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姐姐?难道是海伦公主吗?

    沈浪猛地站起,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否则真的想要去寻找海伦公主。

    因为她才是西仑王朝整个南方世界的真正主人,北方仇视海伦女皇称之为叛逆女皇。但是南方的新贵族可非常拥戴她,正是因为海伦女皇的缘故,西仑王朝的南方才真正发展起来,无数家族才纷纷崛起,甚至很多维达族人也晋升到了中层。

    还不仅如此,海伦女皇还让西仑人和维达族通婚,所以如今南方还有不少贵族名字是西仑人,甚至肤色也是西仑人,但体内却有维达族的血统,而且他们的统治也受到了维达族民众的绝对支持,就比如女王城主霍尔公爵。

    西仑第二帝国灭亡之后,为何整个南方会陷入彻底的四分五裂,还不是因为南方无主?作为海伦女皇嫡系传人的海伦公主十六岁就已经离开女王城出去冒险了,整整消失了十七年。

    一旦海伦来了,很多难题都迎刃而解。

    当然对于西仑王朝来说问题就更加严重了,直接会陷入南北对立。

    南方支持海伦公主,北方支持索伦大帝。

    黑寡妇希尔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人物,她是维达族中的富豪,掌握着巨大的资源,但是却没有权力,她从内心深处支持海伦公主。

    而就在此时,一匹快马冲入了营地之内,一个女人下马后,直接冲到沈浪的面前跪下,双手献上一个盒子。

    “沈浪大人,这是鲁索公爵的印章,现在正式献给您。”

    沈浪接过这个印章,仔细端详着。西方和东方世界的权印很不一样,东方世界越大越好,有些国家的大印恨不得有脑袋这么大。而鲁索家族的大印却很小,还不到拳头大小。

    这个公爵印章就代表着鲁索家族的最高权力了,制作得非常精致。上半部分是黄金雕琢的海兽,下面踩着碧绿的浪花是翡翠雕琢而成。

    而且这印章上雕刻的也不是字,而是一副非常精致的图案,一只海兽在劈波斩浪飞翔,但是这些浪花隐隐组成了拉丁字母的鲁索二字。

    这个印章应该有超过五百年的历史了,甚至更久。

    “公爵大人让您立刻派兵进驻碧金城,执掌城防大权。”狄娜道“您拿着这个公爵印章就可以执行鲁索公爵的大权。”

    沈浪道“我率军进驻碧金城?这不合适吧?”

    都到这个时候,你还要装腔作势,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狄娜狠狠白了沈浪一眼道“沈浪大人,碧金城里面已经有人在密谋造反,如果您稍微再晚一点,狄波丝公爵就被乱刀砍死,新公爵就会上位,将之前的一切命令全部推翻,到那个时候您又成为碧波行省的敌人了,动作要快。”

    这位狄娜武士也真是忍了很久了,过去几天时间内,她从狄波丝到沈浪这里来来回回跑了快十遍了,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沈浪这么贱的人。

    沈浪道“狄波丝公爵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让你转告的?”

    狄娜非常拥护自己的主人,实在是不想转告这段话,因为太伤害狄波丝公爵的尊严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必须说出来了。

    “狄波丝公爵有一句话让我转告给您,您听好了。”

    沈浪夸张地用手放在耳朵边上,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不过旁边还有一个人听得更加仔细,那就是张春华。

    “狄波丝公爵说夫君,你快来救狄波丝。把我救活了之后,我立刻洗得白白等待你的临幸,我是你的小女奴,快来救我,快来弄大我的肚子。”

    这话一出,沈浪顿时听得舒坦了,这种话从傲慢的狄波丝嘴里说出来太不容易了。但是旁边张春华的脸色却不好看了,尽管征服狄波丝公爵也是她提出的计划,但这是政治联姻,不要搞得那么不要脸行不行?你们这打情骂俏给谁看呢?

    “人渣陛下,希望你还记得对我的承诺。”张春华幽幽道。

    “承诺?什么承诺?”沈浪心中疑惑,但嘴上却认真道“放心,我对你的承诺,永不敢忘。”

    接着沈浪下令道“大军进驻碧金城,接管城防!”

    “是!”

