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装什么纯洁,原来,早已经是个破烂货。”

    “无影仙子乃是天庭最美丽的女性生灵之一,即便被若尘大圣开了苞,依旧值得一偿。”

    ……

    听到各种污言秽语,各种讽刺和调戏,潋曦屈辱得内心差点崩溃,恨不得立即自爆圣源,与这群不死血族的大圣同归于尽。

    可是,血泣大圣、沧虎帝君、贝皇都是百枷境的强者,在使用血煞之气凝聚出锁链缠住她的同时,也压制住她体内的圣气运转,禁锢住了精神力。

    哪怕是死,也变成一种奢望。

    她终于明白,为何都说落入地狱界修士的手中,会生不如死。看看眼前这些不死血族的大圣,一个个都像是想要将她吃掉一般,眼中充满赤//裸//裸的欲/望。

    血屠所说的那些话,虽然很难听,但,或许就是她将要面对的黑暗而又残酷的现实。

    若是,真的沦为地狱界大圣交替使用的床上玩物,想死,死不了,想逃,逃不掉,她不敢想象,天庭各界的修士知道这件事,会造成多么巨大的轰动。

    幽界的修士,若是知晓,又会如何看她?

    “为什么,为什么……”

    潋曦心中苦涩万分,同时,又很不解,地狱界的一座城区而已,怎么会聚集了这么多不死血族的大圣?

    地狱界的真实实力,已经强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若是承认自己是张若尘的女人,真的可以避免这一切吗?

    可是,张若尘也就刚刚突破到大圣不久,就算投靠了地狱界,成为其中的一员,也只会是地位最低的大圣。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三位百枷境大圣的意志。

    经过刚才的交手,潋曦清楚的认识到,就算圣王境界再厉害,成为大圣后,也不可能,跨越境界,以不朽境的修为,击败百枷境的强者。

    就算承认,自己是张若尘的女人,恐怕也改变了不处境。

    张若尘站在外围,目光漠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上前阻止。

    他早就料到,凭血屠一己之力,镇压不住四位大圣,之所以,留血屠一人看守他们,其实是故意为之。

    就是要放他们逃出瀚海庄园。

    周禛和申屠云空的身上,藏有张若尘想知道的秘密。若是由张若尘来拷问,以他们大圣级别的精神意志,肯定会宁死不屈。

    只有让不死血族的大圣,给他们以深刻的教训,才能让他们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有血淋淋的现实。

    接下来,才会老实一些。

    无论是大圣,还是神,很少有真正不怕死的。

    关键在于,死得值不值。

    若是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哪怕只有一丝,谁又愿意死?

    再说,比死更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血屠眼神冷冷一沉,道:“你们三个,怎么还禁锢着无影仙子,真当我师兄性格温和,不会与你们计较?欺辱他的女人,你们还想不想参加狩天大宴?”

    击败血天三绝,镇压摩罗家族六大圣,令张若尘的声威节节攀升。

    在血天部族,谁人不服?

    谁人不惧?

    沧虎帝君不复刚才的强硬,语气缓和了一些,道:“天庭的大圣,闯入命运神域,谁擒住,自然就该属于谁。当然,如果无影仙子真的是若尘大圣的女人,他的面子,本帝君肯定是会给。只不过,你也看见,无影仙子根本没有承认这件事。”

    贝皇道:“没错!如果她真的是若尘大圣的女人,面子我们肯定会给,放了她,是理所应当的事。可是,我们在这里争了这么久,无论是若尘大圣,还是无影仙子,没有一个主动表态。如果,我们就这么放了她,我们的面子往哪搁?”

    沧虎帝君和血泣大圣,皆是点了点头。

    潋曦颇为吃惊,没想到张若尘在地狱级居然有如此影响力,三位百枷境大圣,都要给他面子。

    可是,要她承认,是张若尘的女人,却怎么都过不了心中那一关。再说万一她承认之后,张若尘却否认,她岂不是要被地狱界的修士笑话死?

    周禛承受不住痛苦,虚弱而悲呛的道:“我是……我是张若尘的兄弟,我们交情很深……你们不能……不能这么对我……”

    那位将周禛拧成麻花吞饮他圣血的百枷境大圣,名叫,霍端,听到这话,心头一惊。

    居然是张若尘的兄弟。

    张若尘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得罪,那位百枷境大圣,将力量收回了一些,问道:“你真的是若尘大圣的兄弟?”

