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太子宁翼跪下来瞬间,他的心中竟然不是屈辱,而是想要看矜君的表情。

    沙矜肯定会非常志得意满吧?

    太子和矜君岁数差别不大,两个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在国都的时候,矜君从小就是人质,所以太子宁翼在对方面前充满了优越感。

    当然了……

    宁元宪给矜君极高的名誉,当时就有一句话,在越国你可以黑任何人,包括太子在内,但就是不能黑矜君。

    但人质毕竟是人质。

    矜君的父亲被越国害死之后,名义上是去越国读书的,按照约定成年之后就可以返回南瓯国继承国主之位。

    可是,宁元宪以各种理由足足拖了他很长时间。

    一直到宁元宪觉得南瓯国朝政已经完全掌握在手中时,才放矜君回去。

    为了能够顺利返回南瓯国,矜君做了多少事?竭尽全力!

    当然所谓的做事并不是卑躬屈膝。

    宁元宪这个人很奇怪的,你表现得越卑微,他越不喜欢了。

    差不多十几年时间内,矜君一直表现得很贴心,甚至比宁元宪几个儿子还要贴心。

    而且他表现得比越国人还想要像越国人,时时刻刻都为了越国的利益而鸣,为了越王宁元宪的利益而鸣。

    他在太子面前,也是一副视为半君的样子,忠诚而又亲近。

    这种情形之下,太子宁翼在矜君面前当然是高高在上的。

    宁翼表面上和宁元宪很像,都显得很精致傲慢。

    而且宁翼优越感比宁元宪更强。

    他是嫡长子,还有祝氏家族的扶持,还有宁寒公主天涯海阁的支持。

    从小到大他看矜君,就如同看奴仆一样。

    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此时,宁翼跪在了矜君面前摇尾乞怜。

    他觉得矜君肯定会觉得无比之爽,肯定难掩得意。

    抬头一看!

    矜君脸上没有任何得意,反而有些落寞和惋惜。

    到了他这个级别,已经完全不需要作伪了,他为何要有这种表情?

    矜君从小在宁元宪膝下长大。

    他对宁元宪感情很复杂的。

    恨,肯定是有的。

    毕竟宁元宪害死了他的父亲,夺走了他的国家。

    但宁元宪确实对他非常好,可以称得上是无微不至。

    他和宁萝,宁岐,宁翼等人也确实像是兄弟一般。

    曾经,他很羡慕宁翼,真正的金枝玉叶。

    他经常幻想着,如果他有宁翼这样的出身,应该如何治理越国。

    这种构思陪伴着他度过了许多年的岁月,在脑海之内,他已经无数次把越国统治成为南方第一强国了。

    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思维,让宁元宪对他放心下来,觉得这是一个绝对亲近越国之人。

    戏一旦演得深了,就难免会入戏。

    而如今宁翼表现得这么不堪。

    矜君快意的同时,又非常之扼腕。

    “陛下他身体还好吗?”矜君问道。

    太子一愕,然后目光含泪道“不太好,去年病倒之后,身体状态就很差,尽管百般掩饰,但有些时候手还是会发抖。”

    宁元宪已经掩饰得很好了,结果还是被人看出来了。

    矜君皱眉。

    宁翼你有必要在我面前演戏吗?你对越王根本就没有什么父子之情,你在心中瞧不起他的。

    此刻在这里表演流泪,是想要勾起我少年记忆,让我饶过你吗?

    矜君这就没有话说了。

    这和他少年的时候不一样,当时他可是滔滔不绝的,尤其喜欢和读书人交谈,经常就是秉烛夜谈,显得非常性情化,甚至他还代替宁元宪出使过炎京,表现得非常出色,完全是激昂书生的样子。

    而现在的他,反而有些沉默寡言。

    太子宁翼道“姐夫,我大姐她还好吗?”

    矜君点头道“还好,算比较平静。”

    然后,两个人又面对无言。

    过了一会儿,矜君道“你好好休息!”

    两个人的见面正式结束。

    太子宁翼惴惴不安进入舱房之内,辗转难眠。

    因为他看不透矜君,也不知道他会如何对待自己。

    接下来命运如何?

    ………………

    矜君俘虏了宁翼之后,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朝着东边方向航行而去。

    七个时辰后!