    五千名亚马逊军团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随着沈浪一声令下,立刻朝着碧金城开拔而去,速度飞快,烈马狂奔。

    ………………

    拜亭伯爵的宅邸之内。

    这位正直的剑道宗师愁眉不展,眼下这个局面他已经完全无能为力。

    他拥有强大的武功,而且也有统帅大军的本领,但是却不喜欢政治。如果是在战场上厮杀,他毫无畏惧,就算是那个强大的多拉公主,在单纯武道也赢不了他。

    可是现在,他应该怎么办?他的家族世世代代效忠鲁索公爵,他也不例外。甚至到了他这一代和鲁索家族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狄波丝公爵不仅仅是他的弟子,他的主君,甚至某种意义上还像是他的女儿一般。

    所以当狄波丝被沈浪俘虏之后,拜亭伯爵立刻率领十万大军,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出她。

    可是现在狄波丝发布的命令很显然是乱命。

    当然也完全谈不上是乱命,毕竟她是为了活下来,拜亭伯爵也绝对不愿意看着狄波丝死去。

    事实上狄波丝公爵做的很多事情,拜亭伯爵都不赞同。比如和火神教走得太近,又比如当时为了献祭,为了和火神签订契约,她选择了一个陌生的东方美男子成婚。

    狄波丝和沈浪的那一场婚礼几乎所有人都来参加了,但作为最嫡系的拜亭伯爵却没有来,他觉得这样的婚礼玷污了神圣的仪式。但成婚就成婚了,拜亭伯爵觉得有一个夫君总比没有好,鲁索家族不能后继无人。

    之后,狄波丝又要烧死沈浪献祭。当时拜亭伯爵就多次劝诫不必如此,既然已经成婚,完全可以将错就错,嫁给这么一个毫无根基的东方男人也不错,至少这个男人长得俊美无匹,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贵族出身。

    而且什么献祭,什么和火神签订契约,拜亭伯爵觉得完全都是无稽之谈,但是他依旧阻止不了狄波丝公爵的意志。

    对于沈浪无礼占领了碧潮半岛,甚至出兵攻打碧金城,拜亭伯爵都非常愤怒。但是对于他的东方人血统,拜亭伯爵却没有多少歧视。他当然不支持狄波丝嫁给一个东方男人,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尽管没有人会主动提起,但是拜亭伯爵身上也是有维达族的血统。海伦女皇统治帝国的时候,南方很多家族覆灭,很多家族崛起,当时为了响应女皇的号召,许多家族都迎娶了维达族女子,拜亭家族也是其中之一。

    “唉……”

    拜亭伯爵痛苦地叹息一声,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哪怕在这个时候他都不会借酒消愁。

    对于狄波丝公爵的其他决定,拜亭伯爵也不同意。比如她成为南境守护,又比如她试图成为索伦大帝的外室。

    对于狄波丝公爵起兵攻打魔女帝国,试图筹建西仑第三帝国一事,拜亭伯爵是非常赞赏的,为了帝国大业,任何英雄豪杰都应纷纷而起,但狄波丝私心太重了。一个家族可以有野心,但这一步实在迈得太大了,狄波丝能力是很强,但是鲁索家族并没有这么多的人才储备,还没有能力统治整个南境。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狄波丝公爵奄奄一息,危在旦夕,火神教大祭师束手无策,公爵府的医生甚至看不出这是什么病症,很显然只有沈浪才能相救。而想要让沈浪出手,那就要将碧金城拱手相让,他的亚马逊军团就要入城了。

    接下来,拜亭伯爵面临一个选择,是应该任由狄波丝就这样死去?还是应该让沈浪入城?

    “从某种程度上说,沈浪毕竟是波姬的丈夫,而且是合法丈夫,他确实有权力入城。”拜亭伯爵道“或许让他们夫妻一体,才是最好的结局。碧金城的主人,碧波行省的主人,依旧是鲁索家族没有变。”

    拜亭伯爵艰难地做了一个决定,他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狄波丝死去,然后他就要起身去和沈浪谈判。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女儿走了进来,柔声道“父亲,您喝的绿茶太多了,对胃部伤害很大,还是喝红茶吧。”

    说罢,女儿给拜亭伯爵倒了一杯红茶,里面还加了奶。

    拜亭伯爵最不喜欢这种奶茶,根本就不适合武人喝,但毕竟是女儿倒的,他还是端起来一饮而尽。这个女儿天生温柔胆怯,他非常疼爱。

    “女儿,这段时间很乱,你就不要出门了,还有让你的丈夫也不要出门,更加不要去搀和一些不该掺和的事情。”拜亭伯爵一丝不苟穿上贵族袍服,戴上手套,绑上佩剑。

    稍稍犹豫后,又将佩剑放下了。既然沈浪已经成为女大公的丈夫,那也算半个主君了,带剑去谈判不合适。

    然而,就在他把剑放下的时候,忽然觉得肚子里面一阵绞痛。

    “啊……啊……”他发出一阵痛苦的嘶吼,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茜茜,你,你给我下毒?”拜亭伯爵不敢置信嘶吼道。

