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元宵节快乐)

    越国都城,一间密室之内。

    “拜见祝相!”

    “种枢密好。”

    这个密室内只有三个人,但全部都是呼风唤雨的巨头。

    越国尚书台宰相祝弘主,越国枢密院副使种鄂,隐元会长老舒伯焘。

    “种枢密,你我一直一来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为何今日要组这个局呢?”祝弘主笑道:“国事繁忙,我们这般缺席不太好。”

    种鄂道:“下官每三天回家沐浴一次,祝相也是如此,宁纲,宁启等人皆是如此。现在正好是你我二人回家沐浴的时刻,不会引起任何怀疑。”

    祝弘主道:“种枢密还真是处心积虑,时间紧迫,有话直接说吧。”

    种鄂道:“祝相,难道您还对宁翼抱有期望吗?此人已经废了,不如退而求其次。”

    祝弘主道:“三王子殿下雄才大略,我祝氏家族是不大敢巴结的。”

    种鄂道:“眼下就两个局面,越国灭亡,或者不亡,祝相您希望见到越国亡国吗?”

    祝弘主道:“越国是我心血所系,我怎么会愿意它灭亡?”

    种鄂道:“这就是了,祝氏家族根深蒂固,权势熏天。但那是炎京一系,祝相这一系恐怕还是和越国共荣辱的吧。未来大炎皇帝陛下要统一天下的时候,祝相还想着能够立下汗马功劳,进而晋升入炎京,一举成为整个东方世界的权臣。”

    祝弘主皱眉,他不喜欢这么说话,太庸俗露骨了。

    什么晋升?什么权臣?

    读书人讲究的是含蓄,不屑于谈权势。

    种鄂继续道:“但眼下越国看上去仿佛是一定要灭亡了,因为我们摊上了一个疯狂而又好赌的君王。”

    祝弘主道:“臣不言君过。”

    种鄂心中冷笑,你祝弘主对付陛下也不是一两次了,现在又在装什么忠君?

    种鄂道:“我这里有一个思路,请种相参考一下。”

    祝弘主道:“请讲。”

    种鄂道:“如今整个越国,剩下两股力量。三殿下集团,祝氏集团,如果我们继续分歧,那独木难支,越国必亡。若我们两家团结一致,那越国局面还有得救。”

    祝弘主闭着眼睛都知道种鄂想要说什么。

    但,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

    种鄂道:“我们现在一要和矜君重新谈判,舍弃整个天南行省换取他的停战。二要和吴王谈判,阻止他大军南下,割让天北行省六郡给他,割让怒潮城和雷洲群岛给他。如此一来,我们越国剩下所有的力量和楚王决战,想要彻底打赢他三十万大军或许很难,但想要守住天西行省,让楚国无功而返还是能够做到的。”

    祝弘主道:“好主意,那你们就这么办吧。”

    种鄂道:“但这个计划缺了祝氏家族不行,需要祝氏和隐元会共同游说帝国内阁和皇帝陛下,然后由大炎帝国向吴国施压,如此计划可成。”

    舒伯焘也算是权势熏天了,他可以利用怒潮城打动隐元会总部。但想要游说帝国内阁和皇帝,那靠着他的力量就不够了吗,需要祝氏家族出力。

    种鄂继续道:“至于矜君那边,就算他维持和楚国,吴国的盟约,最大的成果就是割让整个天南行省。所以我们索性彻底割让给他,如此一来他应该就会满足了,没有理由再大军北伐。”

    祝弘主道:“陛下,只怕不会答应吧。”

    种鄂道:“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我觉得应该社稷为重,君为轻。”

    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但内里的意思却非常可怕。

    这是要直接架空宁元宪,近乎是政变。

    祝弘主往后一躺,进入了思索,没有说话。

    种鄂道:“只要我们双方联手,整个越国应该没有可以抵御我们的力量。”

    祝弘主依旧没有开口。

    种鄂道:“祝相,时间紧迫!只要您一点头,我们的大军就可以准备了。”

    他口中的大军,当然是薛彻的海上舰队,由隐元会出面雇佣,然后挂上吴国的旗帜去攻打怒潮城。

    “怒潮城此时空虚无比,天道会虽然疯狂增兵,但他们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种鄂道:“但每一天的时间都非常宝贵,万万不可拖延。”

    祝弘主依旧没有开口。

    种鄂道:“宁岐殿下登基为王之后,我种氏依旧专注于军事,薛彻依旧专注于情报,尚书台和官依旧属于您祝相的,我们绝不染指,您家依旧是越国人之领袖。”

    祝弘主依旧没有开口。

    种鄂犹豫良久,猛地一咬牙道:“三王子宁岐可以娶祝氏之女,登基之后,我种氏之女和薛氏之女甘愿为妃,种氏之女为王后!”

