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近的越国民众,实在是被刺激得有点狠。

    之前因为太子投降,二十几万大军覆灭,天南行省沦陷,天北行省岌岌可危,天西行省沦陷几郡,真的是一副亡国景象。

    哪怕再乐观之人都要绝望了。

    所以整个国都陷入了一种末日狂欢。

    醉生梦死,就等着国家灭亡那一刻的到来。

    然而没有想到。

    一个多月之前,忽然局面逆转。

    矜君退兵了,吴王也退兵了。

    听到这两个消息之后,国都万民依旧不敢欢喜。

    因为这两个胜利都是外交胜利,不扎实。

    而且楚国的三十几万大军就在天西行省,正在围攻镇西城。

    一旦天西行省沦陷,那越国依旧难以摆脱厄运。

    紧接着,一个离奇的消息传了过来。

    宁政和沈浪率领一万大军,翻越大雪山,跋涉几千里,突袭楚国王都。

    仅仅不到一日时间,就拿下了楚王都。

    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人本能都觉得荒谬。

    怎么可能啊?

    牛皮吹上天了,白日做梦。

    有史以来,压根就没有军队能够翻越那座千里大雪山。

    而且楚国王都乃是天下坚城,没有个二十万大军根本连攻城的勇气都没有。

    楚王都就算守军再少也有好几万吧。

    紧接着,消息传来得越来越多,越来越荒谬震撼了。

    什么宁政和沈浪烧了楚王宫,俘虏了楚国王后,王妃等人。

    不仅如此,还凭借几千军队击退了楚国的七八万援军。

    总之消息一个比一个离奇,哪怕是话本中也不敢这么写,就看到天上无数牛在飞。

    然而……

    真的毕竟是真的。

    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具体,越来越详实。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之后,真正的实锤来了。

    楚王听闻噩耗之后,吐血昏厥。

    然后越王宁元宪正式昭告天下,庆祝宁政和沈浪获得史诗般大捷。

    接着是尚书台和枢密院,用非常官方的口气向整个越国所有郡城发布了塘报。

    宁政殿下率领一万大军,远征楚国王都,大获全胜,正式占领楚国都城,并且俘虏楚国王后,颜妃等王族成员一共五十七人。

    这下子,越国万民才敢相信这个惊天的捷报。

    然后……

    彻底陷入了沸腾。

    这真是前所未有之胜利,前所未有之奇迹。

    凭着一万人直接攻陷了敌国的王都。

    这个大捷,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因为这一场胜利,越王宁元宪亲自率领群臣前往越国王陵祭拜,感谢宁氏王族列祖列宗的庇佑,才使得宁政获得如此史诗般大捷。

    这一次祭拜先祖,除了武百官之外,还有几千民众。

    之后越王宁元宪下旨大赦,并且给国都所有六十岁以上老人送去粮食和肉。

    整整几天的与民同乐。

    宁元宪作为国君,想尽办法将这场胜利烘托到了极致。

    宁政和沈浪虽然远在楚国王都。

    但是越国从南到北,都彻底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之前亡国的阴霾,彻底消散。

    宁政之名在天下万民中瞬间高涨,直接成为了力挽狂澜,扭转乾坤之英雄。

    之前他背负的骂名,也瞬间消散。

    万人称颂。

    不仅仅是普通百姓,就连许多读书人心中也不由得涌起一阵念头。

    宁政殿下继承王位,或许也不错。

    甚至不仅仅是部分读书人,就连一些普通的官员也渐渐转变了观念。

    当然了,越国朝堂武高官依旧是支持宁岐的,因为他们的利益已经绑定了。

    但是还有许多中低层官员,他们还接触不到祝氏,也接触不到种氏家族,他们是凭借本心的。

    利益足够让人眼瞎心盲,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成为利益者的。

    绝对许多中低层的官员来说,宁政上位和宁岐上位,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所以一切都和沈浪想象中的一样。

    远征楚王都胜利给宁政夺嫡带来了惊人的效应。

    ………………

    同样,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国君宁元宪得到这个捷报的狂喜。

    他简直比任何人都要激动,都要不敢置信。

    当然,还有心疼。

    这件前无古人的奇迹,竟然真的让沈浪和宁政完成了。

    所以得到捷报之后,宁元宪动用了一切力量去宣传这次胜利,又是祭祀祖先,又是与民同乐。

    甚至派遣骑兵将这份捷报传到越国的每一个角落。

    一切都是为了宁政上位做铺垫吹风。

    当然朝堂上除了少数几个人,武百官对宁政的态度依旧冷淡。

    但是在这场伟大胜利的面前,任何官员都不敢出来泼冷水。

    ………………

    宁政和沈浪的捷报刚刚传遍越国各地。

    很快,另外一个惊天的战报又穿了过来。

    楚王暴毙!