    而他的女儿茜茜完全惊呆了,直接扑上来抱着父亲,大哭道“父亲,我没有,我没有,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拜亭伯爵一边吐血一边道“是,是谁让你给我煮奶茶的。”

    “芬奇,是芬奇!”茜茜哭道“他说您喝茶太多了,对胃伤害太大,让我给您煮一壶奶茶。”

    拜亭伯爵倒在地上,大口喘息道“乖女儿,不要怕,不要怕,呆在家里,把房门关紧,哪里都不要去,哪里都不要去……”

    “出事了,有人要谋反,有人要杀大公。”拜亭伯爵又吐了一口血,伸手抚摸女儿的面孔。

    “女儿,你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出门,我要去保护大公。”

    然后,他再一次拿起长剑,踉踉跄跄冲出门去,一边吐血一边朝着公爵府奔跑。

    “父亲,父亲。”女儿茜茜追了出来,胆怯的她这次没有听从父亲的话,而是飞奔去父亲的忠诚部下那里求援。

    ………………

    拜亭伯爵跌跌撞撞,一路狂奔。

    保卫女大公,希望一切还来得及了。

    但是剧毒拼命摧毁着他的生命,他一边奔跑一边吐血,已经无法喘息了,眼前一阵阵发黑。

    紧接着,他看到了一支军队。

    叛军,每一个人脸上都蒙着黑布,整整几千人朝着山顶城堡狂奔。

    哪怕蒙着面孔,但是拜亭伯爵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己的女婿芬奇,还认出了道尔鲁索,此人也是他的弟子。

    “道尔,你想要做什么?”拜亭伯爵大呼道“你们要谋反,要弑杀自己的主人吗?”

    女婿芬奇道“拜亭大人,狄波丝要把自己卖给东方小丑,还要整个鲁索家族也卖给他,为了鲁索家族,我们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拜亭伯爵道“我就问一句,你们是要杀自己的主人吗?”

    安静了片刻。

    芬奇道“岳父大人,狄波丝已经不配做我们的主人了,她该死。”

    拜亭伯爵一边吐血,一边嘶吼道“没错,狄波丝公爵的行为是不荣誉的。但你们的行为确实可耻的,你们想要谋反,想要杀女大公,就从尸体上踏过去。”

    然后,拜亭伯爵仗剑拦在了路中央。

    “杀了他!”道尔鲁索伯爵一声令下。

    顿时,几十名武士冲了上去,朝着拜亭伯爵狂斩而去。

    拜亭伯爵已经站不直了,眼睛全部充血,几乎看不见了,而且毒发严重,肺部水种,完全喘息不过来了。

    “杀,杀,杀……”

    他凭着感觉挥舞大剑,短短片刻,就将这几十名武士杀得干干净净。

    “杀了他!”

    更多的武士冲了上去。

    片刻后,又被拜亭伯爵杀光。

    所有人惊呆了,拜亭伯爵中毒那么深,几乎看不见,站都站不住了,竟然还如此强大?

    “噗噗噗……”拜亭伯爵踉跄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黑血呕出。

    又几十名叛乱武士冲了上来,对着他狂斩。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拜亭伯爵狂吼,单膝跪在地上,手中大剑狂斩。

    “刷,刷,刷……”

    剑过之处,所有人都死无全尸,全部被斩杀成为两截。

    哪怕他已经是垂死状态,但依旧威风凛凛,出剑无敌。

    忽然,一支刁钻的剑,无比快速朝着他刺去,此人武功很高。

    拜亭伯爵看不见,但是感觉到风向,猛地出剑一挡。

    “当……”那人的剑直接飞了出去,接着拜亭伯爵猛地一剑斩下,就要将那人劈成两半。

    “岳父是我……”芬奇高呼道。

    拜亭伯爵手一颤,手中的剑朝边上滑了过去,放过了对方一命。

    然而下一秒钟。

    “噗刺……”一支箭猛地射入了拜亭伯爵的胸口。

    耳边又传来了女婿芬奇的声音“岳父,还是我。你这个愚蠢的老货,除了愚忠之外,一无是处。”

