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电力、石化、煤炭三大基础产业按理说应该没有航空工业这般不遗余力的驱动力,毕竟他们三家那是躺着都能赚钱的行业。

    这要是放在二、三十年后,这三家管你航空工业附庸不附庸的,又不跟他们有半毛钱关系,问题是如今是1986年,而不是二、三十年后GDP直追美帝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改革开放刚兴起几年,国内的物资供应依然不足,不少地方的民众日常生活还需要各种票证才能获得,国家统购统销的计划体制在国民经济中依旧占据主导地位。

    落实到能源领域依旧如此,不说别的,各地方频繁停电,甚至有时候需要拉闸限电,就是电力短缺的主要原因。

    当然这其中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资金的短缺,比如大型发电设备没办法自主生产,再比如输变电技术落后等等,但不管怎么样,电力短缺的事实却是毋庸置疑的。

    与之类似的还有汽、柴油等化石燃料的产量也不大,不然柴油就会用指标的方式进行计划性的配给了,而是会敞开供应,究其根本还是冶炼方面的产能上不来,无法满足全国日益增长的需求。

    煤炭到是国内最常见的能源,然而煤炭在国内开采是没问题,但工业化的深加工却推进的缓慢,这直接影响的是国内钢铁的产量。

    国家想要发展经济,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钢铁;打造高效的交通网络,生产汽车、火车、轮船,需要钢铁;提高国防现代化,研制飞机、坦克、大炮还需要钢铁。

    如果说石油是工业的血液,那么钢铁就是工业的骨骼。

    正因为如此,钢铁产量关乎国计民生,而煤炭深加工最重要的便是提炼钢铁冶炼所需的焦炭,由此衍生出来的副产品煤气变成了焦炭厂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做二次深加工当然可以,只不过需要继续投资建厂,这又是个大项目,这可是重型工业,资金投入可不是几个小钱能解决的,谁来买单?

    最好的办法只能出售,一般的民众消耗终究有限,还是企业是吞噬能源的大头,如果国内的所有企业全部使用腾飞厂的那款能够把煤气单燃料的D—30燃气轮机,岂不是焦炭厂的煤气也可以成为一项不错的盈利项目?

    如此,不但煤炭行业得力,同时也减轻电力和石化两个行业因为能源短缺而带来的压力,可谓妥妥的数赢的局面。

    面对如此局面,园里厂的柴油发电机组怎么争,在腾飞厂面前他们还能以大厂的身份抖抖威风,可面对几个霸王龙级别的基础产业,园里厂这点儿小身板儿还真不够看,随随便便一个出来就能一巴掌把园里厂给拍死。

    难怪老领导想都不想转头就走,就这局面十个老领导帮到一块儿估计没啥卵用,除非能拿出比腾飞厂的D—30燃气轮机更加先进,更加高效的设备,可不管是潘旭还是园里厂有这个本事吗?

    于是兴致而来的潘旭只能无奈的败兴而归,旋即开始托关系去联系庄建业,希望这位从不走寻常路的腾飞厂少帅能够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园里厂一马,不然巨额的成本收不回来,他们园里厂崩塌可就在眼前。

    可现在的问题是,潘旭肯低头,却连庄建业的边儿都摸不到,托了好些个人,个顶个都跟老宋一样,敲敲边鼓可以,堪大用的一个也没有。

    其实也不怪老宋等人如此小心,实在是庄建业这些年凶名太盛,一年多前的夏皋厂以及部委的刘局长就不说了。

    最近的浣城小刘和517厂的孟江林却是让所有人看到这位年轻企业负责人的手段。

    小刘身败名裂已经不注意形容其下场之惨,想翻身只能希望下辈子了。

    孟江林比小刘强了一些,但也没强哪儿去,因为这位517厂的老厂长除了没进去以外,身上的骂名跟小刘相比是只多不少。

    尤其是前不久腾飞厂将之前不挂牌的无叶风扇电机正式贴上枫叶牌商标,并宣布在该领域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以后,孟江林喝了一夜的闷酒,第二天就跟上级提交辞呈。

    真的是没法干了,自己在前面跟着一群乡镇企业杀的是难解难分,血流成河,腾飞厂却靠着垄断无叶风扇电机,是左右逢源,赚了个盆满钵满,双方都被腾飞厂坑的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517厂,几轮血战下来,原本盈利能力极强的好厂子,愣是被打成了筛子,距离完蛋就只有一口气儿吊着。

    那些之前工资、福利优厚的517厂干部职工自然把所有怨气扣在孟江林头上,要不是他这个厂长非要争什么电风扇龙头,掀起价格战,517厂怎么可能是如今的光景。

    于是孟江林在一片骂声中下台,没多久便病倒住院。

    如此两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那些被潘旭请托的干部谁还敢往庄建业跟前凑?刚开始或许没啥,可过段时间,谁敢保证小心眼儿的庄建业不会找后账?

    说实话,潘旭也是怕庄建业找后账,不然也不可能低着头求这个,求那个的,没办法,形势比人强,眼瞅着巨额亏损的园里厂,已经没办法再跟腾飞厂叫板,一旦庄建业看准火候,照着他之前封杀腾飞厂一样,给他们园里厂也弄个封杀,那园里厂就真的要咽气儿了。

    所以潘旭急,发愁,一个劲儿的抓头发……

    庄建业是真不知道潘旭已经身处绝境,不然他却绝会伸出自己温暖的手,让潘旭感受到来自腾飞厂的温暖。

    没办法,庄建业也郁闷,同样也在抓头发。

    诚然,潘旭的分析和预测都对,但却有一点被他给忽视了,那就是D—30燃气轮机的功率不过才二百二十千瓦,只属于小型燃气轮机的范畴,别说带动整个神木焦炭特大型项目的一期工程了,就是他们的一个占地五千多平米的车间,D—30燃气轮机都带不动。

    所以D—30燃气轮机并没有应用在神木焦炭的生产环节上,而是被放在新建的招待所和家属区里,用于招待所和家属区的供电、供暖\\制冷以及热水。

    换句话说,腾飞厂的设备根本就没有被神木焦炭的生产环节采用,也不存在截胡园里厂的单子,不过神木焦炭弃用园里厂的设备也是事实,因为他们改用美国通用公司的煤气专用发电机组,与电力部门组成一个能源—电力联产的工业生产集群。

百度搜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安溪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溪柚并收藏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