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万枚神石。”

    血屠刚刚喊出这个价格,拍卖场中,立即响起一大片骂声。

    “这个死托,又跳出来搅局。”

    “星海世界吃相这么难看,不怕神尸最后砸在自己手中吗?”

    “怕什么?半具神尸而已,星海世界有的是办法处理。”

    一位尸族大圣,道:“血屠未必是托,我觉得,他就是单纯想要刀狱皇难堪。得到了血炎战神印记,他估计是想踩刀狱皇上位,争不死血族这个千年第一人的名头。”

    绝大多数修士,都能听出,那位尸族大圣是故意在挑拨。

    可是,刀狱皇此时已被血屠气得怒火攻心,快要失去理智,越听越觉得,那些挑拨的话,很有道理。

    血屠就是故意想要和他作对。

    “才刚刚突破成为大圣,就这么嚣张,血屠太不将大哥你放在眼里,等到拍卖会结束,我向他下战书,登武斗台,灭了他的气焰。”一位齐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圣,沉声说道。

    刀狱皇眼神阴晴不定,紧捏的双拳,缓缓摊开,长长吐出一口气,站起身,道:“走。”

    “大哥,不继续竞拍了吗?真的就这么,让给血屠?我不甘心。”那位百枷境大圣,道。

    “不甘心又能如何?上面给出的底价,是十七万枚神石。我继续向上加,加到多少?多出来的神石,谁来补?”刀狱皇质问道。

    他又何尝甘心?

    可是,哪怕是一千枚神石,都能掏空他的家底。哪里去拿上万枚神石与血屠拼?

    就算心中有恨,有怒,也只能默默记下,今后加倍让血屠还回来。

    各方势力,对神尸下半身的价值,都有十分精准的评估,大概也就十六万枚神石左右。

    并不是谁,都会像张若尘那样,不将神石当一回事。

    “十八万神石,成交。”

    奇洛大圣的宣布声响起,星海世界的拍卖会,正式结束。

    血屠面露笑意,对张若尘说道:“接下来,我们该去这颗星球上的星海宫,支付神石,和领取拍卖品。”

    “好的,你先走。”张若尘点头说道。

    血屠一愣,道:“师兄,我们不一起去吗?”

    “我一个人去就行。”张若尘道。

    血屠心头咯噔一声,道:“师兄不能这样,这场拍卖会,我得罪了很多修士。万一他们找上我怎么办?”

    “我也怕,他们找上我。”张若尘以无奈的语气,说道。

    血屠哪里还不明白,张若尘完全就是嫌弃他,不想和他同行,更不想外人知道,这场拍卖会,血屠的背后之人是他。

    等于是让血屠一个人背锅。

    血屠十分怀疑,此刻环形世界拍卖场外,正有一大批修士在等着他。

    一旦走出去,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血屠露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道:“若是,他们找上我,我肯定不会一个人扛,说不一定会全部招出来。”

    张若尘道:“你欠我一件至尊圣器,尚且还没有还,现在又敢威胁我。真觉得我张若尘好欺负?”

    “明明是你在欺负我。”血屠心中嘀咕了一句。

    如今,他已成为大批地狱界修士眼中的公敌,若是再和张若尘闹翻,无疑是雪上加霜。而且,吞饮神血,借用照神莲,更是想都不要再想。

    “大圣能屈能伸,该服软时,还得服软。”

    血屠心中暗叹,不敢与张若尘硬扛,连忙哀求道:“师兄,这一次,你一定要救我,从今往后,你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但是,千万不要抛下我一个人,一个人走出去,真的会死得很惨。”

    张若尘直皱眉头,道:“你也是一位大圣,怎么能这么胆小怕事?有成神之心者,应该百折不挠。”

    血屠摇了摇头,目光中,露出可怜之色,道:“心境可以慢慢磨炼,可是,欲要成神,必先保命。”

    张若尘长叹一声,取出一颗空间玲珑球,道:“你是我师弟,我当然不会让你去送死。既然如此,有再大的危险,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你先躲进去。”

    “师兄……”

    血屠身体一震,没想到张若尘这个魔鬼,居然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

    “别婆婆妈妈,进去吧。对了,拍卖会上发生的事,绝对不能告诉外人。”张若尘道。

    “放心,师兄待我如此义气,我岂能出卖师兄?我对天发誓,若是向他人泄露半句,必定不得好死。”

    血屠进入空间玲珑球后,张若尘施展出三十六变,摇身变成了他的模样。

    “血屠啊,血屠,这个坑,是你自己挖的,还是得你自己来填。”

    张若尘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推开贵宾席的大门,走了出去。

    先前,张若尘虽然在凝聚圣意,可是对外界,并不是完全没有感知。岂能不知道,血屠是故意想要坑他?

