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恭喜ご心魔成为本书新盟主)

    “现在?”沈浪摇摇头道“波姬,你非常美丽,哪怕现在也是如此,不过我真的下不了口。因为你的病还没有彻底痊愈,发生那种关系的话或许是会传染的。”

    “另外,你臀上的烙印还没有完全好,还有一些红肿,实在有些伤害我的兴致!”

    这话一出,狄波丝拳头猛地一握,发出咔嚓的声音,就差一点点她的粉拳直接就要将沈浪脑袋捶碎。

    “呼呼呼……”她努力地喘气,免得被自己闷死,但毕竟还没有痊愈,又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

    沈浪赶紧拍她的粉背,责怪道“干嘛这么生气?我这个人说话就是这么直的啊,最讨厌拐弯抹角了。”

    狄波丝公爵一言不发,喝完了所有的人参鸡肉粥,然后静静地刷牙,再用玫瑰香精水漱口。

    努力地从床上下来,找到一条丝绸睡袍披上,再一次侧躺下来,免得压倒了伤口,稍稍犹豫后又将睡袍下摆撩开,让伤口在外面透气。不过这样一来,沈浪的呼吸却有些粗重了。

    “沈浪,我是一个聪明人。”狄波丝公爵道“你在我上面烙下沈浪之奴四个字,除非我将它挖掉,否则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索伦大帝的外室了,甚至我也无法嫁给任何一个高贵之人了。当然我就算将这四个字挖掉,我也嫁不出去了。”

    “是啊,那四个字在,还可以当作纹身,显得尤为性感迷人。但如果挖掉的话,那就不堪入目了。”沈浪非常赞同地点头。

    顿时狄波丝又想要一拳将他锤死,这是谁给我烙上的?不过她也把沈浪献祭火刑了,大家平局了。

    “在你的逼迫下,我已经众叛亲离了,接下来我会杀掉所有的叛逆,更加会站在所有封臣的对立面。”狄波丝道“如此一来,我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你。你们东方有一句话叫作,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我已经失去了桑榆,再也不能失去你这个东隅。”

    沈浪道“你非常有文化,公爵大人。”

    狄波丝公爵道“你手段非常厉害,先把我逼迫到绝境,再拉我一把。这样一来我所有的恨意都转移到那些叛逆身上,对你的恨意反而减轻了。”

    沈浪道“和我爱恨纠缠的女人很多的。”

    狄波丝公爵没有理会沈浪的炫耀,而是继续道“接下来,我所有的封臣都会孤立我。甚至整个西仑帝国都会把我视为耻辱,因为我嫁给了一个东方人。”

    “但是……”沈浪帮助她说出这两个字。

    狄波丝公爵道“但是,又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啪啪啪……”沈浪道“波姬,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对东方文字的造诣确实了得,连这句话都知道。”

    狄波丝公爵继续道“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海伦公主的弟弟,她会承认你的身份吗?”

    沈浪道“当然,我可是她唯一的弟弟。”

    “那样,我们之间的婚礼就门当户对了。”狄波丝公爵道“北方贵族们虽然把海伦女皇称之为叛逆女皇,但是没有一个人否认她的正当性,西仑王朝的史书,所有家族的史书,都绝对承认海伦女皇正统,并且对于她在位的历史大书特书。虽然我鲁索家族封地在南边,但我却是典型的北方贵族,我对海伦女皇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对他的包容政策非常排斥。但是对于高等贵族来说,利益至上,自己的爱憎一点都不重要。”

    沈浪道“看出来了,当魔女帝国横扫整个南方的时候,表面效忠美杜莎女王,暗地里集结大军准备收复南方,这些都是你的作为。你那个兄长跪伏在魔女帝国麾下,其实暗中也是你的授意,但你事后还是杀了他。”

    “你这是在责备我吗?沈浪阁下?”狄波丝公爵道“你这是在责怪我毫无人性吗?”