    “嗖嗖嗖嗖……”一阵弓弩狂射。

    拜亭伯爵手中大剑狂劈挡箭,放在之前这些弩箭根本不可能射中他。

    而现在……他真的不行了,中毒已深,又杀了几十上百人,完全看不见,无法呼吸,甚至手都抬不起来了。

    “噗刺噗刺……”十几支箭,猛地射入他体内。

    这位强大无比的拜亭伯爵,从未有过一败的碧波行省第一强者,剑道大宗师倒下了,黑色的鲜血流淌了一地。

    道尔鲁索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芬奇一样。

    “顽固不堪的老东西。”芬奇冷笑道,然后上前踢了一脚,接着他高呼道“杀狄波丝公爵,道尔公爵上位。”

    然后,几千名叛乱武士朝着山顶城堡狂冲而去。

    ………………

    芬奇这句话倒是说对了,当日多拉公主率领一百多名高手突袭狄波丝公爵,把她身边精锐的亲卫都杀得差不多了,如今公爵府防卫薄弱。

    道尔鲁索伯爵率领几千名叛乱武士轻而易举杀入了公爵府内,几百名忠诚于狄波丝公爵的武士被杀得干干净净。

    “狄波丝在哪里?”道尔伯爵道,他的刀子横在某个女奴脖子上。

    “静,静室内。”

    道尔伯爵带着几十名大将,几十名高手朝着静室内冲去。

    “所有人,全部包裹全身,蒙住面孔,不要被狄波丝的血溅到皮肤上。”

    随着他一声令下,上百人全部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甚至戴上了琉璃眼罩。

    很快,这几百人就杀到了狄波丝公爵的静室之外,遇到了最后一波阻挡者,太监塔伦率领的最后几十名武士,其中一半是太监。

    “塔伦,鲁索家族非常满意你的侍奉,以后你还是鲁索家族的总管。”道尔伯爵道。

    中年太监塔伦道“道尔伯爵,我的命根子已经被阉割掉了。您不能再阉割掉我的忠诚和尊严了。”

    道尔伯爵道“你是要跟着狄波丝陪葬是吗?”

    太监塔伦道“我只是想要在最后时刻考验我的人性,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贪生怕死的。没有想到,我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

    道尔伯爵不屑一笑,猛地一挥手,现在他带来的可都是叛逆的大人物,军中将领,全部都是高手,轻而易举就将太监塔伦身边的人杀得干干净净。

    塔伦武功很不错,连杀了五个人,最后被几支大剑横在脖子上。

    然后,他站着一动不动,闭目等死。

    道尔伯爵举起大剑,猛地斩下,要将这个太监劈成两半。

    “慢着……”里面传来了狄波丝的声音,她拼命地咳嗽着,声音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道尔,你放过他……”狄波丝公爵道“你放过卑贱的塔伦,让他回到马戏团也好,让他回到妓馆去做皮条客也好,放了他,我就把家族的另外一个藏金库告诉你。”

    “狄波丝,你对一个太监家奴,比我这个堂兄还要好啊。”道尔伯爵冷笑道,然后朝着太监塔伦的后脑猛地一掌劈下,塔伦直接昏厥倒地。

    道尔伯爵率领这十几名最强的高手冲入了静室之内,然后看到了床上狄波丝。

    她已经消瘦了一圈,嘴唇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而眼睛彻底充血,已经完全无法视物。

    这个曾经最强大的女人彻底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她的旁边放满了一叠一叠的丝绸,上面全部都是血迹,她每一次咳出来的都是血。

    狄波丝艰难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无比艰难,就仿佛风箱里面火焰一般。

    “堂兄,你无数次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如今我这个样子,你还这么想吗?”狄波丝凄惨笑道,然后又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又吐出了一口口血。

    道尔伯爵看着这个女人,他还是想的。哪怕这个女人已经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但依旧难掩惊人的美丽和身材。但他却不敢,因为她这个病是会传染的。

    “杀了她!”道尔伯爵道。

    安静了片刻,其中一个雄壮高大的武士走上前,对着狄波丝脖子猛地斩下。

    “噗刺……”狄波丝一剑刺出,动作更快,直接洞穿了这个武士的心脏。

    这个雄壮的武士剑还没有斩下,直接就毙命了。

    道尔公爵等人惊骇,他们知道狄波丝非常强大,但没有想到已经病到奄奄一息的地步,坐都坐不起来的他,依旧能够杀人。

    “再去……”

    两个高手出列,朝着狄波丝杀去。

    下一秒钟,两个人毙命。

    道尔公爵不敢置信,这两人可都是万夫长级的将领,是绝对强大的武士,竟然依旧被垂死的狄波丝一招秒杀,她的武功强到这个地步吗?

