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恭喜ku我的信仰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哥哥?!

    这个称呼一出,沈浪,姬璇,宁寒三人都不由得一愕。

    因为小公主很少直接喊出这两个字的,她当然有很多哥哥,但要么喊太子哥哥,要么在哥哥面前加上名字。

    在记忆中,好像没有直接喊过哥哥。

    小公主见到众人的表情,吐了吐舌头道:“这位哥哥,是你治好我的吗?你叫什么名字?”

    沈浪心中松了一口气。

    姬璇公主道:“他叫沈浪。”

    小公主道:“你就是沈浪呀。”

    看来她还听过沈浪的名字,然后他上上下下看了沈浪好一会儿。

    “他们都说你和祝红雪两个人并列是越国第一美男子,但是我觉得你更加好看一些。”小公主道:“你更加让人亲近。”

    沈浪莞尔一笑。

    “沈浪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小公主道:“虽然我未必能够活多久,但至少让我走在祖母的后面。”

    这句话就让人心疼了。

    如果她死了,祖母就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作为孙女,她想要让祖母无疾而终。

    “多谢沈公子治好了我妹妹。”姬璇公主道。

    沈浪知道,他应该走了。

    “告辞。”

    然后,他就要离开。

    “沈浪哥哥,要不然你多留一会儿,和我说几句话吧?”小公主道。

    姬璇道:“沈公子很忙的。”

    小公主睁大眼睛,娇声道:“拜托了,就一会儿。”

    姬璇点了点头。

    小公主又道:“姐姐,你出去。”

    姬璇宠溺地看着小公主,然后走了出去。

    这个几乎无尘的房间里面,就剩下小公主和沈浪两个人。

    “沈浪哥哥,是我姐姐更美,还是你娘子更美?”小公主问道。

    沈浪道:“我娘子。”

    平心而论,姬璇,宁寒和蜕变后的金木兰,在容貌上是一样的,都算是的上是天下之巅峰。

    小公主又道:“对了,你怎么不写书了?”

    沈浪道:“比较忙,没有时间写书了。”

    小公主道:“你写的所有书我都看过,最喜欢的就是《西游记》,我还经常和奶奶讲这个故事呢。”

    接下来,其实都是小公主一个人在说话。

    她确实被保护得很好,心灵无比的美好。

    每一句话都带着善良、天真、但是又有一些悲观。

    当然,这是非常潜意识的。

    事实上单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每一句都很阳光美好。

    但是又有一种,把每一天都当成末日来过的感觉,随时都可能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

    沈浪也才知道,这位小公主才是真正的金屋藏娇。

    她从出生下来就不能到外面的世界,别说到皇宫之外了,甚至都不能在院子呆得太久。

    她的身体太脆弱了,皇帝专门在皇宫内为了建造了三座宫殿。

    而且由几个超脱势力联合建造,确保宫殿之内保持近乎无尘无菌的状态。

    所以她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屋子内,甚至都不能晒太阳过久。

    皇帝和皇后不能经常陪着她,唯有奶奶时时刻刻都陪伴着她。

    这真是一颗脆弱的明珠,稍稍不小心就会碎裂。

    两年前,这位小公主变得更加虚弱了。

    皇帝不忍心她每天都关在屋子内,所以给她制造了一座移动的小宫殿,有一百多人抬着出来。

    如此,她才第一次走出了皇宫。

    真是一个让人心疼呵护的女孩。

    “仇妖儿,我姐姐姬璇,宁寒这三个女人,你觉得哪个最厉害?”小公主问道。

    她问出的问题,都是天马行空,千奇百怪的。

    沈浪想了一会儿,笑道:“你觉得呢?”

    小公主道:“我觉得仇妖儿最厉害,她在海外打下了好大一片国土,解放了无数人。无数的奴隶不仅仅喊她女王,而且都喊她母亲。”

    沈浪道:“她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但还是会被羁绊。”

    小公主道:“我姐姐武功很厉害的,但是她说现在仇妖儿的武功最强,超过了她和宁寒,这两年仇妖儿变得非常非常厉害。”

    接着,小公主又问道:“沈浪哥哥,你觉得李千秋和我姐姐谁厉害?”

    沈浪一愕,这我哪知道啊?