    祝弘主忽然道:“我家祝红屏还算出息,这次恩科会试高中魁首,你家种师师至今未嫁,不如就嫁给我孙子祝红屏如何?”

    愕?

    种鄂惊诧。

    祝红屏?

    国都第一天才,确实是优秀无比。

    但他娶种师师,不怕被打死吗?

    而且,种氏一直想要把种师师嫁给大炎帝国王族的。

    上一次千方百计还想要和帝国武亲王联姻。

    种氏家族早就看到皇帝统一天下的决心,所以冒着触怒宁元宪的危险,也要未雨绸缪,攀上帝国的关系。

    而现在祝弘主让种师师嫁给祝红屏,这是要断绝种氏攀附帝国王族之路吗?

    种氏家族已经拿不出第二个角色娇娃了啊。

    顿时种鄂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之中。

    祝弘主这个老贼,真是会踩着人的底线啊。

    祝弘主起身道:“看来这件事种枢密还是不能做主,那就作罢了。”

    他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就当老朽今日没有来过。”

    隐元会舒伯焘朝着种鄂狠狠瞪去一眼。

    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

    “行!”种鄂道:“祝相,此事就这么定了。”

    祝弘主重新走了回来,坐下道:“我们今天只是谈了两对孩子的婚事,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谈。”

    种鄂道:“对,我们只是谈婚事,不谈政事。”

    祝弘主道:“那不如就把婚约定下来。”

    种鄂道:“行,就按照祝相的意思办。”

    接下来,在隐元会舒伯焘的见证下,祝弘主和种鄂签了两份婚书。

    三王子宁岐迎娶祝柠为正妻。(原正妻种氏之女,因为无子,下降一级。)

    祝红屏迎娶祝柠为妻。

    这两份婚约的签订,代表着越国两个最大的政治集团正式联手。

    一一武,毫无敌手。

    这个时候,或许应该配上一句旁白。

    历史的车轮往前滚了一步。

    这也代表着祝氏家族正式转变立场,支持三王子宁岐。

    ……………………

    祝弘主刚刚回到家中不久。

    十几名祝氏武士飞奔而出,有的北上,有的南下。

    北上是进入炎京,让祝氏家族总部全力游说帝国内阁,让大炎帝国向吴王施压。

    南下是游说天涯海阁,并且通知祝戎,准备和矜君开启新的谈判。

    上一次的相亲给肥宅金木聪留下了终身难以忘记的伤痕。

    但对于祝柠来说,仅仅只是一次好玩的经历而已,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涟漪。

    她每天依旧宅在家里,研究各式各样的书籍。

    陶醉在知识的海洋中,不可自拔。

    她刚刚研究完沈浪的四色定理,然后叹为观止,却又非常错愕。

    因为发现所谓的四色定理,考验的不是天才智慧,而是海量的计算。

    这几乎算是一种苦力工作。

    有一定的捷径,但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需要几百个算术大师,同时进行无数次运算。

    为何沈浪在短时间内就完成了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她是喜新厌旧的,研究了一个月之后,他就把这个四色定理抛在一边,开始研究矜君。

    这个宅女,真是谁火就研究谁啊。

    最近整个东方王朝,最火的人莫过于矜君。

    她就开始仔细研究矜君的崛起轨迹。

    先大胆假设,然后细致论证。

    矜君如同丧家之犬,只身进入沙蛮族,为何能够在短短两年之内统一整个沙蛮族呢?

    有奇遇,有奇迹!

    那什么是最大的奇遇?

    上古遗迹?

