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怜花公子连锦全家被灭,连锦夫妇失踪。

    此事在国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消失已久的大盗苦头欢竟然再一次出现了?

    这真是见了鬼了。

    虽然普通人不知道,但是稍有身份的人都清清楚楚,现在长平侯爵府的那个千户苦一尘就是苦头欢啊。

    现在可是春雷行动大扫荡,而苦一尘虽然只是一个千户,但却是这次春雷行动的最高指挥官。

    竟然有人假冒他的名义杀连锦全家?

    这是哪个帮派?哪一个好汉啊?

    这么牛逼?

    之前冒充苦头欢也就罢了,现在苦头欢就在国都,而且掌握重兵,你们还敢冒充他做坏事?

    果然,国君知道之后勃然大怒。

    本来已经进入尾声的春雷行动再一次掀起了新的个。

    城卫军再一次如同潮水一般出动,疯狂地四处抓捕。

    苦头欢大怒。

    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冒充者抓出来,碎尸万段!

    国都里面又有人倒霉了。

    本来可抓可不抓的人,全部都被逮捕。

    整个国都更加风声鹤唳。

    当然,治安也好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不要说劫掠杀人这种大案了,就连小偷小摸都没有了。

    在这个特殊时期,就算是偷了一两个银币,也会判处重罪,直接流放去矿场做一辈子苦役。

    …………………………………

    隐元会的总部恩济楼,可以称之为国都名胜。

    屹立百年,完全是国都之标志。

    可不仅仅是因为它高,还因为它背后的故事。

    国都有两条河,一条由北而南,叫做天河。一条由西到东,被称之为越河。

    这两条河很大,水也干净,虽说是河,但是却和江差不多。

    当年宁氏家族的祖先夺了江山之后,觉得此地不错,便定为了都城,取名为天越城。

    所以天越城,就建造在两河交汇之处。

    整个天越城百万民众的吃水,也都是靠着两条河。

    可以说,天越二河是整个国都万民的母亲河。

    哺育了无数的生命。

    但是,它们也酝酿了很多灾祸。

    国都地势地而且平坦,一旦天降暴雨,很容易引发水灾。

    为了疏导洪水,历代君王都拼命地挖支流。

    陆陆续续几百年过去了,国都又开凿了许多条河,但也都是从这两条河引水。

    这下子就算是天降暴雨,这两条河水也不会泛滥了。

    但是……

    始终有一个诡异的情形。

    每年三月初十左右,这两条平静的河流会忽然发疯了一般。

    瞬间涨起惊人的潮水。

    明明没有下雨,有些时候明明水位不高,但依旧会掀起怒潮。

    而且每隔十年左右,涌起的潮水会尤其惊人,甚至会有几十尺高。

    如果仅仅只是一条河发潮水也就罢了,关键两条河一起涨潮。

    两河的潮水在交汇之处猛地撞击,更加掀起了惊涛骇浪。

    每一次大潮发起的时候,都会将河流两边的民居冲毁,淹人无数。

    久而久之,这两河交汇之处,就再也没人住了,形成了一片不祥之地。

    甚至很多人传闻,这片区域会闹鬼。

    之后隐元会来到国都,千挑万选就选中了这片地。

    天越两河交汇之处,风水宝地啊。

    诚然,每年涨潮的时候就如同怒龙发作。

    但只要想办法蛰伏这两条怒龙,便可安然无恙了。

    于是隐元会招来了几十名水利大师,建造大师,天文大师。

    探讨这个原因。

    为何没有下暴雨,为何水位明明很低的时候,还会涨起怒潮呢?

    最终,天涯海阁的某位大师把原因归咎道天上的日月。

    牛逼啊!

    在这个时候,竟然就能找到真相。

    钱塘江每年农历八月中旬也会涨潮,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太阳,地球、月亮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强大的引力和地球离心力的效果,引发了大潮水。

    当然了,天涯海阁大师无法解释得如此详尽。

    原因找到了,那如何治理呢?

    建造堤坝?

    这倒是个办法,但这堤坝要建多大,多长?

    而且每年的潮水时间很短,仅仅只有几天而已。

    而且两河交汇之处,潮水冲击,激起几十尺都不止。

    这堤坝该怎么建?