    三王子宁岐俘虏楚国太子。

    楚国太子登基为王并且和宁岐王子签订了停战协定。

    三王子宁岐涉嫌谋杀楚王,只身进入楚军大营,等候彻查。

    刹那间。

    整个越国再一次陷入了沸腾。

    在他们看来,这又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楚王死了。

    对于朝堂来说,楚王暴毙这件事情并不光彩。

    但老百姓可不管这么多。

    管你楚王是在战场上当众被射杀的,还是被暗杀的。

    总之,楚王这个大敌人就是死了。

    三王子宁岐牛逼。

    无数万民歌颂完了宁政,又歌颂宁岐。

    又或者两个人一起歌颂。

    然而对这一场大捷,整个越国朝堂同样是寂静。

    不管是尚书台,还是枢密院都没有人歌颂宁岐的功绩。

    因为这件事情太大了。

    在大炎帝国的规矩下,暗杀楚王可是天大的罪名。

    在事情没有定性之前,所有的高官都不会表态。

    哪怕宁岐在这一战的表现确实了不起,哪怕他们都支持宁岐。

    ………………

    宁元宪收到镇西城详细战报后,再一次陷入了震撼之中。

    甚至彻底对宁岐刮目相看。

    之前他对宁岐非常失望,这个儿子竟然私自和大炎帝国签下密约,私自勾结隐元会,私自和矜君谈判要割让整个天南行省,天北行省六郡。

    他觉得宁岐没有骨气,空有政治手腕。

    然而这一战。

    宁岐的血气,展露无遗。

    何止是出色?

    简直就是奇迹。

    当宁岐还没有射箭,楚王已经倒下的时候,宁元宪完全可以想象宁岐会是何等的绝望。

    楚太子冲向宁岐的时候。

    宁岐退缩,一人冲向楚太子几千骑兵。

    这是何等勇敢?何等壮烈?

    楚王被谋杀,楚太子表现完美,哀兵必胜。

    在那一瞬间,整个镇西城战场是最危险的时刻,随时可能崩溃。

    一旦镇西城沦陷,整个天西行省沦陷,新楚王就会直接杀到越国都城之下。

    为了报仇,新楚王可以名正言顺灭掉天越城,焚烧越王宫,逼死他宁元宪。

    完全是宁岐力挽狂澜,俘虏了楚国太子。

    这才挽救了镇西城,挽救了天西行省,甚至挽救了越国。

    宁元宪一遍又一遍看了战报,每一次都热血沸腾。

    他何德何能?

    竟然有两个如此出色的儿子?

    然后,他稍稍陷入了纠结。

    宁岐继位,或许也不错?

    单纯个人能力上,宁岐仿佛比宁政更加出色。

    而且,宁岐继位毫无障碍。

    祝氏、种氏都只会鼓掌欢呼。

    反而想要让宁政继位,会有天大的波澜,甚至是危机。

    不过,若是宁岐继位的话,越国会不会落入大炎帝国手中?朝政会不会被祝氏掌握?

    思考了一阵后。

    宁元宪发现,宁岐继位的话,凭借他的手腕,能够镇住祝氏和种氏。

    甚至大炎帝国吞并天下的时候,宁岐懂得妥协和权衡,更加能够保住宁氏王族的基业。

    若宁政继位,大概是宁死不屈的。

    但是宁岐一旦上位,那宁政、沈浪便死无葬身之地了。这是一个冷酷的雄主,绝对容不下宁政和沈浪的。

    宁岐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凡是喜欢用政治手腕,非要逼到绝境处,才能豁出性命,豁出所有。

    如此一来,越国的隐患就解决得不彻底。

    反观宁政,坚毅不拔,凡事挑最难的做,一定要彻底解决问题。

    看起来笨拙,但实际上才能一劳永逸,一洗越国之前的污浊。

    思来想去。

    宁元宪还是觉得,宁政更适合做越国的君王。

    宁岐还是太聪明了,不像宁政这般笨直。

    但宁政上位,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未来大炎帝国吞并天下的时候,宁政统率下的越国很有可能成为出头鸟,成为大炎帝国第一个吞并的对象。

    他太不狡猾,太宁折不屈了。

    世上真是没有两全之事。

    但宁元宪还是更加偏向于宁政。

    真是有些头疼,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出色的继承人。

    但是……

    当宁岐只身入楚营的时候。

    越王宁元宪心中稍稍有些失望。

    然后,出于舔犊之情,他下旨三王子宁岐返回国都。

    这一是为了保护宁岐,二是为了逼迫宁岐表态。

    你是我宁元宪的儿子,和大炎帝国皇帝站得这么近做什么?