    小公主道:“我觉得我姐姐更厉害。”

    你可爱,你说得都对。

    小公主又道:“对了,你知道雪隐姑姑去哪里了吗?”

    沈浪这才记起来,雪隐和大炎帝国皇室也有关系,一开始甚至是大炎帝国派去姜离身边卧底的。

    沈浪道:“怎么聊到雪隐了?”

    小公主道:“几年前她和我姐姐打过,她输了。”

    几年前就打过?而且还输了?

    那姬璇公主确实厉害,几年前她只是二十岁出头而已,如今更厉害了。

    小公主道:“本来她们还要打架的,结果雪隐姑姑去了西边,好久都没有下落了。”

    去了西边?去哪里了?

    小公主道:“沈浪哥哥,你的《西游记》里面有好多有趣的地方,这个海,那个洲,那个山的,可惜我每天都要关在房子里面,这次是我走得最远的一次了。你说海外的世界,是不是都像你书中的那样好玩稀奇啊?”

    沈浪道:“我也没有去过,我不知道的。”

    “那你去啊……”小公主瞪大眼眸,天真而又认真道:“沈浪哥哥,那你去海外啊,然后写成书给我看,你还是写书比较好。”

    沈浪道:“写书没有前途的。”

    小公主道:“谁说的?一千年之后,九成以上的皇帝都会被人忘记。但如果你写好了一本书,就算一千年,两千年之后,人家都会记住你。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写书比较有前途,做其他的没前途的。”

    沈浪更是忍不住一笑。

    “说好了啊,你要继续写书,走的远远的,看新的世界,然后写下来给我看。”小公主道。

    沈浪道:“如果我走得远远的,那我写的书你也看不到了。”

    小公主道:“只要你写得足够好,字自己就会漂洋过海。就算我不在了,你也可以烧给我看啊!”

    沈浪沉默。

    姬璇走了进来,朝着小公主道:“好了,小丫头,你该休息了。”

    沈浪道:“小公主再见。”

    “沈浪哥哥再见。”小公主朝着沈浪挥了挥手。

    “沈浪哥哥,记得我的话啊,去远方看神奇的世界,写下来给我看。”

    ……………………

    沈浪回到自己的住处,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睡觉。

    脑子里面浮现出小公主的面孔。

    她天真无暇的眼睛,美好阳光却充满悲观的言语。

    甚至沈浪现在耳边都仿佛在回荡着她的话。

    “去远方看神奇的世界,写下来给我看。”

    真是可爱,可怜的小公主。

    ………………

    次日!

    皇帝陛下的钦差再一次出现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你立功了。你给小公主的药,非常有奇效。”

    沈浪一笑。

    钦差大臣道:“姬璇公主让我转告你,皇室会记住你这个人情的。”

    “不必。”

    钦差大臣道:“你恐怕不知道这个人情的份量。”

    接着钦差大臣道:“你还需要在这里呆几天,等彻底验证这药物的效果,我们再送您离开,好吗?”

    沈浪道:“好。”

    ………………

    楚王大营内!

    一队大炎帝国的骑兵飞快驰骋而入,然后交给了帝国廉亲王一封密信。

    看完密信后,廉亲王目光有些复杂。

    “去把人叫来吧。”

    片刻后,新楚王,宁岐,楚国太师李玄奇,楚衽,楚国大臣等十几人全部到场。

    帝国廉亲王道:“先楚王被谋杀,天下震惊,皇帝陛下也非常关切,所以第一时间派遣了两支钦差队伍,彻查此案。”

    “经过了十天的调查,询问了上百个人证,查验了几百份证物,如今基本上已经真相大白了。”

    廉亲王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耳朵竖起。

    真相是没有人在乎了,因为都知道真相。

    但是帝国调查的最后结果,却非常关键,完全代表了帝国的态度。

    究竟是让宁岐背锅,还是让沈浪背锅?

    “先楚王被谋杀一事和宁岐无关,和沈浪、宁政也无关。”

    “谋杀先楚王之凶手是颜妃、颜良、先楚王的第七子楚衽。”

    这话一出,先楚王的第七子楚衽不由得一颤,如同雷击一般。

    我……我……

    这关我什么事啊?

    怎么最后凶手成为我了啊?