    而且这潮水很高,却不大。

    水量也不大。

    于是,众多水利学者提出了一个办法,挖暗河引流。

    暗河在地下,平时闸门关闭,当做下水道来用。

    等到潮水涌起的时候,将几个暗河的水闸全部打开。

    这样涌起的潮水就直接流入暗河之中,再也涨不去来了。

    而这暗河又通往其他支系河流。

    方案定下来之后,隐元会出钱,天越中都督府出力,开凿了四条暗河。

    果然又奇效。

    每年这两河交汇之处就再也没有涨大潮了。

    因为所有堆积的水力,全部被暗河吞噬了。

    而后这片超过三百亩的土地,就归了隐元会。

    用了整整三年时间,盖起了恩济楼。

    七层高的摩天大楼,成为了国都奇观。

    虽然它的名字叫恩济楼,但国都很多人却把它称之为镇龙楼。

    他们觉得就是因为这栋楼的存在,才镇住了天越两河的龙王,使得每年再也没有涨潮。

    经营了百年。

    这座恩济楼依旧屹立不倒。

    成为整个越国最有钱的地方!

    当然,天下人不知道其实隐元会的秘密金库并不在这里,至于在哪里?

    完全就是绝密。

    而且隐元会的金库是流动的,完全没有固定位置。

    但是,整个隐元会所有的业务、账本,数据都在这恩济楼。

    这些比黄金还重要。

    所以几乎任何时刻,隐元会驻扎在恩济楼的武士都会超过千人。

    而且还有无数的机关密道。

    所以除非直接翻脸,派遣几万大军攻打,否则想要考偷袭的手段攻破恩济楼是根本不可能的。

    沈浪要将隐元会总部夷为平地?

    那么用火药?

    不可能的!

    因为根本没有办法将大量的火药运进去。

    隐元会在恩济楼内不知道坐镇了多少高手。

    而且地下密道盘根错节,一道道暗门,一道道机关。

    完全是易守难攻。

    而且这恩济楼的坚固,远远超过想象之外。

    它用了九根超级大铁柱,深深插入地下十几米深,每一根铁柱都如同大腿一般粗。

    当然了,铁容易生锈。

    所以每隔几年就要对这些铁柱进行保养,一层一层往上刷清漆、桐油。

    所以就算地震的时候,这七层楼高的恩济楼也只是稍稍摇晃了一下,压根就没有倒塌。

    甚至在很多人心中,就算王宫会倒塌,这隐元会的总部恩济楼也不会倒塌。

    百年时间过去了。

    这恩济楼是隐元会的象征和骄傲。

    代表着隐元会屹立不倒。

    ……………………

    恩济楼的顶层。

    “父亲,怜花阁的丑闻,到底爆还是不爆?”舒亭玉道。

    真是好可惜啊。

    这步棋已经埋得很深了,但却还没有完全成功。

    怜花公子已经准备了几个绝色,打算送到沈浪床上去的。

    当然,首先肯定是这几个绝色在金山阁表现得非常优秀,然后想办法送去小冰的身边做侍女。

    沈浪是什么人啊?

    人渣!

    见到这样的绝色美人,他能够不睡?

    还有几个特别温婉优秀的会送进宫内,想办法成为卞妃的宫女。

    因为卞妃来过怜花书院,对这些女孩非常关注。

    可惜啊!

    竟然被宁政这个傻子提前引爆了。

    隐元会长老舒伯焘陷入了犹豫。

    现在把怜花阁的丑闻爆出之后,当然能够往卞妃和沈浪身上泼脏水。

    但火候不到啊。

    关键连锦和卞沁都死了。

    完全死无对证。

    最关键是沈浪没有经过同意直接杀了卞沁,这应该会让卞妃和卞逍内心有芥蒂。

    你沈浪太嚣张了。

    我卞氏的人你竟然说杀就杀?

    你完全可以把她交给我卞氏吗?

    就算要杀,也要由我卞氏来杀。

    而且卞沁的父母也应该会震怒。

    如果爆出丑闻,往卞氏和卞妃身上泼脏水,岂不是为沈浪分摊了仇恨?

    “不,先不爆这个丑闻!”