    “再去……”

    这次道尔伯爵派去了四个高手,猛地朝着狄波丝斩去。

    “嗖嗖嗖……”

    这四个高手,全部死了。

    狄波丝杀完这四人之后,咳嗽激烈得仿佛肺都要咳出来,血直接从口腔,鼻孔里面飙射而出。

    真的完全坐不住了,身躯直接颓倒,背靠着大床坐在地上,用尽所有力量喘息着,视野内全部是血红色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就只能听声辨位。

    道尔鲁索伯爵毛骨悚然,这狄波丝的武功究竟高到什么地步啊?

    “芬奇,你上……”道尔伯爵道。

    芬奇几人拿起弩,拼命绞起弦,然后对准狄波丝狂射。

    “嗖嗖嗖……”五支弩箭,闪电一般朝着狄波丝射去。

    狄波丝凝聚最后的斗气,右手剑猛地劈去,左手小盾格挡,速度飞快。

    她完全看不见了,完全听声辨位,依旧挡住了四支箭,另外一支箭直接射穿了她的左臂。

    “换毒箭,射死她,射死她……”芬奇大吼道,他是不敢冲上前去的。

    这狄波丝太邪性了,太强了,一旦靠近很可能被她秒杀的。不过她站不起来,也走不动,依旧和杀拜亭伯爵一样,直接乱箭射死便是了。

    然后几个人再一次绞起弩弦,搭上了毒箭,准备下一轮射击。

    狄波丝公爵内心绝望了,她的左臂被射穿了,再也格挡不了了。这第二轮弩箭,或许还能格挡大半,但是第三轮绝对挡不住了,一定要死了。

    混蛋沈浪,人渣沈浪,卑鄙无耻的沈浪,你玩砸了。

    我狄波丝马上就要死了,道尔鲁索马上就要上位了,愚蠢的他为了自己的正义性,一定毫不休止地发动和你沈浪的战争,到那个时候碧金城你得不到了,你的亚马逊军团就算赢了也损失惨重。

    我狄波丝一定不会这么窝囊地被一群叛徒杀死,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狄波丝的手放在床上的一个机关上,只要她一按下,几万斤的黑火/药就会爆炸。直接把这栋房子,还有里面所有人全部炸得粉身碎骨,包括他狄波丝,还有所有的叛逆。

    沈浪,你这个东方人渣,你玩砸了。我死了,下一辈子再来和你不死不休。

    同归于尽吧!

    狄波丝公爵猛地按下了床上的机关,引爆几万斤火/药。

    然而,她按下机关之后,没有丝毫反应,火/药并没有爆炸。

    “futuere!”狄波丝公爵骂了一声。(拉丁语的)

    叛逆芬奇等人的弩箭已经准备好了,瞄准了狄波丝公爵,准备第二轮射击。

    芬奇脸上露出一阵邪恶之笑,将弓弩瞄准了狄波丝的腹部之下。这个绝美无伦的女大公谁都想要上,但是做梦也不可能,那就用弩箭射穿她吧,哈哈哈!

    狄波丝伯爵闭上眼睛,安静等死。

    “射杀……”道尔鲁索伯爵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五支弩箭朝着狄波丝的娇躯狂射而去。

    死亡来了,死神来了,狄波丝有些后悔,为何之前没有自杀,她还是太过于贪生了,以至于毫无尊严死去。

    然而,猛地一阵风动。

    “砰砰砰砰……”五支弩箭,直接射在了几面盾牌之上,几个身影从屋顶洞穿而入。

    “嗖嗖嗖嗖嗖……”从屋顶上落下的亚马逊高手越来越多,最后整整几十个人,把道尔鲁索公爵包围了,每一个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一寸肌肤都没有露出来。

    “道尔鲁索,芬奇肖你们这些叛逆已经被包围了,沈浪大人作为女公爵的丈夫,碧金城的共主,正式下令你们放下武器投降!”多拉公主强忍着不适道。

    而此时,狄波丝公爵终于忍不住,直接昏厥了过去。

    昏厥之前,她又骂了一句“cunn!”