    十几艘舰船靠岸了。

    太子宁翼被带了下来,然后他不由得一愕。

    因为矜君等人已经彻底换了行装,打扮得和越国的军队一模一样了。

    而且还打着他宁翼的旗帜。

    他明白矜君要做什么了。

    想要他宁翼诈开落叶城。

    “可以吗?”矜君问道。

    没有任何威胁,也没有任何劝诱,就问一句可以吗?

    太子宁翼苦涩地点了点头。

    矜君率领两千人,带着太子宁翼的旗号出发。

    宁翼发现,这群人行军速度太快了,在高山和丛林中依旧健步如飞。

    而且有路的时候走得飞快,没路的时候,也走得飞快。

    两千多人静静无声。

    矜君自己也在走路,而不是骑马,甚至走路的时候他完全埋头无声的,一点都没有一国之主的架势。

    全场只有宁翼和医护兵骑马。

    仅仅两个时辰后。

    两千人就赶到了落叶城下。

    速度真是好快啊。

    此时距离宁翼抛弃一万骑兵逃跑,还不到两天时间而已。

    当然,南宫傲已经派遣最精锐的斥候狂奔向落叶城报信,时刻通报主力大军的消息。

    但没有用的。

    骑兵走的路线是固定的,全部被沙蛮族武士点杀了。

    所以落叶城那边知道的还是好几天前的消息,对于太子脱逃一事完全不知,更加不知道太子被俘。

    “去吧!”矜君道。

    依旧没有任何威胁。

    太子宁翼骑马上前,大吼道“落叶城守将祝堂何在?”

    祝堂,祝霖的堂弟,地位不算高,

    城门上的一名将领见过太子,顿时一呆。

    太子殿下这么快?

    “殿下?”

    此刻,宁翼脑子里面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我是英雄,此时应该大呼一声有诈,矜君在我后面。

    那样的话,我宁翼应该能够挽回尊严吧?

    但可惜!

    假设,永远只是假设!

    他宁翼永远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是一个英雄。

    “祝堂呢?”太子宁翼道“开门!”

    “是!”

    没有任何意外,落叶城大门开启。

    开玩笑,太子殿下亲临,你敢先去禀报祝堂大人再开门。

    矜君率领两千人,进驻落叶城!

    三个时辰后!

    落叶城沦陷!

    原本落叶城内有九千守军,四千越队,五千南瓯国仆从军。

    四千越队被杀得干干净净。

    五千南瓯国仆从军投降矜君,至此矜君在落叶城兵力暴涨到七千!

    ……………………

    两天后!

    经历了千辛万苦,南宫傲率领两千五百骑兵来到了落叶城下。

    这一路上真心不容易啊,几百个沙蛮族武士疯狂地偷袭,简直让人崩溃。

    南宫傲这两千五百骑兵,几乎筋疲力尽。

    抬头一看,整个落叶城依旧是越国的旗帜,依旧挂着祝字。

    他不由得常常松了一口气。

    但是内心依旧充满了警惕,朝着城门上吼道“祝堂呢?”

    片刻后。

    落叶城守将祝堂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

    南宫傲又松了一口气,但依旧不敢彻底放下戒备,他实在是被矜君弄怕了。

    他内心判断,如果祝堂没有投降,那他第一句话就应该问太子在哪里?祝霖在哪里?

    祝堂问道“南宫枢密,太子殿下在哪里?祝霖大将军在哪里?”

    南宫傲道“祝霖大将军率领主力在后面,几日之后便到,太子也很快就会赶来。”

    他当然不会说太子临阵脱逃,尽管内心鄙夷,但太子威严还是要维护的,而且若说太子脱逃,对落叶城的士气也是巨大的打击。

    “开门,准备粮草,全城戒备!”南宫傲冷道。

    城门缓缓打开。

    南宫傲率领两千五百骑兵,冲入落叶城内!

    但……不知道为何,冲入城门的时候,他内心猛地一抖。

    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有什么地方不对?

    想不出来!

    一切都正常的。

    落叶城守军本就不是精锐,所以军容有些松垮是正常的。

    对了,祝堂的表情不对。

    他虽然是祝氏家族的人,但因为不是嫡系,所以往常见到他南宫傲态度非常谦卑亲热的。

    今日却有些僵硬!