    接着,祝柠就开始研究整个沙蛮族的历史,地理。

    大量地借阅相关的上古典籍。

    结果发现见鬼了,关于沙蛮族地理的典籍,大多都是另外一种字。

    有点像是梵。

    没办法,祝柠又开始学习梵。

    最近她每天都在研究上古典籍,研究沙蛮族的历史,一千年,两千年前,甚至上古历史。

    真正的废寝忘食。

    “丫头,可研究出来了什么东西没有?”祝弘主问道。

    祝柠道:“这沙蛮族的土地在上古世界曾经有一个非常繁荣强大的国度。他们的人种修长,双臂和双腿非常强壮有力,他们的城市建在大树之上,拥有天下最神奇的射手,这个国都的名字叫大蚩帝国。”

    祝弘主一愕,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被这丫头研究出来了不少东西。

    祝柠继续道:“大蚩帝国的疆域曾经非常巨大,相当于十个多越国。”

    十个多越国大小?

    那就是七百万平方公里左右了,确实是一个大国。

    祝弘主道:“那越国的疆土,在上古岂不是也是大蚩帝国的呢?”

    祝柠道:“不,大蚩帝国的疆域都在南边,现在都已经沉入海里了。上古劫难,世界剧变,无数的陆地沉入海中。这件事情在很多上古典籍都有记载,很多海底发现的上古遗迹,也能够证明这一点。”

    祝弘主暂时放下正事,坐下来给孙女倒茶,正式交流起来。

    祝柠道:“爷爷,不久之前,天涯海阁和浮屠山不是在南部海域发现了一个上古遗迹吗?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大蚩帝国的。”

    这种推断非常非常有理有据。

    祝柠继续道:“爷爷您知道什么是上古遗迹吗?”

    祝弘主道:“上古明涅灭,所有的国度都沦为了废墟。但是有一些区域因为特殊缘故,又或者是幸运,相对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祝柠道:“按照我的推断,当年的大蚩帝国如此强大,绝对不仅仅只留下一个上古遗迹,所以我怀疑沙蛮族境内还有一个,这或许就是矜君崛起的真相。”

    她兴致勃勃抬起头,想要和祝弘主继续聊,结果发现爷爷面色凝重。

    “怎么了?爷爷!”

    祝弘主道:“柠儿,上次和金木聪相亲,你有何感想?”

    祝柠道:“没什么感想啊,您不说我都要彻底忘记了。”

    祝弘主道:“我想要让你嫁给宁岐。”

    祝柠一愕,沉默了好一会儿,眼圈内有些湿润。

    “一定要这样吗?”

    祝弘主点头。

    祝柠道:“好,我答应!”

    祝弘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当家族强盛的时候,可以让你自由飞翔。但家族危难的时候,所有人都要朝着一个方向飞。”

    “我懂,爷爷!”祝柠道。

    祝弘主摸了摸孙女的头顶道:“难为你了,孩子!”

    然后他离去,让祝柠独处。

    祝柠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什么相亲三问?

    都是假的,都是虚的。

    金木聪通过了相亲三问,结果还不是被她拒绝。

    三王子宁岐都没有来见过她祝柠,两个人的婚事就已经定下来了。

    这个世界太现实,太不公平了。

    祝柠望着这一书架的书。

    或许这是她最后的快活时光了,接下来她就要准备成为一个王后了。

    原来我祝柠,也是一个俗人!

    她听说金木聪每天都在拼命训练,想要变瘦,想要变帅。

    没有用的金木聪,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个世界还是太过于现实了。

    ……………………

    南瓯国境内!

    登陆之后,木兰带着三千第二涅槃军进入了丛林之内。

    刹那间!

    她竟然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有一种鱼入大海,鸟入山林的感觉。

    这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竟然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自由。

    她对大自然的感知能力,在这里竟然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无数树林在呼吸。

    能够感受到无数的野兽在蛰伏,在蠢蠢欲动。

    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愉悦。

    甚至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走!”

    一声令下。

    三千军队,开始穿越丛林。

    每一个涅槃军的负重都达到四百斤左右,带了五百支箭,上百斤的干粮和药材。

    但就算这样,每个人依旧健步如飞。

    南瓯国的丛林非常茂密,地势极度复杂。

    但……也就那回事。

    换成其他军队,一旦进入这丛林,差不多就算是完了,几乎算是走不出去了,甚至寸步难行。

    但是第二涅槃军之前的行军训练,比这复杂,比这险恶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这个丛林中。

    最危险的是毒虫猛兽,真的不计其数,因为它们才是丛林的主人。

    只有沙蛮族武士,才懂得如何避开。

    还有数不胜数的瘴气。

    什么是瘴气?