    “原本是的。”沈浪道“但是现在我发现你对太监塔伦不错,对拜亭大师也不错,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狄波丝公爵道“我兄长是一个人渣,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哦抱歉沈浪阁下,我不是在骂你,尽管你也是一个人渣和恶棍,但他是一个下流的人渣恶棍。哦不,你也是。抱歉我词穷了……”

    沈浪纠正道“他是一个恶心的人渣恶棍,而我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人渣恶棍。”

    狄波丝公爵沉默了片刻,然后点头道“虽然这句话本身就有些恶心,但事实上确实如此。”

    沈浪道“言归正传,我承认你不是毫无人性之人。”

    狄波丝道“我们说回海伦女皇,虽然她在北方的名声不好,而且在史书上的名声也不好,而且还是导致西仑第二帝国瓦解的罪魁祸首。但她其实是一个伟大的女皇,她的政绩斐然,因为她在位使得西仑王朝南方得到巨大的发展。虽然她导致了西仑第二帝国的灭亡,但是西仑王朝却更加强大了,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理解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沈浪当然了解,这就相当于隋唐的关系,虽然这是两个朝代,但是某种程度上这两个朝代又是一脉相承的。

    隋炀帝杨广为了对抗北方名门豪族,大力开发南方,劳命伤财开凿了大运河,并且把高丽战场当成北方名门的流血之地。结果他玩得太过,使得隋朝灭亡了。

    但是杨广的政治遗产却被李氏唐朝继承了,李世民、李治等皇帝上位之后,继续打高丽,继续开发南方,继续打压甚至消灭北方名门士族。所以没有隋朝的基础,就没有李唐的那么快的崛起强盛。

    西仑王朝稍有不同,第二帝国瓦解是因为南北对峙,而且没有适合的人继承皇位,使得整个王朝陷入了四分五裂之中,但国力还是非常强盛的。

    而且西仑家族在位太久了,最后几代皇帝也没有祸国殃民,所以依旧人心所向。整个王朝拥有强大的向心力,第二帝国瓦解之后,却没有陷入大规模的内战。

    “整个西仑王朝,不管这些贵族再敌视海伦女皇,但任何人也不能否认海伦公主的血统,如果他归来的话,在皇位继承权上绝对能够排入前四。而且整个南方大部分城邦和行省都会支持她,尤其是占据总人口八成的维达族人,他们会倾其所有支持海伦公主。”

    “索伦大帝继承皇位之后,为了安抚南方,一定会册封海伦公主为帝国执政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会成为副皇。”

    西方人就是会玩啊,还有副皇。就如同当年大英帝国,因为印度殖民地的利益太大了,所以印度总督也称之为副王。还有葡萄牙的殖民地巴西利益太大,所以葡萄牙国王也把巴西总督册封为副王。

    沈浪听到这里,不由得一笑,他内心的计划可不见得是如此。

    索伦说过,美杜莎女王要么死,要么跪下服从,成为他的皇后。

    就单纯一点,索伦在他心中就是敌人。而且他和白京的关系如此密切,而白京太诡异强大了,在毁灭亚马逊国度一事上扮演着不可告人的角色。

    再说这个西仑王朝的皇帝,难道海伦就做不得吗?

    “索伦容得下海伦吗?”沈浪问道。

    狄波丝公爵道“你千万不要小看索伦陛下的胸怀,他真的是一代人杰,他有非常高的志向,绝对不仅仅是要登基为皇。沈浪阁下你现在是什么表情,不愿意我赞扬别的男人吗?”

    “你说呢?”沈浪道。

    狄波丝公爵道“但这是实话。”

    “瞎说什么实话?”沈浪道“不许说了。”

    “行,不说了。”狄波丝道“但总之海伦公主天生贵胄,你作为他的弟弟,虽然身上没有海伦女皇的血统,但哪怕作为海伦公主的弟弟,你也一定会被册封为帝国公爵,所以我们两人是真正门当户对了。”

    “这样一来,我嫁给你就不再是西仑王朝的丑闻了,我的封臣们也都能够接受你的存在了。”

    沈浪愕然道“那么,你想要说什么?”