    所以你宁岐若是听从我的旨意返回国都,代表你和我还是同一条心的,我还愿意给你机会。

    但你坚持留在楚王营中,那就代表着你迫不及待要为皇帝背黑锅,

    而且,在你宁岐的心中,我这个父亲的分量还远远比不上皇帝。

    若你宁岐回王都。

    那谋杀楚王之事,我宁元宪可以亲自去炎京和皇帝谈。

    ………………

    宁岐看着手中的旨意发呆。

    一方面他的心有些热。

    因为他的表现终究还是打动了父王。

    宁元宪在旨意中说得清清楚楚,宁岐回天越城,宁元宪北上去炎京。

    作为父亲,他愿意保护宁岐。

    而且父王的话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他愿意重新考察宁岐,愿意重新给他机会,而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完全偏向宁政。

    但心热的同时,宁岐也有些皱眉,甚至反感。

    父王作为一国之君,太意气用事了。

    我宁岐留在楚营才是最好的选择,作为一个君王,你竟然让我在你和皇帝两人之中做选择?

    越国就是因为你这般性情,才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父王你愿意保护我,但是……你有能力保护我吗?

    皇帝陛下不喜欢楚王,他也并不喜欢你越王。

    在皇帝和父王之中,宁岐会毫不犹豫选择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这就是现实。

    但他也头疼,因为一旦拒绝了父王,就等于彻底伤透他的心,彻底将宁元宪给的机会推之门外。

    如此感情用事,真是不配作为君王。

    宁岐愤恨地将宁元宪的旨意拍在桌子上。

    新楚王走了进来,笑道:“贤弟,你若要回天越城,我不拦你,越王给我交代便是。”

    “我怎么可能回去?”宁岐道:“我若回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新楚王道:“我们两人都摊上了一个任性的父王,我的父王是过于贪婪。而你的这个父王,之前尊严上受过伤害,所以拼命想要挽回,拼命想要站直腰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重拾尊严。殊不知矫枉过正,一个君王不配性情化,尤其是一个诸侯王。宁折不弯,不是一个好词。”

    宁岐道:“一个君王,要将国家社稷排在最前面,然后才是自己。强硬是为了国家,妥协也是为了国家,他为何就是不明白?”

    这两个人正在卖力地表演掏心掏肺。

    然后,宁岐亲自书写了一封感人肺腑的奏折。

    但内容只有一个,为了父王,为了越国,他宁岐依旧选择留在楚营,父王的舔犊之情,宁岐粉身碎骨难以报答。

    但不管言语再感人,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宁岐选择了皇帝陛下,而不是他的父亲宁元宪。

    “皇帝陛下的钦差已经南下了!”新楚王道。

    宁岐闭上眼睛:“该来的,总是要来,尽人力,听天命!”

    ………………………………

    楚王都距离炎京更近。

    所以皇帝陛下的钦差大臣,也更早来到了楚国王都。

    这名钦差是一个年轻的顶级贵族,刚刚册封为公爵,带领着一支几十人的队伍。

    来到楚王都之后,他先召见了宁政。

    询问了一些问题。

    然后又召见了楚王后,整整询问了两天。

    接下来,又取走了楚国颜妃的尸体,进行检验。

    整个过程,非常缜密专业。

    完全就是为了谋杀楚王之事而来的,对于宁政攻陷楚王都,甚至焚烧楚王宫一事,只字不提。

    而且任何审问的现场,都有越,楚,大炎帝国三方官员在场。

    每一个细节都问得清清楚楚。

    短短三天时间,这位钦差大人连同手下官员,就召见了几十人,询问了几十人。

    调查了几百份记录。

    不仅如此,每一份调查审问,一字一句都详细记载下来。

    甚至都形成画像。

    几天之间内,光审讯的字记录,就超过了十几万字。

    这种认真调查的态度,简直让所有人都信服了。

    简直就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仿佛是神探在世。

    然而……

    楚王谋杀一案的真相,许多高层早就心知肚明了。

    直接凶手是浮屠山,颜妃,颜良,当然沈浪也脱不了干系。

    但楚王之死,是皇帝陛下的意志。

    所以这些凶手,从某种意义上都是为了皇帝办事。

    那么这一切专业的审查,统统都是假的。

    楚王后知道这一点,枢密使连镜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中都清清楚楚。

    所谓专业的审讯,就是为了编织一个缜密而又完整的谎言。

    七分真,三分假的谎言。

    楚王暴毙,楚王后内心愤怒吗?