    原始丛林中有很多腐烂的树叶,动物尸体等等,而且这里天气又要闷热,这些腐烂的树叶和尸体就会发酵,释放出有毒的气体。

    然而,木兰隔着很远都能嗅到瘴气的味道,然后带领着军队避开。

    更神奇的是毒虫猛兽,这些完全是防不胜防的。

    沙蛮族武士也只能靠各种各样的药物气味,逼退这些玩意。甚至有些时候连沙蛮族武士都会受到毒虫猛兽袭击而出现伤亡。

    然而……

    这些毒虫猛兽发现了第二涅槃军后,准备进行偷袭的。

    但是,它们感应到木兰身上的气息之后,竟然选择了蛰伏和退避。

    就仿佛金木兰才是这个丛林的主宰一般,她才是食物链的顶端。

    呸呸呸。

    木兰女神不吃你们。

    这一场丛林行军,比想象中的更加顺利。

    几乎是畅通无阻,神速飞快,每小时的行军速度达到惊人的九里左右。

    一路上,遇到了几十波沙蛮族武士。

    但是,他们根本来不及回去报信,就被木兰一箭封喉。

    因为木兰在很远就能发现他们,然后隔着二三百米,一箭射去,直接毙命。

    这种感知能力,真是逆天了。

    她登陆的沿岸,距离南瓯都城大约四百里。

    三千涅槃军,不眠不休,两天两夜,就差不都走完了这四百里。

    此时,距离南瓯都城仅仅只有四十里了。

    木兰带着三千涅槃军,在原始丛林中驻扎下来。

    没有扎营,没有生火。

    所有经过的沙蛮族武士,全部被点杀。

    没有引起任何响动。

    不过,木兰走到了偏僻无人的地方,嗅了嗅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最美好的地方。

    没有味道,依旧芳香怡人。

    就算夫君在什么也不会嫌弃,甚至还能下嘴亲。

    木兰宝贝松了一口气。

    血脉蜕变之后,真是神了。

    正常人因为身体新陈代谢的关系,会有污滞随着汗液排出体外,所以只要两三天不洗澡都会有味,尤其是某些潮湿闭闷的地方,简直就没法闻。

    所以徐芊芊的死鱼味,已经成为她这一生的污点,她现在恨不得一天洗三次澡,那次被沈浪打击得太狠了。

    而木兰宝贝血脉蜕变之后,新陈代谢系统仿佛有了变化。就算两三天不沐浴,身体依旧香喷喷的,光洁如玉。

    重新穿上华丽的铠甲,木兰回到军中。

    这三千涅槃军休息两个时辰,天亮之后,立刻全速冲向南瓯国都城,直捣黄龙!

    …………

    矜君走了之后。

    南瓯国都城的最高首领就变成了他的妻子沙曼。

    和矜君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一个小妖精。

    但只要离开了矜君的身边,她就成为了一个冷若冰霜的女首领。

    整个沙蛮族人害怕她,远远超过矜君。

    因为矜君宽宏,你就算言语有些不敬,他听到了也不会在意。

    但是……被王后沙曼听到了你就完了!

    她会活活烧死你。

    整个沙蛮族被她烧死,被她扔下万蛇窟的不下千人。

    矜君统一整个沙蛮族的时候,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抵抗。

    而这些抵抗者,几乎都死无全尸,葬身蛇腹。

    这也几乎都是这位王后沙曼的手臂。

    “妹妹,他对你好吗?”宁萝公主问道。

    “好。”

    宁萝公主道:“他也曾经对我很好,当时我也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直到有一天,我身上莫名其妙地毒发!原来一直一来他用铅茶壶给我煮茶,他用铅锅给我做饭,甚至每一餐,每一茶,都是他亲手给我做的,甚至恨不得亲自喂我。当时的我被他感动得几乎愿意付出一切,结果……他却是为了害我,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毒死我。”

    “嗯!”