    南宫傲心中想着,本能地勒住了缰绳!

    但是,却又没有立刻退出城,而是扪心自问,是不是我想得太多了?

    而就在此时!

    “轰隆隆……”后面的城门关闭。

    “嗖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入城的时候,南宫傲麾下的两千多骑兵何等拥挤?完全可想而知。

    所以箭雨就根本不需要瞄准,瞬间就射到了几百匹战马。

    一阵阵惨鸣!

    这些战马倒地,堆成了一座肉墙。

    然后……‘’

    矜君的几千名军队出现。

    几千张弓箭瞄准了南宫傲的两千骑兵。

    不好,中计了!

    南宫傲眼眶欲裂。

    “冲出去,冲出去……”

    “打开城门!”

    南宫傲大吼下令。

    但是,城门打不开了。

    因为从外面锁上了。

    “冲过去,杀入城内!”南宫傲又下令。

    但是不可能了。

    这么短的距离内不能加速,不能冲锋的。

    而且刚才矜君第一波就是射马,几百匹战马要么死了要么受伤,躺在地上成为了巨大的障碍。

    更别说城内还有许多沙土堆成的一道道障碍。

    骑兵根本冲不出去了,被活生生困在这里。

    矜君再一次出现。

    “南宫将军,我杀光了城内的所有越国守军,但是你麾下这支骑兵我想要留下来,他们应该大多数都是你的嫡系骑士吧?”矜君道“你,投降吗?”

    投降矜君?南宫傲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他在越国已经位极人臣了,爵位不可能再升,官位也不可能再升了。

    投降矜君,也不可能获得更高的荣誉。

    而且所谓的大南国,完全就是一个蛮夷吧。

    但是……

    南宫傲现在必须想了。

    矜君也没有催促,就这么静静等着。

    依旧没有威胁,没有劝诱。

    南宫傲生死抉择。

    若不投降?

    全军覆灭。

    他会死,他的儿子南宫协也会死。

    甚至,他的家族都会覆灭。

    南宫傲是镇北大将军,在天北行省任职,但他的家族可是在天南行省的。

    之前就提过,新政到来的时候金氏家族就在南宫家族这棵大树下遮阴。

    南宫傲虽然是侯爵,但却是后面晋升的,他的家族封地不大,私军也不多的。

    但他家族的根基,全部在天南行省。

    如今,南瓯国战败已经成为定局。

    接下来,整个天南行省都会空虚,矜君大军会席卷整个越国南方。

    那个时候,南宫家族所在地也不能幸免。

    若投降,家族或许还能得到保全。

    若不投降?

    矜君大军北上的时候,家族覆灭。

    但若投降。

    他南宫傲一世英名都完了。

    不过,关键还是家族的延续,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若我南宫傲投降。

    家族能够保存吗?

    应该是能的。

    矜君的肚量应该非常大,他都能把主力大军交给苏难,这是何等胸怀?显然也能容得下我南宫傲。

    矜君的大南国需要平衡,沙蛮族的力量太大了,仅有一个苏难还不够。

    但,投降真的很羞耻啊!

    南宫傲下了战马,来到矜君的面前,双膝跪下,举剑过头顶。

    “我,愿降!”

    矜君点头,道“好,纳投名状吧!”

    南宫傲一愕,然后目光望向了边上的祝堂。

    顿时祝堂跪下,叩首道“陛下,我还有用啊,我还有用啊。”

    没用了!

    南宫傲上前,猛地一剑斩下。

    祝堂头颅被斩落,惨死!

    矜君道“还不够,断掉宁翼一臂吧!”

    这话一出,宁翼大惊,颤声道“矜君,姐夫,为何如此,为何如此啊?”

    宁翼觉得自己毕竟是越国太子,价值连城,一旦投降了矜君,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危啊。

    现在……竟然要断自己一臂?

    这……这矜君竟然是如此的喜怒无常吗?