    狄波丝公爵道“我想要跟着你一起去觐见海伦公主,未来的帝国副皇,然后我们一起去西仑帝都,进一步加速西仑第三帝国的建立。”

    沈浪咧嘴望着狄波丝公爵,这位可真是一个政治生物啊,任何事情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政治利益。

    “这样一来,甚至我的南境守护依旧能够保住。”狄波丝公爵认真道。

    沈浪呆了好一会儿,依旧无语。

    “怎么了?我这种想法难道不正常吗?你在东方世界也应该是一个贵族,你应该理解我的想法。”狄波丝公爵道“对了,你在东方世界应该是贵族吧?”

    沈浪道“我的外号难道你没有听说吗?未来人皇,我的木兰城被称之为皇后城。”

    狄波丝公爵无语道“正式因为你这个儿戏一般的东方人皇,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贵族。塔伦甚至怀疑在东方世界是不是每一个镇子都有一个皇帝,是不是有一万人就可以称帝。”

    呃?好吧,我承认这种情况是有的,解放之后还出现了几十个山沟皇帝呢。

    沈浪道“海伦公主的父亲是一个东方人,他也是我的父亲,那你知道这个东方人是谁吗?”

    “不知道。”狄波丝公爵道“所有人都知道海伦公主的父亲是东方人,但没有关系他是谁。海伦女皇的后代都很叛逆,而且包容心都很强,和异族发生什么关系也很正常。哦抱歉,我这句话可能伤害到你的种族情感了。”

    沈浪道“你对东方世界历史了解吗?”

    狄波丝公爵道“有一定了解。”

    沈浪道“我们的父亲名字叫姜离!”

    然后狄波丝公爵呆了,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

    甚至她从床上再一次下来,上上下下看了沈浪好一会儿,闭上眼睛开始思考,但是再一次睁开眼睛,还是不可思议。

    “你不像是撒谎之人,但……但姜离陛下的后代,不应该是像索伦大帝那样的吗?”狄波丝公爵道“你这么心胸狭窄,这么手无缚鸡之力,什么狠毒,这么无耻,怎么可能是姜离陛下的儿子?”

    “哦,对不起,沈浪阁下,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狄波丝道,这句话好像有些耳熟,好像刚刚有人说过,真是六月债,还得快。

    沈浪耸了耸肩膀,反正他已经习惯了。放在之前他可能还会说,你以为我想要成为姜离之子啊,如果没有这个身份我不知道多爽呢,在越国可以混得风生水起,甚至在大炎帝国都能浪得飞起,但是现在连这句话都懒得说了。

    不过,听狄波丝这口气,对姜离也有耳闻。

    “你也知道姜离?”沈浪道。

    狄波丝直接来到书架面前,取下来一本书,沈浪一看《东离传》,而且还是拉丁文字版的。

    接下来又拿下来一本,嗬,连《东离艳史》都有,而且也是拉丁文字版的,这文化输出做的不错啊。

    “这两本书在西仑王朝很红吗?”沈浪问道。

    狄波丝公爵道“任何一个贵族都读过,而且不止一遍。姜离陛下虽然失败了,而且暴毙而亡,但是他的丰功伟绩为他争取了一个荣誉。”

    “什么?”沈浪问道。

    “东方人皇的资格。”狄波丝公爵道“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如果不是他忽然暴毙,现在东方人皇是姜离,而不是那位姬陛下。而一旦姜离陛下君临天下,那是一个……”

    狄波丝绞尽脑汁,想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

    “得位很正。”沈浪道。

    “对,是一个得位很正的皇帝。”狄波丝公爵道“而且整个西仑王朝的贵族都认为,一旦姜离陛下君临东方,那一定不会彻底断绝和西方世界的往来,东西方未来或许会有战争,但是在已知的几百年时间内,一定是合作大过于分歧。”

    这倒是真的,彻底闭关锁国的是姬陛下,姜陛下是胸怀世界的。

    但沈浪没有想到,在西仑王朝高级贵族的心目中,姜离陛下也有这么高的声誉。

    “事实上,大乾帝国曾经派遣过使臣团队来过西仑王朝,只不过当时我们的第二帝国已经瓦解了。”狄波丝公爵道“那你逃到西方世界来是因为……”

    “被大炎帝国追杀。”沈浪道“逃之夭夭。”

    接着沈浪道“我被整个东方世界追杀,你还敢嫁给我吗?”

