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债市?”

    听到这个词,李斯特第一个反应便是懵,中国啥时候有债市的?这片土地连市场经济是什么东西都没搞清楚,金融系统还未开放,资本连个萌芽都算不上,就有债市啦?

    自己这个投身资本,且专门研究中国的怎么就不知道?

    于是将电话换了个手问:“中国国内什么时候成立债券市场?腾飞集团他们发行了公司债?”

    公司债,在美国非常常见,如果腾飞集团他们发型的是这种债券的话,李斯特还真不担心,炒公司债这在资本的操盘手眼里是入门级别的,腾飞集团真要这么搞,李斯特反手就能成为腾飞集团等企业的最大债主,到时候往这些企业的脖子上直接套上绞索,反倒更加轻松。

    可他这边正想着,电话里面的人却说了一个令他更加费解的词:“不是公司债,而是国债……”

    “国债?”

    “对,国库券您听说过吗?”

    ……

    李斯特才来中国多久,尽管短时间内跟中国国内的企业界、经济界、知识界乃至政界建立了不错的关系,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并做成了包括麦道投资的等几笔大生意,自诩为美国商界的中国经济专家。

    但李斯特对中国的了解也不过是粗浅的表层,然后再被几个臭味相投的公知一顿忽悠,便觉得中国国内不过如此,完全可以套用美国的商业逻辑去思考。

    可他哪里知道中国社会的复杂,大一统的基因在中国两千多年历史长河中的内在逻辑,当然更不清楚啥是国库券了。

    然而李斯特不清楚,庄建业却知道,不就是八十年代基层两大难题嘛,第一是计划生育,第二便是国库券的承销。

    腾飞集团这些年在计划生育上落实上真的不太好,几乎年年都是部委该领域的吊车尾,以至于每年庄建业都要在部委计生专题会议上做检讨。

    没办法,腾飞集团在这方面落实的太差,一线职工优生优育搞的差也就算了,集团领导层也这般如此,部委主管这方面的领导不发飙才怪呢。

    至于是哪位,还用问,除了那个爱搞运动的彭川就没别人了,是的,就在今年年初这货第三个孩子总算是生出来了,还好这次是个带把的,不然庄建业估计以彭川的尿性还能继续造人的伟大事业。

    可留下来的烂摊子却不小,部委已经好几年没得计生先进单位了,本来今年还能争取争取,这下可好,彭川顶风作案,雷霆怒火可想而知。

    撤销党内职务,给予严重警告,按照最高标准顶格处罚……

    措辞严厉的出发通知下来后,彭川不过微微一笑,别看上面说的很严重,实际上对彭川没啥太大影响,因为他的腾飞集团副总经理兼专业设备总工程师的职务还在,这才是彭川最大的本钱。

    至于罚款啥的,这么多年按照腾飞集团的分配机制这货在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别说顶格的几万块,就是乘以二,这货都不会皱下眉头,与之相比还是家里的宝贝儿子招人疼。

    部委也是没办法,不罚,其他企业单位在哪儿看着,轻轻揭过去别人也这么照方抓药怎么办?队伍就不好带了。

    可要罚太重,也不行,因为彭川现如今已经是国内很有名的航空航天专业设备的研制专家,经他手上的专业设备一直是航天部门以及一部分高端航空厂争相抢购的好东西,也是部委寄予厚望的青年学科带头人,还指望着未来实现完全的设备进口替代呢,怎么可能罚太重。

    所以只能根据彭川的实际情况,将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但这锅庄建业还是要背的,毕竟落实不力是逃不脱的,是要负领导责任的,所以今年的计生总结会上,这个检讨是跑不了了。

    然而与落实计划生育一塌糊涂相比,承销国库券方面腾飞集团就是另一番模样,要知道在国库券改革之前,这东西是不能流通,不可转让的,换句话说你拿了国库券只能安安稳稳等着到期,收取本息。

    总的来说就是一张另类的定期存折。

    这要是在几十年后还好,家里的闲钱存个定期啥的无所谓,可在八十年代个人工资就三、五十块,一家老小连吃的都不够,上哪儿有闲钱去。

    结果上面要承销国库券,硬是在工资上摊下去五块,十块的,领工资的想哭的心都有了,这东西又不当钱花,又不能交易,放在家里有啥用?而且一摊就五块,十块的,要知道在很多时候这五块,十块的可是能让一大家子吃上好几顿饱饭的。

    于是承销国库券变成了比计划生育还要难推行的东西,因为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人们理解,直接扣钱大家伙就没办法领会了。

    哪怕上级部委为此成立了涵盖十余个职能部门的超级委员会落实这件事,效果也非常不好。

    以至于某些地方能完成当年的国库券承销都会当成一项政绩,不但上报可以得到上级嘉奖,而且还能登上媒体被大肆称赞。

    腾飞集团早在二十三分厂时期就年年享受这项待遇,因为每年摊销到他们这里的国库券都是超额完成,不仅如此,就算上级多摊销,腾飞集团依旧眉头不皱的吞下去,大有一种来多少吃多少的架势。

    是腾飞集团的员工爱国库券儿?

    当然不是,相比之下他们更爱现金,而腾飞集团从始至终发给干部职工的工资也都是先进,这么多年从未摊销过一张国库券。

    那这些国库券都去哪里了?

    当然是被腾飞集团当成资产屯起来了。

    不仅如此,腾飞集团这些年如果有能力还会以资助的方式帮助其他企业或厂区所在地方收拢国库券。

    只不过这部分就不能按照原价购入,一般按照纸面价格的七折到八折回笼。

    可既便如此,各企业和地方依旧乐得把这些不当钱的票据拿去,换来真金白眼它不香吗?

    至于账面上的亏空,对于这些国营企业和地方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东拼西凑很快就能填铺上。

    就这样这些年腾飞集团手上积攒的国库券的票面价值就达到4.6亿人民币,实际成本不过3.2亿,但进入1988年,国家出台新的国库券管理办法后,允许交易的国库券价格直线飙升,按照沪市和番禺两地的国库券交易市场的最新价格,腾飞集团手上的这批国库券的价值已经飙到了6.8亿人民币。

    而这还只是第一批,后面各个配套厂大肆收购的国库券还在迅速筹集,少说还有4个亿的规模。

    两项叠加,十个亿的现金流便出来了。

    于是庄建业挥了挥手,腾飞系的国库券交易正式开闸放水,看着账面不断飙升的数字,庄建业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这资本,谁不会玩儿似的。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