    当然愤怒。

    但又能怎么办?

    这是皇帝陛下的默许,莫非你要打脸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那就是取死之道。

    所以,每一个人都配合钦差大臣,查漏补缺。

    整整五天之后,审讯暂时告一段落。

    而这五天时间内,这位皇帝陛下的钦差,没有审问沈浪半句话。

    他甚至连苦头欢和金木兰都询问过了。

    唯独没有问沈浪。

    终于第六天,这位钦差大人召见了沈浪。

    ………………

    “楚国大太监颜良身上的那颗暗香毒弹还没有来得及捏开。”

    “楚王暴毙的原因,是因为手中拿了楚王后的那封密信。那一封密信已经被加工过了,上面有暗香液,直接唤醒了楚王体内的蛊虫。”

    “这封密信是楚王后写的,而且用的也是她平常的香精熏过,闻上去的香味一模一样。但上面的暗香液是你加上去的。”

    “所以,谋杀楚王的直接凶手是你,沈浪!”

    皇帝的钦差开门见山。

    “沈浪,你本来想要借楚王之手灭掉种氏,灭掉宁岐,然后再谋杀楚王。”

    “因为楚国七王子楚衽赶到的时间太晚了,而且再晚一点点的话,宁岐就要上演战场上射杀楚王的惊天大戏,就要立下不世之功。你必须先下手为强,然后把暗杀罪名栽赃到宁岐头上。”

    “楚王看到了这封密信,然后肚中蛊虫发作,然后才会高呼,宁岐勾结浮屠山,谋杀于他。如此一来,宁岐跳进怒江也洗不清了,沈浪你真是好手段!”

    那么,这是事实的真相吗?

    差不多就是了。

    其实这个真相一点都不复杂。

    沈浪听完之后,也没有半分惊讶。

    “沈浪,若是坐实了谋杀楚王的罪名,你几乎便是必死无疑了。”

    沈浪没有说话。

    谋杀楚王,这么天大的事情,沈浪固然是恰逢其会,但也思来想去无数遍了。

    “钦差大人,有话直言。”

    皇帝的钦差道:“第一件事,矜君的沙蛮族境内是不是有一个上古遗迹?在哪里?如何开启?”

    这是什么意思?

    将矜君的上古遗迹告知,换取大炎帝国的赦免吗?

    拜托,真正想要杀死的楚王的人是皇帝陛下。

    我沈浪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沈浪道:“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皇帝的钦差深深望了沈浪一眼。

    “沈浪,炎京有很多人不喜欢你,你在越国还算快活,但你的性命一直游走在一条钢丝之上。”皇帝的钦差道:“你谋杀楚王证据确凿,一旦定死这个罪名,谁也救不了了。”

    沈浪不语。

    皇帝的钦差低下头,拿出了一份资料,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

    “你和仇妖儿有私情对吗?她还为你生下了一个孩子。”皇帝钦差道:“如今她在海外立国了,我们可能需要你写一封信给她,甚至代表大炎帝国去访问她的国家。”

    沈浪摊手道:“钦差大人,您绝对是高看了我在仇妖儿心中的分量了。阴差阳错之下,我和仇妖儿确实有过一夜之欢,而且她还怀孕了。但严格意义来说,我只是被借走了一个种子而已,我在她心目中就是一个路人甲。”

    然后,沈浪道:“仇妖儿的海外之国,很强吗?”

    皇帝的钦差没有说话。

    而是继续翻看资料。

    这应该是沈浪的资料,他一边看一边朝着沈浪望来。

    “沈浪,你必须做一些什么。”皇帝钦差道:“一个人若没有价值,而且不讨人喜欢的话,那基本上就要死了。你这也不做那也不做,不行的!”

    “炎京很多人不喜欢,浮屠山,天涯海阁,诛天阁也有很多人不喜欢你。”

    “所以沈浪,为了你自己,你必须做一些什么?”

    “前面两件事情,选择一件。”皇帝的钦差道:“要么带领帝国使团出海,访问仇妖儿的国度。要么告诉我们,矜君的上古遗迹在哪里,如何开启?”

    沈浪道:“抱歉,我真的无能为力。”

    钦差大臣眼睛眯起。

    “沈浪,一定要这样吗?”钦差大臣道:“我这有两份案卷,一份你有罪,一份你无罪,选择一个。”

    钦差大臣给沈浪下了最后的通牒。

    沈浪道:“钦差大臣和云梦泽熟悉吗?”