    狄波丝公爵道“大炎归大炎,西仑归西仑,大炎帝国就算再强大,也管不到西仑王朝。”

    接着,狄波丝公爵道“那当时我和你成婚的时候,你为何不说明你的身份,如果那样的话,我不可能将你献祭,我再疯狂也不会献祭一位人皇之后。天神啊,人皇之后,我们整个西仑王朝也没有几个人皇之后,我鲁索家族努力奋斗几百年时间,也无法提升自己的血统,我甚至需要用不光彩的手段才能让我儿子成为王爵。现在竟然莫名其妙成功了,我们孩子一出生下来就是王爵?对了,你们东方世界没有异国封王的传统,这一点在你这里要改变,你应该像我们西仑王朝学习。”

    狄波丝竟然陷入了莫名的兴奋和躁动之中,沈浪实在无法理解这种兴奋,人又不是狗,为何要那么在意血统呢?就算是狗也不必在意啊,中华田园犬就很可爱啊。

    “我当时说了,难道你会相信吗?”沈浪问道。

    狄波丝一愕道“事实上,我现在都不敢相信。人皇之子,会这么cunn吗?”

    沈浪道“你都能这么bitch,我为何不能这么cunn?”

    “bitch?什么意思?”狄波丝问道。

    沈浪道“bihe。”(12世纪古英语)

    狄波丝还是听不懂,因为这个世界的英语还没有出现。沈浪本来想要用agn的,但是还是不贴切,韵味不足。

    足足好一会儿,狄波丝才从兴奋中冷却了下来,然后望向沈浪道“你现在做的一切,并不是想要在西方世界立足,而是想要杀回东方世界去?夺回你的皇位?”

    “不,我对皇位没有兴趣。”沈浪道“我只想报仇雪恨,把我所有仇人全部杀光,天下无仇。”

    “那……或许更好。”狄波丝道“当我怀孕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若你成功,那我儿子就是东方王朝的亲王,就算你输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沈浪道“我输了,你就失去丈夫了,这不算损失?”

    “好吧,那算是一点损失。”狄波丝公爵认真道“但是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忠诚于你的,履行一个妻子应该有的贞节。”

    这点沈浪绝对相信,因为这个女人七八年没有男女生活,她压根就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她就是一个权力生物。

    “况且,我找不到另外一个血统更加高贵的男人了。”狄波丝公爵道“而且这样一来,你从我藏金库里面拿走黄金,我也能够找到理由自我安慰了。就当作是我投资一个东方帝国,为我将来的儿子进行投资。”

    “再见!”沈浪道。

    “等等。”狄波丝公爵道“起码等我痊愈再走好吗?至少等我把所有的叛逆全部处死。”

    ………………

    黑寡妇希尔,沈浪的情人。

    她明显瘦了很多,因为关在水牢中很久,感染了疾病,肺部感染比较严重,沈浪依旧用青霉素将她治好了。

    “对不起。”沈浪道。

    “没什么,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希尔笑道“恭喜你沈浪阁下,成为了碧金城的共主,成为狄波丝公爵合法丈夫。”

    沈浪顿时无话可接。

    黑寡妇希尔望着沈浪良久道“你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或许我这一生都不会再遇到了,而且你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是我一生宝贵的回忆,我称之为爱情。但是现在我想要给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划上一个句号,可以吗?”

    沈浪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可以,那二十五万金币,我可以归还给你,并且按照每年百分之二十的利息。”

    “不,不,不,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希尔道“你的瓷器生意难道有别的竞争者吗?”