    宁萝公主道:“妹妹,矜君现在对你肯定也是一样的好吧。相信我,有朝一日,他会如同对我一样对付你的。因为你现在还有用,但是很快你就会成为他的绊脚石,他重用苏难和南宫傲就是为了平衡沙蛮族,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嗯。”沙曼王后道:“姐姐喝茶。”

    宁萝端过茶,犹豫了片刻。

    沙曼自己先喝了半口,目光露出讽刺。

    你们越国人,心机真多,真是多疑。

    宁萝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面孔,甚至有点妒忌。

    这个女子比她年轻,比她更美。

    喝下茶后,宁萝公主道:“妹妹,我说这些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让你提高警惕,享受幸福的时候,也要懂得保护自己……啊……啊……”

    接着,宁萝公主一声惨叫,痛苦地倒地。

    她整个娇躯在地上拼命地抽搐。

    然后,仿佛有无数的毒蛇再她皮肤表面游动。

    她原本艳丽的面孔,变得狰狞丑陋起来,几乎都变形了。

    这种痛苦,仿佛在地狱之中,根本无法承受。

    王后沙曼拿过一面镜子放在宁萝公主的面前。

    “第一,不许说我夫君坏话,我很爱他。他如果想要我死,说一句就可以了,用不着处心积虑害我。”

    “第二,不要勾引我夫君,临走的时候我夫君说对你有想睡的冲动,这不行。现在你这么丑,她应该没有冲动了。”

    宁萝公主见到镜子里面丑陋的自己,顿时发出一阵阵尖叫。

    ……………………

    矜君带走了八千大军,留在南瓯国都城的沙蛮族武士不足三千人,全部是王后的嫡系。

    大南国王后沙曼,如同往常一样登上城头,俯瞰丛林。

    她其实不喜欢城市,她喜欢丛林,在那里她才能自由自在地奔腾,才能畅快地呼吸。

    同样她也不喜欢和禁军在房子里面亲热,喜欢在野外丛林,湖边,树上。

    她不喜欢权势,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

    但是她丈夫却有高远之志向,她只能牺牲自己的一点点自由。

    忽然……

    她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然后……

    南方的丛林里面,有人冲了出来。

    速度非常快!

    敌袭,敌袭!

    沙曼王后一声高呼,备战!

    然后,南瓯国都城的战鼓响起。

    直属于她的三千沙蛮族武士飞快冲出。

    四千南瓯国仆从军,速度就要慢许多了。

    这座巨大的城池,大南国的临时都城,仅仅只有七千守军。

    这七千人,很快进入了防守位置。

    只不过真的很稀疏。

    沙曼王后等了好一会儿,发现来袭的敌人竟然就没有了。

    就这么点人?

    两千人?三千人?

    疯子吗?

    这么点军队,就敢来攻打南瓯都城?

    当时越国十几万大军都不敢打。

    沙曼王后道:“我的宝贝夫君,不需要你了,我就可以收拾掉这支军队,看来你的算计也有出错的时候啊!”

    “预备!”

    沙曼王后玉手举起。

    木兰率领三千第二涅槃军不断逼近。

    距离南瓯国城墙两千米,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

    “定!”

    顿时,三千第二涅槃军猛地止住冲势,原地列阵。

    动作整齐如一。

    “卸!”

    三千人整整齐齐将箭壶摆在身前,而且是竖立摆放。

    前面放着九壶箭,背后背着一壶,每一壶五十支。

    拿下大弓,检查弓弦,检查滑轮。

    没有问题!

    “起!”

    三千涅槃军,弯弓搭箭,瞄准南瓯城墙之上的敌军。

    木兰望着城墙上的那个女人。

    她就是矜君的妻子?

    竟然长得这么美?小心别让人渣夫君看到,否则只怕又要出轨。

    不过应该不会吧,他很欣赏矜君。

    城头上的沙曼看到了木兰,不由得一愕?

    竟然是一个女人来?

    这个女人是谁?

    沈浪那个人渣的妻子金木兰吗?

    竟然长得这么美?

    身材这么好?

    为何这个世界上人渣的妻子都这么美?

    不过她是疯了吗?竟然带着三千人来攻打南瓯国都城?

    不过这支军队也真是了不起。

    南瓯国境内到处都是丛林,都是毒虫猛兽,出了沙蛮族武士之外应该无人能够穿过。

    而金木兰这支军队竟然可以?

    紧接着,她见到木兰身后的军队竟然开始弯弓搭箭了。

    在这里距离射箭?

    而且从低往高射?

    不过,沙曼王后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她也是看过南宫傲的密信,知道金木兰麾下这支神射手军队尤其厉害。

    隔着三百步都能射到。

    “举盾!”

    随着一声令下。

    南瓯都城上的守军举起了盾牌。

    “放!”

    一声令下!

    三千涅槃军的第一波箭雨,猛地射出!

