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在韩王宫的正殿上,面对李斯的咄咄相逼,面对韩宇的背后捅刀,面对张开地的旁若无人,面对姬无夜、血衣侯的冷笑讥讽,面对韩王期盼与淡漠的目光,韩非交出了无双鬼,将秦韩冲突化于无形。

    无双鬼不过是天泽的下属,李斯虽心有不甘,但却不敢过于逼迫。

    这是李斯出仕后第一次作为使臣出使外国,而此时秦国内部的矛盾加剧,使得秦国不敢贸然与韩国开战。

    李斯作为秦国使者,就算不能要挟韩国,使秦国得到好处,也绝不能让秦韩开战。

    秦韩开战的胜负暂且不提,一旦秦韩开战,就意味着李斯作为秦国使者的失败,他的仕途将止步于此。

    即便再不甘心,李斯依然阴沉着脸放弃了继续追究韩国的责任,而韩非也因为化解秦韩冲突之功,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能力。

    韩非想要以真心和能力博得群臣的拥戴,就必须不断的证实自己的能力。

    这条路很难,可一旦成功,那便坚不可摧。

    韩国也并非全是姬无夜、张开地这样的人,总会有人为韩非的真诚所感动。

    朝局散后,韩非与李斯一同来到郊外,站在湖边,韩非首先说道:“一场局,只有纳入最大的筹码,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

    李斯淡淡道:“师兄妙计,李斯自愧弗如。”

    韩非轻笑一声,道:“我请你去见一个人,作为回礼,如何?”

    紫兰轩后院的竹林中,李斯缓缓走到嬴政身后,作揖道:“李斯拜见大尚公子。”

    “哼!”嬴政缓缓转身,沉声道:“你效力于仲父,也等同于为我做事。”

    李斯闻言连忙拜倒在地,恭声道:“所有的权利都由王赐予,李斯效忠,唯有王一人。”

    嬴政对此虽不置可否,但却也没有拒绝李斯的效忠。

    安抚了李斯,嬴政来到雅阁中与韩非对坐于案几两侧,李斯站在嬴政身后侍奉。

    “所以,那个无双鬼,就是先生想要我赦免的人?”嬴政开口问道。

    韩非一边为嬴政斟酒,一边道:“正是!”

    嬴政好奇道:“据闻无双鬼是百越贼首天泽的心腹,先生如何不动声色便从天泽手下借走了无双鬼?”

    韩非笑道:“这还需感谢一个人。”

    嬴政问道:“何人?”

    韩非淡淡道:“赵国神威侯姜珝。”

    嬴政眼神一闪,凝声道:“怎么,他也在韩国?”

    韩非笑道:“已经两月有余。”

    姜珝来新郑的渠道与嬴政、玲珑等人不同,他们是外乡人,从城门入城,必然会引人怀疑。

    而王哲在新郑经营两年,姜珝与王哲一同入城,自不会引人注目。

    况且两月前的新郑与现在的新郑情况不同,当时韩国内朝局稳固,既无韩非跳出来对抗姬无夜,也没有天泽在外作乱,自然不会有人注意来往的外乡人。

    所以姜珝隐于新郑,知道的就是知道,不知道的也永远不会知道。

    嬴政在来韩国之前,也对新郑的局势做过调查,所以他知道韩国朝局,知道百越天泽,也知道韩非流沙,但却忽略了姜珝。

    或者说,将目光放在韩国身上,就注定了会忽略姜珝。

    对于姜珝,嬴政也颇为感兴趣。

    当年的秦国甘罗和赵国姜珝,可谓是一时瑜亮,很多人都拿两人做对比,猜测谁的才华更高。

    只是随着甘罗被杀,当年最为闪耀的两人如今就只剩下姜珝一人。

    嬴政问道:“他在何处?”

    韩非笑道:“城北,与尚公子当日住所就隔了几座宅院。”

    嬴政好奇道:“天泽作乱韩国,而先生却要保护韩国,姜珝游离于先生与天泽之间,先生似乎很信任他?”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韩非悠然道:“尚公子,您此前问我深陷困境当如何解脱,韩非今日给出的答案,您以为如何?”

    借着姜珝之名狐假虎威,这是韩非此前从未想过的。

    但在东方六国之中,能够不惧秦国虎威,甚至还敢撩拨秦国这头猛虎的,似乎也就只有赵国了。

    三年前的五国合纵伐秦虽然失败了,但却也让秦国损失颇重。而赵国则趁势兵分两路,由姜珝率兵攻齐,夺取了齐国两座重城,十几座小城。

    如今商业鼎盛,百姓繁荣的饶安,正是姜珝从齐国手中夺来的。

    而接下来秦国的报复,却酿成了成蟜之乱,秦国再一次在赵国的手上吃瘪。

    嬴政满脸赞赏,含笑道:“不战,而智退大秦百万雄兵不抢,而让天泽主动交人不媚,而结交秦国来使不退,而拉拢姜珝、天泽为流沙盟友。先生之才,我很欣赏。”

    李斯眼神数变,充满了对韩非的嫉妒,但最终还是归于无形。

    他与韩非终究地位不同,韩非即便只是韩国公子,但却是王室血脉,而李斯却只是臣子。

    而对于姜珝在韩这个消息,嬴政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秦赵之间虽然敌对,但却并不妨碍嬴政对于赵国能臣的欣赏。

    即便韩照结盟会对嬴政的野心有所妨碍,但一盘棋若是胜的太轻松,也未免有些无趣。

    赵国这两年虽隐约有崛起之势,赵王偃也颇有雄心,但赵王偃年岁已大,而他的两位公子赵嘉和赵迁,却是一对脓包。

    秦国罗早已收买了赵国郭开,罗虽掌握在吕不韦手中,但嬴政也隐约得知,在储君这件事上,姜珝与李牧意见相左,姜珝似乎是支持公子赵迁的。

    所以即便赵国有李牧这位名将,姜珝这位未来将星,但嬴政依然不担心赵国。

    赵、韩面对强秦,最多也只能自保。

    而他们的结盟,也证明了他们对秦国的恐惧。

    “不敢!”韩非谦虚道:“若无赵国姜珝相助,我也很难取信于天泽。”

    韩非此言虽是感谢姜珝,但却也表露了赵、韩、百越三方结盟之意。

    而赵、韩、百越之间国土虽不相邻,但赵、韩结盟,进可共抗秦国,退可夹击魏国、齐国。百越在楚国境内,也可让楚国内乱,无暇顾及韩国。

    如此一看,韩国周边敌人尽去,可保数十年无虞。11

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爷戴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戴帽并收藏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