    沈浪摇头道“没有。”

    希尔道“那依旧是我的独家生意,我很快会派人去你的岛上运输瓷器的。我付出的投资,一定要有利润,而且接下来我的半辈子都会做瓷器生意,我会富可敌国的。”

    沈浪道“那是一定的。”

    希尔道“另外我要告诉你,我和你结束情人关系,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因为我害怕了,你的游戏太过于高级,我可能玩不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

    沈浪道“我理解。”

    希尔道“那么再见了。”

    “再见了,美丽的希尔。”沈浪道。

    希尔道“以后还会见面的,但应该是我和你手下进行交接,我们的身份已经不平等了,公爵阁下。”

    沈浪道“一切由你喜欢,美丽的希尔。”

    希尔忽然道“要不然,在结束这段关系之前,最后再来一次。”

    沈浪道“非常乐意,以炮开始,以炮结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然后两个人又滚在了一起,这一次黑寡妇希尔显得尤其热烈,仿佛要死去一般。

    沈浪离开的时候,她静静地躺在床上默默流泪。

    ………………

    为了拯救拜亭伯爵,沈浪真是竭尽全力,先做了三次手术,后来又出现两次险情,不得不再做两次手术,这位伯爵大人的肠子被割掉了三尺多长,身体内的一些器官被切除部分。

    事实上沈浪都觉得此人必死无疑了,哪怕有青霉素,也抵挡不过这样频繁的动刀啊。哪怕以现代这么发达的医学手段,受这么重的伤也基本上必死了。

    然而没有想到,这位剑道大宗师竟然活了过来,这身体真是强悍之极啊。

    他睁开眼睛后,首先见到的是沈浪,顿时陷入疑惑“我为何没死?这样都没有死?”

    沈浪道“您身体的强悍,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我也以为您必死。”

    他的女儿茜茜喜极而泣,握紧拜亭大人的手道“沈浪大人救了您,从头到尾他用了几十个小时拯救您,用无比神奇的办法救了您,简直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所有人都觉得您必死了,就连我也不例外。比黄金还要珍贵一百倍的药物,他在您身上用了很多很多。”

    拜亭伯爵目光复杂地望着沈浪,道“我,并不值得。”

    沈浪道“我首先是一个医生,其次我虽不是英雄,但我敬佩英雄。”

    拜亭伯爵道“大公呢?”

    沈浪道“安然无恙,快要痊愈,但担心感染了您,所以没有来看您。”

    拜亭伯爵道“那叛乱呢?”

    沈浪道“被剿灭了。”

    拜亭伯爵目光变得更加复杂了,如此一来这座碧金城更加落入了沈浪手中,虽然他是狄波丝公爵的丈夫,但毕竟是一个东方人。

    此时,外面响起了狄波丝公爵的声音,虽然她几乎痊愈了,但依旧不敢和拜亭公爵直接接触,而且就算出门也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脸上带着黄金面具。

    “老师,沈浪大人是海伦公主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话一出,拜亭伯爵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整个人陷入震惊。整个西方世界都知道,海伦公主身上有东方人血统,但她和沈浪竟然是同一个父亲?

    “千真万确。”狄波丝公爵道“所以沈浪大人和我的婚礼,是受到天神和火神之庇护的,您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更何况您的心中是崇敬海伦女皇陛下的,不是吗?”

    拜亭和狄波丝不一样,狄波丝是典型的北方贵族,而拜亭确实南方贵族,他从内心赞同海伦女皇的种族包容政策,甚至他体内还有维达族的血统。

    如果是这样的,那局面就太完美了。海伦公主是帝国南方之主,沈浪是海伦公主之弟,那他和狄波丝公爵真可谓是天作之合。

    对于拜亭伯爵而言,狄波丝是他的主君,但海伦女皇一脉是他更高的领袖。

    “向您致敬,我的大人。”拜亭伯爵朝着沈浪热切道。

    沈浪心中其实有些无奈,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东方世界就已经是如此了,西方世界更加如此,简直就是唯血统论了。

    哪怕沈浪和海伦女皇没有任何关系,但只要是海伦公主的弟弟,很多难题就直接迎刃而解了。

    沈浪道“祝您安康,我的大人。”