    南宫傲此时心脏也抖了。

    杀了祝堂,他日在越国可能还能回头。

    若斩了太子宁翼的一只手臂,那……永远也回不了头了,只能永远效忠矜君了。

    这位矜君是有肚量,但是一点都不天真。

    可是……

    南宫傲别无选择了。

    而且,他内心对宁翼也充满了怨恨。

    若非你这个太子无能,局面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南宫傲,你敢,你敢……”太子宁翼见到了南宫傲的表情后,顿时嘶声吼道。

    这话反而激起了南宫傲的怒气,他直接提剑走了过来。

    太子宁翼见之,顿时狂奔而逃。

    但是,他哪里跑得过南宫傲?

    南宫傲几步追了上来,猛地一剑斩下!

    “啊……”宁翼一声惨呼。

    他的整个左臂被斩落下来。

    鲜血狂喷,整个人几乎要彻底昏厥过去。

    两个大劫寺的医生飞快上前,为宁翼止血,免得他失血过多而死!

    所有人都静静望着这一幕。

    刚才南宫傲投降的时候,他身后的骑兵竟然稍稍松了一口气。

    当他斩下太子左臂的时候,这两千骑兵竟然露出了痛快的神情。

    很显然,他们也痛恨太子在关键时刻背叛他们。

    经过这一场大战之后,这两千多骑兵也被矜君蹂躏得毫无信心,甚至内心都被折磨出了崇拜之情。

    现在投降矜君,竟然没有多少心理障碍。

    追随矜君这样的大英雄,总比追随太子宁翼那样的人好吧。

    矜君朝着南宫傲点了点头道“你的兵,依旧归你带,好好休息吧,粮草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应该没什么战要打了,好好休养吧。”

    “臣遵旨!”

    南宫傲再一次跪下叩首。

    矜君手一挥,他的几千军队让开。

    南宫傲一愕,竟然不缴械,也不分我兵权,甚至不朝我的骑兵里面掺沙子。

    “陛下,臣有一子南宫协,想要跟在陛下身边学习。”南宫傲道。

    果然是一个老练的臣子,主动把儿子送到矜君身边做人质,表示自己的态度。

    矜君点了点头。

    南宫协离开骑兵,来到矜君的身边。

    “先去安置吧,一会儿一起吃饭!”

    至此,矜君在落叶城的军队达到一万左右。

    ………………

    太子投降,南宫傲投降。

    越国主力大军还剩下祝霖和张召两员大将!

    在南瓯国都城,张召率领五万大军断后!

    苏难率领三万沙蛮族主力杀至!

    三万对五万!

    张召非常勇敢,但……没有用的。

    双方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士气都相差太大了!

    仅仅两个时辰后!

    张召大军就彻底溃败。

    五万大军伤亡无数,奔逃无数。

    张召率领一万大军逃跑,追上祝霖主力汇合。

    此时,越国在南瓯国主力大军仅仅只剩下了十一万!

    但……

    噩梦仅仅只是刚开始而已!

    这一路去落叶城几百里路,经过大山和丛林。

    苏难率领三万沙蛮族大军在后面疯狂袭击追杀。

    也不决战,就如同赶鸭子一样。

    赶一阵,杀一阵!

    越国这十一万大军,行军的时候不得安宁,驻守的时候也不得安宁。

    这个鬼地方,大军根本就施展不开。

    十一万大军扎营的时候,延绵几十里。

    而且还是一字长蛇阵。

    这种阵完全是被动挨打的,但没有办法,根本找不到什么开阔地。

    其实祝霖早就明白。

    当越国失去了南瓯国都城的时候,这一战已经输了!

    距离落叶城四百里,而大军一天行军不到三十里,按照这样起码要半个月才能走到。

    张召依旧在断后!

    但是,不管他带多少军队去断后,结果都一样惨。

    军队每一日都在减员。

    每一天都有人在逃跑。

    尽管在南瓯国境内,到处都是丛林和大山,其实根本跑不出去的,一定会迷路。

    但整个大军的气势太绝望压抑了。

    第五天!

    十一万大军减员了三万多!

    剩下七八万,也完全彻底崩溃了。

    他们之所以不跑,是因为觉得人多的地方还稍稍安全一些。

    这个鬼地方的丛林就仿佛魔鬼的嘴巴一样,进入之后或许就出不来了。

    ……………………

    夜晚,越国大军的营地内。

    祝霖和张召密谈。

    “我们完了!”祝霖道“南宫傲和太子殿下,按说早就应该赶到落叶城了,应该派遣信使过来,但始终没有。”

    张召道“信使应该是被截杀了,因为只有一条路。”

    “或许吧!”祝霖道“但你看苏难?他那三万军队,完全可以一鼓作气灭掉我们,为何却不那样做,反而如同赶羊一样?”

