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轩大圣身高接近一丈,满头银发,给人一股强势霸道的气势。

    站在张若尘身旁,眺望血气茫茫的长空,他又道“天庭和地狱交战的这么多年以来,地狱一直处于绝对的上风。正是如此,双方生灵的心态,很不一样。”

    “天庭各界,一直都在韬光养晦,寄希望,慢慢超越地狱界。正是’韬光养晦’四个字,让他们,从神灵到凡人,都喜欢刻意的低调和藏匿。”

    “可是地狱界,一直都是最强大。为什么要低调?为什么要隐藏手段?就是要展现出绝对强势的一面,从心理上,压垮天庭各界修士的斗志。”

    说到此处,易轩大圣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意,道“在功德战场上,你应该很少见到,天庭一方的修士,主动组织大型战役,攻伐地狱界吧?”

    “他们一直都在被动的防御,或者只能在小规模的战场上,取得一定战果。十万年来,一座又一座下属凡界,不是被毁灭,便是化为地狱界的领地,为十族提供血食、坐骑、女人、奴隶、矿物资源……何等悲哀。”

    张若尘不得不承认,易轩大圣所说的这一切,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

    所谓的功德战,其实,天庭界一方,早就已经在心理上输给了地狱界。

    就像当初,在祖灵界功德战场,挑选下一处功德战场一般。

    广寒界、天姆界、大魔十方界……都觉得,一旦被选为功德战场,母界必定毁灭。

    这是一种,必败的心态。

    输了十万年。

    天庭各界,还有多少修士,心中有必胜的心念?

    地狱界的修士,每一个都有。

    易轩大圣大笑一声“当然,你这个家伙,却是一个例外,让地狱界在昆仑界功德战场,吃了好几次大亏。你知道,你的那几场屠杀一般的大战,将地狱界修士的必胜信念,摧毁得有多么严重吗?”

    张若尘笑而不言。

    “你若是继续待在昆仑界功德战场,我怀疑,很多地狱界修士,都会生出逃离战场的想法。”易轩大圣道。

    张若尘很清楚,易轩大圣说出先前那番话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告诉他,来地狱界,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天庭各界没有未来。

    不过,张若尘的意志坚定,岂会被他三言两语影响?

    地狱界就算再强,再好,终究代表的是毁灭和死亡。若是天庭各界全部毁灭,地狱界又还能存在多久?

    下一步,恐怕就是地狱十族之间的灭绝之战。

    到最后,天庭和地狱,必定都会陷入枯寂,再也不会有任何生灵和死灵。

    没有了生,哪里来的死?

    张若尘没有继续思考这些太过宏观的问题,站在十翼圣舰的甲板边缘,盯着周围的一艘艘圣舰,道“我看见,瑜皇和孤辰子都很高调,一个骑着青鸾兽皇,一个驱使银蛟兽皇拉车。为何做为血天三绝之一的你,即无坐骑,也没战车,与一群圣王同行?”

    易轩大圣抓了抓银发,很是头疼,道“还不是被鬼主第七子洫害的?”

    鬼主和血绝战神有不小的仇怨,此次狩天大宴,必定会针对血天部族。

    既然答应了血后和璇玑剑圣,要拿下狩天大宴,张若尘对洫的事,倒是想多了解一些。

    于是,他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至渊血帝说过,洫好像抢夺过血天部族发现的宇宙秘境?”

    易轩大圣的心境尽毁,怒道“那座宇宙秘境之中,孕育出来的混沌泉,本应该是属于我的机缘。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却偷袭了我,将我打成重伤。他不仅取走了混沌泉,还将我身上的宝物,洗劫一空。”

    “若不是,我身上有护体至宝,恐怕已经死在他的偷袭之下。此仇此恨,此辱此耻,我必定永记一身。”

    “不过,那个混蛋,得到了混沌泉,修为已经远胜于我。此次狩天大宴,它将是我们血天部族的大敌。”

    易轩大圣离开后,张若尘听到青盛大圣的传音,于是,快步走进圣舰的内部,来到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中。

    不仅青盛大圣,血宸和血凝筱也在。

    青盛大圣的脸色凝重,肃然的道“刚刚收到消息,修辰天神加入了修罗族排名第二的青鹿神殿。此次狩天大宴,又多了一方强敌。”

    “大圣让我过来,就是因为此事?”

