酒,在食堂打了四样小菜,就跟彭川边喝边聊,聊着聊着就把他今天的事儿说了。

    彭川一听,把手里的啤酒瓶往小桌子上一顿:“嗨,我以为是谁呢,居然是那两个家伙,我知道,厂外的名声很大,挺厉害。”

    庄建业一听这话,正准备举起酒瓶的手就突然停下来,疑惑的道:“厂外?”

    “周末工程师!”

    庄建业恍然,顷刻就明白这两位为什么厂外的名声大了,所谓的周末工程师是对八十年代国营单位技术人员兼职乡镇企业、集体企业的一种调侃似的代称,因为国营单位的技术人员只有周末休息时间才能帮着缺少技术的乡镇企业、集体企业解决问题,所以周末工程师也算恰如其分。

    不管刘纯也好,孙安民也罢,在厂里如何咸鱼,如何划水混日子,技术员的身份却是实打实的,哪怕在厂里并不突出,可放在技术上几乎空白的乡镇企业、集体企业哪里,却是绝对权威的级别。

    总而言之,他们在乡镇企业、集体企业就跟玄幻小说里的金牌供奉一样,清贵、受捧,还能拿到不菲的报酬。

    庄建业本来就想着过段时间评完职称,就跑到厂外做一个周末工程师,长三角有个家伙能用一把盐就在某乡镇企业哪里换了三千多块大团结,自己两世为人,赚他个万元户应该没啥问题。

    再说了,以后想让老婆操持“家业”也得有点“家业”的样子才对,不累且回报丰厚的周末工程师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这个想法庄建业没跟任何人提,没办法,这年头正规国营单位技术人员兼职还不合规矩,前段时间w市和h市还判了两个周末工程师,罪名是“技术投机倒把”,尽管最后给放出来了,可这事儿还是处在灰暗地带,没有法律保障,所以只能低调着来。

    可听彭川所说,刘纯和孙安民做得却很高调,要知道这个时候名声大可不是虚言,就不相信厂里没有耳闻,于是庄建业就很不理解,难道这两位胆子大到没边儿,赚钱赚到连厂里的感受都不顾及了?

    “你还别说,别人还怕厂里追究,就算出去干,也是偷偷摸摸的,这两位根本就不在乎。”彭川夹了口菜,塞进嘴里,囫囵着边吃边说,被酒精刺激的那张红扑扑的脸更是露出不加掩饰的羡慕之色。

    “为什么?”

    “很简单,厂里理亏呗!”说着,彭川又灌了一口酒,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孙安民是工农兵大学生,跟咱们一般年纪的时候,地位跟现在的石军一样,是厂里绝对的技术骨干,能力很强,工作也很积极,在当年的工艺处有着拼命三郎的外号。

    可以说前途无量,混到现在怎么也应该是车间主任了,可不知道怎么,孙安民在特殊时期临结束时脑袋发晕写了个大字报,内容就是常见的万金油,但却是抹不去的污点,搞得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说着叹了口气:“等特殊时期结束,他的位置就一落千丈了,人事档案里更是白纸黑字写着足以让他无法翻身的一句结论:此人可用,但不可重用。

    孙安民可是风光过的人,能力也不差,骨子里骄傲的很,怎么可能受这份气,便觉得是恢复工作的厂领导对他有成见,是在刻意打击报复,想把他一棒子打死。所以对领导说话非常冲,周科长就曾对我说,让我离孙安民远点儿,说他还没改掉特殊时期的错误脾气。

    现在,跟他一批进厂的人早就评了工程师,孙安民却一直被压着,还是个普通的技术员,你说他有什么理由给厂里留面子?”

    庄建业听罢点点头,拿着啤酒跟彭川碰了一下:“那刘纯呢!”

    “还不是因为房子闹的。”彭川打了个酒隔便接着说道:“刘纯跟他的爱人吴楚湘都是厂里的高级工程师,当年一起从h市调往东北支援老厂,后来又一起南下建了永宏厂,两夫妻也没话说,尽职尽责一辈子,无论苦累从没说过一句怨言,至今还住在厂宿舍东头最老的那一排平房里。

    老刘家上有八十岁的老母要伺候,下面还有一儿一女要养,不到三十平的房子实在是住不下,于是前年刘纯就向厂里申请,看看能不能优先考虑他的难处,分个大点儿的房子给他,结果房管处的那帮王八蛋说没有合适的,让刘纯他们家再等等,结果一等就等到现在,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刘纯就算再老实也把心给伤透了,直接跟厂领导撂下一句话,你们不给分,那他就去挣钱自己盖。”

    说完,抬起头,看着庄建业:“你说,厂里亏不亏?又怎么管?”

    庄建业看着涨红着脸的彭川,从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发现一抹感同身受似的同情,没错,就是同情,因为彭川的遭遇与那两人本质上一致的,庄建业相信也就是如今彭川的转正还没下来,不然以这货心里的那团火,做得绝对更加猛烈。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心思被看穿,彭川咧嘴一笑,仰头把瓶子里的就全都喝干:“我是个胆小鬼,没有后路之前什么都不敢做,不然我早就去特区闯一闯了,至于那两个人,厂里都没法管,你也就没必要操心了,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跟他们一起干,嘿嘿……我要是你就这么干!”

    说完又冲庄建业笑了笑,晃晃悠悠站起来,然后一头栽到床上!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