    “是,真的是。”周禛道。

    张若尘见周禛屈服,眼中露出一道笑意,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见到张若尘现身,在场的几位百枷境大圣,齐齐动容,脸色变得不自然,担心周禛和潋曦真的与他有紧密的关系。

    霍端尽数收回血煞之气,将周禛放回到地上。

    周禛毕竟修为高深,破破烂烂的身体,在六十阶精神力的帮助下,快速恢复过来。不过,圣血流失严重,脸色惨白,气息虚弱。

    看到张若尘之后,他的眼神,更是遮遮掩掩,不敢直视。

    刚才他是被折磨到了崩溃的边缘,才不得不报上张若尘的名字,自然担心被张若尘当众拆穿。

    可是,出乎他预料的是,张若尘主动伸出双手,将他搀扶起来,关切的道:“周禛兄,还好吧?伤得重吗?这是一枚地品疗伤丹药,你暂且先服下。”

    周禛心中惊疑不定,不知道张若尘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但是,他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得接过那枚地品疗伤丹药,犹豫了半晌,吞服进嘴里。

    霍端的心,极其忐忑,连忙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道:“若尘大圣,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兄弟,只是看见他扰乱丙巳城区的秩序,所以才将他……”

    张若尘一挥手,道:“不用多说,这次不怪你。以后记住,眼前这位精神力大圣,乃是阵灭阵这一代的领袖人物,名叫周禛,是我张若尘情同手足的兄弟。”

    四周,响起一道道惊呼。

    “阵灭宫可是天庭的阵法圣地,走出了很多厉害的阵法地师和阵法天师,没想到,他居然是阵灭宫这一代的领袖人物,难怪那么难擒。”

    “周禛,我听过他的名字,一代天骄。”

    “能够与若尘大圣称兄道弟,又岂会是庸者?”

    ……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周禛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反而,快要哭出来。

    他已明白,这是张若尘的奸计。

    相信很快,此事就会传回天庭,传回阵灭宫。

    到时候,他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根本不可能还回得去。

    就算回去,估计也会被关押起来,永世没用出头之日。

    被缠住脖子拖行的翃,嘴里发出怒吼声:“周禛,你果然早就投靠了张若尘,难怪在中央皇城张若尘会放你离开。是你将我们的计划,泄露给张若尘的,对吧?”

    被斩断成两截的申屠陨落,冷声道:“叛徒,懦夫。”

    周禛苦着一张脸,很想否认,可是,看到周围那些不死血族修士狞然的模样,只得将反驳的话,吞咽回去。

    潋曦的心中很震惊,张若尘在地狱界的地位似乎很高,就连百枷境的大圣,居然也要向他低头。

    此时,张若尘的目光,盯向了她,与她的双眸对视。

    潋曦很想学周禛,承认自己是张若尘的女人,或许可以,少受一些折磨。可是,内心的尊严和不屈的意志,却在反抗她的意识。

    有些话,哪怕是死,也说不出口。

    张若尘显然是看出了这一点,目光扫视向血泣大圣、贝皇、沧虎帝君,强大的圣威从体内爆发出来,冷哼一声:“你们放肆,还不立即放开潋曦。”

    血泣大圣、贝皇、沧虎帝君都以为张若尘真的已经动怒,心中惊惧,连忙收回血煞之气锁链,退到了一旁。

    三根血煞之气锁链刚刚消失,潋曦便是立即调动体内圣气,想要自爆圣源。

    可是,下一瞬间,张若尘却已经将她的娇躯,紧紧搂在怀中,一只手拦着她的纤腰,一只手轻抚她的玉脸。

    那温柔的模样,让在场修士,都以为无影仙子真的是张若尘的情人。

    可是,潋曦却相当痛苦,本是运转的圣气,被张若尘强行压制回去。与此同时,张若尘体内竟是涌出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将她的气海和圣心,彻底封印。

    翃悲愤到了极点,嗷嗷直吼,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贱人,屈服在了张若尘的淫威之下。要不然,在中央皇城的时候,怎么会那么巧?是你,是你和周禛,出卖了我们。”

    潋曦那美若天仙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情,可是,受到张若尘的压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虽然遭受张若尘的算计,很不甘心,可是,她的内心深处,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矛盾的心理,主要还是因为,落入张若尘的手中,至少比落入不死血族那几位大圣手中要好一些。

    而且,这里是地狱界。

    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地方,比张若尘的怀里,更加安全。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刚在脑海中浮现,便是将她惊住,连忙清空出去。

    她是《九仙美人图》上高贵的仙子,集美貌和天资于一身的神之女,更是魂界未来的主宰,怎么可以有如此轻贱自己的想法?