    与修辰天神结下的是死仇,张若尘早就考虑过一切,不畏惧任何挑战。

    青盛大圣见张若尘处变不惊,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还有另一件事,你是此次狩天大宴的领队,所以,不再只是代表你自己,而是代表整个血天部族。所以,格调必须要高,气势必须要旺。”

    “临走时,战神将一件宝物给了我,让我转交给你。”

    血凝筱的眼睛放光,心中羡慕不已,战神亲自赐予的宝物,绝不是凡品。

    一块巴掌大小的精致宫殿,出现在青盛大圣的手心,递向张若尘。

    “这是?”

    张若尘接过精致宫殿,顿时一股比山岳还有沉重的力量,压到掌心,让他的手臂,轻轻的摇晃了一下。

    “七星帝宫。”青盛大圣道。

    血凝筱失声,惊呼道“什么?居然是七星帝宫。”

    张若尘并不知道七星帝宫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是,却明显感受到,上面蕴含有血绝战神的气息,而且,气息非常浓郁。

    青盛大圣向血凝筱,投过去一道眼神。

    血凝筱心领神会,向张若尘讲解,道“七星帝宫,乃是战神在大圣时期,给自己炼造的一座圣殿,投如了大量至宝,倾注了无数心血。经过这么多年的蕴养,七星帝宫距离成为神殿,估计都已经不远。”

    血宸的眼中,露出深深的羡慕,心中暗道,“战神将七星帝宫赐给张若尘,难道已是决定,将他当成未来家主培养?”

    七星帝宫的意义,实在太非凡。

    青盛大圣道“七星帝宫是战神曾经居住和修炼的地方,里面的任何一件器物,都已经被蕴养成为大圣古器,或者是神遗古器。”

    “里面有绝佳的修炼环境,更有战神留下的一些修炼心得。”

    “当然,对你来说,目前最实用的一大好处,乃是七星帝宫的防御。以你现在的修为,加上护殿灵尊的力量,将帝宫完全催动,即便是万死一生境的大圣强者,也休想在短时间内,将防御攻破。”

    张若尘盯向手中的七星帝宫,露出惊叹之色。

    如此至宝,比神器都更适用。

    青盛大圣又道“狩天大宴,你便乘坐七星帝宫进去,由十八尊六劫鬼王一起抬,血天部落的气势,绝不能弱。”

    血宸的心中震动,终于明白,战神将七星帝宫赐给张若尘的目的。

    这是,向整个地狱宣布,张若尘是他的继承者。若是想要动张若尘,必须要考虑清楚,能不能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张若尘在狩天大宴上的表现。

    张若尘若是过不了这个考验,对天庭各界的俘虏下不了狠手,无法帮助血天部族扬威。那么,血绝战神现在将他捧得有多高,到时候,摔下来就有多疼。

    血绝战神在做一场豪赌,也在逼张若尘做出决定。

    带着七星帝宫,张若尘心情沉甸甸的,走了出去。

    血宸能够看清的东西,才智胜他十倍的张若尘,又何尝看不清?

    一时之间,张若尘想到了很多,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血后、璇玑剑圣、血绝战神、池昆仑的身影。甚至,还有池瑶的影子。

    仿佛池瑶正用一张嘲笑的脸,盯着他,说道“你不是最痛恨地狱界,怎么也变成了地狱界的一员?张若尘,在大势面前,你的力量,微不足道。”

    久久后,张若尘长叹一声“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忽的,张若尘看到一道身影,急速从前方闪过,立即收起思绪,施展出空间挪移,拦截了过去。

    “怎么见到了我,就想着躲?”