    是啊,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只能证明一件事,落叶城可能已经沦陷了。

    苏难这就是在赶羊入圈,然后一口气全部杀光,或者俘虏。

    开战之前,祝霖头发还仅仅只是白了一半,而现在……则全白了!

    “张召,你走……”祝霖猛地一咬牙道“你带几百个人走,你把我祝氏的年轻人带走,离开南瓯国,你把我们这支军队最出色的年轻人带走。”

    张召一愕。

    因为性格偏激,他一直不受待见的。

    现在,祝霖竟然让他走?

    “之前一直都是你殿后,这次我八万大军给你殿后,你把这支军队的种子带走。”祝霖道。

    张召内心无比感动,直接跪了下来,嚎哭道“大将军,何以至此啊?你带着几百人走,我给你断后。”

    祝霖流泪道“南瓯国战场我是主帅,败得如此之惨,哪还有面目回去啊?”

    张召道“大将军,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祝霖道“张召,我若死了,祝氏家族还有一丝体面。我若逃回去了,祝氏家族就无颜立足于越国了,明白吗?我不得不死!”

    张召一颤,然后一头磕了下来。

    “大将军,我逃了之后,应该去哪里?天南城吗?”张召道“我应该辅佐祝戎总督在那里布防吗?”

    “不,来不及了。”祝霖痛苦道“我们太无能,二十几万主力完全折损在南瓯国内,如今天南行省已经彻底空虚了,天南城防线的军队不超过一万,根本挡不住矜君大军。天南城保不住了,天南行省都保不住了。”

    张召头皮发麻。

    天南行省都保不住?

    那岂不是说越国都丢掉四分之一的国土?

    祝霖道“你直接去国都,去见我父亲,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我父亲应该知道如何决断。然后你觐见陛下的时候,把我的遗言告诉他,立刻和矜君谈判,把天南行省南部五郡割让给他,换取矜君停战,如有必要的话,努力促成和禁军的结盟!然后把所有的军队,所有的力量,用来和楚国决战!”

    张召颤抖道“大将军,楚国集结了近三十万大军,我们还能打赢吗?”

    这次再南瓯国的大战,也把张召这员猛将打得信心全无。

    矜君不过十万大军而已,就把越国二十五万大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那面对楚国的三十万大军?

    越国凭借半壁江山,能赢吗?

    祝霖点头道“只要和矜君停战,西边我们还是能够守住的。别忘记我们还有羌国这个盟友,羌国之内有很多沙蛮族雇佣军,他们不愿意和禁军开战,但是打楚国确实愿意的。天北行省北部是种氏家族的命根老巢,种尧一定会拼命的,在西边我们还是能守住的。”

    “关键要快,要快!”

    接着祝霖还是不放心,挥毫写下了一份遗书。

    在里面,他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

    然后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态度,请求宁元宪和矜君谈判,甚至结盟,专心致志,对战楚国。

    写完遗书后,祝霖起身,朝着张召拜下道“一切,拜托张将军了,一定要活下去。”

    “末将,领命!”张召双膝跪下,接过了祝霖的遗书。

    当天晚上!

    张召率领几百名军中最精锐的年轻人,还有祝氏家族的年轻将领脱离大军,沿着密林北上逃亡。

    ………………

    次日!

    祝霖大将军率领七万主力,继续东进,朝着落叶城。

    其实,这个时候留守原地,又或者原地解散才是更加正确的选择。

    但是……

    他一是为了吸引苏难主力继续追击,而忽略张召逃跑的那支队伍。

    祝氏家族的所有出色年轻人,还有这支军队的年轻俊杰都在里面。

    为了这些家族晚辈,他祝霖也要把接下来地狱之路走下去。

    而且,祝霖需要一个体面的死法。

    壮烈的死法!

    这样,祝氏家族还有一丝颜面。

    接下来二百六十里路,整整走了十二天!