    “若是不甘心,还想继续活下去,就跟我走。在地狱界,只有我才救得了你,才给得了你最基本的尊严。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应该懂得如何选择。”

    张若尘拦着潋曦的柳腰,目光向她盯去。

    迎向张若尘的双眼,潋曦的心,轻轻一颤,感受到他的眼神中,蕴含一股巍峨磅礴的压力,压得她无法喘息。

    最终,她只得闭上双眸,靠到张若尘怀中。

    张若尘满意的点了点头,向瀚海庄园走去,忽的,转身盯向血屠,道:“翃和申屠云空,不是我的朋友,反而有很深的过节,帮我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什么时候,他们老实了,就带他们来见我。记住,我要活的。”

    血屠欣喜了起来:“可以吞吸他们的圣血吗?”

    “由你全权处置。”张若尘道。

    “师兄放心,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最近一段时间,血屠实在是太憋屈,终于有机会,好好的发泄一下,展现大圣该有的威严和风范。

    回到瀚海庄园,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张若尘的双眼一眯,道:“周禛,你是高明的阵法地师,要将这里环境改造和恢复,应该没有问题吧?”

    周禛没有吭声。

    他压着一肚子的怨气,眼神冷冽,很想趁此机会,出手偷袭张若尘。

    可是想到,偷袭成功的概率太低,而且,就算偷袭成功,杀死了张若尘,接下来他也肯定逃不掉。

    就算逃掉,他还能回天庭吗?

    怎么办?

    周禛犹豫了半晌,展颜一笑:“小事一桩,交给我来办。”

    在周禛修复瀚海庄园的环境和建筑的时候,张若尘将潋曦放开,背着双手,身形挺拔而又坚毅,道:“知道为什么,我会出手救你吗?”

    潋曦站在他的对面,目光冷如冰霜,道:“我没有求你救。”

    “不,你内心深处,渴望我能救你。”张若尘道。

    潋曦道:“你不如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这样我反而会感激你。”

    “懦弱。”张若尘道。

    潋曦道:“你说什么?”

    张若尘道:“我说你性格太懦弱,精神意志不坚定,遭遇逆境,便只想着寻死。像你这样的修士,就算天赋再高,也没有什么用,未来的成就有限。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去,都对这个世界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潋曦当然不满张若尘对她的评价,正要开口。

    张若尘又道:“有神心者,百折不挠。哪怕身陷地狱,遭受千般折磨,万般羞辱,心却不动不摇,只当这一切是在磨砺自己。你做得到吗?你做不到,你已怯懦,你根本不敢去面对那一切。”

    潋曦心中更加不满,想要反驳,却开不了口。

    张若尘继续道:“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俘虏,你的一切都属于我。包括你的生死,都得由我来决断。”张若尘眼神凌厉,带有不可违逆的意志。

    潋曦气得娇躯瑟瑟发抖,可是这一次,没有再轻易言死。

    或许张若尘说得对,自己的心境,真的还是不够强大。遭遇今日的劫难,何尝不是在磨砺她,只要经受住了考验,才能获得更加辉煌的未来。

    到时候,再找张若尘报仇也不迟。

    到时候,必血洗地狱界。

    张若尘潋曦盯了一眼,露出一道满意的神色,只要她不再求死,便是成功了第一步。接下来,再慢慢征服她,驾驭她。

    潋曦的能力不弱,暂时还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天堂界派系的四位大圣,分化了其中两位,他们的心,肯定都已经不再以前那么坚定。接下来,是该拷问那件事的时候。”张若尘的眼神,深深的一沉。

    ……

    仔细看了一些评论,很多读者都在说,要尽快写狩天大宴的剧情,要推动快一些。汗,小鱼很想说的是,现在不是一直都在写狩天大宴的剧情?

    只不过,我一直预计的,狩天大宴的剧情分为两部分,比重各占一半。

    一部分是“大宴之前”,一部分是“大宴”。

    为什么说“大宴之前”也是狩天大宴的一部分,因为地狱界的各族修士已经全部聚集,一场盛宴,早就开始上演,各显神通,各有矛盾,各自争斗。

    而且,大宴之前不仅要把昆仑界功德战场的遗留问题一一整理,更是要把人物引导出来,把争斗写出来。要不然,所谓的大宴,根本没法写。

    另一个是来到地狱界的文风问题。

    我是觉得,整本书的气压本来就很低,来到地狱界,若是依旧写的很黑暗、血腥、残忍,压得很低,不是很好。所以,想要把地狱界的剧情,去掉一些压抑的东西,写得欢快一些,爽快一些。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