    被张若尘堵住的血屠,脸色略微有些难看,道“见过师兄。”

    “我借给你的无间炼狱塔,该还回来了吧?”张若尘道。

    “这个……”

    血屠尴尬的笑道“父神将无间炼狱塔收了回去,已经不再我的手中。”

    张若尘的身上,释放出一股庞大无边的圣威,遍及整个十翼圣舰,不知多少圣境修士被吓得瑟瑟发抖,跪伏在了地上。

    血屠虽然已成大圣,可是,遭受张若尘的圣威压制,却感到呼吸困难,体内的血煞之气犹如凝固了一般。

    “我的至尊圣器,好心借给你,你却拿去孝敬你的父神。你居然,还敢去参加狩天大宴?你居然,还敢出现到我的面前?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张若尘的右手,按到血屠的左肩。

    顿时,血屠体内响起一连串骨爆声,体内的一根根不朽大圣骨,犹如是要被按断。

    “明明是我的至尊圣器,被你抢走而已。”

    这句话,血屠没敢说出口。

    因为,张若尘的力量,实在太强大,只是将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而已,竟是压得他完全无法动弹,不朽圣躯像是要崩碎。

    血屠道“父神要收走……我……我也没办法。”

    其实,无间炼狱塔并不是血耀神君主动收走,而是血屠主动还回去。

    开玩笑,一件至尊圣器,既然骗了回来,哪有还回去的道理?

    张若尘再厉害,难道还敢,去血耀神君手中要无间炼狱塔?难道还敢杀了他?

    “嘭。”

    血屠的一块肩骨碎裂,大量圣血从体内涌出。

    “嘭嘭。”

    紧接着,又断了五块不朽大圣骨,小半个身体都塌陷下去。

    血屠终于害怕。

    张若尘真的不敢杀他吗?

    就算不敢杀他,恐怕也敢打碎他的不朽圣体,让他变成一个永远无法窥探神境的落境者。

    “师兄,我错了!饶过我这一次吧,放心,我一定赔偿。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血屠苦着脸,以哀求的语气说道。

    张若尘道“一件至尊圣器,你赔得起吗?”

    “我有封地,每年都能产出大量财富。”血屠惨然说道。

    张若尘道“多少封地?”

    “五颗星球,三颗一级生命星球,一颗二级矿石星球,一颗四级生命星球。”血屠道。

    张若尘摇头,道“不够,抵不上一件至尊圣器。”

    “除了封地,我已经没有别的珍宝。就算有,师兄你也看不上眼。”

    见张若尘的脸色有异,又要调动更强大的圣力,血屠连忙说道“但是……但是,我一定竭尽一切,弥补师兄的损失,直到还清。”

    “嘭。”

    张若尘将血屠扔到了地上,眼神依旧冷锐。

    “啪啪。”

    血屠那断掉的不朽大圣骨,快速重接,身体在顷刻之间,恢复如初。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眼中露出一道沉思的神色,道“将你的心脏挖掉,你会死吗?”

    “当然不会,我现在是大圣,生命力比在圣王境界的时候强大了太多太多。就算心脏被挖掉,很快也会重新长出一颗。师兄,问这个干什么?”血屠好奇问道。

    张若尘道“不如你去卖心脏、卖肾、卖肺吧?大圣的脏器,应该很值钱,很受欢迎。再不济,还可以卖血。大圣的圣血,不死血族的圣者和圣王,肯定还是渴望喝到。”

    血屠的脸色,越听越惨白,连连向后倒退。

    突然,他意识到,得罪了张若尘,似乎并不是一件能够轻松糊弄过去的事。

    后果……

    很严重。

    张若尘不像是开玩笑,表情严肃,相当认真的拍了拍血屠的肩膀,道“去无归森林后,我们再好好商量赚钱大计。别担心圣血流干,我会想办法,维持住你的性命,至少可以保证不死。”

    “师兄这样不好吧?我是青引真神的弟子,这么做,有损她的威名。”血屠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母后的威名,由我一人来捍卫就行。”

    说完这话,张若尘扬长而去,临走时,又提醒了一句“我警告你,最好别想着逃。被我抓回来,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血屠绝望至极,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死血族有史以来最窝囊的大圣。

    得罪谁不好,为什么要得罪张若尘?

章节目录

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飞天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天鱼并收藏万古神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