    这句话是骂沈浪的,她实在忍无可忍,这个人实在是太贱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狄波丝公爵幽幽醒了过来,这次她真的是觉得自己从地狱边缘走了一圈再回来的。

    沈浪也真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救过来,没有想到这个病毒在西方人体内更加凶猛,病程比想象中恶化得更快,差一点点这位强大而又绝美的狄波丝公爵就要香消玉殒了。

    但是青霉素确实是神效,几乎刚刚注射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了明显作用,仅仅三个小时就退烧了。

    这种可怕的黑死病来得快,去得也很快,幸好还没有引发败血症,否则沈浪就麻烦了,真的救不大回来了。不过狄波丝想要彻底痊愈的话,只怕还要一段时间。

    狄波丝依旧很虚弱,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沈浪,而且是全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沈浪。

    “贱人,疯子,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狄波丝公爵骂道。

    沈浪道“骂得好,骂得好,不过先刷牙洗澡,不要毁了你在我心目中绝色美人的形象。”

    然后,沈浪直接将牙刷捅进她的小嘴里面给她刷牙。接着扒光她的衣衫,将她放入浴桶之内,清洗她每一寸身体。

    狄波丝道“沈浪大人,我现在尽管虚弱无比,但是想要杀你依旧轻而易举。”

    “饶命,公爵大人。”沈浪道,然后将她放在床上,再把药膏小心翼翼涂抹在她的臀部伤口上。

    片刻后,外面传来了中年太监塔伦的声音。

    “公爵大人,您要的人参鸡汤粥已经熬好了,我放在外面了。”

    沈浪走了出去,塔伦远远距离十几米站着,依旧肥如膏腴,见到沈浪之后,他无比谄媚地躬身道“公爵大人,哪怕您全身笼罩在特殊的皮衣之内,也显得如此英俊不凡,我想在东方世界您的英俊也是天下无双的吗?我甚至无法想象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您这样的美男子。”

    之前太监塔伦在沈浪面前是何等的倨傲,完全不正眼看的,而且口口声声东方小丑,现在这马屁拍得毫无廉耻。

    “不错,有前途,你这无耻的样子,有我几分神韵。”沈浪道“塔伦,我看到你。”

    “我的荣幸,伟大的公爵阁下,伟大的东方人皇,伟大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太监塔伦弯腰得更狠了,几乎要将身体对折了一般。

    沈浪端着人参鸡汤粥进入房间之内,一口一口喂着狄波丝吃了下去。

    “我的老师,他……他怎么样了?”狄波丝紧张道。

    沈浪道“他被女婿芬奇下毒,而且身上中了十几箭,我们的人尽管及时救了他。我先给他洗胃,然后进行了三次手术,但是至今还没有脱离死神的魔爪,一切听天由命,一切看他的生命意志。”

    为了救拜亭伯爵,几乎把沈浪的青霉素用掉了一半,他实在是伤得太重了,流了不知道多少血。不过也幸亏留了很多血,使得毒药的效果弱了一些。

    “那些叛逆呢?”狄波丝公爵问道。

    沈浪道“几千人都被杀光了,剩下几百个首领全部被俘,等待着你的处置。”

    狄波丝咬牙道“你的手下有会凌迟的刽子手吗?我要将芬奇肖活生生凌迟处死。我要将道尔鲁索车裂。”

    沈浪笑道“您的意志。”

    狄波丝道“你的军队占领了碧金城?你如愿以偿了,沈浪大人。”

    沈浪道“波姬,你我夫妻一体,又何必那么见外呢?你的就是我的……”

    “你的,还是你的。”狄波丝公爵道。

    沈浪道“波姬,既然你的身体已经快要痊愈,那我就要告辞了。”

    狄波丝道“你要走?你刚刚拿下碧金城就要走?你要去哪里?”

    沈浪道“我的姐姐来了,在木兰城等我。”

    狄波丝道“你姐姐,从东方世界来吗?你在东方世界应该没有姐姐啊。”

    沈浪笑道“不,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海伦女皇的嫡系传人,整个帝国南方无可争议的主人,海伦公主。”

    这话一出,狄波丝公爵顿时呆了,海伦公主竟然是沈浪的姐姐,这样一来意味着什么?

    足足好一会儿,狄波丝道“那,那你在临走之前,不打算履行诺言,弄大我的肚子吗?”

    ………………

    注诸位大人还有月票吗?真的十万火急,要被赶下第三名了,帮帮我啊!

    谢谢ho无极,书友20180122000017686,光芒,fg,evil,杨哥,狂奔的蜗牛,遇c等人的万币打赏。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