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很多人在面临某些违背原则的事情时,心中都会产生一种想法:反正也不算什么大事,做了就做了,最多就做这一次。

    所以才会有‘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警示名言。

    事实上,在某些方面,姜珝也确实缺乏一些自律。

    不过……春平君今晚,是不是有些太过热情了?

    姜珝心中思索:“看春平君意图,似乎非要在我身旁塞一个女人,而且手段也太过生硬了。虽然春平君并不是一个懂得隐忍之人,可这也太赤裸裸了吧!”

    “就算是美人计,我也不一定会中计啊?”姜珝心中十分不解:“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也不怪姜珝不能理解,历史上范蠡使用美人计,就是以进献美女之名,硬生生的将西施送到了吴国。

    最初时,吴王夫差也确实心中警惕,担心西施会不会是越国的细作。

    但美人计的重点就在于‘美人’二字上。

    面对美女,很多男人往往会缺乏冷静。

    在加上有才能之人,以及位高权重之人,内心中都有一种自负,自信自己可以掌握一切。

    吴王夫差掌控一个国家,姜珝掌控千军万马,这种情况下,难道还自信掌握不了一个女人吗?

    就这样,哪怕明知是计,也会心甘情愿的的往里跳。

    春平君也的确没有让那女孩做细作的想法,他就是想先将女孩塞到姜珝身旁,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要那女孩未来没有长歪,就一定会起到作用。

    而春平君所利用的,正是姜珝的同情心和自负心理。

    当怕是当今的赵王,最宠爱的娼姬也是舞姬出身,甚至在跟随赵王之前,还曾是别人的妾室。

    秦国的王后赵姬也同样如此。

    柔情似水,才是刮骨钢刀。

    随着音乐声响起,妃雪阁的表演开始了。

    作为赵国最有名的舞阁,妃雪阁的舞,的确要比姜珝在饶安开设的舞阁好的多,雪姬夫人在编排舞蹈上,也的确有独到之处。

    几场舞蹈过后,六名年纪不大的少女登上舞台,看样貌,也就在十岁到十四岁之间。

    春平君眼神暧昧的看了姜珝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姜珝也饶有兴致的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六位女孩的容貌,其中那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样貌最为出色,即使在这莺莺燕燕的妃雪阁中,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

    闪烁如星的眼睛,粉嫩嫩的小嘴嘟嘟着,粉雕玉琢,看上去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姜珝含笑看了春平君一眼,心中想道:“怪不得春平君这么有信心呢,看到这样的小女孩,任谁都忍不住心生怜爱。而一旦有了怜爱之心,就会忍不住一步步陷落进去。”

    好在……姜珝在雪女那里已经锻炼了将近一年,这点抵抗力还是有的。

    “那就有劳春平君了!”姜珝面带羞涩的说道。

    果然如此!

    春平君心中冷笑,脸色却带着暧昧的笑容道:“不碍事,姜侯看上哪一个了?”

    “春平君就不要再开珝的玩笑了,这可是你给我介绍的。”姜珝翻了翻白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盖眼中的神色。

    这个小女孩看上去的确不错,又有舞蹈基础,只要调查清楚身世,教其武功,再好好培养一翻,完全可以送入墨家作为内应。

    也难为春平君能找到这样的好苗子。

    不过秦国东出在即,春平君最多还有十年的时间可活,不管春平君手中多什么牵制女孩的手段,等他一死,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到时这女孩自然也就成了姜珝的下属。

    不过……让她以什么身份混入墨家呢?

    舞姬?游侠?女贼?

    不管怎么说,想要在墨家混上首领的位置,至少也要会点武功,并掌握独到的技能,对燕丹有利用价值才行。

    “她叫什么名字?”姜珝问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春平君摇头道:“雪姬夫人的弟子都是由她本人亲自起名的,稍后我派人去打听一下。”

    说到这,春平君忽然挥手,对一旁伺候的侍女说道:“你们先下去。”

    “是!”

    姜珝看了春平君一眼,淡淡道:“春平君?”

    春平君面色一正,语气严肃道:“姜侯,如今你我同为公子迁效力,有些事,还需共同出力啊!”

    “春平君的意思是……太子之位?”姜珝皱眉道。

    春平君点点头,凝重道:“如今赵嘉虽废,可大王迟迟不立太子,而赵嘉如今每日在府中勤学苦读,朝中已经隐有复赵嘉太子之位的传言了。若是让赵嘉上位,你我未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何止是不好过?

    自古以来参与夺嫡之争失败的臣子,罢黜、流放都算好的,被杀头的也不知有多少。

    “只怕大王现在心中也在犹豫吧!”姜珝说道:“公子迁毕竟年幼,恐怕大王还想再观察个几年。”

    “姜侯,迟则生变啊!”春平君焦急道:“赵嘉的外戚势力,最近可不太安生。”

    姜珝悠然道:“春平君多虑了,赵嘉……已经废了。”

    “就算废了,也难免大王不会复立!”比起姜珝,春平君无疑更为着急,毕竟他可是在朝堂上,明面反对赵嘉的人。

    赵嘉上位,第一个死的就是春平君。

    “我说的‘废了’不是指太子位,而是说赵嘉这个人,已经废了。”姜珝毫不在意的说道。

    春平君闻言诧异道:“姜侯何意?”

    “春平君没去看过赵嘉吗?”姜珝问道。

    摇了摇头,春平君脸色露出一丝苦笑,但眼神中却含着一丝轻蔑道:“没有!我若去了赵嘉府上,只怕会被侍卫们打出来。”

    “登高易跌重,从太子之位上被贬,赵嘉的心态已经乱了,再加上其母妃已死,在后宫之中缺乏助力,哪怕现在装模做样的在家苦读诗书,也总有暴露本性的一天。”姜珝分析道:“这就叫,自暴自弃。”

    不管姜珝和春平君之间暗中如何算计彼此,但至少在太子位上,两人的利益是一致的。

    因此姜珝分析起来也算用心。

    “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春平君皱眉道。

    姜珝瞥了春平君一眼,玩味道:“春平君不是已经在做了吗?有些话话多说几次,总会有人相信的。”

    “不过珝毕竟是军中将领,不好参与这些朝中之事,朝堂上无法相助春平君了。”姜珝道。

    “这倒无妨。”

百度搜索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爷戴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戴帽并收藏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