    ………………

    沈浪虽然急着返回木兰城,但此时碧金城也尤其重要,他需要这座城市的黄金,铁匠,木匠,造船厂,所以接下来这个公开仪式非常重要。

    狄波丝公爵要公开处绝所有的叛逆,把这件事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而沈浪必须和她一起出现,才能证明他碧金城共主的身份。

    碧金城的中心广场上,超过上千人整整齐齐跪在地上。

    参加叛乱的几千名武士已经被杀了,当时被抓捕的叛逆只有一百多人,之后不断株连,直接蔓延到一千多人,这一点东方和西方是一样的。

    两千名亚马逊女战士,两万名鲁索家族武士如同钉子一般站在广场上维持秩序,维护鲁索家族的威严。

    超过十万民众,观看这一场处决大典。而主持这一场处决仪式的,便是德高望重的拜亭伯爵。

    这真是一个铁人,苏醒之后仅仅不到两天,他就全副铠甲出门了,手中拿着他那支一二百斤的超级大剑,纹丝不动。

    等候了整整两个小时,奏乐声响起。

    然后在五千名武士的守卫下,一辆八匹马拉动的华丽马车缓缓而至。

    一身锦衣的沈浪先下马车,伸出手牵着狄波丝公爵下来。

    狄波丝公爵生病之后第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艳绝人寰,夺人心魄,甚至仿佛比之前更加美丽了,仿佛一团烈焰一般,灼烧所有人的眼睛。

    “谢谢,我亲爱的丈夫。”狄波丝下了马车之后,挽着沈浪的臂弯,在他脸颊上亲吻了一口。

    两人亲密得很,若无旁人一般,沈浪甚至在她耳朵边上窃窃私语,把狄波丝公爵笑得花枝乱颤。这又传达一个信号,狄波丝公爵从一个超级女强人,变成了一个柔美的妻子。

    之前她不是男人却甚似男人,而现在她向外界表示,她完全履行一个女人的指责,在这段夫妻关系中,她愿意处于平等甚至弱势的一方。

    “我亲爱的夫君,您不能再招惹我了,如果我再吻您的话,我嘴唇上的口红就要花掉了,这可是你送给我的珍贵礼物。”狄波丝公爵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愿意让很多人听见,这个女人真的是天生的政治生物。

    两个人走到高台之上,坐在镶嵌着黄金和碧玉的椅子上。

    “沈浪大人,鲁索大人,所有的叛逆都在这里了,是否执行你们的雷霆威严?”拜亭伯爵单膝下跪道。

    “我的爱人,您觉得呢?”狄波丝公爵娇声问道。

    沈浪道“丑陋的行为,必须得到惩罚。尤其是芬奇肖,他谋杀自己的岳父拜亭伯爵,更加罪无可赦,应该凌迟处死。”

    “您的意志。”狄波丝公爵道“道尔鲁索伯爵身为我的封臣,而且还是我鲁索家族的一员,竟然谋逆,执行车裂。剩下所有人,全部斩首,您看如何?”

    “这是公平的审判。”沈浪道。

    狄波丝公爵道“有劳了,老师。”

    “如您们所愿。”拜亭伯爵道,然后他高声下令道“主君之令,将道尔鲁索彻底车裂。”

    道尔鲁索伯爵不管是想要求饶,还是要怒骂,都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他的舌头已经被割掉了,毕竟他是鲁索家族的人,最好不要说什么难听的话。

    在无比的惶恐中,他被绑在了绳子上,直接拉直在空中。但从他眼神中,他应该是想要求饶的,他是充满惶恐和后悔的。

    “我是被逼的,我是被人哄骗的,我一开始并不想谋逆的,饶了我,饶了我……”他嘴里呜呜高呼,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拜亭伯爵大手猛地挥下,五匹战马往前猛地一冲,顿时道尔伯爵的身体四分五裂。

    沈浪移开了目光不去看,然而狄波丝公爵却露出了快意的目光。

    “行刑!”拜亭伯爵再次下令。

    “唰唰唰……”一千多名武士手起刀落,一千多名叛逆被斩首,整个广场血气冲天。

    正在观刑之人中,有些人裤子一热,直接尿了。因为他们也差一点点就要上断头台了,那些叛逆也曾经来找过他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们才没有参与。