    舒伯焘还是做了这个决定了。

    “大概明日潮水就要来了,相关暗河可做好准备了吗?”舒伯焘问道。

    舒亭玉道:“所有地下暗河闸门,都有人专门守候。潮水来的一刻钟前,便会全部开启。不过有人提出,这次暗河没有必要全开,两河交汇,潮水壮观,很多达官贵人都想要来恩济楼观潮。”

    舒伯焘点了点头。

    这也是日常节目了。

    潮水泛滥的时候当然可怕。

    但若能够驯服,那观潮也是一件雅事。

    每年隐元会都会邀请一些权贵观潮。

    当然邀请的人不多,只有和隐元会关系最密切,身份最高的人,才有资格观潮。

    舒伯焘道:“那就开放三个时辰时间观潮。”

    接着,舒伯焘来到地图面前。

    “沈浪这次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收集了三千七百名低能儿,打算训练成为第二批涅槃军。”舒伯焘道:“薛氏和黑水台的人提供情报,已经汇总了吗?”

    舒亭玉拿出了一张新地图。

    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小旗帜。

    每一面旗帜都代表着一个车队,上面都运载着空白零血脉者。

    此刻,这上百面小旗帜正在朝着国都方向汇聚。

    “大概明天上午,沈浪收集来的这些低能儿血脉者,会在这个地方汇聚。”舒亭玉道:“距离国都一百三十里,距离北苑猎场一百里,这里有一个长生堡。他们应该会在这里过夜,然后运往北苑猎场进行训练。”

    舒伯焘道:“我们的武士准备好了吗?”

    舒亭玉道:“全部集结完毕,不过父亲为何不各个击破,分散抢夺?”

    舒伯焘道:“根据薛氏家族的情报,沈浪非常狡猾,很多马车里面装的是假的低能血脉者。而且我们要一网打尽,不能给沈浪留下一个人。”

    舒亭玉道:“剑王李千秋,苦头欢麾下的两百名高手,天道会几百名高手,已经全部集结在长生堡附近,准备接应这批低能血脉者。”

    舒伯焘道:“剑王李千秋几千里迢迢从羌国赶来?”

    舒亭玉道:“对,那个大傻依旧在羌国内,可见沈浪对这些低能血脉者的重视。”

    舒伯焘道:“在这个时刻,我们尤其要注意一个地方的安全,那就是我们的总部,恩济楼!沈浪此人毫无底线的,一旦发现我们倾巢而出,抢夺他的低能血脉者,说不定会疯狂地攻击我们总部。用苦头欢的名义杀连锦全家都做得出来,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的。”

    舒亭玉道:“父亲放心,我们去抢夺低能血脉者的武士高手,全部是从楚国和吴国调来。恩济楼本部高手一个未动,甚至有一个宗师级强者坐镇,沈浪若是想要来偷袭我们恩济楼,欢迎无比,他们来多少人死多少人,完全是自投罗网!”

    舒伯焘点了点头道:“但是,却要做出一副恩济楼空虚的样子,让所有高手全部出去,但是又沿着地下密道回来,吸引沈浪前来攻击!”

    舒婷玉道:“是!”

    ……………………

    长平侯爵府内!

    沈浪迎来了一个客人,完全陌生的客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绝,浮屠山弟子!”

    沈浪目光微微一缩,这个人终于来了。

    危险组织浮屠山的人终于来了。

    这个吴绝,长得不帅也不丑,不高也不矮,脸上仿佛时时刻刻都带着温和的笑容。

    沈浪拱手道:“吴公子好。”

    “沈公子好。”吴绝道:“你肯定非常想念雪隐女士和钟楚客先生把,放心这二人平安无事。”

    多余的信息,他便没有透露了。

    平安无事?

    被囚禁了,也算是一种平安无事。

    吴绝道:“沈公子,您喜欢宁寒吗?”

    沈浪道:“很讨厌。”

    吴绝道:“巧了,我也很讨厌她!每一次见到她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想要把几百条毒蛇塞进她身上所有的洞孔之内。”

    沈浪道:“看来她拒绝了新乾王国赢太子的求婚。”

    吴绝一笑道:“沈公子最近在血脉研究上,颇有造诣,让我们非常震惊啊。你竟然救活了雪隐,也救活了剑王李千秋的妻子,让人刮目相看。”

    沈浪道:“客气,客气。”

    吴绝道:“其实,我们根本就不会让雪隐去死的,就算你不救她,我们也会救的,只不过想让她低个头,毕竟她也曾经是浮屠山的弟子。”

    沈浪不由得一愕,雪隐竟然曾经是浮屠山的弟子?这关系太复杂了。

    沈浪道:“那剑王李千秋的妻子丘氏呢?”