    除了被沈浪逼着来送信之外,我楚衽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啊。

    帝国廉亲王道:“颜妃和楚衽有私情,而且已经被暴露,为了保住性命,两人合伙谋杀了先楚王,所用的毒药便是浮屠山的暗香。”

    一个浮屠山的高层出列道:“我们经过检查,楚衽送给先楚王的密信上,确实涂有暗香剧毒。我们立刻检查了库存,发现确实少了一份暗香。很显然浮屠山内有人将暗香剧毒私自外售,虽然此事屡禁不绝,但楚王之死我们浮屠山也要背负不可推脱的责任。山长已经下令彻查到底,紧抓源头,不管牵涉到谁,不管他的地位有多高,该罢免的罢免,该杀的杀。务必不要让此类悲剧再一次发生,我浮屠山超脱于世俗,绝对不会以任何形式干涉世俗王国的内政。”

    然后,这位浮屠山的高层道:“楚王,接下来我们会将十五名涉案人员交给你处置。”

    新楚王没有说话,只是拱了拱手。

    此时楚衽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尖声喊道:“不是我,我没有杀父王,是沈浪,是沈浪杀的啊,不关我的事情啊。”

    帝国廉亲王寒声道:“到了此时,还敢狡辩,带颜良。”

    大太监颜良走了进来。

    再一次从头到尾招供了。

    包括楚衽和颜妃如何私通,在哪里偷/情。

    还有两个人护送的定情信物,颜妃为楚衽织的衣衫,楚衽为颜妃写的诗等等。

    完全铁证如山。

    “楚衽殿下,为了见证你和颜妃之前的私情,你还在大腿/内侧刺了一个字,殊!这便是颜妃的闺名。”颜良继续招供。

    楚衽高呼道:“没有,没有。”

    二话不说,楚衽直接扒下了自己的裤子,朝着众人高呼道:“你们看看,我腿上根本就没有刺什么殊字。”

    大太监颜良上前,在楚衽的大腿/内侧一拍。

    “啪!”

    一个字出现了,果然是殊字。

    而且这字迹分明就是颜妃的手笔。

    楚衽完全惊呆了。

    我,我日啊!

    这个世界是见鬼了吗?

    沈浪给他服用了某种毒药,他都已经开始烂鸟了,但后来又莫名其妙好了。

    还有腿上的这个殊字,是什么时候刺上去的啊?

    他完全没有印象啊。

    他什么时候和颜妃有私情了?

    当然颜妃太美,不可否认他是有些蠢蠢欲动。

    但是颜妃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啊,甚至颜妃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宫殿。

    但是这一切证据确凿,楚衽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是不是真的和颜妃有什么私情。

    “我没有谋杀父王,我没有,我没有……”

    “我就算是一个禽兽,一个疯子,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谋杀父王啊,我为什么啊?”

    楚衽嚎啕大哭。

    帝国的一个官员寒声道:“那为何先楚王接过你的密信之后,直接暴毙?”

    楚衽道:“是沈浪?密信是她交给我的,是母后亲自写的。”

    帝国官员道:“我们还有一支钦差队伍去楚王都查案,楚王后说得清清楚楚,她压根就没有写什么密信给先楚王。颜妃和你的私情被暴露,所以选择自杀。”

    楚衽道:“没有,没有,是沈浪亲自见的我,而且还给了我两封密信,让我用最快速度赶来见父王,并且把密信交给父王。”

    帝国官员道:“沈浪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借着楚国援军攻打楚王都的时候,在枢密使连镜的帮助下逃出了楚王都,这里有连镜的供述。”

    楚衽顿时感觉到无边无尽的黑暗朝着他汹涌而来。

    这个世界实在太荒谬了,太黑暗了。

    “我没有,我没有……”楚衽直接跪倒新楚王的面前叩首道:“大哥,我真的没有谋杀父王啊,我真的没有。”

    新王内心叹息。

    这个弟弟是个草包,甚至还暗藏不可告人的野心。

    那第一封密信,也就是说太子勾结颜妃,要谋害先楚王的那一封,楚衽完全不必拿出来的。

    但是新楚王被宁岐俘虏的时候,楚衽觉得王位向他招手,竟然把这封密信拿出来的。

    太师李玄奇直接把密信骗了过去,然后一把火烧了,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尽管这个弟弟对他包藏祸心,但新楚王还是觉得不忍。

    不是因为怜悯这个弟弟,而是因为内心的愤怒。

    帝国竟然给的是这么一个答案。

    先王死了不说,还要在舆论上戴一顶绿帽子。

    这件事情传出之后,天下诸人如何看先楚王?