    “嗖……”

    三千支箭,隔着二百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猛地砸落在城头上。

    “噗噗噗……”

    血花飙射。

    沙蛮族几十名守军倒下毙命。

    剩下大多数箭支,要么射空,要么被盾牌挡住。

    沙蛮族的盾牌也是滕做的,但完全不亚于木头盾牌的坚固。

    二百米的距离,根本射不穿。

    木兰血脉蜕变之后,眼力也增强了许多,哪怕隔得这么远,也看得清清楚楚。

    顿时,她皱了皱眉头。

    对这个战果不满意。

    第一队,前进五十步!

    一千人,迈着整齐的步伐,前进了五十步。

    后面两千人,抱起所有的箭壶,也跟着前进了五十步。

    此时距离城墙只有一百六十米左右。

    这也已经进入了沙蛮族武士的射程了。

    沙曼王后道:“预备,射!”

    几千沙蛮族武士,朝着空中抛射。

    “嗖嗖嗖……”

    几千支箭雨,朝着第二涅槃军砸了过来。

    果然射得很准,这箭雨竟然有一半砸入了军阵之中,有将近二十分之一射中了具体目标。

    但沙蛮族武士的弓基本上都是一石弓,在一百六十米距离内杀伤力已经非常弱。

    第二涅槃军全身都被铠甲包裹,毫发无损。

    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火星四溅。

    “放!”

    随着木兰一声令下。

    第二涅槃军再一次抛射。

    “嗖嗖嗖嗖……”

    这一次,依旧几十人倒下,伤亡数字比第一波箭雨多了三成。

    沙曼王后大惊。

    沈浪这支神射手军队也太厉害了。

    这么远的距离,而且在城墙之上,竟然也如此之准?

    木兰还是不满意!

    “再前进五十步!”

    她在寻找一个平衡点距离。

    在这个距离内,第二涅槃军能够给敌军造成最大伤亡,但是靠着自身的盔甲能够挡住沙蛮族的箭雨。

    三千涅槃军,再前进五十步。

    此时距离南瓯都城,仅仅只有一百二十米左右了。

    “放,放,放……”

    城头守军,箭雨狂射。

    “散开!”

    随着木兰一声令下,三千涅槃军猛地散开,成为了一个扇形。

    “投石机预备!”沙曼王后下令。

    南瓯国都城本来有几十具投石机,但在上一场大战中都被毁掉了,幸存的只有一些可移动的小型投石机。

    这些投石机,杀伤力只有一百多米左右,还剩下八台。

    “放!”

    “嗖嗖嗖嗖……”

    八台投石机抛射。

    几十斤的石弹划过天际,狠狠砸了过来。

    不过,精准度依旧是玄学。

    但气势太惊人了,能够给敌军强大的心理震慑,摧毁士气。

    然而,三千涅槃军一动不动。

    甚至对飞来的石弹看都不看一眼。

    “砰!”

    一个石弹,直接落在旁边不足一尺的地方。

    这个涅槃军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但身体没有动弹一下,稍稍吸了一口气。

    继续瞄准,射击!

    “嗖嗖嗖嗖嗖……”

    一百二十米这个距离,对于第二涅槃军来说几乎是完美的。

    成为一个扇形的第二涅槃军,不断狂射。

    箭雨一波接着一波,朝着城头上洒去。

    “唰,唰,唰!”

    两石弓,竟然的杀伤力,惊人的精准度。

    沙蛮族和南瓯守军就算举着盾牌,也只是减少了伤亡。

    成片成片地倒下。

    于是整个战场,陷入了诡异的画面。

    八台投石机狂轰。

    但,第二涅槃军一动不动。

    偶尔被石弹砸中了,直接倒地毙命,旁边的人也依旧不动。

    阵型丝毫不乱。

    而南瓯都城上的守军阵势,竟然也几乎不乱。

    两支军队,隔着一百二十米距离,疯狂对射。

    然而结果依旧是一边倒的屠杀!

    南瓯都城的守军如同暴雨下的麦子,成片成片倒下。

    而第二涅槃军,几乎依旧没有什么伤亡。

    鲜血飙射。

    静寂无声的杀戮,也同样惨烈,甚至惊艳!

    沙曼王后内心颤抖,她最多支撑一个时辰了,这样下去她的军队很快就要死绝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几个饺子汤圆,回来继续拼!兄弟们月票支持不要停,万万拜托!

    紫色相思泪,一江春水花流去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