    祝霖带着一支乞丐一样的军队,出现在落叶城之下。

    此时,他身后的军队仅仅剩下不足五万了。

    而这一次,矜君没有在耍什么诡计。

    落叶城就挂着大南国的旗帜。

    祝霖大将军的五万大军,兵临城下?

    身后!

    苏难三万沙蛮族主力追了上来!

    前面是被敌人占领的城池,矜君一万大军守在那里。身后是三万沙蛮族主力。这五万越国主力,已经进入了真正的地狱。

    祝霖大将军抬头。

    他看到了矜君,看到了断了一臂的太子,看到了……南宫傲。

    呵呵!

    果然最坏的局面比想象中的还要坏,这两人都投降了。

    南宫傲,我不怪你!

    为了家族,不管做出什么选择都是正确的。

    至于太子宁翼?

    祝霖也不痛恨,这就是他祝氏家族扶持的太子。

    也是他们心中最理想的太子。

    这样的太子继承王位,对祝氏家族才是最有利的。

    因为容易控制!

    未来大炎帝国准备真正统一天下的时候,这样的君王也更容易妥协。

    但……

    没什么但是了!

    南宫傲望着祝霖大将军,面无表情。

    而太子宁翼,目光的羞愧飞快而过,很快也面无表情。

    祝霖大将军猛地拔剑,大声嘶吼道“越国大军,跟随我夺回落叶城,消灭矜君!”

    “为了越国,杀!”

    然后,须发皆白的祝霖狂冲而出。

    身后,两千名祝氏最嫡系的士兵跟着一起冲锋。

    但是,剩下五万大军却静静不动,看着祝霖冲锋。

    “为了越国,为了陛下,杀!”

    祝霖豪迈大吼。

    他朝着落叶城,不断冲锋,冲锋!

    他身后原本有两千人跟着冲锋。

    但是有些人看到身后几万人都站在那里不动。

    于是,他们也停了下来。

    最后,跟着祝霖冲锋攻城的士兵越来越少。

    整个战场!

    静寂无声!

    矜君,南宫傲,太子宁翼默然地看着祝霖的冲锋。

    身后越国几万大军,默默看着他们主帅冲锋。

    再后面苏难率领的沙蛮族大军,也静静看着祝霖冲锋。

    如果沈浪看到了。

    会觉得这像是一部黑白默片。

    就是没有声音的电影。

    祝霖尽管在嘶吼。

    但却仿佛无声。

    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灰色。

    这一幕!

    或许比堂吉诃德冲向风车更加深刻绝望!

    矜君一挥手。

    箭雨落下!

    上万箭雨,密密麻麻。

    祝霖身后的三百多名祝氏武士,全部被射杀,密密麻麻到底,如同刺猬一般。

    祝霖一人,继续冲锋。

    “为了越国,为了了陛下……”

    他口中大吼。

    但心中却在念着‘为了父亲,为了祝氏!’

    祝霖一人冲向了城墙,冲向了矜君的一万大军。

    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攀爬冲上了城墙。

    他一个人,朝着矜君猛地杀去!

    “为了陛下,为了越国!”

    “杀!”

    祝霖手中之剑,朝着矜君猛地斩去。

    矜君闪电出手!

    “刷!”

    一颗头颅飞上了天空!

    祝霖大将军刚刚冲上城头的身体,立刻后仰倒下,身首异处!

    越国平南大将军,毙命!

    在场近十万人,默默无声地看着祝霖的无头尸体坠落在地。

    矜君收剑回鞘。

    这就是你祝霖要的壮烈死法。

    成全你了!

    下面,越国五万大军仰头望着矜君。

    你,你不招降吗?

    不说一句话吗?

    哪怕一句话也好啊。

    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们就跪下投降!

    矜君淡淡看了这五万大军一眼,转身离开!

    顿时间……

    城下五万越国大军心惊胆战。

    纷纷抛下了手中的武器,整整齐齐跪在地上。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五万大军,眼睁睁看着主帅祝霖死后,全部跪地投降!

    至此!

    南瓯国大战彻底结束!

    越国二十五万大军,全军覆灭!

    …………………………

    注今日两更一万六,再次拼尽全力!弟兄们给我月票,给我支持,助我安眠!深深叩首拜谢!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