    一个被儿子谋杀,并且戴了绿帽子的可怜虫。

    死了还要朝楚王身上泼一盆脏水?

    但他必须咬牙承受。

    “大哥,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啊……”楚衽一边大哭,一边磕头。

    新楚王颤抖道:“七弟啊,我原本以为你只是贪玩,没有想到竟然做出如此之事,简直丧心病狂。来人啊,将楚衽关押起来,等待母后处置。”

    他虽然是新楚王,但也不愿意杀弟,所以交给太后处置。

    在一阵凄厉大哭声中,楚衽被拖走,彻底关押起来。

    帝国廉亲王道:“楚王,对于这个调查结果,你是否认可?”

    “小王认可!”新楚王道。

    帝国廉亲王道:“那么就在签字吧。”

    楚王手一抖,但立刻安静了下来,在这封调查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盖上了自己的大印。

    接下来,是宁岐签字。

    最后是帝国廉亲王千字,盖上大印。

    如此,这件案子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不管外界再如何质疑,这就是唯一的真相。

    接下来会杀一批人。

    颜妃的家族,会被满门诛杀。

    浮屠山也会杀十几个人。

    楚衽再一死,这件案子就算是彻底了解了。

    帝国廉亲王道:“既然案子已经大白,我那就返回炎京,回禀陛下了。”

    新楚王躬身道:“恭送廉亲王!”

    接着,他朝着炎京的方向三叩九拜:“臣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帝国廉亲王离开!

    ………………

    楚王大营的密室内。

    楚衽哭了又睡,睡了又哭,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

    茶饭不思。

    外面门又打开了。

    “我不吃,我不吃,滚出去!”

    抬头一看,发现进来的是新楚王,他手中端着酒菜。

    于是,楚衽又跪下嚎啕大哭道:“哥哥,我真的没有杀父王,我真的没有我。”

    新楚王将酒菜整整齐齐摆在桌面上。

    “七弟,我知道你没有杀,你一切都不知情,你和颜妃也没有任何私情。”

    楚衽一听,顿时大喜过望道:“哥哥,陛下,你救救我,救救我!”

    新楚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喝酒,七弟。”然后他先一饮而尽。

    楚衽颤抖着喝了一杯酒。

    新楚王道:“七弟,你知道真正杀死父王的凶手是谁吗?”

    楚衽道:“沈浪。”

    新楚王道:“他只是恰逢其会,真正杀死父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皇帝陛下,颜妃是浮屠山埋伏在父王身边的间谍。”

    这话一出,楚衽顿时呆了,吓得浑身哆嗦。

    “他不但杀了父王,还在他的尸体上践踏了几脚,把父子相残的污名泼在了我楚氏王族的头上。”新楚王目含热泪道:“不仅如此,还要给父王戴一顶绿帽子,这是我们楚国的奇耻大辱,也是我的奇耻大辱。”

    楚衽颤抖道:“大哥,这……这世界竟然如此黑暗吗?”

    新楚王道:“这个世界要变了,那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已经要只手遮天了。他明明知道不杀宁岐,天下诸王人人自危,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帝国的风向已经变了!等着吧,梁国公很快就要封王了。”

    姜离覆灭之后,梁国复国,但只是公国,而不是王国。

    但一直以来,梁国算是大炎帝国的彻底忠狗了。

    帝国做什么,梁国就做什么。

    帝国新政,梁国也新政。

    帝国撤销尚书台,新建内阁,梁国也新建内阁。

    而且梁国的国君已经正式上奏,自称才浅得薄,请帝国内阁派人指导梁国内阁的建立。

    这等摇尾乞怜,就差直接对皇帝陛下说,您赶紧给我们派一个宰相吧。

    为了奖励梁国,皇帝陛下很有可能会给梁国公封王了。

    “这对我楚国是莫大的耻辱,但……我还不得不吞下去。”新楚王道:“我甚至不能用忍辱负重来形容,为了祖宗基业,我楚国必须时时刻刻和皇帝陛下保持一致。”

    然后,新楚王掏出了一个瓶子,里面是剧毒,直接倒入楚衽的酒杯之内。

    “七弟,哥哥送你一程,这样能够留一个全尸,而且也能保住你的家人。”

    楚衽大哭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整个人颓倒在地,全身都瘫软无力。

    新楚王上前,掰开楚衽的下巴,将毒酒倒入他的嘴里。

    片刻后!