    只不过,血屠歪打正着,虽然购买七鼎神游丹,多花了数千枚神石。

    可是,在竞拍照神莲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是托,不敢加价,让张若尘以十万枚神石的价格将它拍下,节约了一大笔神石。

    否则,与神拼价,估计要十五万枚神石以上,才有机会拿下照神莲。

    张若尘以血屠的容貌,走出贵宾席,外面立即投来一道道充满杀气的目光。

    “你们难道想要在拍卖场中动手?你们最好还是收敛一些,我是星海世界的大买客,在没有支付神石之前,他们会保护我的。”

    张若尘模仿血屠的神情,冷笑了一声,飞离环形世界,赶去星海宫。

    “太狂了,才刚刚成为不朽境大圣,就已无法无天。”

    “一个托而已,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

    “刀狱皇已经放话,要卸他一条胳膊,待会儿,看他如何完整的走出星海世界。”

    ……

    到达星海宫,张若尘和奇洛大圣的一道精神力念头分身交接。

    冥阳神轮虽然拍下了三十万枚神石的天价,可是,要支付星海世界百分之三的代拍费,最后到手,只有二十九万一千枚。

    八件君王圣器,拍出三百零二枚神石的价格。

    血屠的星球封地,拍得九十六枚神石。

    根据奇洛大圣所说,因为他是大客户,所以,代拍的八件君王圣器,还有星球封地,都没有从中抽成。

    购买照神莲、精神力圣丹、器丹、神游丹、神尸……等等,总共花费二十九万零三百七十七枚神石。

    所以,支付之后,张若尘最终到手的神石,只剩一千零二十一枚。

    竞拍神尸的时候,让血屠出价十八万枚神石,是张若尘经过估算之后,做出的决定。正是如此,才不用继续卖别的宝物,补其中的差价。

    张若尘将神尸、神游丹、照神莲,全部收了起来,问道:“星海世界应该能够保证客户的私密信息吧?”

    “当然,若尘大圣现在已是星海世界的紫金级客户,星海世界绝不会,向任何一方势力,透露你的信息。”

    说着,奇洛大圣将一枚紫金令牌,递给张若尘,又道:“下一次,若尘大圣再有物品,让星海世界代拍,只用支付百分之一的费用就行。而且,若尘大圣在星海世界购买各种物品,都有折扣。”

    张若尘接过紫金令牌,道:“不用等下次,带我去看看顶级的符箓。”

    在星海世界,张若尘又花费三百枚神石,购买了三张黑暗狱界符,才离开星海宫。

    虽然昂贵,可是威力却很强大。

    根据奇洛大圣所说,每一张黑暗狱界符,都能用来困住一位千问境的大圣。即便是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只用一击,也很难击破符箓形成的黑暗狱界。

    血屠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欲要成神,必先保命。”

    张若尘本是想要购买威力更加强大的符箓,最好能够击杀千问境大圣的,可是,价格贵得吓人。

    而且,那种级别的符箓,爆发出来的威力,以他不朽境的修为很难掌控,很有可能会伤到自己。

    因此,只得放弃。

    张若尘依旧是血屠的模样,乘坐星海世界安排的一艘圣船,行驶在湖泊上,准备返回寒页城域,仔细研究神尸。

    一艘铸炼有十只血色羽翼的圣舰,破浪行来,如山似岳,散发着庞大的圣威,拦截住张若尘所在圣船的去路。

    刀狱皇卓然的站在甲板上,身穿一具光亮照人的血铠,头顶上方,血云翻滚,在身后凝成一尊数十丈高的巨身虚影。

    排山倒海的压迫气息,向张若尘席卷而来。

    齐天部族另有三位百枷境大圣,站在刀狱皇的左右两侧。

    苍叶大圣挣断了九十九道枷锁,乃是齐天部族仅次于刀狱界的强者,沉声道:“血屠,在拍卖会上,你可是出尽了风头,处处与我大哥作对,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张若尘没有理会他,目光直接盯向刀狱皇,道:“拍卖场上的争斗,各凭财力,若是输了,只能怪自己太穷,怎么能怨赢了的人?”

    参加拍卖会的修士,很多都还没有离开星海世界,皆是站在不同的圣舰上,眺望他们这边。

    “面对刀狱皇,血屠居然面不改色,气定神闲,心性果然了得。”

    “修为差距摆在那里,就算他再镇定,又有什么用?刀狱皇出了名的心胸狭窄,绝不会放过他。”

    ……

    其中一艘圣舰上,罗乷和罗天生并肩而立,眺望前方。

    罗天生笑道:“这个血屠,比我想象中更加硬气,独自一人,敢和刀狱皇和齐天部族叫板,有魄力。”

    罗乷的一双杏眸中,却露出一道异样的光芒。

    她和张若尘精神力双修过,二人之间,有一种奇异的感应,表象蒙蔽不了她。

    “原来是他,难怪在拍卖场中那么高调,无所顾忌。”罗乷的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一道笑意。