    吴绝叹息道:“她只是一个小人物啊!”

    这话真是让人唏嘘。

    剑王李千秋,仅仅只是一个小人物。

    而且吴绝是发自内心这样说的。

    这话的意思是,剑王李千秋的妻子丘氏,我们压根就没有想要去害,但是也不在乎别人用浮屠山的蛊毒去害它。

    这样小人物的死不值一提,所以也不必责怪到我们浮屠山的头上。

    吴绝道:“不知道沈公子对我们这些人了解多少?天涯海阁,诛天阁,浮屠山,白玉京这类方外之人。”

    沈浪道:“不明觉厉。”

    “呃!”

    “不太明白,但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哈哈哈哈!”吴绝笑道:“沈公子果然有趣,我来找你是交朋友的。你看宁寒不顺眼,我们也看不顺眼。你和天涯海阁有仇,我们也相处得不太愉快。不如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沈浪道:“好啊,当然好啊。义结金兰都没有问题,沈浪拜见大哥。”

    呃!

    吴绝道:“今日得吾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沈浪道:“那真的结拜?”

    吴绝道:“当然真的。”

    沈浪二话不说,拿出两炷香。

    两人一人一炷香,跪在地上,喊道:“我沈浪。”

    “我吴绝!”

    “从今日开始结为异姓兄弟。”

    “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能同年同月同日死!”

    “从今以后,肝胆相照,永不背叛!”

    “大哥!”

    “二弟!”

    ………………

    结拜完毕后!

    吴绝又和沈浪交谈。

    “弟啊,既然我们是异性兄弟了,那有些话哥哥就要同你讲一讲了。”

    沈浪道:“大哥你说,小弟洗耳恭听。”

    吴绝道:“你竟然找到了改变血脉之法,简直太快神奇了,太厉害了。但是这种逆天之事怎可用在那些贱民身呢?完全是明珠暗投,完全是用龙肝凤胆喂猪啊,太糟蹋了,会触怒上古之神的。”

    沈浪惊骇道:“哥,竟然如此严重吗?”

    吴绝道:“弟啊,比这还要严重。你救活了雪隐本就触怒了我们几个老祖宗,本来他们是要动手抓人的,后来被我老师拦下来了,人才难得的,所以这才没有追究你责任。”

    沈浪道:“谢谢哥,弟弟出身于乡野,对这些规矩完全知不道啊。今天算是知道厉害了,哥你放心,我一定绝对不会这样了,以后绝对不会做出这些改造血脉之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吴绝道:“弟啊,不知道你可有兴趣加入浮屠山。”

    “我当然想了。”沈浪道:“成为浮屠山的一份子,何等荣耀啊。”

    吴绝道:“那行,那你准备一下,就跟着我去浮屠山。”

    沈浪道:“哥,这样如何?我还几件事要办,比如要灭掉越国太子,灭掉三王子,灭掉薛氏,把仇都报完了,我就跟着你去拜见咱师傅?”

    呃!

    沈浪道:“哥,你浮屠山这么牛逼,要不然你帮我报仇呗?”

    呃!

    吴绝道:“我们是方外之人,不好干涉世俗王权的。”

    沈浪道:“那太可惜了,哥,你再给我一年,一年之内我保证报仇完毕,这就跟着你去拜见咱们师傅。对了……咱们师傅叫什么来着?”

    呃!

    “吴荼子!”

    “哇,这名字一听就威风霸气,如火如荼之荼,牛逼!”

    吴绝道:“她是女的。”

    女的?漂亮不?看起来年轻不?

    能……能日不?

    当然了,这话沈浪也只敢在内心说一说。

    沈浪道:“女老师?女老师好啊,虽然远隔千万里,但在我心中已经将她视为天空启明星,一年之后就等着她指引我未来之方向,请你转告恩师,我在这里祝她仙姿永存,万寿如……僵!”