    楚衽七窍流血而死。

    次日,楚王大营发丧。

    先王第七子楚衽,自杀身亡!

    ………………

    次日!

    楚国和越国,正式签订了停战协定。

    楚国答应退兵,并且将两国的边境恢复到之前的划定。

    楚国愿意退出之前占领的所有越国土地。

    至少停战协定是这样写的。

    但是只要细究之后就会发现,恢复到之前的边境线划定,是直接恢复到二十五年前。

    也就是说楚国的边境线,会朝着越国前进近二百里。

    这意味着楚国割让了差不多一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如此一来,新楚王对楚国万民有个交代。

    而越国这边,向天下公布的时候,一定会重重渲染楚国退兵,退出所有侵占的城郡,一定不会说割让了多少土地。

    反正这个人世界的地图很模糊,一点都不精致。

    一看看去,越国的疆域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原有的郡,城都依旧在,没有丢失一个。

    总之,楚国会先国内万民宣布,获得了巨大胜利。

    越国也会向国内万民宣布,获得巨大胜利。

    ………………

    “宁岐,恭喜你赌对了。”新楚王道:“如今你已经获得帝心,太子之位,十拿九稳了。”

    宁岐躬身道:“多谢王兄成全。”

    然后宁岐道:“王兄,宁政那边就交给你了。”

    新楚王道:“王都被占领,我这个新楚王颜面何存?自然拼死一战,将宁政碎尸万段,才能一雪国耻。所以,我不会让宁政回去的。”

    宁岐躬身道:“有劳王兄了。”

    新楚王道:“宁岐贤弟,记住你的话,抱团取暖,共同进退!”

    宁岐伸出手道:“抱团取暖,共同进退!”

    ………………

    次日!

    新楚王下旨,大军回师,夺回王都,斩杀宁政,一雪国耻。

    然后他为先楚王披头戴孝,咬破手指在白布上写着雪耻二字。

    楚国近二十万大军,全部咬破自己手指,在白布上写着雪耻二字,然后扎在额头之上。

    万军一片雪白。

    “雪耻,雪耻!”

    “夺回王都,斩杀宁政。”

    新楚王和太师李玄奇二人,亲自抬起了先楚王的灵柩,高呼:“父王,还家了,还家了!”

    他的声音,如同杜鹃泣血。

    然后,他率领二十万悲哀之师,浩浩荡荡,返回楚王都!

    ………………

    沈浪在大炎帝国的行宫又呆了七天时间。

    当然,这七天时间内,他每天都呆在自己的房间内,再也没有见过小公主。

    忽然有一天起来!

    整个行宫空了,小公主走了,上万大军走了,无数的宫女和太监都走了。

    帝国钦差再一次出现在沈浪面前。

    “沈公子,您要去哪里,我们送您回去!”

    沈浪道:“回楚王都。”

    帝国钦差道:“您确定要回楚王都吗?新梁王率领二十万哀军,正杀向楚王都,要一雪国耻,斩杀宁政,你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找死吗?”

    沈浪一笑道:“万一打不过,我会跑的。”

    帝国钦差道:“帝国可以派出使团进行调解的。”

    沈浪道:“若有需要,一定请公爵大人帮忙。”

    帝国钦差道:“沈公子不必客气,我们是朋友。”

    一个时辰后!

    几百名大炎帝国骑士,护送着沈浪离开了行宫,一路南下,返回楚王都!

    然而,仅仅只护送不到一百里,金木兰率领着五百名涅槃军接管了沈浪的防御。

    大炎帝国骑士离去。

    沈浪在木兰和李千秋的护送下,返回楚王都。

    ………………

    新楚王的二十万大军,行军速度很快。

    一个月时间就行军两千多里,此时距离楚王都仅仅只有几百里了。

    距离王都越来越近,楚国二十万大军杀气越来越浓。

    他们要把最近遭受的耻辱,还有先王暴毙的仇恨,全部倾泻在宁政率领的越军头上。

    之前七八万二线军队打不过你九千人。

    现在我二十万大军打你九千多人,总能够赢了吧。

    如同潮水一般,也能把你淹没了。

    而且这里是楚王都,你们区区九千多越军是非法占领者,只要新王一到,国都内的无数英雄就会汹涌而起,和新楚王大军里应外合,将你宁政和沈浪的军队斩尽杀绝。

    所以,随着楚王大军距离王都越来越近。

    所有人都在等着,宁政会不会退兵?