    年轻的钦差大臣道:“炎京内谁和谁都熟,但没用的,云梦泽的分量太轻,他救不了你的。”

    沈浪忽然道:“我听说,我只是听说啊。炎京内有一个贵人得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症。忽然变得非常消瘦,而且非常容易口渴,每天都要喝下很多东西。而且变得非常乏力,每天有很多尿,现在体重每天都在下降。无数大夫去看过了,甚至天涯海阁和浮屠山的人也去看过了,却完全找不到病因所在。”

    这话一出,皇帝的钦差微微一颤。

    这是一个秘密,但也不是一个秘密。

    沈浪继续道:“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这位贵人可能命不久矣了。”

    钦差大臣冷道:“你敢诅咒?”

    沈浪道:“我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

    钦差大臣闭上眼睛。

    沈浪说的这个人,是皇帝陛下最最宠爱之人。

    不仅仅受到皇帝的宠爱,更加是皇太后的命根子,真的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简直是皇族之中第一受宠之人。原本是一个精致绝伦,聪明绝顶。发病之后身体越来越差,如今差不多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甚至皇族已经准备后事了。

    皇帝,皇后,所有人心痛无比,皇太后以泪洗面。

    发病之后,帝国想尽了一些办法,都没能救得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此人不断消瘦,生机渐渐徐柔弱,走向死亡,真正是痛彻心扉。

    但是,他们也几乎已经放弃希望了。

    没有想到沈浪竟然提了起来。

    皇帝的钦差却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沈浪是一个名医,而且是创造过奇迹的名医。

    某种意义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嚣张地活到现在。

    皇帝的钦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病?”

    沈浪当然知道,这是一型糖尿病。

    病因不明,可能是自身免疫系统缺陷,也有可能是遗传基因问题。

    这种病发作得非常急,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会有性命之危。

    这种病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注射胰岛素。

    胰岛素,听上去非常先进的高科技啊,这个世界不可能会有。

    确实如此。

    人工胰岛素是高科技,甚至涉及到了基因。

    但是猪、牛的胰岛提炼,在年就已经成功了。

    想要得到非常纯净的胰岛素,以这个世界的手段确实比较难。

    那需要用到haks溶液,也被称之为无机盐溶液和平衡盐溶液。需要用到a,k等等多重成分配合而成。

    然后,还需要极细的过滤,大约μ左右,还需要离心管。

    听上去很高端是不是,但整个流程是可以实现的,哪怕以这个世界的配置也能达到。

    提炼出来的猪胰岛应该能够达到救人的水平。

    沈浪道:“这种病叫作糖尿病。”

    皇帝的钦差顿时一皱眉,这个病的名称不够好,会玷污至高无上的皇族。

    但关键不在于这点。

    “你能治好这病?”钦差大臣道。

    “当然!”沈浪道。

    钦差大臣道:“有多快?”

    “立竿见影。”沈浪道:“能够立刻挽救病人的性病,不过速度要快了,此人病症已经非常紧急,若是晚了一些时候,只怕会立刻性命不保。”

    钦差大臣眯着眼睛看沈浪。

    这件事情在计划之外,他的使命非常清楚,逼迫沈浪答应前面两件事。

    但是若能拯救皇帝陛下最宠爱之人,也是大功一件,他的地位也能水涨船高。

    钦差大臣道:“沈浪你可想清楚了,这个病人的身份高贵无比。如果治疗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你立刻就会死的。就算你把矜君的上古遗迹入口告知,也救不了你的命了。”

    沈浪道:“十拿九稳!但已经十万火急了,因为钦差大臣耽误了好几天都没有见我。想要救这个贵人的命,我必须立刻北上,而那个病人也不要耽误,立刻从炎京南下,我们在中途汇合,我立刻施救。”

    钦差大臣闭上眼睛,陷入了抉择。

    这件事情他也是需要负责任的。

    如果沈浪救活了那个贵人,他当然有功劳,而且是大功。

    但如果沈浪没有救活,甚至治疗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他也会承担责任。

    那么对沈浪的要求置之不理?

    那也不行,明明有机会治疗这位贵人,结果却不救?那也是有罪过的。

    所以这位钦差大臣也别无选择了。

    “那就赶紧动身,若是救不了这位顶级贵人,你我一起倒霉!”

    一刻钟后!

    沈浪和这位钦差大人离开了楚国王都,飞快北上!

    ………………

    注:今天依旧近一万六,本月最后两天,兄弟们月票给我吧,泪求了!

    推荐《诸天最强大佬》,主角是个太监哦。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