    很快,她的心中,又生出一丝担忧。

    刀狱皇是百枷境大圣之中顶尖级别的强者,既然放话要卸他一臂,肯定会说到做到。

    “皇兄,刀狱皇的实力,究竟如何?你和他对上,有几成胜算?”罗乷问道。

    罗生天道:“在圣王境时,刀狱皇曾将刀道规则修炼到圆满层次,成为不朽境大圣之后,更是了得,修炼出了两种六品圣意,加上一种四品刀道圣意,一共三种。”

    “绝大多数大圣,连两种圣意都凝聚不出,他居然能够修炼出三种。”罗乷的心,微微一沉,更加为张若尘担忧。

    罗生天笑了一声,道:“如果只是这样,刀狱皇尚且还没有资格,进入百枷境大圣前十之列。他最为厉害之处,乃是将六品禁封之道的圣意,和四品刀道圣意,融和在了一起,化为刀狱圣意。刀狱圣意,达到了三品。”

    “他居然能够融合圣意?”罗乷更惊。

    罗生天道:“是啊!整个地狱界,这一个千年,能够融合圣意的大圣,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百个。他能成为其中之一,可想而知,实力有多少可怕。若不是他的心性太差,在百枷境大圆满中的排位,绝不止第九。”

    凝练出三品圣意,代表成神的概率大增,而且,将来还要机会掌握奥义,成为神灵之中的强者。

    罗乷颇为疑惑,道:“刀狱皇能够融合圣意,绝不是泛泛之辈,心性不可能差到这个地步。皇兄,他会不会是故意伪装成心胸狭窄的样子,让所有修士都轻视他?”

    “不无这个可能。”

    罗生天仔细沉思,随后又道:“如果刀狱皇真有如此深的心机和城府,狩天大宴上,必是一尊大敌。”

    ……

    张若尘显得颇为不耐烦,又道:“你们挡住我的圣船,莫非是恼羞成怒,想要不顾脸面,出手抢夺?这么多修士都盯着,刀狱皇,你不觉得很丢脸吗?输阵又输人。”

    站在刀狱皇身旁的苍叶大圣,冷然的道:“血屠,你可敢与本圣一起,登上武斗台,决一胜负?若是我输,自断一臂。若是你输,也自断一臂。如何?”

    张若尘道:“我从不会拿自己的手臂赌斗,再说,以你的修为,也没有资格邀战我。”

    “你说什么?”

    苍叶大圣早就看血屠不顺眼,此刻,血屠这个不朽境大圣,居然敢说出这么骄狂的话,若不给他一点教训,今后不知多少大圣,会用“你没有资格邀战我”这句话来笑话苍叶大圣。

    “嘭。”

    苍叶大圣从圣舰的甲板上,冲天而起,身上散发出万丈血芒,浩浩荡荡的血煞之气,凝成一道宫殿大小的手印,向下方的张若尘镇压下去。

    即便有天地规则的压制,苍叶大圣爆发出来的掌力,依旧是压得张若尘脚下的水面向下沉陷,化为一个巨大的液态盆地。

    张若尘站在船上,淡然视之。

    石皇飞了出来,巨大的身躯,出现在他的身后,挥出一道五指山一般的石质手掌,打碎血煞之气手印,击中苍叶大圣的圣躯。

    “噗嗤。”

    苍叶大圣口吐鲜血,如同一只苍蝇一般,抛了出去,飞出星海世界所在的这片空间。

    张若尘盯着天空的血光抛物线,道:“蝼蚁一般。”

    他却不知,看到这一幕,不知多少修士都已石化。

    一位挣断九十九道枷锁的大圣,居然就这样被打飞出去?还被血屠,称为蝼蚁?

    齐天部族的修士,全部都大怒。

    “原来你是有一位石族大圣守护,才会如此膨胀。就是不知,这位石族大圣,挡不挡得住本皇手中的刀?”

    刀狱皇刚刚放出这句狠话,还没来得及出手,张若尘已是将一张黑暗狱界符,打了出去。

    “哗啦。”

    一座黑暗狱界,将刀狱皇的十翼圣舰笼罩,齐天部族的诸位大圣全部都被禁锢在了里面,即便不断发动攻击,却无法破开符箓的禁锢之力。

    “今天,不想与你们计较,但是得警告你们一句,别再惹我。后果,不是你们承担得起。”

    在他们的叫骂声中,张若尘留下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随即驾驶圣船,绕过十翼圣舰,悠然从容的离开了星海世界。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那些围观的地狱界修士,一个个都面面相觑,惊疑不定。

    “血天部族诞生了一位了不得的年轻大圣。”一位路过的半神,如此感叹了一句。

    这一日,血屠的威名,震动整个命运神域。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