    吴绝其实是来警告沈浪的。

    甚至是兴师问罪的,因为沈浪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对浮屠山的挑衅,若非越王保护,浮屠山早就杀他了。

    所以吴绝专门来警告他,并且让他交出所有的血脉研究的资料。

    但是现在……吴绝忽然觉得,如果沈浪真的进了浮屠山,真的成为吴荼子老师的弟子。

    那说不定真的会受宠。

    这个人太浪了,太不要脸了。

    吴绝道:“弟啊,你治好了雪隐神女,治好了剑王李千秋的妻子,而且把两千个废物改造成为了王牌军团。这简直就是奇迹啊,不过这终究关系到我浮屠山的利益,所以能不能请你把相关资料向我们汇报一下呀?”

    沈浪道:“行,行啊,大哥你就算不说,我也要上交的,你等着啊,请你转交给老师。”

    接着,他消失了半个时辰。

    然后,他又出现在吴绝的面前。

    厚厚的一大本资料。

    “这些都是我研究血脉的心得,研究浮屠山蛊虫的心得,非常详细的,当然我才识学浅,还请师兄指点,请老师指点。”

    吴绝打开这厚厚的资料,无数的文字,无数的公式,无数的图案。

    看上去真的很复杂神秘的样子。

    不过,为何里面还夹着一张你沈浪的画像?

    而且还画得这么英俊潇洒?绝世美男的样子。

    看样子还是刚刚画的?

    “恩师还不认识我,我有必要让她知道我长什么样啊?”沈浪不好意思道。

    “哦,那是面膜。”

    “那是香水。”

    “这里还有一箱卫生棉。”

    “还有几十套时尚贴身衣物,麻烦你也替我转交给恩师,就说是我孝敬她的。”

    呃!呃!

    吴绝走了。

    来的时候空手而来,走的时候带着一马车的东西。

    “大哥,千万别忘记把东西转交给恩师吴荼子啊!”

    “弟子沈浪,祝恩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

    吴绝走了之后!

    沈浪挥去额头的汗水。

    “这个人很危险。”剑王之妻丘氏道。

    沈浪点头。

    他实在无法同时得罪两个庞然大物。

    混到现在,沈浪也不是之前的小白了,知道天涯海阁和浮屠山的强大可怕之处。

    因为宁寒的关系,沈浪和天涯海阁的矛盾已经无法缓和了。

    甚至不能说是矛盾。

    准确说是天涯海阁表示了对沈浪的厌恶。

    高高在上地一巴掌将他的道路拍死了。

    浮屠山很可怕。

    不但听上去很可怕,实际上也很可怕。

    他们不但下毒害雪隐,而且在剑王妻子一事上,他们和燕难飞仿佛也有一定的关系。

    看上也是敌人。

    但是,双方毕竟没有不和弥合的矛盾。

    万一能够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也不错啊。

    但是这个组织太神秘强大,沈浪一下子也无法把握道它的脉搏。

    交给吴荼子的资料中,不但有沈浪的画像,还有一封密信。

    一份比较羞耻的密信。

    这密信的前三分之二非常羞耻,但是后三分之一却很正经。

    探讨上古文明,非常深入。

    话里话外的意思非常明白。

    我沈浪是一个天才,包括在上古文明研究上。

    所以,你浮屠山快来勾引我啊,快来啊!

    云梦泽出现在沈浪身后,叹息道:“浪弟,我不再是你唯一的哥了吗?”

    沈浪道:“哥,那是假的,你才是我真哥。”

    云梦泽道:“你可知道吴荼子有一个什么外号吗?”

    沈浪道:“不知道。”

    云梦泽道:“石魔!”

    沈浪道:“石/女的石?”

    云梦泽点头道:“这个女人对男女之事深恶痛绝,而且比你大了十七岁,你确定还写密信情书勾引他?”

    “我,我没有勾引她?只是表达了一个学生对女老师的仰慕而已啊。”

    云梦泽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大约十几年前吧!诛天阁的一个身份高贵武功绝顶的公子追求吴荼子,两人可以称之为天作地设之合,门当户对。结果……你猜怎么着?”

