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秦时明月时期的盖聂见过秦灭六国的战争,见过秦王嬴政统一天下后的残bn策,所以那时的盖聂心向和平。

    而此时的盖聂虽然刚刚出师不久,还没亲眼见识过战争的残酷,但他本就是心怀天下的人。

    盖聂是一个很矛盾的人,鬼谷派教导他以天下为棋盘,视苍生为棋子,但他本身却对生命充满了不忍。

    正是这种不忍,让盖聂每每在该决断之时犹豫不决。

    姜珝的这个问题在信息b的二十一世纪十分平常,但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末年,却无疑是对人性的拷问。

    盖聂很想反驳姜珝,告诉他人不会吃人。

    但在战乱时期,饿殍遍野,百姓易子而食的场面,史书上也早有记载。

    人有n,就会欲求不满。

    不会满足的求知欲是一种非常好的品质,它会引导人们不断的探索真理。但不会满足的n,却往往是战争爆发的关键因素。

    在二十一世纪回顾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人类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战争史,在全球环境下,战争几乎无一刻停止。

    哪怕是在大环境和平的二十一世纪,每隔几年也总会发生国与国的战争,局部战争甚至从来没停过。

    先贤们反对战争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但战争永远不是你想不打,就不会打。

    理想和现实终究会有所差异,而永远不再有战争,本就是最不可能实现的一种理想。

    哪怕未来某一天,地球上实现了和平,但人类终究会进入宇宙时代,外星人会跟你讲和平吗?

    看着沉默不言的盖聂,姜珝正色道:“我是个军人,对我来说,和平永远不会来临。这个世上只有战争时期,和准备战争史时期。”

    比起盖聂,卫庄就能很好的理解姜珝的话,甚至还有几分认同。

    若说最了解盖聂的人,在场除了姜珝这个看过原著的人之外,也就只有卫庄了。

    在鬼谷学艺时,鬼谷子曾经为盖聂和卫庄做过一次测试,两头玄虎同时出笼冲向两个人,而盖聂和卫庄只能选择救一个人。

    盖聂在两人之间犹豫不决,最终两人全都死于玄虎之口。

    而卫庄救了一个,同时帮另一个人杀了玄虎报仇。

    生命是宝贵的,盖聂的人品值得称赞,但世上很少有两全其美之事。在人生路口上的抉择,才是决定人生终点的关键。

    鬼谷最重要的就是抉择。

    其实卫庄的抉择看似果断,但他在出师之后却选择了返回韩国,这绝对是一个最差的选择。

    卫庄心里放不下韩国,其实这与盖聂在生命面前犹豫不决这一点上算是殊途同归。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卫庄和盖聂身上才有了人气,而不是冷漠工作的机器,和只会判断最佳选择的运算算法。

    盖聂微微侧身,同时道:“姜侯,请!”

    姜珝对盖聂点头示意,随后上到二楼,拉开一间雅阁的房门走了进去。

    对于嬴政,姜珝可以算是神交已久。这个身上充满传奇色彩的男人,直到二十一世纪,他的身上依然带着几分神秘感,甚至已经被人们逐渐神话。

    嬴政算是一位功过参半的君王,灭六国,废分封制而用郡县制,颁行统一法律,统一衡量制、货币制,扶植土地私有制,废除以奴隶殉葬制度,改为陶俑殉葬等等

    嬴政对于人类的功劳,绝不是寥寥数语就可以写尽的。

    但他的过同样也很大。

    纵观历史,嬴政与隋朝的杨广其实很像,两个人都很有能力,但也都有大过失,一个被史书塑造成暴君,一个被塑造成昏君。

    简单而论,为了更大的功,才有更大过。

    嬴政和杨广的很多政策其实都是过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只可惜当时的人们不会理解他们。

    “尚公子!”姜珝作揖道。

    嬴政缓缓转身,语气轻柔道:“你来了?”

    姜珝在这个时候来紫兰轩,无疑就是加入了嬴政的阵营,选择和姬无夜、玲珑对抗。嬴政虽然让韩非为他引荐姜珝,但他本以为姜珝会置身事外。

    毕竟站在赵国的立场上,在这件事上两不相帮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来了!”姜珝淡淡道。

    本以为嬴政接下来会说你不该来的,而后姜珝接道可我还是来了

    但嬴政显然不懂古龙的梗,他只是轻轻点头,而后说道:“周赧王五十五年,秦赵战于长平,此战秦将白起利用赵将赵括急于求胜的心里,诱敌深入,截断赵军粮道,使得赵军主力断粮四十六天,士兵们相互残杀为食,最终败于秦军。”

    说到这里,嬴政稍微顿了一下,继续道:“姜先生身为赵人,却要救一位秦王,莫非忘记了长平之恨?”

    嬴政的这番话,不但回答了姜珝之前的问题,还直指姜珝救他或许另有所图。

    姜珝深深打量嬴政几眼,此时的嬴政缺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儒雅,看上去颇有谦谦君子之风,但眉宇间的霸气依旧令人慑服。

    这个历史上第一位塔下反杀的男人,果然有几分门道。

    与嬴政相比,年仅十六岁的姜珝从外表看上去仍旧有些稚嫩,但多年的军旅生涯,指挥过数次大战,见惯了生死之后,姜珝的身上也隐隐的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度,眼神之中闪烁几分漠视天下的神采。

    “历史之所以为历史,是因为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姜珝神色淡然道:“过分执着于过去的仇恨,只会蒙蔽展望未来的目光。人并非生而知之,我们小时候都是从大人身上学习知识,而后慢慢超越他们。秦国国力强大,它的身上有很多可取之处。”

    嬴政点点头,而后霸气道:“你在进步的同时,别人也在进步,即便学习秦国,赵国又如何超越秦国?”

    姜珝淡淡道:“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这世上之事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如当初的秦国如现今的韩国一般弱小。百年之后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嬴政闻言双眼一眯,他敏锐的抓住了姜珝话中百年这个字眼,结合韩非之间对于时间的描述,这让嬴政的心里有些惊慌。

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爷戴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戴帽并收藏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