    退兵才是英明之举,否则只能全军覆灭,横死他乡。

    而且这个天大的捷报已经传遍整个越国,足够辉煌奇迹了。

    现在你宁政退兵,保证没有任何人说三道四。

    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次国运之战,越国已经赢了。

    然而,宁政竟然没有丝毫退兵之意,依旧占据楚王都。

    所有人震惊,宁政你是疯了不成?

    这是找死吗?

    而且还带着九千多人一起找死?

    你还不赶紧回越国夺太子之位?在楚王都耗什么啊?

    你再不回去的话,难道不担心太子之位会被宁岐夺走吗?

    他也是带着辉煌大胜返回国都的。

    而且皇帝陛下的意思非常明显,支持宁岐继承越王之位。

    你宁政不回去夺嫡,却留在楚王都等死?

    是该说你耿直,还是说你愚蠢呢?

    二十万大军啊,你九千人就算在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

    在楚王都战败了,死无葬身之地。

    越国内太子之位被宁岐夺走,你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

    楚国大军距离王都越来越近。

    宁政九千多军队,依旧没有撤离逃走的意思。

    楚国大军的杀气,一日比一日浓烈。

    新楚王每日晚上都陪同父王的灵柩,不时发出凄厉哭声。

    每一日晚上都要在先楚王的灵柩面前舞剑,每一日晚上都要磕头出血,发誓报仇雪恨,夺回王都。

    所有人都看到了新楚王的意志。

    真正的杀气冲天。

    甚至整个楚军用来射箭的标靶,都换成了沈浪和宁政的头像。

    每一日都被狂射几万箭。

    新楚王每到一地,都会用鲜血写下两个人的名字。

    宁政,沈浪。

    这是他最大的仇人。

    沈浪习惯把仇人的名字写在墙壁上。

    新楚王也这么做了。

    而且他不仅用鲜血写,还用剑刻出两个人的名字。

    内心的仇恨,天地可鉴。

    ………………

    这一天晚上!

    新楚王又在父王的灵柩面前嚎哭,接着又一阵狂舞剑。

    “杀,杀,杀。”

    “夺回王都。”

    “将沈浪和宁政,碎尸万段!”

    这个停放灵柩的房间墙壁上,密密麻麻用剑刻满了宁政和沈浪的名字。

    杀,杀,杀!

    这个房间内,只有新楚王一人。

    因为每天晚上,他都会将所有人驱逐得远远的。

    他要一个人陪着父王。

    就在他舞剑完毕,再一次高呼报仇,再一次大哭的时候。

    一个人影飘了进来。

    太师李玄奇。

    “陛下,他来了,约您在三十里外的感恩亭见面!”

    新楚王点了点头。

    然后,沿着地下密道离开了这座房子。

    但是他走了之后,停放先王灵柩的房间内,依旧传来了嚎啕大哭。

    这哭声感人肺腑。

    无数将士听闻,纷纷落泪。

    大王之孝,真是感天动地!

    整整一个多月了,每日晚上都要对着先王灵柩大哭。

    一个多月内,已经呕血三次。

    幸好,大王斗志越来越强,精神也越来越振奋。

    每天铭刻沈浪和宁政名字才次数越来越多。

    生死大仇!

    ………………

    三十里外,感恩亭。

    此时半夜时分。整座山都空无一人。

    在李玄奇的陪同下,新楚王爬上了山,来到感恩亭之外。

    亭子外面站着一个人,剑王李千秋。

    新楚进入亭子内,太师李玄奇留在外面。

    此时亭子里面坐着一个人。

    竟然是……沈浪!

    那个被楚王铭刻在墙上无数次的大仇人,新楚王口口声声要碎尸万段的沈浪。

    “浪,拜见楚王陛下!”

    ………………

    注:两更一万六!本月最后一天,月票千万莫浪费,糕点竭尽全力,感恩戴德!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