    沈浪摇头道:“不知道。”

    云梦泽道:“吴荼子拒绝了,并且认为这是对她的羞辱,人家向她求婚,她认为是耻辱,是玷污她的清白之名。于是两个人比武,她输了!又练了十年,她赢了!踢碎了那个诛天阁公子的一颗蛋,从此算是报仇雪恨了。”

    “啊……”沈浪颤抖道:“哥哥,这种情况你之前为何不告诉我啊?”

    沈浪本能夹紧双腿。

    这个女人有神经质的啊。

    人家向她求婚,大概说了一些比较暧昧的话,结果就记恨了十年,拼命练武,踢碎对方一颗蛋报仇。

    而刚才沈浪的密信简直就是露骨啊。

    云梦泽道:“我哪里想到你这么浪啊。”

    沈浪道:“那她武功和雪隐比起来谁高谁低呢?”

    云梦泽摊了摊手,告诉了他答案。

    这个女人是神经质,非常专注于血脉研究,专注于武学修炼。

    神经病的武功,通常都比较高。

    云梦泽道:“不过浪弟你放心,你是在是太弱了,她大概是不会来杀你的。”

    接着,云梦泽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浪弟,浮屠山非常危险!姜离陛下覆灭之后,她们算是最大的得利者之一,而且在姜离覆灭一事上,浮屠山也扮演了不可告人的角色。这种组织,你最好不要牵扯太深。”

    沈浪点头。

    他也没有想要和浮屠山牵扯太深。

    他只是想要和吴荼子牵扯得深一点。

    当然了,不是说超友谊关系的深。

    这个女人是个武学宗师,但从某种程度上她更像是一个科学家。

    对血脉和其他方面的研究,有着痴迷的专注。

    就是属于那种儿女情长都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我要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血脉研究上。

    神经质的人,很危险,也很单纯。

    沈浪去招惹她,当然也是一种冒险。

    但是……他今后要进行很多血脉研究和探索,如果成为吴荼子的记名弟子,也算是有保护伞了。

    不过招惹她确实很危险。

    这真是一个神经质女科学家,武道宗师。

    如果沈浪真的触怒了她,以她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杀上门来。

    ……………………

    次日!

    沈浪回到地下密室!

    他的墙壁上有两张地图。

    第一张,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小旗,每一面小旗都代表了运送空白零血脉者的车队。

    这些车队会在国都一百五十里外的长生堡进行集结,休息一晚上后,南下进入北苑猎场。

    “涅槃军,天道会武士,苦头欢的马匪精锐,都已经集结到长生堡接应这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脉者。”

    这第二批涅槃军,是沈浪帮助宁政夺嫡,消灭太子和三王子的命根子。

    “剑王李千秋,也已经坐镇长生堡!”

    “隐元会总部恩济楼,有上千名武士离开,去向不明!大概是北边方向,可能就是长生堡,想要抢夺我们的三千七百名零血脉者。”

    沈浪目光落在第二张地图上!

    这是隐元会总部恩济楼的地下地形图。

    密密麻麻密道,地下暗河。

    对隐元会总部强攻是不行的,一定要智取。

    而且以前所未有的神秘方式智取。

    用一种仿佛天意的手段,将整个恩济楼夷为平地。

    “隐元会观潮请柬,送来了吗?”

    沈十三道:“送出来了,但没有我们的份,天道会黄同收到了。总共发出了五十份请柬,几乎全部是太子一系的顶级权贵。不过有官职在身的人会避嫌不去,但他们的家人会去的,还有退休的权贵也会去。”

    “观潮会,三个时辰后开始!”

    沈浪心中大笑。

    那就更好了。

    一群权贵在恩济楼观潮。

    忽然之间,屹立百年的隐元会总部恩济楼坍塌,夷为平地。

    届时情形会何等之悲惨?会死伤多少人?

    想想都让人激动。

    而就在此时!

    一个人飞奔而入!

    “公子,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脉者,已经全部到达长生堡!”

    片刻后!

    又一名黑镜司武士飞奔而入。

    “公子,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我们在长生堡遭到了神秘敌人的袭击!”

    “敌人非常多,非常强,目的就是为了抢走我们的空白零血脉者!”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沈浪后背汗毛炸起。

    大戏开启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饭然后写第二更,今天依旧超一万五!月票榜危急,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