    最后轮到了芬奇,他是这场叛逆中最最丑陋的一个人,其他叛逆者或许还是为了心中公义,唯有他是为了一己私欲,他谋害自己的恩人岳父,而且还试图用弩箭射穿狄波丝的腹部之下,试图用这种方式玷污她。

    这是一个彻底的丑陋之人,十恶不赦,一个虚伪者,一个擅长表演的毒蛇。

    还没有开始凌迟,他就已经吓得屎尿齐出,拼命地想要磕头求饶,但是他也说不出话了,只能用目光拼命哀求拜亭伯爵,试图唤起拜亭大人的回忆,心慈手软放过他一命。

    “天堂归天堂,人间归人间,地狱归地狱。”拜亭伯爵道,然后手猛地挥下。

    “啊……啊……”卑鄙的叛逆者,拜亭伯爵的女婿,芬奇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嚎,凌迟开始了。

    ………………

    一个多时辰后,在山顶城堡华丽的房间内,狄波丝公爵和沈浪疯狂燃烧着。

    狄波丝逼迫沈浪履行他的诺言,关于肚子的诺言。

    沈浪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些变态啊,刚刚经历了残忍的处决大典后,她反而更加兴奋了。

    “我投降,我投降,波姬你放过我,我该走了,我该走了……”

    狄波丝俯下身体,如同母狮子一般盯着沈浪,然后狠狠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幸好她已经彻底痊愈了,否则沈浪真不敢让她碰。

    “夫君,请你一定要替我转达向海伦殿下的敬意,还有我的礼物,你也一定要送上。”狄波丝公爵道“你确定不要我跟着你一起去拜见海伦殿下吗?”

    沈浪道“波姬,你太势利了。”

    狄波丝不屑道“若没有人维持这个世界的阶层,整个世界的秩序都会崩塌,作为上位者你应该有这个自觉。我的夫君你非常狂放不羁,这很诱人,但像你这样的人越少越好。否则天下贱民都会不知天高地厚了”

    任何歪理邪说从狄波丝嘴里说出来,都显得那么理直气壮,甚至是冷血。

    一个时辰后,沈浪和葵宁将军共骑一匹马,在一千名亚马逊军团的保护下,返回木兰城。

    为何不第二天再走,非要一个时辰后?不走不行了,扛不住了。

    ………………

    木兰城内,沈浪朝着城主府狂奔而入,高呼道“我姐姐在哪里?我亲爱的姐姐在哪里?”

    “砰砰砰砰……”

    一个女人腿鞭猛地抽出,把十几根石柱全部踢成了碎片。

    这又是一头女暴龙吗?这么粗的石柱,你竟然全部踢断了?而且全部都是粉碎性炸裂。

    “我亲爱的弟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已经等你好几天了。”这个女人转身过来朝着沈浪走来,然后猛地将沈浪抱起转了好几圈,然后捧着沈浪的脸,在他额头和鼻尖上狠狠亲吻了一口道“我亲爱的弟弟,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俊美,作为一个男人,你长得比我更加漂亮,你觉得合适吗?”

    沈浪被她的热情包围着,看着这张狂野而又美丽的面孔,简直火辣到了极点,沈浪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狂野的女人,一头波浪黑发,紫色的眼眸。

    “海伦?”沈浪问道。

    “弟弟,你是在问我的名字吗?”那个女人道“我不是海伦,我是东方名字叫姜蜜,我西方的名字叫海拉。”

    海拉?希腊神话中的死神海拉?沈浪惊诧,不是海伦?难道他在希望世界还有另外一个姐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骷髅党海盗军团的第三党魁,不知道你可听过吗?”

    啊?沈浪彻底惊呆了,完全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狂野强大的女人。

    ………………

    注今天更新一万八,糕点真的是拼到精疲力尽,兄弟们月票助我,保卫第三名啊!

    谢谢我是晓龙,轩轩lover的万币打赏。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